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要上头条

作者:渔雪
我要上头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二章 进步和反响

我可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谭山摸了摸因为忙碌而长出来的唏嘘胡渣,如此感慨。
根据这几天在单位听到的消息,徐莹确定21号魔术师的名次是真的已经确定好的。
两人一教一学,倒也是其乐融融。
“师弟啊,来,我看看一下你这动作练的怎么样了?”谭山报了一丝希望地说道。
甘敬的嘀嘀咕咕最终被徐莹所打破,她毫不犹豫的告诉甘敬,那是在做梦。
这边是留两个人还是怎么着?
说甘敬不后悔那是假的,尤其是当看到节目播出魔术师21号现场拿下奖金之后,他心里更是有一点嘀咕。
再加上,甘敬在舞台上亲口所说,只做一次的表演。
“就是就是!”
“个人觉得这绝笔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我是真的听都没听过能吐这玩意的。”
到现在为止,虽然因为机缘巧合去上了一次奇人节目,获得了一些关注点,但他实际上并没有一个整体的打算,到底怎么运用系统,怎么能有更好m.hetushu.com的发展。
最开始只是被小范围称呼的外号“烟圈之王”渐渐的也被网民所承认。
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个也不是甘敬的强项,他的强项就是那个惊艳眼神,谭山很清楚这一点,一点都不抱希望的托着下巴坐在板凳上走神思考京剧推广的事情。
“真不错,进步很大,但是气息还不足。肺部气息这一块得勤加练习。”谭山听完,很认真的给出建议。
这个可是太让人惊奇了。
“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怎么退赛了?”
“咿……啊……”
甘敬今天刚值完班,下午轮休得到师兄的召唤就过来了。
吐烟圈,这是大家都常见的东西,可愣是在这个青年口中吐出了花活,吐喵吐汪吐五环,最后居然吐出个龙。
羊城这边热闹一阵又很快……
谭山从期待变得惊喜,快走了几步到甘敬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惊喜地说道:“你这怎么和之前不一样了?”
“差不和图书多了。”谭山稍一踌躇,“来,再跟我试试几个音,练练嗓子。”
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好似划出一道长长的轨迹方才落下。
喊嗓、念白、调嗓,唇、喉、鼻。
甘敬很高兴,说道:“那我什么时候能登台啊?”
如果换了自己来,那没准真能拿到这钱呢。
毕竟他那个吐龙的烟圈实在是太过于让人惊奇。
被他直盯盯的看着,甘敬有些不自在,他挪动了几下脚步,清了清嗓子,微微抬头:“咿,啊;咿,啊;咿……啊……”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师弟已经被师父收入门下,自己是要为他负责的。
热闹了几天,宣称能一样吐烟圈的人各自没了动静,偶尔只有几张P图痕迹很明显的图片。
事实上,甘敬也会这几个音,但一直练不好。
甘敬同样惊喜:“达标了吗?”
这是突然开窍了?
下一步是去周边哪个城市呢?
这样的思考中,结束一段节目录制的甘敬重新被师兄谭山喊到了住处。和*图*书
本来已经有别人建议,排名票数由公证处来公证以保证公平,可台长愣是给否决了,而且那个21号和台长的关系也被人隐隐约约透露了出来。
甘敬被他这个反应给弄懵了,摸了摸自己的喉咙,不自信地说道:“是、是我吧?”
只有羊城电视台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好似完全不知道这个人。
关注点有了一段时间的均匀上升,等到决赛播出之后更是有了一个猛升,已经能够再次套圈了。
一声颇为清脆的长音突兀的传入谭山耳中。
哎呀,这个师弟怎么突然能唱好了?
“这个罕见的烟圈怎么不继续了?”
“按我说,那个节目里明显是烟圈王得头名嘛!魔术什么的早就看腻了!”
如果真如他所说,那这可是世界上独一份啊!
……
谭山哭笑不得,说道:“再发个音给我瞧瞧,不,听听。”
这次再次练习,他先酝酿了一下,在心中想着怎么用吐烟圈控制喉咙肌肉的方法来影响气息,随即方才和*图*书发音。
谭山挠头:“离登台你还差得远呢!先练着吧,来,趁着这会你开窍,赶紧给你塞点干货。”
只是,生活继续,日子要过,闲言私语像是水里的泡沫,飘飘浮浮就随着时间消失不见。
最近这段时间,谭山因为挂名羊城的京剧推广,着实是忙碌了一段时间,再加上之前甘敬表现不佳,让他一时兴趣有些减弱。
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做出视频像甘敬那样吐烟圈。
如此一来,随着甘敬吐龙图片借助网络便利性的一番广泛传播,他系统里的关注点再次有了显著的增长。
他先是亮嗓,然后手把手的教甘敬应该怎么发音。
其他地方可是真的见不着的!
谭山原本的一丝希望破灭了,他挠了挠头,实在不明白这位师弟在这方面怎么差的如此离谱,连普通人都不如。
万一是自己误会了呢?
他愕然抬头,左看右看,可院子里只有甘敬一个人,另外一个师弟尚小荣可是没在的。
有人疑惑,有人敬佩和*图*书,也有人跟风。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会吐!”
他笨拙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天资。
“开开嗓,我听听看吧。”
渐渐的,有的电视台注意到网上的评论,对这个被网民称之为烟圈之王的男人来了兴趣。
网络上甘敬舞台上的表演意外的火了。
谭山站起来指了指甘敬,迟疑地问道:“你、你?你发的?”
“我觉得他还能吐出别的东西……你们说,能不能吐出个人?”
他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把圈给扔出去,那些马赛克之下不知是啥。
“有羊城的网友吗?到底是什么情况?”
私底下,不少人已经在说这节目的事,说最后的奖金实际上是被他们一家人给瓜分了。
甘敬听到这话算是甘心了不少,不过即使没有奖金,他的收获也是不少。
万一人家是公平公正的呢?
他有些纳闷,但更多的是惊喜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这个师弟是有天赋的!
甘敬开口,再次惊到了谭山。
“来啊,找他上节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