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霜寒之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2章 龙争

将所有的魔法力量转化成了几个防护系的法术,几百年前在多元宇宙中连番战斗锻炼出的战斗本能让这条老龙找到了合适的战术:秉着一力降十会的理念,费拉厄克斯每一次扑击都带着大片的冲击力极强的烈焰,爆出巨大的气浪和冲击波,用这种方式制造出打击面极大的AOE攻击,以攻代守,逼迫白河的走位。
太古金龙的思维敏锐程度位于非传奇龙类的顶点,虽然按照数据换算成30点的数值有点夸张,但是说金龙是多元宇宙之间最为聪明的几类生物之一,大概是错不了的,他记下了冰川的位置,为自己加持了一个真知术——尽管他的项链恒定了真知术的效果,他仍然这么做了。
克丽丝左右望了望,抱住了苏丽娜的脑袋,安慰地蹭了蹭她的脖子:“会结束的,苏丽娜别怕。”
这声音聆听起来恐怖却不刺耳,妖冶却不显空虚,仿佛吟唱着充斥异域风情的诗歌。
阵阵雷霆一般的龙吟在天际震荡着,尤德公子五体投地,吓得浑身战栗,眼光却仍然紧紧地盯着云中缠斗不休的巨龙了,胃液不断地翻腾。
高耸的冰川开始融化,水与雪滚滚而下,掀起了更大规模的雪崩。
说实话,在今日以前,堂堂的瓦尔奇公国的尤德三公子,一点儿也瞧不起龙这种生物。
金龙闭上眼睛,在脑中按照冰川的位置开始计算白河移动的路线,忽然一声大喝,右爪挥起巨大的权杖猛地朝右侧一挥,权杖之上绽放出巨大的光芒,仿佛一柄巨型的光剑。
金龙一声痛号,眼神却越加凶悍,趁着白河爪击的时候,翅膀猛地一夹限制住白河的动作,后腿重重一蹬,就把白河蹬飞,幸亏白河早有防范,借力拉开距离,虽然内脏受到大力震荡,一阵翻江倒海,却并没有受到什么重创。
仅仅在空中停http://m•hetushu.com滞了一个呼吸,VI生理辅助系统就稳定住了不适感,白河念动咒语,再次发起了攻击。
费拉厄克斯心念电转,猛地高高举起手中的权杖,身上的圣焰炽烈地燃烧起来。
“巴哈姆特陛下在上,这是艾萨帕特斯圣焰加持的活体太阳法术。”地面上,苏丽娜躲在金龙扈从的保护之中,看着天上的金色光焰,低声地说道:“这……祖父竟然连这个招数都使用出来了,他已经是全力以赴了。”
“胡说八道,这些怪物才不应该存在在这世界里!”尤德嘴唇颤抖着,语气却更加坚定:“对,它们才是世界的毒瘤!”
白河的应对方法就是制造一个触发术,在周围有某个施法者释放时间静止的时候同时触发这个法术,双方都进入这种状态,就不存在吃亏的问题了。
有这种东西存在,他获得了统治大公之位,在人间拥有再大的权力又怎么样?面对这种怪物,还不是什么意义都没有?
这是白河精心准备的一击,附魔的利爪轻而易举地破开金龙的魔力防护,腐蚀的魔力侵入鳞片之下的皮膜与筋腱,另有微型VI机械寄生虫趁隙而入,仅仅一爪子过去,就在几秒之间制造了一平方米大小的巨型溃烂。
威慑和试探是巨龙战斗第一步骤,简短的round1之后,白教授和金龙对于彼此的大面实力都已经心知肚明,至少看得到彼此战斗力的下限,并依据此下限做出简单的战斗计划。
金色的圣火缠绕着费拉厄克斯的躯体,权杖在他手中飞快地缩小,他一张口,将权杖吃进了肚子里,一刹那间,金龙身上的火焰变长了十几米,如同太阳一般释放出强烈的光焰。
昏暗的天空在不断爆发的光焰之下光怪陆离,风暴更加狂烈地嘶吼着www.hetushu.com,冰晶与热流在风暴中汇集碰撞,爆发出一蓬蓬的烟雾。
察觉到这股光焰的温度,白河及时停顿住冲刺,格挡开浑身光焰的费拉厄克斯的扑击,飞速向后拉开了距离。
白河的咒文是加密版本的混沌魔语,这个灵感除了来自克苏鲁,还来自他的好学生古利。
苏丽娜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天上不断飞溅的光焰闭上了眼,低声祷告起来。
经历了长时间的优化,白河口吐的咒文既不是他最开始和老光头学习的精灵魔语,也不是更适合龙类施法的古代龙语,而是一种揉捏了多种语言的吟唱,这吟唱声随风飘荡,听在下方的生物耳中,让他们莫名地打起了寒颤,仿佛无声无息的恐怖蕴含在这咒文之中。
如果他们都不存在就好了,对,没错,如果世界上不存在龙这种生物……
他重新念动咒语,身上覆上了元素抵抗结界与冰风暴,再次靠近费拉厄克斯。
空灵缥缈的声音随着他的移动缓缓在空气中扩散。
费拉厄克斯一听这种咒语,见多识广的他立即意识到想要通过咒语来判断白河释放的是什么魔法是不现实的,他果断地放弃了主动进行魔法反制,而是凝神注视着周围的冰川,将每一个冰川的位置记在了心中。
同步进入时光静止产生的超级加速状态,白河冷静地调整着突刺的角度,同样的伎俩不能多次使用,但只要在这一次对金龙制造出巨大的伤害,就值回了票价。
史拉蟾施法使用的语言就是混沌语,虽然古利小朋友一施法就爆炸,但是史拉亡蟾的知识传承却是与生俱来,白河使用混沌语编写了咒文,再用另一种语法的混沌语加密压缩一番,这就让他口中的咒语听起来有一种异样的神秘感,混沌中包含着秩序,反倒显出一种诡异的和谐。
对于时光静止这个B和_图_书UG法术,白河一向是有所防备,虽然这个法术限制条件极多生效时间又短,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战斗中会创造巨大的变数。
意识到被这一矛刺中有死无生,费拉厄克斯一声大吼,一个巨大的龙语符号触发了身上的时间静止法术,短暂地拉长了自身所在的时间维度,金龙的动作猛地变得迅捷无伦,然而他一转头,就看到处于慢动作状态白河身上法术触发的光芒和嘴角的阴笑,心中一凛,咆哮着挥起权杖朝白河砸了过去。
轰隆!
以白河的魔力想要蒙蔽一件魔力固定的魔法道具是很容易的事情,老金龙对此心知肚明。
见多了被巨弩射的屁滚尿流的白龙,和野外被众多冒险者砍头去领赏的野龙,尤德早就破除了小时候众多传奇故事中“龙是最可怕的怪物”的这种观念。
现在他知道,之所以对龙不存在敬畏,是因为他没见过真正可怕的龙。
这种怪物怎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战场周边的各种生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大战,只见两条龙的身影在云层中忽隐忽现,光焰四射的金龙犹如一颗活动的太阳,不断喷射着火焰,每一个动作,都制造出强烈的爆炸,形成如同雷电一般的效果,将半边天空照亮,而一道白色的影子则裹挟着暴风雪,不断地在金龙周围忽隐忽现,时而碰撞出巨大的火花。
“你是谁?!”尤德猛然惊醒,突然想起来自己周围的侍从早就全跑光了——这些家伙还自诩忠实,现在证明他们说的全是屁话。
权杖传来的震荡感让金龙心中一凛,在闪光的巨大权杖横扫之下,那一座冰川懒腰截断,然而就在巨杖扫过的时候,那半截的冰川之后,一个仿佛带着面纱的模糊影子猛地跳出来,一根尖锥带着风声朝金龙的脖子刺了过来。
真知术看破了幻象,却找不到白河的和图书位置。
“没错啊。”这把声音呵呵地笑了起来:“龙才是世界的毒瘤。”
烈焰中的金龙已经完全看不出表情如何,仿佛燃烧着金色圣火的神祇,白河的表情也变得古板严肃,所有的心力投注在战斗之中,已经没有了发挥颜艺的思维空间。
经过短暂地交手,他再次认清了一个事实,强大的力量和体格并不足以让他在近身战斗中获取压倒性的优势,这条白龙实在是太快,施法应变能力又强,看上去比较划算的以伤换伤,其实是十分危险的战术。
他并没有慌张,真知术并没有失效,他缓缓地透过迷雾,开始看清在白河幻术之下变得暗灰色的背景下面的地形,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但费拉厄克斯的反应也是奇快无比,艾萨帕特斯之内蕴藏着的祖龙之火炽烈燃烧,仿佛一个粗大的火炬,火焰形成了一道厚厚的火墙,将白河突刺的路径挡住,白河身躯一晃,一个灵巧的转折,从另一个方向飞向费拉厄克斯,却将特兰西德在转折之前脱手投出,长矛带出的光芒毫无阻碍地撕裂火焰,金龙奋力一挡,将长矛格挡开来,白河却趁机贴近,狠狠一爪撕开金龙翅膀下方的鳞片,留下四道深深的爪痕。
他扇动翅膀,在冰川之间闪电一般地飞速跳跃,用诡异的路线向老金龙突进,面对皮糙肉厚还使用防守反击战术的敌人,白河决定将速度和灵活的优势利用到极限,以不断对老金龙造成微量创伤的方式,积累小优势直到胜利。
事情的发展证明了金龙的想法,他的咒语刚刚完成,眼前就被一片混沌遮蔽,这让费拉厄克斯稍稍有些意外,他的真知术竟然没有立即能够照破这片迷雾幻象。
天际不断响动着惊雷一般的咆哮,感受着天空与大地在巨龙的怒吼之下瑟瑟发抖地震颤,明明只是两个生物在大战,却远比刚刚两http://m•hetushu.com支大军的纠缠声势更为恐怖。
上限要在战斗中渐渐展露,白河和老金龙都十分相信对方是一个值得全力以赴的对手。
“这条白龙竟然能够把费拉厄克斯大人逼迫到这种地步?”一个天族牧师吃惊地问。
他回过头来,就看到一个蒙着黑斗篷的身影,兜帽下面露出的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金龙的身躯上多出了几道创伤与腐蚀,而在圣焰的灼烧和溅射之下,白河的铠甲也出现了小面积的熔融与开裂,焦糊的味道飘了出来。
强力的火焰护盾不仅仅增强了老金龙的防护能力,更是让他的攻击力大大提升,老金龙完全放弃了与白河进行魔法战斗的想法,这条小白龙对法术的精通并不亚于他,施法方式和效率还在他之上。
至于上限?白河手里大堆的杀手锏必杀技没有出手,他同样相信这条老金龙千年积累,拥有的手段绝不会像是刚刚展露出的那般平庸;计算上爆发、战斗状态、临阵发挥等等,可以说战斗力的上限决定了最终的胜负结果。
如此的做法倒并非是为了故弄玄虚,作为一名高阶巫师,白河很容易就能够意识到,作为法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咒语越是难以理解,法术成型前被破解的概率就越低,因此越强大的魔法书越是难以阅读,道理就是如此。
尤德公子眼珠子疯狂地转动,巨龙的恐怖力量让他陷入癫狂,开始了脱离现实的臆想。
“尤德公子,不甘心吗?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意义了?”一个嘲讽似的声音在尤德耳边响起来,尤德一阵心悸,下意识地说出了心中的狂想:
“费拉厄克斯大人一定能够胜利的,是么?”一个矮人战士低声喃喃,他满脸失神,看着两条巨龙的征战,尽管对自己的战斗技巧一向有着自信,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不出来他敬爱的费拉厄克斯大人究竟是处在上风还是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