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美漫法神

作者:余云飞
美漫法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终章 梅节操

“你就是梅木木?杀掉了灭霸的地球新守护者?”她气势凌人地说道:“我是卡罗尔·丹弗斯,惊奇队长!”
“嗯?本体还是分身?”
“为什么?”某人愕然。
“哈哈!赢了!”
面对逐渐逼近的梅节操,玛利亚慌了:“我……我是阿莫拉大人的。”
红色地球了解一下?
是男人就上二十层!
“今晚的门票是我的啦。”
“弄她!”
“嘘,克莉!”梅节操偷偷上手,几下就将自己的好徒弟弄得满眼水汽。
“你不知道你的绰号是‘女英雄收割机’吗?”玛利亚取笑某人。
如果只是一对一,死神海拉有一万种方法放风筝放死苏尔特尔这个傻大个。很遗憾,还有一个阴险的冰霜巨人王劳菲。
梅节操好不容易从数女的多人包夹中,完成了“破紧逼防守”的壮举,还没来得及欢呼胜利。
“本体……”
本来她有着火爆的身材,光凭身材可以打90分,可惜脸要扣30分,姑且给个60分合格吧。
哪怕这只是一个漫威的平行世界,好歹这里最大的魔头灭霸给弄死了啊。
可惜火巨人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实体,插刀再多,也只是一种死亡神力对火焰元素的侵蚀。
最后五十米,她甩出一条金色的长鞭。长鞭显然并非凡物,它不停伸长,最终圈到了游船的船首像上。
某人不爽,一个闪现,就到了玛利亚身边。
数不清的乌黑色飞刀划破虚空,它们一边发出奇异的嗡鸣,一边狠狠地插在火巨人王的胸膛上。
“先等【冰与火之歌】完成吧。没有一把顶级神器在手,我可不想硬磕多玛姆。”
画面切换一下,希腊爱琴海的公海上,一艘一百五十米的豪华游艇大厅里,气氛狂热。DJ简·福斯特正在打碟,嗨到爆炸的音乐声中,是二十几个女武神的高呼。
“劳菲,你这个阴险小人!”
虚空中发生着一场大战,火巨人王苏尔特尔掀起漫天烈焰,一举手一投足,就是大西洋m•hetushu•com那么大的火海。狂暴的火焰连虚空都无法将其湮灭,高温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不想回去了。”
“那丑逼,身材再好我都看不上。”
亚尔薇特高喊:“既然我们的奖品不守规矩,提前进入战场,我们瓦尔基里怎能退缩?”
太嗨了,连梅节操都不敢一次过收回所有的分身。否则他怕自己的元素半神之躯都顶不住。
两人的元素交互越发激烈了,终于,又一波元素洪流深深倾泻到克莉的回路中。克莉哭着喊着瘫软下去了。
梅节操笑了,上去就是一番温存。
“呃。”
这可是多元宇宙级别的大秘境啊。
那边一群女武神就开始起哄了。
玛利亚哭笑不得:“好吧,原本我以为你会喜欢她的。”
看着投影画面上的时钟定格在8分13秒,女武神知道了自己赌博的结局。
“梅!跟我打一架……”惊奇大妈没说完,突然觉得脚下一空。本来她还想用自己控制能量力量的超能力对抗变故,谁想到她只看见一柄混杂了冰、火与死亡气息的大剑宛如大棒子,当头敲下。
不等梅节操回过神来,他已经听到西面的天空传来尖锐的破风之声。近三十个女武神陡然睁开眼睛,她们脸上的神情从迷醉变成了坚毅。
没想到,戴安娜没理会梅节操,反而走过来,向娜塔莎和旺达各自行了一个淑女礼:“两位姐姐好,我是戴安娜·普林斯。”
原来的地球,梅某人的确回去了一趟。在搞定灭霸之后,命运天平给了他近乎无上的权限。他回去了,又回来了。
夕阳西下,无比惬意。突然间,距离游船200米开外的岛屿上,一座废弃的神庙燃起了闪亮的火光。
“抱歉,我进入神秘领域的时间太短了。有点分不清。”克里斯汀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仿佛无意识地双手交叉放在小腹,鼓着胸膛,然后又泄气了。
寡姐将一块削好的苹果嘴对嘴地喂到梅节操口里。
http://www.hetushu.com女武神也不用武器,仿佛脚踏风火轮,坏笑着空手扑向每一个梅节操。一旦逮到,当场就是破甲、擒抱、十八般武艺伺候。胜利者可以获得主动权,失败的话多半会被按在墙上……
她压根没法对抗【冰与火之歌】,直接就被打地鼠一样打了下去。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圣殿里,面对着一个同样一面懵逼的光头强。
一路跨过那些横七竖八带着满足笑容瘫倒在地上的女武神,梅节操来到前甲板上。他看到了在沙滩椅上惬意地享受着阳光与海风的克里斯汀。
那边,梅恶少正左手搂着寡姐,右手抱着红女巫。恶少整个人僵住了。
神奇女侠突然想打人!
突然,戴安娜感应到了什么:“请问,我的姐姐……到底有多少位?”
大天朝用他给的黑科技,先灭了鹰酱,然后利用毛熊的政策失误,居然和平吞并了毛熊。至此一发不可收拾。什么腐国阿三全都灭了。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
“别担心,再来个一百几十次,海拉就会彻底屈服的。”说这话的,可是阿斯加德命运女神诗寇蒂啊!
“谁?”
这群女武神顿时两眼发光,死死盯着梅节操。
终于,因为这一招,海拉又双叒一次被逮住了。
如果时间回溯到一年前,任谁都不会想象到,纵横无敌、甚至连奥丁都坑死了的超级强者死神海拉,居然会沦落到被死敌女武神拿来当赌注的地步。
“我是梅木木。”梅好气回答。
饱经魔女荼毒的特工女指挥当场就软倒了,象征性抗议了一下,就随梅某人施为。
没有理会海拉破口大骂,劳菲一面扭曲地吼着:“别叫,我这就让你喊不出来。”
“什么?”惊奇大妈不爽了:“我来找你,只是试一下地球最强的存在是什么一种概念。”
一根大冰棍发动的【冰霜窒息】狠狠地打击到海拉。
“不给力啊,海拉。”
纯纯的克莉当初就是http://www•hetushu•com一张纯洁的白纸,可惜被梅节操用一堆私人涂鸦污染了。
(全书完)
“海拉的命运,从她战败被吸入你的神剑那一刻就注定了。”诗寇蒂笃定道:“你看,海拉无法拒绝这种亲密的感觉。哪怕是厌恶,这也是她过去五千多年未曾享受到的。”
虚空中不是缺乏对其对抗的对手。
“队长你好,队长再见。”梅节操吹着口哨。
艾克恩之形魔法的持续时间结束了。这玩意跟多重影分身差不多,当每个分身回归本体的时候,分身身上发生的一切信息都会反馈回本体。
良久,克里斯汀问:“你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你原来的世界呢?按你的实力,要回去不难。”
“不是吧,感觉海拉挺能撑的。”梅节操按着脑袋不停起伏的希芙后脑勺,呵呵笑着。
“等等,戴安娜,我可以解释。”梅某人慌了。
“嗯,好的,克莉会很乖地等师父准备好的。不求师父彻底打倒多玛姆,能将一部分受苦受难的黑暗之民解放出来,我就很高兴了。我知道师父行事的作风,所以十年、一百年我都会耐心等下去的。”
2019年4月19日
“嗬?梅,来了我的世界一趟,夺走了我的心,然后就说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心有所属,然后就跑了。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啊!”女神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梅节操一面无奈:“尼玛,后宫开太大也是个麻烦。”
感受着魔法回路里面的元素交流,克莉舒服得直不起身子,不过还是问了出口:“师父,什么时候去解放黑暗空间。”
梅节操右手边,寡姐入乡随俗地跟诗寇蒂一样,穿着白色的希腊连衣长裙,白透明的丝质裙子让一切美好显得朦胧诱人。
苏尔特尔的【炎魔之握】抵挡住海拉的鸳鸯连环腿,瞄准要害一口气发动了【相位猛冲】。
不得已,只能跑路了。
玛利亚有点手足无措。
“坚持住,海拉,你可是伟大的死神。”
和*图*书然寡姐要封口,梅节操就反封口。既然寡姐用舌头顶过来,梅某人就把舌头顶回去,仿佛坚决拒绝这种饭来张口的腐败行为。
投影中的海拉,眼神迷乱。哪里还有那个随意杀戮,毁灭众生的女魔头模样。
尼玛的,常规的地球太可怕,我还是回漫威世界吧。
“没事。”梅节操一句话,让她们又进入瘫尸状态了。
很显然,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当大厅中间插在地板石座上投影出来的画面,以海拉战败,出现“嬲”结局的时候,女武神们纷纷发出或是惊喜或是沮丧的声音。
火巨人王不管不顾地追击着空中那个身材曼妙的女体。
一瞬间一分为十二,足足一打梅节操朝着大厅各个可以逃跑的地方拔腿就跑。从大门多路而逃的,从气窗钻出去的,开传送门的,神马都有。
配合那个英武的气质,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不知道,好像是尼克·弗瑞联系过的。”
“切,我这个分身又不是说好的十二分身之一。她们不会管我这个分身的……倒是让为师看看,我的小克莉最近学到多少新技能了。”
“哈?”
没几秒,一个身穿蓝底红边紧身衣的女汉子缓缓降临,她有着齐肩的金色长发,一张国字脸,如果不仔细看,或许光看脸会觉得是男滴。
最初的惨烈之后,只剩下痛苦的悲鸣。
半小时后,梅节操哼着歌儿,在船上溜达,活像个恶少,看到哪个花姑娘顺眼就……
感受到苏尔特尔的绝世神器巨剑【暮光之剑】狠狠刺入身体,发动炽烈的来回拉锯,海拉发出了惊叫声。
“放屁,老子连灭霸都杀了她才滚回来。真不知要她来干什么?她那么能打,有本事收拾古一去。”
左右前后夹击之下,梅节操只能放大招,一记【元素洪流】把希芙噎个半死。解开当面之危。谁知道,半空又飞下一个红女巫,直接用散发着奇异红色能量的女巫秘境包裹住梅节操的私人法杖。
满含死亡神力的飞刀骤然变得和_图_书柱子那么大,每一把都能让苏尔特尔发出痛苦的惨嚎。
布伦希尔特跟着大叫:“我宣布‘没节操狩猎’,现在开始!”
美丽的女神左手握着【命运石板】,右手搂住梅某人的腰,从樱桃小嘴里吐出的是吹气如兰的醉人气息。
“阿莫拉是我的,她的也是我的。”
“妹妹好。”异口同声。
突然,玛利亚·希尔从船长室里探出头来:“梅,紧急情况,叶莲娜通知我们,有个神秘女人正急速飞往我们这边。”
“啊!师……”
海拉再强又如何?单对单,她绝对可以打倒劳菲或者苏尔特尔的任何一个。可一起来,她就只能唱《冰与火之歌》了。
不多时,一个矫健美丽的身影几乎是踏浪前行,她敏捷地踏着仅仅露出一个小尖的礁石,一路飞奔。
玛利亚皱眉:“这样做,真的好吗?”
下一秒,整个人如同飞燕,轻灵地降落到甲板上。
最让海拉感到无限耻辱的是,她很清楚,自己战败这一幕正在被数十双眼睛盯着。
魔女阿莫拉用魔女之峰死死顶着梅节操,不给他后退半步。
大厅的角落里,一个银发少女吃吃地笑着:“唉,如果阿戈摩托知道师父用他的【艾克恩之形】搞这事,师父会不会被打死……”
劳菲的冰霜威能,总是抽冷子阴到海拉,让其身形不时减速。
妈蛋,回去有个鬼意思啊。
“啦啦啦,一个能打的都木有。”揉了揉酸痛的腰,某人装逼地自嗨着。
惊奇大妈就是脸上写着最强的打架机器,和网络游戏里靠装备堆起来的虚拟形象没有区别,看着这张方块脸,梅节操忽然一阵反胃。
没想到她说了一半就被一双坏手从后抱住。
“上啊!小苏苏!”
来人有着极为精致的面容,一身暗红色低胸战甲陪着蓝色战裙,短短的战裙下,是一对逆天大长腿。
娜塔莎看了来人一眼,笑了。
“不多,正式的一打,外编的两打多点。”
“师父,你不怕女武神她们找到你么?”
只是人在浆糊,身不由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