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霜寒之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0章 流血的魔鬼

白河揉着这个女婴后背上的小翅膀,顺手划了几个符文。
熟睡的主人并没有意识到有麻烦上了门,他想要安静地调教天使或研究哲学,世界却不想让他就这样混过去。
“要小心啊。”老头摇了摇头:“一个力量接近‘魔神’的魔法师,哪怕信念出现了动摇,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白河微微摇了摇头,感受到长枪的力量,他觉得还差了一点点。
尽管在科学昌明的现代欧洲教会失去了对政权的控制力,但是在某些不那么科学的领域,他们仍然存在着强大的统治力量。
作为一个非运动型宅货,白河没有出门社交的想法,万一吃个重磅炸弹岂不是狼狈?
白河思索了片刻,最终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武器,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大人。”一个修女匆匆走进:“必要之恶已经狙击到了目标,现在目标身受重伤,已经锁定了目标可能所在的区域范围。”
相比起来,将某种意志推向极端,铸造出一柄坚不可摧的“意志的利剑”,随时斩杀意图不轨的外界心魔,倒是个相对靠谱的思路。
这莫非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
从古至今,发源于中东地区的一神教会信仰控制了人类文明绝大部分的力量,包括国家、政府、军队、人口,除了被重重山脉高原阻隔的远东地区,莫不如是。
这些光球似乎有着统一的制式,力量与某种意志在其中缓慢地孕育着,一旦成型,就会与魔力网络上层那些魔力中心一般,具有非同寻常的力量。
“我亲自前往。”名为萝拉的金发少女深吸了口气:“制裁亵渎者的时候到了。”
……
“好大的手笔和力量呢m.hetushu.com。”这个头发枯白色的老者睁开了有气无力的眼睛:“能查找到窃贼的踪迹吗?”
白河哼了一声,挥了一下手中的长枪,胖妞小天使双眼突然释放出锐利的光芒,整个身体变成一条光辉灿烂的白色巨龙,巨龙呼啸着向外扑击,它并没有造成物质性的破坏,却威势十足。
他睡一觉的工夫,一个人类就可能从小孩子变成老头子,这个错位感实在是有点厉害。
研究法术到了这个地步,白河发现理性思考不是问题,魔法研究更不是问题,面对世界的干扰,最严重的问题在思维方式和心理素质方面。
她擎着灯盏靠近桌案,在那支着脑袋睡觉老头耳边低声说。
老头儿有气无力地笑了笑:“人类的世界我们都管不了了,还哪有闲心去关心天上的事情呢?天上的天使或地上的圣人多一个或是少一个,啊~我感觉不出什么区别。”
非理性的概念统合着魔力线,在世界之上形成一个个核心,核心中心蕴藏的恐怖力量堪比传奇法术,地面上的核心就显得杂乱无章,除了少许力量强悍的能与世界之上的核心相提并论外,大多数都颇为弱小。
白龙仰卧在床上,突然想起了不久前从另一个世界召唤过来的大姐姐。
金发少女悄悄地点燃了一盏灯,她只有七八岁的模样,长着张稚气的脸,表情却十分认真。
一道光芒在白河床榻上方绽放,一个长着翅膀的女婴出现在白河的怀抱之中,她眨了眨眼睛,银色的瞳孔里面充满了懵懂。
而面对已经有了模样的粗糙剑坯,白河又下意识地开始迟疑。
这种剑走偏锋的思路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危险m.hetushu.com性,将一股意志推向极端,毫无疑问会受到这种意志的反向塑造,这就需要白河仔细权衡,认真思考。
白河突然有了个冒险的想法。
这却让这条龙陷入了深深地惆怅,比起那名男爵的病死,再见绯沙子看到的残酷现状无疑提醒了他一些东西。
无论存在形式和规则如何地奇怪,这也是传奇级别的力量。
“主教大人,监视部门的消息,似乎有天使被窃取了。”
通过观测,他发现这个世界魔力形式僵硬死板,以他在安塔斯中锻炼出来的灵活,未必不可以绕开监视,猥琐一回。
大量的魔力注入进去,这个天使的身躯逐渐变大,几分钟之间就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妙龄少女,只是随着别墅中的魔力变成真空,她的身躯也开始不稳定起来。
他对这些核心中蕴含的力量与规则兴趣十足。
金发少女躬身道:“大人,要从必要之恶教会那里调出人手进行专门的调查吗?”
这个年代的伦敦没有什么娱乐,呃~也许欣赏三德子空军免费赠送腐国国都的烟花算是一种,不过看多了也没什么意思。
白河心知这是自己为了强行催熟天使,硬塞进去的概念不够坚固的缘故,他微一犹豫,拿出了长枪,将天使的核心凭依在上面,龙之君主的意志加入了天使的核心,妙龄少女的形态飞速地发生了改变,羽翼变成了龙翼,瞳孔变成了野兽似的竖瞳,龙鳞从颈下蔓延到手腕,身材猛地膨胀了一圈,变得肉鼓鼓的。
……
一种奇特的违和感让他颇为不适,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思维其实并没有完全适应龙的时间观念。
“先抓到通缉犯在说吧,现在http://www.hetushu.com是关键时刻。”老者道:“教会的力量不能分散,一个通缉犯已经很让我们头痛了,罗马正教的人也在伦敦浑水摸鱼,我们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差错,‘罪恶之兽’的优先级胜过一切,至于天使……哼,哈……”
不过在修筑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世界的科学有点问题,但问题究竟在哪里,他却说不上来。
“大人请勿悲观。”金发少女画了个十字:“上帝依旧庇护着世界。”
偷一个出来研究一下?
白龙的精神在世界之上的魔力网络中漫游,相比起安塔斯魔网,这里的干扰并不强烈,只要不靠近那些魔力核心,干扰完全可以忽略,但一旦靠近,就有一堆圣歌和吟诵在脑海中嗡嗡作响,试图将白河的意志同化皈依。
典型的高魔体系,不过这种魔力结构管理严格、力量各有归属,想必没有安塔斯那么自由。
作为一个内在思维倾向混乱,欲壑难填,精神的任何方面都称不上是完美的生物来说,想要拥有一颗无坚不摧的完美心灵,难度无疑高到破表。
这可比研究魔法难多了。
21点整。
这条龙目光变得越加混乱。
这符文来自他未成形的“意志之剑”,随着白河绘制完这个粗糙的利刃线条,仿佛意志之剑的剑气破体而入,瞬间就斩杀掉了小天使体内来自未知意志的禁锢与遥控,她银白色的瞳孔一阵呆滞,就昏迷了过去。
在与八叶的珂琳娜的对话中,白河倒是得到了一点启发,原本模糊的构思渐渐清晰。
被一脸小心的西芙叫醒,白河打着连天的呵欠走到大厅,看到这个被赛娜拖进来的昏迷不醒的男人,忍不住就暗骂了一声。www.hetushu.com
安塔斯的魔法同样不科学,但一般不存在“神让你死你就会死”,这种奇葩的规则。
白河试图整理思维,铸造这把利剑。杂乱的欲念和不算稳定的世界观却不断地干扰着他。
好吧,时间将小姐姐催化成了大姐姐,一个普通的人类,不是寿命长达千年的精灵,不是寿命为真龙一半的顶级龙裔,二十年时间变质过期,没有任何问题。
“请务必不要说笑,大主教。”金发少女严肃道:“‘罪恶之兽’必将被绳之以法,亵渎者必将受到制裁。”
老者笑了笑,冲表情有些激动的小女孩挥挥手。
在这个时候,什么科学魔法都不顶用,倒是另一种东西的极端重要性凸显了出来,这种问题显然已经深入了哲学的范畴。
扑击在门口处戛然而止,这扇门静悄悄地破碎,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吞噬。
这个问题不解决,无法对抗世界的干扰,迟早会成为某种意志的俘虏,很可能连无意间做了俘虏也不自知。
更妙的是这个东西的存在感极其微弱,白河只是稍稍弄了点幻术花招,就绕过了若有似无的监控,轻轻地讲这个光球摘取到了现世。
兔耳少女听到了门口异样的声音,打开了门,看到地面上的血迹,发出了一声惊呼。
白河能感受到了对方的难缠,于是控制了一些不太关键的人物,弄来一批物资自行魔改,将住宅修成了个军事基地。
竟然是个天使?看来这个世界的“主宰们”是一群骚包的家伙。
白河他睁开眼睛,强大的魔法感应能力使空间中的魔力线清晰地出现在视野之中,他摸索着这些魔力线,进一步地找到了世界意志的规律。
白河不是犹犹豫豫的龙,想到就做hetushu.com,他寻找了一个孕育中的光球——这个光球中的力量极为孱弱,但是种子却已经耕种了下来,只要弄到手,白河有一票的方法把它快速催化成熟。
莫非我的手艺就是如此地不济?
而在世界上层的众多力量核心之上,似乎有着一些东西隐藏着,白河稍稍接触,就感觉到惊人的恐怖。
肮脏的手指深深扣进污秽的泥土地面中,他抬起一双眼睛,身后的白发已经沾满了泥水。
他的两条腿血肉模糊,森然的骨骼露了出来,却仍然坚持着,挣扎着爬向那扇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门。
比身体更长的金发拖在她身后的地板上,地面光滑如镜,哪怕白天帝国军的炸弹就丢在教堂旁边不远的地方,仍然被打扫得十分干净。
白河抽身而退,却在上层的一角发现一些孕育中的光球,这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何况这个城市暗处隐藏着恐怖的力量。
但是进一步探知白河却发现,这些魔法的存在形式虽然死板僵硬,但其中的概念呈现出鲜明的非理性,换言之是更加地不科学。
内在不完全统一,如此的身心状态想要对抗世界的干扰,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剑气继续透体而入,进入到小天使体内的力量种子之中,大肆篡改着种子之中的规则。
他现在的生命形态,距离人类已经不可以道理计。
白河看着暗道一声MMP,弄来个天使,转头就变成了个小胖妞。
究竟差了些什么呢?
“可我快要死了。”老头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萝拉,我死了之后,说不定你就是掌管这里的主人了呢,所以一定要快点抓到亵渎者,在这个年代,没有功绩,只有信仰和天赋大概是不容易让所有人信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