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安娜的抉择

第90章 箭矢下的惊恐

太阳都被遮成了黑的颜色。
但很快,他们就听到了一声梆子声,十分轻微,在浩荡的山谷原野里就像是蚊子于房间的角落里哼了声那般。
这时候,沃尔特听到了许多人的哀叫,就好像世界的末日审判来临般,他回头看去,但见皇帝的钦官们,还有来自君士坦丁堡的贩子、水手们,都溜到了船上,扬起了风帆,开始朝着海峡的对岸航去。许多妇人和老者,哭喊着冲到海水当中,举着双手,举着婴儿,要求这群人不要抛弃营地,沃尔特随后看到希腊的钦官,开始在甲板上高声报着收容人员的价格:一个女子是三十个银币,一个老人是二十个,一个小孩是五个。
“你看看这个情景,还能有希望吗?”沃尔特气恼地用剑指着混乱里抛下自己而离去的拜占庭方的船舰。
他们是明显要破坏掉堡门,随后进来这里大开杀戒的。
足足五千名罗姆突厥士兵,保持了坚忍的纪律性,在得到了帕克阿德与其他军官的和*图*书指令下,就静默无声地自尼西亚军营里前进而来,陆续布好了攻击的阵线,随后一直潜伏到了太阳升起,攻击讯号下达的时刻。
“可恶的希腊皇帝,无耻的希腊人!”沃尔特的眼睛如同老虎般,要喷出火来,咆哮着用剑拍打着自己的坐骑,要带领所有还愿意举旗战斗的人们,前去抵挡苏丹锋利凶狠的进攻。这会儿,有个披着锁子甲的骑士打扮的年轻人,跑到了沃尔特的面前,“掌旗官阁下,我是来自莱茵兰的多鲁斯·兰伯特,是父亲的小儿子,我愿意驰往尼科米底亚要塞,前去请求皇帝的援兵。”
“如果尼科米底亚不愿意的话,我就向他们借条小船,前去海峡对岸,据说那里有诺曼人的营地,还有法兰克各位公侯的。”多鲁斯慷慨陈词,得到了掌旗官的同意,于是便骑马冲过混乱不堪的人群,朝着山谷那边的尼科米底亚要塞而去。
鸟儿和草絮猛然满天起舞,在城堡下的http://www.hetushu.com坡地,无数蒙着暗色和黑色罩袍、头巾的突厥武士忽然自潜伏之地站立起来,动作的精准和一致性让人目瞪口呆,随后他们一起举起了手里的用野兽的筋骨制造出来的复合强弓,“呜呜呜呜”凄厉的口哨声,和成千上万箭矢划破天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对着城堡的幕墙和垛口扑来。
苏丹的掌旗官帕克阿德下令,所有的箭手分为三列,轮番拉弓射箭,将所有的守卫者,自垛口处给驱逐走。
一个朝圣者根本没有戒心,他晃晃悠悠地爬到了高大的雉堞垛口,接着站在上面,褪下了裤子,随后对着万丈霞光,就飞流而下。
整个海水当中,人们纷纷将首饰与金钱抛向甲板,乞求着救助:有很少的幸运之人顺着绳索,抛弃了自己的亲人爬了上去;有的被海浪卷走,有的哭号着,重新绝望地爬回到了岸边。
那个背对着所有人的撒尿者,浑身绽放爆裂出鲜血,就像被无数尖利和*图*书的兽爪给撕开那样,而后带着无数中在身上的箭簇,翻滚了几下,就坠到了幕墙之下。
尿打在了木材和石头筑就的城墙上,稀稀拉拉,但是又接连响起了两声梆子,而后越来越多的梆子声激烈地响起,而且十分有顺序,就好像有人在用这个互相应答般,瞬间响彻了整个原野。
一声口哨声里,苏丹队伍里披着甲胄,背着盾牌的亚美尼亚佣兵们,在旗帜的指引下,从不断射箭的阵列里涌出,顺着山坡奋勇而上,逼近了城堡的大门。
守卫在其间的朝圣者们,对着那边的山下扬动着旗帜,厮杀声惊动了山下的大营,福尔谢与赖诺尔德都从营帐里,衣甲不整地跑出来,随后跨上了马,到处呼喊着,要求人们拿起武器,前去增援城堡。但是仓促间,数万朝圣者,根本无法成功集合起来,整个营地混乱到了顶点,也是无可作为。
第二天的太阳准时升起,不,可以说是比往常来得还要更早些,尼西亚的峡谷山隘的东边一片http://m.hetushu.com霞光灿烂,在冬季是很难遇到如此明亮和和煦的天气的,连白色的云彩都十分稀少。狼藉一片的山隘堡垒里,当群德意志兰的朝圣者,自昨日的杀戮、劫掠和酗酒当中慢慢清醒过来后,他们爬到了城垛口上,前后看看:在西边的草场上,他们大军的营地还在静默着,所有人都睡得很死,昨晚的移营让绝大部分人精疲力竭,只有少量的人员,也没有任何的警戒之心,就背着柳筐,拿着斧头和锯子,十人二十人一群,跑到草场四周的丘陵森林去伐木取薪了。
而在东边,尼西亚城沐浴在圣洁的光辉下,头脑还在酒精作用下纷纷“打鼓”的朝圣者们,打了几个饱嗝,不禁畅想着,要是能马上攻入到这座宏大神圣的都市当中,那将会是如何振奋人心的场面啊!财宝、名誉,那可一项不缺。
其余的朝圣者,有的被射中,有的则面无人色地往后爬,希望爬到突厥人劲弓的射程外,整个城堡乱作一团,告急的鼓声和喇叭声纷纷响起http://m.hetushu.com。箭簇就像骤然降临的急雨,城堡内汲水、喂养牲口,还有其余走动出来的闲人,瞬间就被射死射伤殆尽,到处都是呻唤爬动的人,但是异教徒惩罚性的箭,还是毫无间隙地一轮又是一轮地射入进来,不带任何怜悯。
这种慌乱,很快就波及到了奇维特的营地,沃尔特·桑萨瓦尔骑士昨夜始终心神不宁,害怕祸患的发生,没想到在第二天就变为了现实!“牵马来,动员鼓舞还能拿着武器的人们,前去增援同伴们。”沃尔特不顾年老,毅然披着铠甲,拿起了宝剑,在营地里疾声大呼。
内里的朝圣者,许多血气刚勇的年轻农夫,也怒吼起来,他们举着石块,勇敢地跑到垛口前,企图抵抗突厥人的猛攻,但是大部分人在中路上就被射倒,重重地坠到了战道下。瞬间,整个城堡的幕墙上,全部都布满了射入的箭羽,还有更多的箭飞来,以至于许多的箭簇,劈入了前面的羽根,才能立下脚跟,箭矢越来越多,自远处望去,像层层覆盖在城堡上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