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漫漫诸天

作者:朝不保夕
漫漫诸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章 大结局!

这边,宴会中一众大能在等着看林夕的好戏,而另一边,昊天宫寝宫外,程昊有些无奈的坐在大殿的石阶上,正有些无聊的数着星星。
“我只是在这些树叶上随意的留了个概念,简单的制定了规则,无尽虚无中,便会有相应的世界诞生,就算你不再干涉,这些世界也会自我完善,最终达到本源宇宙的程度!”
“上帝真是好手段啊,本源神族的最强神女,超脱之修中的孤傲仙女,他竟然一并娶了,这等本事,可真是让人佩服啊!”
“本源为主的世界,掌控一道本源,可入十阶!”
蓝梦与林曦二人各自闷哼了一声,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程昊心念一动,直接封印了她们的语言能力。
“辛苦你们了!”
环顾四周,入侵的宇外魔神,早已在自己进阶的过程中全都陨落,林曦、蓝梦等本源境大能,此刻正屹立在自己周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似乎是在护法,生怕有人打扰了他程昊的进阶。
……
一个个复活出现在本源宇宙各处的神族以及超脱之修们,此时都有些发愣,他们的记忆都停留在死前那一刻,如今骤然复活,看着眼前如同海洋般的混乱之海,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就是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整个本源宇宙,都开始陷入了剧烈的震动中。
而与此同时,在程昊的感知中,无尽虚无中,一座看起来不比本源宇宙小的漩涡世界,瞬间于轰鸣声中整个爆开,彻底消散于无形中。
顿时间,宴会中寂静无声,包括辰祖、天尊等人在内,一个个也不再开口,只是眼眸中满是幸灾乐祸之色,似乎在等待着看好戏。
“诺,这是你的世界,现在,他归你了!”
“不可能!单日归我,双日归你,今日是单日,该出去的人,是你!”这是林曦的声音。
紧接着,不由任何分说,程昊一手一个,直接抱在了怀中,身形一晃,三人直接滚落在了寝宫内那数和_图_书十米宽的大床上。
……
“这里是哪?”
昊天宫,本源宇宙中昊天上帝的住处,此时,一场盛大的婚礼刚刚落幕。
程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自身情感已经极为淡漠的他,丝毫没有对那方世界的毁灭感到同情,只要毁灭的不是自己所在的本源宇宙即可,其他的,他根本懒得搭理。
“算不上什么谋划!”白衣男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无中诞生,是无尽虚无中的第一个生命,也是第一个‘人’。”
没多久的功夫,阵阵如鸟鸣般悦耳的吟唱声便回荡在了寝宫中……
……
程昊眸光在整个宇宙中扫视了一番,随后开口了。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本源宇宙的喜悦,也能感受到它的畏惧,甚至他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愿意,甚至可以将整个本源宇宙的时间彻底倒流,将之前所有陨落在大劫中的本源神族以及超脱之修,全都复活。
糟杂的争执声吵得程昊有些心烦,深吸了一口气后,他一步迈出,直接冲入了寝宫中。
剧烈的震荡声中,一道道身影从虚空中凭空出现,茫然的看着周边的一切。
“第十一阶,这个境界,终于彻底踏入了!”
桂树叶到手,程昊看向白袍男子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和善,对方既然已经释放出了善意,他也没必要非得与其为敌。
“以后不分白天黑夜,也不分单日双日,只要我在的地方,你们二人便要无时无刻的一同待在我身边,可有意见?”
将金袍老者存在的痕迹彻底抹除后,程昊身上的气势陡然间开始急速攀升起来。
“既然你们分不出个结果,那就由我来决定!”
嗯?
“一切,都是你的谋划?”程昊的目光中,传出他的一道意念。
程昊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对方,此时白袍男子身前,已经迫不及待的摆好了棋盘,黑白两种棋子摆放在两边,对方更是坐在了白子一边,很显然,黑子一边,是要留给程昊和_图_书了。
或许是自知根本逃不掉了,这些原本一个个凶残冷酷的宇外魔神,此时一个个如同朝圣的信徒一般,满脸敬畏以及狂热的看着程昊,似乎在看待一个真正的神明,正在登上那至高无上的神位。
蓝色星球上,生存着数以亿计的人类,但奇怪的是,这些人类都极为普通,并没有修为在身,身上根本没有修炼的痕迹。
“帝君,帝君你没死?”
(全文完)
神秘印记没入了程昊的眉心中,在他的眉心处演化出了一枚暗金色的神秘烙印,而在这印记演化完成的那一刻,程昊心神一动,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达到了一种全知全能的境界。
而在寝宫内,两道慢斯条理但却带着浓浓火药味的争执声,一字不漏的传入到了程昊的耳朵中。
轰——
程昊暂时还无法完全说得通,当他从那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中退出时,原本盘旋在他周身的三千暗金色神龙,此时已经互相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不可说、不可知、不可测的神秘印记。
“文气为主的世界,文气冲天,改天换地,可入十阶!”
目光越过那一个个为了生活而忙忙碌碌的人类,最终,程昊的目光聚焦在了星球上,一处极为安静的四合院中。
“这无尽的虚无中,就如同一张空白的画卷,可以任由你来挥洒,你只需要提出一个概念,随意制定一种规则,虚无中便会有一方世界因此而诞生,按照你所制定的规则概念,演化出符合你心意的道。”
“神女、仙子的齐人之福,也不是这么好享受的啊!”
话音落下,程昊的头顶上空,一尊神秘古朴的镜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缓缓显现出了身形。
深吸了一口气,程昊心中有些庆幸,踏入崭新的领域之后,他身上所拥有的七情六欲都在急速消退,但好在,这些感情并没有彻底消失,只是比之其他生灵,要隐藏的更加深,更加淡漠一些www•hetushu.com罢了。
“你所担心的事情已经了结了,那么现在……兄弟,要不要下盘棋?不准推演不准思索,输了要叫大哥的那种?”
不仅如此,他更是隐隐感知到,自己似乎已经踏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境界,这种境界与之前的修为境界完全不一样。
“辰祖、天尊,是你们把我复活了?”
“不可能,若非考虑到你前世与程昊的情分在,你以为我会同意他连你也一同娶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昊天镜出现的一瞬间,程昊张口吐出一个字。
白衣男子倒也不恼,笑呵呵的点头回了一声,随后分出一道分身,自己与自己下起了棋!
来人,是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裙的冷艳女子,气质与林曦有着几分相似之处,正是林夕的妹妹兼妻子,林若。
“差不多了,一切,也该结束了!”
“吼!”
“争霸为主的世界,得天地认可建立国家者,可入十阶!”
那星球,程昊很是熟悉,与他所熟知的地球,几乎一模一样。
大殿中,早已摆好了婚宴,前来参加婚礼的辰祖、林夕、天尊等一众超脱者大能,正聚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低声交谈着。
“我不是死了吗?”
奇怪的是,面对如此情形,那些宇外魔神甚至没有一人逃走。
程昊沉默,似乎在揣摩着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半晌后,他的目光中,再次有意念传出。
“无道境?随心所欲境?大道掌控者境?”
没有什么大道威压,也没有什么神通显现,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语。
此时那四合院的桂树下,正站着一位白袍年轻人,他身形有些消瘦,目光温和,面带笑意,与程昊的目光,正好触碰到了一起。
咻!
“当然,你也可以称它为概念境!”
本源宇宙,林曦、蓝梦等人待在程昊两侧。
“吼!”
这种境界,和道无关,和修为法力无关,那所谓的道,在自己此时的感受中,似乎就是一种笑和-图-书话,他若是愿意,可以随时创造出各种道,为所谓的道,制定出各种的概念与规则。
……
白袍青年在说话时,眉心处有阵阵白光闪烁,一道与程昊极为相似的印记显现出来,那印记也是个古老的文字,看上去,似乎是个“人”字。
“不行!我前世就与程昊是夫妻了,今世也是夫妻,无论如何,今世的第一次,必须我先来!”
说话间,白袍男子随意的摘下了桂树上的一片叶子,随手一捏,整片叶子瞬间化为了灰烬。
“我原以为会有一位真正的仙诞生,没想到崛起的,是一位真正的神!”
眼见对方并不纠结此事,程昊松了一口气,缓缓收回了目光,他所在的世界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
只见白袍男子随手将记录着本源宇宙基本概念的树叶摘下,随后屈指一弹,这片承载着本源宇宙命运的桂树叶便跨越了时空距离,在下一刻,落入了程昊的手中。
程昊努力露出一丝笑意,对着众人点了点头,随后头颅抬起,看向远处。
此刻这颗看似渺小的星球,四周竟然有一座又一座如本源宇宙般的庞大世界正围绕着它旋转,似乎那颗星球,才是一切的中心,是一切的起源与终结!
“这是什么境界?”
“大劫中死去的本源神族、超脱之修,复活吧!”
“这个境界,究竟是什么境界?”
瞬息间,这件融合了十一阶世界天道的昊天镜,毫无意外的直接崩裂开来,不多不少,正好化作三千枚碎片,没入了程昊周边的三千暗金色幼小神龙中。
这一刻的程昊,感觉自身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中。
程昊静静地望着那一个个复活的生灵,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情感极度淡漠的他,此时,已经很难再表现出喜悦与激动之情了。
“杀戮为主的世界,杀戮越多,实力越强,杀戮极致,可入十阶!”
“谁知道呢?”白袍男子很是随意的摇了摇头,“你可以和图书称它为真理境,到了这个境界,你所说的话,那便是真理,哪怕是错的,大道也得为之改变,变成符合你话语意思的真理!”
只是下一刻,一道略显清淡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使得林夕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
如今的本源宇宙膜壁不再是阻碍,他的目光透过宇宙膜壁看到了外界的无尽空间,紧接着目光穿过时空阻碍,越过一座座规模堪比本源宇宙的庞大世界,最终定格在了一处神秘的星球上。
“崩!”
……
“怎么,你也想学昊天上帝,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
一声声大道之音响彻在本源宇宙中,三千神龙每一次吼叫,都会有些宇外魔神身形崩溃,神形俱灭,彻底化作了灰灰!
“先说好了,白天归你,晚上归我,如今已是夜晚,所以今夜程昊要睡我那!”这是蓝梦的声音。
“那个……我暂时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日后闲暇时间,再来陪你下棋吧?”程昊干咳了一声,便要收回目光,切断与对方的联系。
“如果你对这方世界的演化不满意,也很简单……”
仔细看去,那印记似乎是一个古老的字迹,与本源宇宙中的“神”字,颇有种相似之处。
“在我的推演中,无尽虚无中,最终会诞生出六位与我一般的存在,你之崛起,是偶然,但也是必然,我只是顺水推舟,让你崛起的速度加快了一些罢了!”
林夕满脸的佩服之色,似乎颇有种心向往之的感觉。
他总感觉,对方似乎是孤独的太久了,整个人都有些不正常,像他这种正常人,本能的不想与对方有太多的交集。
“没关系,我不急,总有一天,兄弟你会自己来找我下棋的!”
“你看!”说话间,白袍男子指了指身旁的桂树叶子,只见那些叶子上,几乎都有着几个简单的文字。
这镜子刚一出现,程昊四周的暗金色神龙便急切的吼叫起来,似乎这面镜子,可以令它们尽快成长起来。
……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