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霜寒之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8章 篡位

“你至少应该和我商量一下。”贝尔用便秘的语气说道:“伟大的九狱意志,你竟然就这么鲁莽地行动了?”
他恐怕比提亚玛特还要强。
贝尔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这条龙,突然猛地意识到,他似乎抱住了一条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粗的大腿。
真是一个怪物啊。
有爵位的高等魔鬼不难应付,这些家伙都是一门心思死守守序教条的老古板,对领主的位置根本没有兴趣,唯一的兴趣就是为九狱而战,更有死脑筋的品种到现在仍然效忠提亚玛特,地狱一层的领主变迁,只需要找一个过得去的理由,很容易糊弄住他们。
白河轻而易举地干掉一头地狱领主,感慨于自己如今的强力,正欲膨胀自吹一番,就听见腰间的坐标开始疯狂地报警,白河定睛一看,就看到经过乔装打扮,完全看不清本体的贝尔一脸欲哭无泪的崩溃表情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然后开着白河一身漆黑开始懵逼:“这~”
白河轻轻嗅了一下空气的气味,就知道想在这里斩草除根有点困难,马上他就开始寻找扎瑞尔的灵魂、比如脑袋什么的,即使一时半会儿杀不了,扣押起来关上个千八百年,等待地狱意志将他遗忘,和杀了www.hetushu.com也就没两样了。
地狱领主这个级别的存在并不好杀,尤其是在她们自己的地盘之上,如果没有失去阿斯摩蒂尔斯的眷顾,地狱领主的生命力与神等同。
这条龙竟然恐怖到这个地步!
“RUA!不帮你你一脸怨言!帮你了,你还挑三拣四,你的思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白河恼火道。
“RUA!只剩个脑袋了还这么狂,不教育一下岂不是要上天?”白河怪叫起来。
“叫我漆黑之翼。”白河屏蔽住了瓶子内外的联络,对贝尔说道。
“不、不是。”心中摆正了位置,贝尔连忙摆手,看着白河爪里的瓶子,又开始苦笑:“只是,女主人虽然已经意外身故了,我该用什么理由来继承领主的位置呢?”
白河摸出个小瓶,把这半张脸装进了瓶子里,叫道:“RUA!你还想玩哪跑?提亚玛特陛下说了,必须让你好好吃屎,才能弥补她这些年里产生的怒气。”
因此在高等恶魔的行列之中,贝尔的地位也是比较低的,能够脱颖而出逐渐在第一层地狱获得管理层的地位,那真是实打实地凭借着个人能力。
不过除了声望和战绩之外,其他的www.hetushu.com就比较差劲了,实力自不用说,平庸的深狱炼魔身板,在低阶魔鬼面前可以抖一抖,但是在地狱第一层里车载斗量,不仅仅是领主,有爵位的高等魔鬼、就连一些地位一般的进化型炼魔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加上地狱意志的认可不足,贝尔想要成为领主,就需要一番精心的操作了。
贝尔嘴角抽搐了一下,继续耐着性子解释,白河渐渐才有些恍然,原来贝尔想要继任领主,其实是不太容易的。
而贝尔最显著的能力,就是他的交易本领,霜寒之翼是个非常好的交际对象,如果能够获得到足够的好处,伏低做小也没有关系。
谁知道你杀得那么快。
白河视线缓缓下落,很快就在地面发现了扎瑞尔的一半脑袋,这个脑袋上架仅余的一只眼睛不断地转动着,充满了惊惧,白河眼疾手快,一把按住这半边脑袋。
“RUA!这不是你让我干的吗?”白河瞪起了眼珠子。
“你们的计划休想得逞,恶龙和叛徒,地狱终会让我重生!”扎瑞尔怒瞪白河。
“这有什么困难?”白河听完了贝尔叙述,直接从瓶里揪出了扎瑞尔的脑袋。
利益面前纠结于地位或尊严是很和-图-书蠢的事情,有时候是短期利益,有时候是长期利益,这是贝尔的成功信条,他决定交好霜寒之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得到惊喜。
哔哔哔哔~
看着瓶子里快要死透了的扎瑞尔,贝尔觉得这个惊喜看着十分惊悚,霜寒之翼的力量成长实在是远远超过他的预料,他向白河提及刺杀扎瑞尔的事情,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在策划的一个阴谋;他认为霜寒之翼加入时,计划会变得更加保险,但是万万没想到扎瑞尔竟然直接就被干掉了。
贝尔感到自己快要疯了,他知道霜寒之翼很强,非常强,强到提亚玛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在第一次见过霜寒之翼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条龙注定成为扎斯萨、阿莎德隆那个等级的超级怪物。
“领主的位置?”白河斜眼瞪着贝尔:“我只负责拉屎,怎么擦屁股那是你的事情。”
贝尔一脸黑线地腹诽,脸上却仍然为难:“实话说,霜、漆黑之翼陛下,您打倒了她,我是十分感激的,但是想要继任地狱的统帅还是非常困难,首先存在的问题是,我的实力以及地狱意志对我的恩宠都不足以继任地狱第一层的领主。”
不过更让贝尔头疼的是,扎瑞尔是颁布过领主代理人资格m.hetushu.com的,那个名叫杜瑞拉的高阶魔鬼,才是最大的阻碍。
比较难以处理的是各个要塞的领主,这些家伙有支持贝尔的,当然也有反对贝尔的。
寝宫的正中央化为一片白地,白河站在一片焦黑的地面上,看着中央的一团烟雾,心里想着一个问题,这个大白天乱开车的女魔头死了没有?
白河闻言目中精芒一闪,大喊着奇怪的声音一顿老拳下去,扎瑞尔的脑袋上顿时肿起几十个大包,鲜血和脑浆从裂开的头骨里冒了出来,翻着白眼奄奄一息。
贝尔嘴唇一颤,尴尬地擦了擦直冒冷汗的额头。
在晋升为深狱炼魔的过程中,贝尔使用了一些地狱意志并不欣赏的手段,并且在晋升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导致他的体质和精神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如果无法得到阿斯摩蒂尔斯的准许,他无法在这个层级上更进一步。
“无駄无駄无駄!”
白河揪着扎瑞尔的头放到写好的羊皮纸面前:“RUA哈哈!挣扎是没有用滴扎瑞尔,既然认出了贝尔,还不主动点把任命书写出来?”
“那你还让我杀她?”白河表情不爽。
之所以说白河动手的不是时候,一个原因就是贝尔还没来得及发动攻势搞定这个家伙。
和*图*书当然,你就是到别人家里随地大小便还向主人伸手要纸的那种龙。
“贝尔!你这个懦夫!背叛者!地狱的垃圾!不要以为乔装打扮之后我就认不出你!你竟然勾结这种恐怖的家伙来对付我!你等着!我迟早会重生的!我重生归来的一日,就是你受到惩罚的时候!我要活生生地吃了你!”
诚然贝尔在地狱第一层甚至其他几层都有着很高的声望,这是因为他确实是能力超群,不仅擅长外交,更懂得带兵打架,几百年里不断给鲁莽冒失的扎瑞尔擦屁股的事迹大大提高了他作为高超军事统帅的知名度,至少在扎瑞尔的部下陷入困境,很多统帅第一个想到的求援者就是他。
神物与凡物最大的区别也在于此,哪怕被打成了灰,仍然会在不久之后自动复活。
小瓶并不能彻底隔绝地狱的源力,这片刻时间足够让扎瑞尔这半个脑袋重新长出嘴巴和完整的脑壳,虽然没有声带,但她还是通过灵魂尖啸表达了他的愤怒:
“好!漆黑之翼殿下,你在干什么?”贝尔羊癫疯地一样指着白河手里的瓶子:“你怎么直接就把她杀了?”
扎瑞尔眼中出现愤怒与绝望,她奋力地用着头发和伤口处的肌肉在焦黑的地上扭动,动作中充满了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