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要上头条

作者:渔雪
我要上头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章 六部

这些电影目测都是在他奔赴美国之后上映,也都是在法国戛纳电影节结束之后。
……
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那你之前说是要演好多呢?我的哥,你能多弄几部再来跟我说么?”甘敬无奈。
“玩完这一局又怎么了?”
“郝老师,甘敬!”郝老师真的是好老师,李小萌的眼睛笑成一道弯月。
狗子无精打采的跟着甘敬的脚步,浑然没有一丝黄金猎犬的架势,一路上它还在不断的跟甘敬抱怨。
郝戎顺手做事,没有一定要促成什么的意思,只是偶尔动念想看看有没有缘分。
甘敬晃了晃脑袋,慢慢想起点事,脑海里浮现那双瞧着自己的眼睛,陡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一直到晚上,甘敬才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了郝戎的员工宿舍里,桌上还放着冷凉的水和茶。
这个经纪人吧,态度是挺好的,就是……感觉有点傻乎乎的,甘敬在心里做出评价,顺手推开房间的门。
甘敬点头,伸了个和图书懒腰觉着头还是有些痛,说道:“下次喝酒千万别喊我了。我先回去了,后天还得去个片场呢。”
“多说无益,来吧,先喝一杯。”
三秒钟过后,一人一狗默默对视。
“哈。”甘敬尴尬一笑。
盯着坐在沙发上的陈辉虹,甘敬心平气和的问了一句,这份战力实在是有点不够看啊。
至此,甘敬已经有六个影片的出镜在身,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毕竟这中间还有个春节要过。
陈辉虹遭受重击,弱弱地说道:“我是经过筛选的,这个剧本我看了,挺搞笑的。”
甘敬下床:“平时不怎么喝酒。对了,郝老师,我最近再来中戏听听课,反正都是客串的角色,不用太费神。”
“成,注意安全。”
“汪!拼了我的狗命@#¥&……&¥@……”
晚上到家歇息了一晚,第二天,甘敬得到了陈辉虹的好消息,他又搞定两部电影的客串。
“刚要翻盘你知道吗你?”
郝戎笑而不语,www.hetushu.com一点都没有否认。
甘敬无奈,在旁边等了一会,眼见它仍旧全神游戏,不由得心生妄念,一手按住了关机键。
“我能反杀,你看不到吗?”
甘敬笑了笑,看了跟进来的狗子一眼:“怎么说?”
甘敬是真怕这家伙猝死在电脑前,也不在意,任由它说个没完。
《人在囧途》上映时间是6月,《唐山大地震》7月,《山楂树之恋》9月,《赵氏孤儿》、《非诚勿扰2》、《让子弹飞》三部则预计都是12月。
郝戎没当回事,笑道:“你酒量太差了,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姑娘。”
“啊,狗子是公的。”甘敬补充,“已经绝育了。不过要是我从小养它一定不绝育,游戏和母狗之间,似乎后者更能令人接受。”
这孩子不会是喜欢上了自己吧?眼神怎么那么……说不上来的感觉。
“呃,它比较好奇。”
为了缓解可能存在的抑郁问题,郝戎还默默喊上了自己的学生李小萌。
他的戏份www•hetushu•com都是那种露几次面,说几句话的角色,当真就是客串。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刚问完这句话,李小萌就出现在了楼梯口。
这顿饭吃到最后甘敬都不太记得说了些什么,只是迷迷糊糊记得一双弯月一样的眼睛。
十秒钟后,一声凄厉的狗叫打破平静。
这是一个很宏大的命题。
打了辆车,带了地方付钱时,连出租车师傅都说了一句:“哥们,你这狗挺爱叫啊。”
过了会,宿舍门被推开。
郝戎没怎么听懂,只是一笑,把酒杯满上:“原本我还有些担心你的状态,现在看起来很好嘛。怎么样,完成一部挑战的作品感觉好吗?”
《非诚勿扰2》、《赵氏孤儿》、《让子弹飞》,甘敬一个人已经接了三部片子的邀请。
“哎,小萌来了啊,坐。今天你得帮我挡一挡郝老师的酒,我看他这个架势可是来势汹汹啊。”甘敬已经发现桌下还有两瓶白酒。
他电话里和老陈统计了下时间,发现还有些是打擂和-图-书的。
“老师,你这样喝酒,师母不说你啊?”李小萌坐下,整个空间都好像亮了亮。
甘敬慢慢坐起,感觉口渴的厉害,伸手拿过茶水灌了一气方才好了点。
“狗子啊,出去溜达溜达,你这简直就是沉迷啊!”甘敬走到狗子旁边看到屏幕上打打杀杀的画面,“等等,你这个昵称为什么是‘我是阿甘’???”
一人一狗到了中戏校园,这次过来是应郝戎之约的,上次回国甘敬匆匆又去欧洲没有过来,最近几天郝戎有点放心不下硬生生打了几个电话把甘敬给喊了过来。
甘敬带着一只狗前来赴约有点出乎郝戎意料,不过随即笑道:“我家里也有一只金毛,你这只是公是母?”
多么可爱,多么青春活力的女孩子啊,正适合疗伤。
三个杯子碰到一起,旁边趴着的狗子无聊的瞥一眼,满脑子都是游戏里的骚操作——比你优秀的人不可怕,比你努力的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比你优秀还在努力的人或……狗。
“甘敬醒了啊。”郝和图书戎进来,说道,“我发现你这条狗很聪明很通人性啊。”
“老陈,你真的是经纪人吗?”
郝戎笑眯眯地说道:“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呢?”
郝戎默默点头,没有追问,那些演戏之外的事情他不怎么感兴趣。
甘敬叹息着说道:“不太好啊。不过我在意大利似乎促成了一些交易的诞生,想想心情还不错。”
一部是《唐山大地震》,一部是《山楂树之恋》。
“饭桌上你已经说过了。”郝戎笑着说道,发现他喝酒好像还会断片。
这只狗絮絮叨叨,抱怨个不停。
如果刚才老陈过来看到房间里的一幕,他一定会吓掉下巴,眼前赫然就是一条狗蹲坐在电脑前专心致志的操作。
过了半个月之后,陈辉虹也有了战果,一部《人在囧途》……
“就是感觉。我在办公室里看电脑,它也在一边看着就好像能看懂似得。”郝戎随口说道。
狗子斜瞥一眼:“顺手。”
陈辉虹掩面而去。
李小萌吐了吐舌头:“我可不擅长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