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要上头条

作者:渔雪
我要上头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七章 破冰

这样,就好。
“你可以先准备一份获奖感言。”安迪的严肃没保持几秒钟就化为了笑容,他对着惊愕的阿甘笑道,“万一中奖了,到时不会手忙脚乱。”
事实上,约翰逊确实能发挥出不只一票的作用,他有不少同是评委的朋友,每年在这个时候也都是他最为活跃、兴奋的时刻。
大众的注意力既廉价也昂贵,常常不会为一件事而停留太久。
“不。我就喜欢即兴。”甘敬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我过几天看看结果吧,反正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到时候是被剐还是当皇帝就看你们了。”甘敬耸了耸肩,心中想着丹尼尔此刻不知道会不会有忐忑。
浑水能摸鱼,冷灶能致富,阿甘固然已经是第三次入围奥斯卡,可他和丹尼尔这位大影帝相比无疑就是那个冷灶。
电话挂断。
“我们目前需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网络的热度,更重要的是借助网络营造出来的热度倒逼现实媒体。”安迪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站在阿甘面前,语气却是十分慷慨激昂。hetushu•com
“你好,我是阿甘。”甘敬右手仍旧拿着剧本,眼神在文字上跳跃。
有点强硬。
“宗教方面的斥责?”
新官三把火,从接任到如今,这恐怕是其中的一把。
我喜欢。
约翰逊如此想着,心里忍不住有些兴奋起来,来自东方的男人获得奥斯卡,这种史无前例的事情真的很有诱惑力,不过态度也不能表现的太急切,待价而沽就是要有耐心才行。
等到安迪离开之后,甘敬发了会呆,随后拿过了剧本准备继续研究故事人物,等周咚雨来了再给她上上课。
影评人、奥斯卡、评委,这三个标签注定约翰逊要时时关注各方面的相关信息,他不是那种顺其自然的高山流水派,相反,他为自己的评委身份感到自负自傲,乃至于认为自己应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甘敬若有所思,试图揣摩对手的心思,却难以得到答案。
过了三秒钟,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夜,约翰逊没有再睡,他联系了两个朋友,示意让他们接触华m.hetushu.com纳方面的公关时要释放些转变和善意,这样才能天雷勾动地火,才能搞出一个大新闻。
这一位正是接替了韩三平中影股份董事长职位的喇沛康。
甘敬同样收拢了心思,洗耳恭听。
世界辣么大,圈子辣么多,某些事情和细节只有当事人和有心人才会知晓。
从目前情况来看,丹尼尔无疑是领先很多,如果水没浑的话,那自然是投给他锦上添花,可现在情况就未必像表面上那么明朗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影帝几乎就是丹尼尔的囊中之物了,而现在把水搅浑无疑是对领先者不利的。
约翰逊只是浏览,没有在阿甘热闹的脸书下继续增添热度,他敏锐的察觉不单单是举措上的尚未放弃,阿甘一方心理上也还在战斗着。
甘敬回味了一番,觉得这位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电话打来的时机拿捏的挺好。
如果能亲手捧出来一位黄皮肤的奥斯卡影帝,那似乎也是一件挺带感的事情。
之前自己有过对中影的垄断提案,现在出席曾被hetushu.com炮轰是被中影操纵的华表奖,那是这位新掌门人不仅仅对自己释放、也是对舆论和大众释放的信号。
约翰逊随手扯了件睡衣披在身上,漫步在纽约最繁华曼哈顿区的大厦公寓里,口中喃喃自语,脑海里的念头在不断的翻滚着。
“好,到时候我揣瓶酒在怀里给你助兴。”安迪又认真了。
“来得及,也祝你能在新年达成所愿。”喇沛康话里显然是对现在的情况隐有所指,他寒暄几句之后点开了正题,“我想邀请你出席今年、也就是第15届华夏电影华表奖,到时担任优秀男演员奖的颁奖嘉宾,怎么样?”优秀男演员奖就是其他奖项常说的影帝。
“好事?”甘敬问道。
甘敬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秒,辨认出了这个有点熟悉的名字,语调却没什么变化:“喇董事长,你好,你好。我现在拜个晚年还来得及么?”
“阿甘,现在情况不明。”安迪瞬间收敛起所有的昂扬,严肃地说道,“我得提醒你一件事。”
安迪点头。
喇沛康的笑声陡然爽朗:和_图_书“谢谢。”
这件事会对目前的情况产生什么影响?
大约诵读了半个小时的剧本,他的手机响了。
夜晚是适合暗地里勾连的时候,而白天才是行动的时刻。
“阿甘你好,我是喇沛康。”电话里传来一个很沉稳的声音。
一个演员如果已经拿过了两个影帝,那么他会在乎第三个么?
陌生号码,来自华夏。
“客气。”
身处纽约的著名影评人约翰逊比身处乡镇的老约什收到消息的时间要早的多,不,应该说,他是世界上第一批收到这个消息的人。
奥斯卡的不同评委们各自遭受来自同一消息的异样冲击,老约什只是其中之一,相较而言,作为已经退出影视行业的“前”终身评委,他想做出选择还是比较能遵从内心的。
“现在已经不知道了,完全乱了。信仰这种事最难估测,有可能之前支持你的人现在不支持了,也可能之前不支持你的却改了主意。”安迪摇头,可并没有被困扰的样子。
甘敬没有考虑太久,很快正面答道:“很荣幸。”
夜晚时分,他先是和图书敏感的被第一声电话惊醒,随后迅速在通话声中驱散了睡意。
约翰逊也有自己的渠道知道一些票数,那些东西在自己这样有心人的眼里几乎是透明的秘密,只有到了最后关头,票数才会彻底密不透风的被封存。
约翰逊到了上午仍旧没有睡一分钟,但他一点都不觉疲惫,反而愈发兴奋,直到在脸书上看到了甘敬对于事件的回应之后,他的神经跳动的更欢快了。
嘿,让上帝的归上帝?让阿甘的归阿甘?
……
甘敬知道他们行事的方法,但常常对此后知后觉,也自感不是处理这些问题的料,所以这会听了安迪的汇报之后只是略感振奋。
大佬可以任性,可以发声,可以禁播,那位可以是心情不好,也可以是心情大好,他不用考虑出声之后造成的影响,但自己应该怎么攫取利益呢?
如果换一位中影级别低点的人打来电话这样询问,甘敬都还有回转的余地,现在这位新掌门人亲自打电话过来那还被回绝的话,恐怕也就彻底没后续了。
甘敬瞅瞅他,问了一句:“票数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