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霜寒之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章 突袭(二)

他忽地纵身一跃,粗大到骇人的大腿弹起身体,在众人惊愕之中跨过了十几米的距离,由天而降重重一拳轰击在外层的防护罩上。
这个恐怖的神秘施法者利用怪异而威力强大的法术和可怕的仆从杀死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战士和牧师,还有相当多的人虽然没死却失去了作战能力,看着战场沙德在空中哈哈大笑:“哈姆的臭虫,你们就这点本事,这点本事也敢来自寻死路?”
“看啊看啊看看看看,父亲的力量是何等地强大啊?!”拉着男爵夫人的博斯杰一脸狂热地赞美着空中的主教,却没注意到男爵夫人此时表情变得渐渐空洞,T1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她的身躯,只留下了一个虚假的人工灵魂。
他拽着男爵夫人向圣所走去,战场的局势已经完全倾向于沙德。
白河叹了口气,知道看戏的时间到此为止了。
战场上已经陷入僵局,哈姆的战士们高喊着神名,神徽创造出坚固的防护场,吸魂晶化巨兽在这种能量场里显示出一种迟滞和缓慢,侵蚀灵魂的力量也显得不那么犀利,不过战士们看起来仍然很难与它们抗衡,这东西的可怕不在于它们的力量,而是在于它们每一次被破坏之后,晶体http://www.hetushu.com表面的一张人脸就会在哀嚎中粉碎,然后这只怪物就会再次完好无损地站起来,毁坏的部位也得到了修补。
白河犯了研究强迫症,他啧啧称奇地从对沙德的分析中脱出,却发现左右的许多贵族全部看着他,琼克·瓦雷奇站在了他的身侧,虽然还绷着脸但表情已经显得有些不安。
他哈哈大笑起来,张开的魔法屏障覆盖了圣所周边大片区域,靠近的战士们被这屏障阻挡,立刻跌跌撞撞地后退。
外壳防护罩“轰”地一声粉碎殆尽,在场众人惊讶地看着这个巨人半跪在地,一拳紧紧抵住防护层第二层,拳头前方的防护罩开裂着、颤抖着,摇摇欲坠,好像随时可能粉碎。
他们现在连这个家伙的防护罩都突破不了。
左右船只上隐藏的哈姆卫队战士和资深雇佣兵纷纷跳了出来,不过他们并没有全部冲向沙德,而是分散着冲向了沙德身下的圣所,一股血腥的味道从这里飘散出来,乔恩表情异常凝重,他没想到刚到达没多久竟然直接就面对这种东西,不过他并无畏惧。
“魔鬼!滚回你的老窝!”乔恩一手持神徽,一手持钉锤,大声地呵斥道。和*图*书
“吸魂晶化兽。”矮人牧师盯着那东西道:“永眠者在星界的仆从,这些人的肢体不能通过法术复原了,除非这些晶化兽被杀死。”
白河很少去思考脱离魔网之后该如何施法的问题,对于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巫师,学会直接使用源力施法都是一种应该有的意识——巫师不是照着魔网格子写字的抄写工,很多高阶巫师造访其他物质界的时候都会面对魔法环境异常的问题,不过很少出现彻底失去魔法能力的情况,大多数对本源施法有所研究的只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就可以适应新环境。
它们扑进了战士群中,它们虽然身材高大,动作却快如闪电,几个战士措手不及间被怪物的长爪刺入了身体,身躯飞快地衰朽,仿佛生命力被吸食一空。
令人绝望的是除了外面的一层,沙德又在内部施展了新的一层。
此消彼长之下,这就让战局看上去极为不利,尤其是在圣所之中的血腥气息越加浓厚的情况下。
白河可以看到这个魂手·沙德身体周围满是被魔网排斥的迹象,很显然,这位被埋住的旧神处于一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状态,连密斯瑞尔都不待见他。
随着一个被穿刺的战士化成和_图_书尘埃消散在了空中,一张新的脸出现在怪物晶体的身躯上,扭曲着发出了哀嚎。
但是现在见到这个魂手沙德不仅仅能够施法而且法术效果很强,这就让白河颇为意动,他不由得假设,如果有朝一日他被类似魔网这种机构阻挡住了与源力的接触,又该怎么找到反击之策呢?
这个要好好研究一下啊。
“你们真的以为我会这么蠢?同样的错误会犯两次?”
“你们就没有什么办法?”白河问。
除非是一个纯粹的无魔世界。
众所周知,由于和众神祇有过默契,密斯瑞尔一般不会主动封禁某些存在的魔网使用权,可见此旧神仇恨值之高。
不过一个问题是,在一个世界近乎全部的源力资源被魔网这种机构掌握住的情况下,又该如何绕过魔网施法呢?
沙德一阵冷冷地嗤笑,笑声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目光穿过遥远的距离:“原来还真是哈姆卫队的臭虫,哦?是你,我记得你,十二年前也是你,现在还是这般孱弱,当时你的导师都死在我的手里,你的神力远不如他的强大,又哪来的胆量过来找死。”
他的声音空洞,令人毛骨悚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向了河道船队的方向,显然已经找到了敌m•hetushu•com人的来路。
厉害啊。
“可恶!”
这股强大的力量让白河暗暗皱眉,他再次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与众不同,他现在能够确信,这并不是魔法,更不是神术,而是一种更为奇特的源力表现形式。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人形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体形粗大,看上去有点像巨人,却长了张人类的棱角分明的脸,更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家伙长着红白相间的鳞片,他通体赤裸,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白河啧啧称奇。
“没什么办法,正面的战士只有这些,如果没人能够挡得住他,那么我们只有孤注一掷,拼尽全力破坏仪式了。他的战斗力虽然强,但总防备不了太多人。”
“你也被父亲的力量震惊到了?”博斯杰见状狂喜:“太好了,我的夫人,来吧,一起加入我们的仪式吧!”
自从密斯瑞尔在远古魔法帝国崩溃后全面建设了魔网系统,安塔斯包括所在物质界相连的绝大部分区域都有了这种东西,它编织着所在区域的源力,将他们转化为可以使用的魔力或神力。没错,大多数懒得麻烦的神祇赐予牧师的神术也是通过魔网显能的。
他手指尖释放出一道能量光束,光束击中了乔恩的防护m•hetushu•com罩,毫不费力地穿了过去,乔恩矮胖的身躯向侧面一蹿就躲开了攻击,然而看到防护罩上的腐蚀和前方不远的魔兽,矮人眉心深锁着,他知道这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一些肢体受伤的战士非常果断,挥舞着利刃砍断了被刺穿的手脚,然而一种萎靡随之出现在他们的脸上,不得不彻底退出战场。
“谁?”沙德漂浮在地下河道之上,碎布条斗篷无风飞扬:“谁敢来打扰父亲意志的降临?”
白河细细地分析着这道屏障,源力视角近乎全开,他看着渐渐兴趣盎然。
莉莉安拿着新的长剑徒劳地砍着沙德的防护罩,最终气愤地发出了吼叫,乔恩暗暗皱眉,知道这是邪神赐予的神力防护,沙德的实力比在场最强的施法者还要强得多,这个防护法术会强到什么程度也可想而知。
“你们没有力量阻挡父亲的降临。”这个主教哈哈大笑,又布在外上了第三层防御:“乖乖地等待着背叛者的死亡吧。”
它和T1设置的AI一样,会按照男爵夫人的日常行为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不过看上去却更呆滞了。
他开始发现,这种源力的使用模式虽然看上去耗散十分严重,效率也并不十分之高,但是有一个巨大的优点——它绕过了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