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鹰扬拜占庭

作者:幸运的苏拉
鹰扬拜占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红手大连队

第46章 君士坦提安

“战下去!”所有希腊人与贵族集体发出了怒吼,声震山野。
狄奥格尼斯掸掸头巾上的霜尘,便半跪在地面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君士坦提安是个狭窄而逐步隆起的高地,我们可以将军阵分为三列,所有前来投效大公的罗马人,排在一线,使用长矛与盾牌全力抵住诺曼人的冲锋,我带着特科波佣兵与泰提修斯的库曼骑兵,全部下马布阵在稍高处,使用弓箭打击敌人,而伯爵……大公指挥官,则带着所有的意大利连队和瓦兰吉亚卫队,保护总的军旗和辎重,居在最高处,并充当预备军力——最后,希望泰提修斯阁下拔出六十名骑兵,在君士坦提安的背面山坡警戒,保障我方的退路。”
“远些,约有七百尺到八百尺。”
“给我抵御住。”最前头的希腊人阵势,鼓声也击响起来,各个小贵族不断地鼓舞着部下。
立在了正宗红手战旗下的高文,依靠在萨宾娜边,正疏散疲累和*图*书的感觉,而后面对众位的质询,他的回答很直接,“因为我们打不过,所以必须得不断跑,但是只要我们不断跑下去,诺曼人就是失败的一方。”
几位都应允了下来。
坐在最顶上的高文看着四周连绵起伏的山势,而后对守捉官、泰提修斯与弗兰奇思科一起下达了,“为了指挥通畅,最大的红手十字剑旗负责引导全军作战,我的红手战旗是针对你们的,一旦摇动,你们就得靠过来与我商议,调整部署与策略。”
不久,战鼓与喇叭声响起,荒野的一线,在山与山间的地方,举着骑矛,穿着诺曼式锁子甲与头盔的骑士们,在马背上排成了齐整阔大的队伍,晃晃悠悠地微微颠动着矛尖,气定神闲地朝着希腊人位于君士坦提安的阵地逼来。
“为什么我们一直在逃跑。”连续行走了十五个古里后,在处密林后的宿营地,许多前来随军的希腊人再也忍受不了和图书,他们从卡拉布里亚的希腊区,再到雷焦,再绕到了忒鲁普萨,再到布兰加多,再到这里,夹在卢卡尼亚与塔兰托间的高峻山地之间,从深秋到霜落,再到而今的寒冬,却始终在被追赶的途中。
接着浓雾慢慢散去,在大约上午第三个时辰刚开始后,对方的山谷,驰出来名前来报信的卡拉布里亚骑兵,跑到了希腊人的阵势之前,接着他对所有人喊道。
虽然阿马尔菲就在距离不远处,博希蒙德为主帅的围城阵地也在彼处,不过哈弗莱也只是派遣了信使,做到了互相联络的程度而已。
于是那卡拉布里亚骑兵便也喊到,“我会将你们的意思转达给伯爵大人,他应该马上会亲自来与你们交谈,使用骑矛与刀剑。”说完,这骑兵就随着咯咯哒哒的蹄声,跑到了山谷那边去了。
随后高文思忖了会儿,就点头说好吧:我们就在这座叫君士坦提安姆的地方,列阵与诺曼人决死战和_图_书。高文对着狄奥格尼斯与安德奥达特招招手,示意将列阵的职责交给了前者,而后者负责记录备忘。
“那第二阵与第一阵呢?”
但是高文留下各个山丘上的,只有些许杂乱的旗帜,用来迷惑人的,最终哈弗莱气恼地驱马跑到了一处能鸟瞰四周通道的高地,只看到前面雾气下,是幽深曲折的沟壑。
“尊贵的哈弗莱·德·阿吉鲁斯伯爵,询问你们是否愿意战下去,如果不愿意的话,就不用再列阵了,尽数走下山来,向伯爵投降。”
接着,高文点点头,对守捉官说了句让人震骇的话,“可以,马上开战时候,我直属的二三阵便能及时撤离了。”
这会儿山顶上红手旗招动,正在督促特科波佣兵检查装备的狄奥格尼斯见状,想起了事先高文的嘱咐,便和同时督战的泰提修斯,快速来到了山顶处高文的所在地。
计较已定后,军仆们开始隆隆地朝山上推动着辎重与行李,m.hetushu•com汗如雨下,红手大连队按照狄奥格尼斯的布阵,花了大约整整大半个时辰,转向面对着诺曼人追来的方位,列好了庞大的阵势。
泰提修斯颔首,后面的高文则鼓掌,说这种部署是再精妙不过了,并且解释了番,“这种狭窄的长袋形阵地,节节布阵,我觉得恰好能抵消诺曼人的冲锋,利于轮战,可以用军力优势压住敌人。”随后,自封的大公也单膝跪下,用手指点了点狄奥格尼斯的“布防草图”——“我觉得,两百名骑马的特科波人,可以与泰提修斯将军的库曼骑兵在第二列,而其余三百名步行的散兵,则移到我军左翼偏三百尺的那所断崖上的高地。”
要与诺曼人小股追兵决一死战,是很多希腊贵族与士兵的请求,于是他们将“卡拉布里亚兼卢卡尼亚军区大公”给围起来,强烈要求回身作战。
“大约五百尺。”狄奥格尼斯回答说。
“可是对方只有两三百名诺曼骑士,我估计其中还有http://www•hetushu•com一半只是接受过骑士训练的意大利土著。我们可有四五千人的战力。”一名希腊小贵族慷慨激昂。
“我们第三阵距离第二阵多远的距离。”自封大公指挥官特意询问说。
随后,整个分遣队开始渡过几条河流纵横的地带,捕捉希腊叛军的主力。在临近卢卡尼亚核心山区前,白雾茫茫下,诺曼人与仆从的士兵,修复了座被仓促拆毁的桥梁,接着在高度的警惕当中,几名少年在哈弗莱的军旗下击响了战鼓,排在前面的卡拉布里亚轻装部队,小心翼翼地举着盾,越过了被鼓声震荡的微微颤动的河流之上,来到了彼处。
其中以第一列的阵势人数最多,所有的希腊人以六十人或八十人,列成纵深五六列,竖起了盾牌与长矛,密密麻麻立在那里,领头的贵族骑马,监督各自的阵列。
说完,高文指着后面的那个高地的实景,其余军官看了下彼处的地势,都点头附和了大公的意见,“这样便于弓箭手的射界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