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安娜的抉择

第101章 普拉尼飞轮

“好了,把你的手挪开,肮脏的男人。”阿格妮丝平静地说,对着高文。
看来,皇帝的猎手般的直觉和本能,让他把目标锁定在了金角湾北面的泉谷与佩拉之地,听到了皇室座舰上传出的号角声后,所有登岸的拜占庭步骑人马,都遵守号令,朝着商人街区更深处分队,迅速而来。
“来不及了嘛!”安娜不由得大骇。
“我可以帮你啊。”这时候,阿格妮丝笑着说,接着声音变得低沉,“再说遍,你们全是皇帝搜捕的人,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们。”
“哎呦呦。”在这种口号里,阿格妮丝的船员们在两侧,握着横杆,在踏板上上下踩动,接着船只晃动下,就能听到外面的波浪声音愈来愈大,高文凑在船舱的舷窗,往外望去——这船的速度绝对不低,到处都飞溅着灰白色的浪花,四个车轮般的螺旋桨转动飞快,很快就从泉谷的河流,驶进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当间,避开了金角湾口的锁链。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她,但是少女的声m.hetushu.com调依旧波澜不惊,“快点好了,我的条件是需要和你们一起走。”
“停下混蛋!”在左侧的舷窗上,高文看到了一名帝国水师的军官扬着手,接着其身后的几名水手,就举着梭镖,对着所处的车轮船抛掷而来,砸在了外面铁制的轮壳上,火光四溅,但其间的车轮桨叶却依旧在保护下,于水下旋转着,速度没有被影响分毫。
这下高文也有些愣住,他睁着自己蓝色的眼眸,与这少女淡灰色的眼睛对望下,而后一股很奇怪的感觉就升腾起来,很快下了判断,“这少女的这种眷念,居然不是对我的。”这在高文来到这个世界后,倒是头一遭,不过在以前的世界他倒是不陌生这类女子,接着高文的眼神稍微斜了下,也下定了第二个判断:这少女灵动的眼珠,是随着安娜而动的。
什么古怪的念头?但现在似乎也不是考虑她真实想法的时候。
不久,在皇帝的内务骑兵还在森林内打着转时,阿格妮丝www.hetushu.com已经带着他们,来到了渔村边上,只见小小的靠岸的船坞棚子里,听着艘古怪的船只,就连读书破万卷的安娜也是见所未见:这艘船的双舷,鼓起了四个大壳,内里各自镶嵌着巨大的车轮,几名船员正在爬上爬下,作着出航的准备。
“那边也来了。”高文的手扶住了颤抖的安娜的后背,于是长公主朝着渔村的那边望去,又有十余艘战船,排成了飞翼之阵型,大约是从察尔西顿要塞,劈波斩浪而来。
“我阿格妮丝·普拉尼倒是愿意借出来。”这会儿,渔民的身后屋舍里,忽然走出名身材修长衣着不凡的少女,披着意大利式的对襟外套,眉毛很黑亮,就像黑色的乌鸦般,飞扬在她淡色的眼眸上,十分有神采,看着高文与安娜,似乎带着很大的眷恋。
看到安娜吃惊的模样,阿格妮丝显然十分得意满足,“整片海洋,整个世界,只有我安条克的阿格妮丝·普拉尼拥有这么神奇的船。”说完,她大约因为能向安http://m.hetushu.com娜炫耀到自己,而非常自得的模样。
“是安娜,不,是阿帕忒·菲罗忒斯在那边吗?把朕的座舰划过去!”看到告警烟火的阿莱克修斯,喊出了句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愤恨心情的话语。
“普拉尼主人。”几名村民看起来是这位少女的佃农,便围住了她,有点犹豫地如此称呼说。
安娜很快也觉得是不是如此等于露出马脚,便急忙看着高文,指指自己的脖子,高文也立即会意过来,“哎呀呀”,安娜再度被“恶棍拳手”单手,当着村民给提溜起来,“这个女儿最值钱,更要跟着去。”
接着,其余的船只也围堵过来,左右夹攻,标枪、梭镖、弓箭纷纷射来,高文起身,挨个拉下了舷窗,安娜脸色有点苍白,听着外面水师的抛掷武器,砸在船舷上的毕剥之声,咚咚宛如战鼓般,“没关系,我的船蒙着防火的皮革,和加固后的甲板,这种类型的东西是无法伤害到你的。”阿格妮丝淡定说到。
从察尔西顿要塞里出来的拜占m.hetushu.com庭战船,很快就发觉了这艘猛进的古怪船只,呐喊声里,他们一面在船只的塔楼上点燃了告急的烽火,一面松散来队形,自各个方向逼近而来。
进入船舱坐定的高文,看到阿格妮丝就坐在安娜的旁边,而后安娜朝他靠拢,阿格妮丝就忽然说句,“你过来靠着我,不然船只会失去平衡的。”
“你愿意出船,那很好!”高文大剌剌地拍着手,而后提着一脸泥浆的猎手,还有木扎非阿丁,“我要监视着这全家前去,不然会鸡飞蛋打。”接着他走到阿格妮丝前,将这两位都掷在地上,与阿格妮丝对视着,即便这少女身材比较修长,但看着高文,也只能扬起光洁的前额,抬着眼睛。
好像生怕这位“恶棍拳手”被夺走似的,而不是作为个欠债马上要被卖掉的少女反应。
接着,阿格妮丝嗯了声——原来是安娜自动跟过来,用敌对的眼神看着自己,紧紧挨在了“诺曼恶棍拳手”身边。
高文扬扬眉毛,表示安娜在这时候,还是要听船主人的话。
这时候,hetushu.com一声威严而尖利的喇叭声,自金角湾的那边,直到这儿的渔村而来,安娜回头猛地望去,在皇都邻靠海滨的大船坞内,船工和奴隶的叫喊就像惊涛骇浪,他们用纤绳牵拉插着无数紫色御旗的阿莱克修斯的座舰缓缓驶出,三百支船桨两侧排开,不断摆动,就像头巨大的海兽,进入了港湾之中,而她的父亲,这个帝国的至高至大的统治者,御座上的皇帝,就坐在了船首的甲板之上,左右是阿萨西都斯、哈罗德,前面是八根“守御之火”喷管,被各色海兽雕刻给隐藏着,座舰四周全是拜占庭水师的全部菁华,大约二十艘皮罗蒙战船。
“唉,怎么又这样,就没人能逃得了你高文吗?连假扮保镖拳手都不行。”安娜看着那少女的眼神,认为是在注视着高文的,不由得在心中大声埋怨起来。
“车轮船啊……”高文眼神波澜不惊,指点着说到,顿时让阿格妮丝讶异恼怒起来,“区区诺曼的蛮子,也敢在这里厚颜无耻地说什么。”她快速地用了科普特语——因为高文与安娜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