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霜寒之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章 翠绿龙母

古里凯茵娜思来想去,决定从财产中拿出十万分之一作为未来的奖励。
但是这些白龙特征拼起来放在那一看,就完全不像是一条白龙。
垂暮期的巨龙日渐衰弱,年复一年,古里凯茵娜知道自己是在苟延残喘,可是又不太舍得就这么放弃生命。
克金就屁颠屁颠地跳了过来,指着白龙手里的雪地精灵萝莉:
白龙哈哈大笑着把这小萝莉提到了洞穴顶层,就看到这群狗头已经把红龙大卸八块,放在火架子上开始了烧烤。
入夜时分狗头人在森林边缘设立了营地,白龙把昏迷的雪地精灵萝莉丢在了地上,他点起了一堆火炖起了红龙脯,准备尝个新鲜。
“伟大的母亲,史坦德鲁在此,请问您有什么事需要您的儿子效劳吗?”绿龙俯下龙头,他的角出奇地翠绿,仿佛带着个绿色的头冠。
但如果他敢妨害我升入母亲的国度,那么不仅要赶走他,还得给他来点惩罚。
……
白河琢磨一番,决定不给这脑残红龙当背锅侠,这片巢穴从气候来说还算不错,冷热适中,视野开阔,不过却不是白河想找的地方,他喝令着克金收拾东西,看了一眼手头的雪地精灵萝莉,思来想去,还是把这萝莉握在了爪子里面。
屠龙勇士来了?
白河一身魔法灵光更是闪瞎了绿龙的狗眼,不同于鲁莽的红龙,绿龙一般都谋定而后动,史坦德鲁很快就意识到,这条看起来很像是大号青年白龙的家伙比自己看上去的要强得多。
然后就看到了正红着眼睛对着炖肉舔嘴唇的白龙。
“去去去去,一边去。”
嗯,这条……这条是白龙?
回去,回去找更多的小弟来收拾他。
或许可以这样考验他一下。
古里凯茵娜思忖hetushu.com
这个史坦德鲁就不错,相比起她见过的许多喜欢耍小聪明的养子养女,这条绿龙简直不像是条绿龙,认真稳重简直像是条古板的蓝龙了,因此他在巢穴里逗留了良久,把老母龙也伺候得很舒服,不过古里凯茵娜也有着暗暗的担忧,长久的相处让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养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缺点,对五色龙后并不虔诚。
那条红皮爬虫居然被干掉了。
不过这时营地中心发生的事情再次闪瞎了绿龙的眼睛,他看到那条白龙不知道为什么和一个雪地精灵纠缠在了一起。
古里凯茵娜抖了抖萎缩的翅膀,一股无力感从心底涌出,或许她还可以用法术对付闯入的敌人,但已经无力外出行动了。
古里凯茵娜无奈地哀叹着,傍晚时分她开始了新一天的祈祷和祭祀,她本以为这会是如同往常一般普普通通的祭祀,然而当五色龙后的神像闪了一下光芒之后,古里凯茵娜的神色突然变了,先是不可思议,然后是狂喜,最后是怪异。
“龙后没有仔细交代,只是你不要把它当成北面冰山上那些智力低下的白色蜥蜴就够了,我的势力现在全都在你的手里,你不要告诉我你连一点儿情报都搜集不到。”绿龙巨大的脑袋对着史坦德鲁,仅仅是她的脑袋就有史坦德鲁身躯三分之一那么大。
她最后收养的一窝绿龙还没有到离巢的年纪。
如果他做成了这件事,让她获得提亚马特的恩宠,就分给他一点财产,一半?嗯,太多,十分之一?还是太多,他不值这么多。
他能够感受到魔网的力量在北地汇集,更北方的区域似乎有适合自己的地方。
史坦德鲁缓缓地退去了,古里凯茵m•hetushu•com娜看着青年龙的背影,已经开始有些迟缓的思维陷入了短暂的矛盾,在她的龙巢里一条青年的绿龙是很少见的,通常在少年期结束就会被她赶出去,毕竟那些龙不是她亲生的,只是史坦德鲁长大的时候情况有些特殊——她即将踏入垂暮。
史坦德鲁的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两下、三下。
史坦德鲁瞪了一阵眼睛,终于在白龙身上找到了所有白龙该有的独特特征,面甲、头鳍、长尾,或许唯一一个不属于白龙的特征就是那双红眼睛,其他的地方认真一看似模似样——白龙该有的全都有,只是细节上稍稍有一点儿差异。
白龙不耐烦地道,克金却并没有走:“主人,您在外围巡查的仆从发现了情况,好像有敌人来了。”
这个地方对于龙族来说更为有名,主物质界中最古老的几条绿龙之一的巢穴就在此地,雌性绿龙古里凯茵娜已经活了一千九百多岁,由于年轻时的频繁战斗,她的力量巅峰期并没有在进入太古龙年龄段后停留太久,在六年前她逼近了非远古巨龙的生命终点,进入了巨龙的垂暮期。
“呀!~~~”
数百年间她养育了附近地区、乃至连着酷寒之地的半个东境近乎一半数量的成年绿龙,在吟游诗人的口中,古里凯茵娜有了翠绿龙母的雅号,尽管这条绿龙五色恶龙身上该有的毛病一项不少,多年以来沉积于斯纳密林的累累骸骨见证了她的危险与狠毒。
难道我这个年纪还要接受考验吗?
“史坦德鲁!史坦德鲁!”她大喊着,老化的嗓子显得嘶哑。一条青年绿龙踏进了她的巢穴,这条绿龙看起来高大威猛,比寻常的青年绿龙要稍稍壮硕一些,一m.hetushu.com双眼睛也不比普通的绿龙那样阴郁而狡诈,相反却有几分稳重的感觉。
闻到奇怪的香气,雪地精灵少女眼皮抬了抬,她睁开了惺忪的双眼,一脸迷糊地寻找着香气的来源……
不过在人多的地方转了一圈儿,白河现在倒是觉得荒凉也没什么不好的。
唔,早说了要找一帮萝莉当女仆,这个就不错,权当本恶龙在这世界上的第一个收藏了。
“五色龙后陛下有旨。”古里凯茵娜爬起了上身,意图显得有威严一些:“史坦德鲁,有一条白龙,嗯,白龙,现在应该还在我们可以找到的范围之内。”
龙脊山脉西部的斯纳密林,符合以上一切定位,是北方冒险者所共知的鬼域。
经过了生理调整,白河的魔力感应越发出色,似乎有一种冥冥中的感应,白龙知道,这是由于自己对安塔斯魔网的长期适应,呈现出了一种彼此融合的趋势。
白龙?神他妈的白龙。
狗头小弟们已经开始大快朵颐,这条半天前还耀武扬威的大红龙就变成了盘中之餐。
自从进入了古龙期,古里凯茵娜就有了一种特别的爱好,失去了生育能力的她开始收集森林各处的龙蛋,如果是绿龙蛋就留下收养,其它龙蛋如果是彩色龙蛋就任其自生自灭,非彩色龙蛋则一口吞了吃掉。
史坦德鲁一时有些惊呆了。
为此她日夜祈祷,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自己越发地虔诚,然而神恩迟迟没有降下,这说明她还不够忠诚。
“龙后陛下说有,那就一定有,史坦德鲁,不要质疑龙后陛下的智慧。”古里凯茵娜道:“现在,带着你的兄弟姐妹和仆从,去抓住这条白龙,他违反了伟大母亲的教导,走上了悖逆的道路,龙后命令我重新将它http://m•hetushu.com引入正途。”
有着“良好”的名声,硕果累累的“后代”,古里凯茵娜其实并没什么遗憾,对于用生命力对抗死亡的重压,她表示很看得开,她只是希望一向虔诚的自己能够在龙后的神国中拥有一个位置。
由于割取及时,保存得当,红龙肉并没有随着龙尸的魔法耗散而萎缩,短时间里狗头人只来得及将红龙肉变成半成品肉脯,然而这样的肉煮起来味道也很是不错,肥厚的油脂飘在鲜汤里头,散发出诱人的奇异香气。
颇为坦荡地揣着欺男霸女的想法,白河吩咐狗头们把能装下的都装好,珍贵的部分塞进次元袋里,十分满意地上路了。
几只飞鸟在树梢上被惊动飞走。
这条白龙在做什么?
母龙金色的瞳孔隐藏着危险的怒火,史坦德鲁毫不犹疑,低头道:“遵命,我的母亲,我一定会全力执行您的命令。”
证据就在旁边不远处。红龙的脑瓜子被挖空了五官脑髓,插在了几根大杆子上。
他看着远处的魔力漩涡暗暗皱眉,揣测着会是什么东西占据了那里,这么大的魔力密集区,有没有自己的份儿。
日甚一日的衰弱和疲惫让她知道垂暮不可避免,单凭自己一个龙想要过上很舒服的日子是不可能的了,弱智的仆从也不靠谱,更不能防止她一辈子积累的财富被外敌掠夺(龙类的财产偏执),她只好从子嗣中找那么一两个相对忠诚的留在巢穴里来伺候自己。
“伟大的主人,这是什么?新食材吗?是要蒸着吃还是煮着吃?”
古里凯茵娜合上满是褶皱的眼皮,开始了深入的睡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任务给了养子巨大的压力。
还有两口大锅放在一边,里面炖着香料和切好的龙肉,大概是要做龙脯。
“白和图书龙?”史坦德鲁语气困惑:“伟大的母亲,前段时间那条红龙出现在这里已经够奇怪的了,白龙怎么也会来这个地方?”
他搬离了红龙的巢穴继续向北,这个区域望向大冰川,冰川之下的荒原更加清晰,白河忍不住摇头叹气,饶了一圈竟然又回来了这个荒凉的地方。
狗头人也跑了一小半,大概是得罪克金得罪的太狠怕秋后算账,这个种族团结的时候可以说团结,分裂的时候也分裂得很干脆;剩下一百来个狗头拖家带口地跟着白河,这个传送术都没法用的数量让白河很是无语,只好慢慢地朝森林外头移去。
在安塔斯的广大地域,冒险者们都会告诉他们的同伴和后代,如非准备充分,不可以靠近最深的山谷,未知的洞窟,以及被枝叶遮蔽的浓密林地。
幽深的密林深处往往隐藏着机密。
一批狗头人跟在白龙身后——蜥蜴人大概是觉得白龙不靠谱全都偷偷跑了,白龙并不在意这个,也懒得浪费时间去追。
动作还挺快的,白龙暗暗为这条红龙默了个哀。
千年经营使太古绿龙的眼线遍布整个龙脊山脉北线,察觉到白龙的踪迹一点儿也不困难。绿龙史坦德鲁带着一群小弟浩浩荡荡地到了白龙露营地侧面的山头,开动了爪子上的远视戒指——一个鹰眼术就加持在了他的眼睛上,然后这条绿龙就看到了白龙营地里的东西。
“首先是伟大母亲提亚玛特的意志,其次才是我的。”古里凯茵娜咕哝着缩回了脑袋。
史坦德鲁身躯稍稍后退,已经萌生了去意,在他看来那红皮爬虫虽然是个脑残,不过对于红龙的战斗能力,史坦德鲁还是很相信的。
“可是我的母亲。”史坦德鲁语气更困惑了:“我们能不能先知道一下这条白龙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