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异界艳修

作者:小翼之羽
异界艳修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章 晕倒!

“我也不清楚,刚才……没有想到,陆辰的晕倒,竟然让我一下子恢复过来!”纳兰菲云将陆辰告诉她的话,简单的说了一遍,让纳兰容雪听到高兴不已。
“姑姑,你什么时候学会治病了,我怎么不知道?”纳兰容雪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姑姑,当她发现在即的姑姑满脸通红,一双眼睛,是不是的瞟向陆辰暴涨的东西的时候,小妮子突然有些明了,陆辰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自己姑姑为什么又能治疗陆辰了!
正在为自己双腿恢复知觉的纳兰菲云,突然看到陆辰直挺挺在门口倒了下去。顿时一阵呆愣。很快醒悟过来后,纳兰菲云什么也不顾,直接跳下床,向着陆辰跑了过来,同时嘴里还向门外的纳兰容雪大声求救。
接下来的时间,两女基本上一直都守护在陆辰的身边,好在陆辰一直都是安稳的睡着,要不然两女估计又该召集了。
“呃!”两女都已经是成年人了,www.hetushu.com当然知道陆辰下体正在变化的玩意是什么东西,小声的对着暴涨的东西,轻‘啐’了一下,然后满脸通红的转向一边,不敢再看下去。
脑海中有些想法的纳兰菲云,脸色也开始通红,虽然不清楚陆辰是不是真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但是看陆辰的状态,感觉确实如此。于是纳兰菲云对着纳兰容雪说道:“小雪,姑姑知道陆辰他是怎么,不过你必须要出去,等我治好了我再喊你进来!”
就这样,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陆叶他们因为陆辰的消失,感到慌张。但是对陆辰的事情,有些明了的陆叶,并没有过多的慌张,只是以为陆辰又有了什么着急的事情,所以虽然紧张陆辰,但是并没有大肆召集人马,寻找陆辰的下落。
纳兰菲云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说道:“小雪,暂时不要把我腿被治好的事情,告诉家里人。等到陆辰清和图书醒过来以后,再说吧!”纳兰菲云现在已经开始,为陆辰的事情,所考虑了。
“呵呵!”纳兰菲云微微的笑了笑,也有些不敢相信,刚才陆辰告诉她,虽然腿已经治疗好了,但是想要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还是需要锻炼一段时间的,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刚才不仅能够和正常人一样走路,还能把陆辰抬到床上。
“姑姑,你说要是让家里人知道,你现在已经被治好了,他们会露出一副怎样的表情出来?”纳兰容雪本就是一个有着小魔女的性格,但是却又相当温柔的小女生,想到自己家人的表情,脸上不由露出会心的一笑。
“姑姑,啊!”本来还以为自己姑姑怎么了的纳兰容雪,“碰”的一下撞开房门,却不想,差点一脚踩到晕倒在门口的陆辰。幸好纳兰容雪即使稳住,没有让自己的脚落下,不然看她脚停留在空中的位置,陆辰估计就该蛋疼了。
终于,两个女人和-图-书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终于将陆辰抬到了床上。看着陆辰仿佛沉睡般的安稳摸样,两女的心中,有了一些的安稳。他们现在已经有些相信,陆辰应该就是因为刚才实在太累,所以才会晕倒。
“不会的,绝对不会!陆辰肯定是因为太疲倦了,所以睡得时间才会长点。说不定他马上就能清醒过来!”虽然心中也有些担忧,但是纳兰菲云依然满脸的轻松,她不想让纳兰容雪太过紧张。
“姑姑,你……你的双腿好了?陆辰帮你把双腿治好了?”纳兰容雪有些不敢相信的用手摸了摸纳兰菲云的双腿,仿佛想要看看,那是不是假的一般。
“姑姑,陆辰他怎么了,他怎么晕倒了!”纳兰容雪看着晕倒的陆辰,心疼极了,询问的时候,都是带着哭腔。
过了一小会儿,本来睡相安稳的陆辰,突然脸色开始红润起来,下体更是粗壮到一种骇人的状态,姑侄两人有些摸不清陆辰到底是http://m•hetushu.com怎么回事了,原本轻松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些慌张。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要不要找人过来帮忙?”纳兰容雪急切的问道。这个时候,她只能一切都指望自己的姑姑,想让她想出点办法来,估计相当的难,谁让纳兰容雪,现在才不过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呢!
纳兰菲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乱,不然向靠两个急的智慧团团转的女人,陆辰估计就算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也会被自己两个人,弄出点毛病来。
“姑姑,你说陆辰都已经睡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呀!她会不会……”看着依然熟睡的陆辰,纳兰容雪有些犹豫的问道。
“咦!姑姑,你看他那里!”仔细的盯着陆辰的纳兰容雪,突然好想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满脸欣喜的拉过一旁的纳兰菲云,指着陆辰正在不断暴涨的下体,秀色而又欣喜地说道。
“知道和图书了,姑姑!”纳兰容雪微微一想,就明白了自己姑姑的想法,于是边点头应道。
“先把他抬到床上去吧!说不定他是因为太疲倦了,所以累倒了呢!休息一下,估计应该就没事情了!”纳兰菲云想到陆辰刚才一脸疲倦的摸样,不由的猜测到。并吩咐纳兰容雪,两人一起将陆辰抬到床上去。
“姑姑,你说陆辰他是怎么了,他身体好烫啊!”纳兰容雪摸了一下陆辰的身体,顿时惊呼道。
处理好陆辰的事情,纳兰容雪急切的心情终于安定下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姑姑好像双腿已经能动了,刚才一直就是自己的姑姑,站在地方,和自己一起把陆辰抬上床的。不由得,心情再次激动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刚才看他在门口,也不知道干什么,然后站起来,就突然晕倒了!”纳兰菲云也不比纳兰容雪好到哪去。虽然不至于急得要哭,但是满脸的愁容,还是能够看出,她是相当着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