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禁地死囚

作者:湘西鬼王
禁地死囚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终之战

没想到如此一个夺天工的生命体瞬间就被蛊兽弄死,以我对两者“实力”的分析,白蟒如果不是因为吞食巨型壁虎,无论如何绝不至于如此轻易就被打败,而此刻它体内分泌的强烈酸性物质也在壁虎身上发挥着作用,只听空气中“刺啦啦”声响不断,一股无法言述的气味一股股的飘进我鼻子里。
显然“壁虎”小觑了白色海岸线那一身白色鳞片的坚硬程度,这一口下去我们清楚的看见两颗巨大的牙齿从它嘴巴里崩断飞出,不过虽然巨型壁虎被绷断了两颗牙齿,但巨蟒脖子下鳞片没有覆盖之处也受了伤,鲜血就是白色海岸线所流淌而出的,林子里瞬间腥气大作,中人欲呕。
接着只听呼的一声大响,一张巨大的类似于鳄鱼嘴巴的大嘴便如黄云般笼罩在我们上方来回晃荡着,看起来就像是一艘巨大的外星飞船。
“可是……”
身后巨兽激斗所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响,简直犹如音波炮一般股股声浪冲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仿佛有人用无形之手推动我们越跑越快,接着我们身前的参天大树开始成片的倒塌。
我看到这一幕心都拎到了嗓子眼,麻衣人却在电光火石之间,将两条铜锏朝巨兽嘴里扔去,接着他伸手抓住了云杉的树丛,跟着大树倾倒方向倒摔而去,哗啦一声和身摔入树丛里整个人都不见了,壁虎忽然停止了攻击站定脚步,那姿势古怪诡异。
寥行天也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皱着眉头道:“仔细闻的话能隐约闻到一股臭气,这是尸臭气,你们别小看这对双锏,可能真的是打过鬼怪的法器。”说罢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背包里。
接着我们便原路返回,可这次没走多远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巨响,接着轰的一声几株http://www.hetushu.com不知名的参天大树直飞入半空,接着越来越多的树木朝天上飞去,就像有人用大树做成了礼花一般,场面极其震撼。
无论如何我们没有反驳他的理由甚至是能力,所以我们只能按着他的话去做,接下来我们准备出山,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留着也没有意义,这一路才发现两条巨兽的搏斗简直犹如引爆了烈性炸弹,偌大的一片区域居然没有一棵树木能够完整留存,甚至许多大块的岩石都被巨大的力量给击打的碎裂开来,而那片滴血入洞穴的圆锥之地此刻早已不见了踪迹,我心内震撼。
而壁虎则四脚着地缓缓的向前挪动,每走一步都会推到许多树木,看样子用不了一会儿它们就会来到我们面前,寥行天道:“还犹豫什么,咱们绕过泥坑就是了?”
我们几个人全靠到他身边,巨型壁虎似乎刚才“一仗”耗损了太多的精力,喘着粗气一动不动,这时我们脑袋上传来一个声音道:“把那对双锏给我。”
虽然只耽误一会儿,但很快一黄一白庞然大物的身体已经清晰可见,当我们亲眼看到那可怕的场面,甚至连逃跑都忘记干净,只见巨大的白色海岸线一圈圈的缠在巨型壁虎那犹如铠甲一般土黄色的身体上,骨头嘎啦啦的响动听得分外清晰。
“没有可是,萧二公子派你们前来的目的我很清楚,无非就是看我们准备的如何,是否被西塔化工之人收买,你们回去把话带给他,这件事无需他费心,我们一定完全办好。”
“没错,当年这个邪兽师就是赶尸匠,这也是凌风会在这里出现的原因,虽然这些年邪兽师在清溪山中式微,但还是第一势力,我想各方势力之间迟早会爆m.hetushu.com发一场惨烈的争斗。”
出了山路我还是回头望了一眼,在这里让我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历程,这是我初入山时完全没有想到的,然而更让我害怕的是在这其中,那些许多让人不可思议的陷阱鬼阵却都是人所布置,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恐怖鬼怪和这些人相比较究竟谁更可怕最终是很难有定论了。
巨吼声戛然而止,一股血柱冲天而起,树林里的各种鸟类在月色下扑啦啦振翅而出,两种自然界不可思议的巨兽在大山深处展开了生死的搏杀,而我们身处其间显得是如此渺小与卑劣,似乎逃命是当前唯一的选择。
初时还可以一声声的喘着粗气,当它整个脑袋都贴在地面后又轻微的哼了一声,接着闭上双眼粗重的喘气声也随之停息。
话音刚落就见一只手猛地从泥坑里伸了出来扒在岸上,似乎想爬上岸,但却力不从心,我们都吓了一跳。
他喘着粗气踉踉跄跄跨过一地的树木残躯,走到我们身边看着此刻“安安静静”躺在地下的山壁虎摇了摇头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只见小六子和余芹两耳鲜血流淌而下,他两却毫不知情,只是目瞪口呆的对着我们,我们不敢停留反身就跑,逃跑的同时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巨蟒又一次在灰尘中高高扬起身体,那身白色的鳞甲犹如刺猬刺一般片片竖起,忽然一张巨大犹如小船一般的鳄鱼嘴从烟尘里透露而出咬在了巨蟒的脖子上。
说完这句话他悄悄从壁虎身体左侧绕了出去,走到了我们身前越二十米的距离身前银光闪烁一柄匕首激射而去。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不过匕首却转移了这头庞然大物的注意力,一声怒吼这头巨兽调转身体朝麻衣人追去,http://m.hetushu.com随着一声声嘈杂的巨响,树木又被它摧毁了无数,我们也被巨兽移动时产生气浪震倒在地。
还没等我们明白过来,远处一条巨大的白蛇脑袋自峡谷下方升腾而上,那条巨大的白色海岸线终于全身而出,远远看来真犹如哥斯拉一般巨大的怪兽,只见它微微扬起的舌头巨大而紫黑色的舌头快速的闪动忽然朝已经满是烟尘灰土包围圈的山体闪击而入。
“那将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了?”
可身后那两个战斗正酣的怪兽却绝不会因为我们的禁足而停下它们“战斗的脚步”,我们是前有追兵后无退路了。
双锏似熟铜所做,不过入手似乎并不算沉重,我在手上掂了掂得给他们道:“中间是空的。”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寥行天却毫不迟疑立刻将装着双锏包丢给他。
循声望去真是麻衣人,只见他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似乎根本不怕这条蛊兽。
只见麻衣人手足并用极为迅速的爬上了一颗巨大的云杉上,不过虽然树体粗壮,但根本无法承受巨兽的一下撞击,只听轰的一声大树被拦腰撞到,而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麻衣人腾身高高跃起,壁虎摇了摇脑袋昂头大嘴朝他咬去。
而壁虎硕大的脑袋套着一条白蟒的尸体就在我们头部上方,虽然它暂时没有大的动作,但也足以使我们肝胆俱裂,只有寥行天算是镇定的,他下意识的一把攥住我的手腕死死盯着壁虎的四条犹如石柱一般的粗腿,道:“一定跟住我,千万不要乱走,被它爪子按一下就是一块肉饼。”
没跑多远猛然就见眼前的山路变成了一片臭气熏天的淤泥坑,坑里甚至还冒着泡泡,我冒冒失失的抬脚就要下坑,却被寥行天一把拉了回来道:“你想http://www.hetushu.com死吗?”
“关于邪兽师饲养大型蛊物的方法,千妖壁上有过详细的记载,包括如何解决这些成型的蛊兽,邪兽师们会根据自己创造的蛊兽习性在它们未长成之前就预备好杀死它们的方法,以防成型后,这些庞然大物不受自己控制反而会对主人反噬,这对双锏就是可以杀死壁虎的烈性毒药。”
麻衣人道:“只有这东西能够对付这条大虫,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们都别乱动,看我给你们演出好戏。”
(全书完)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如山里一般幸运,数次死里逃生,但我知道自己必须将这些事情做完,因为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无论前途有多少艰难险阻我都必须面对,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听了这话我们都大吃一惊,寥行天道:“难道你认识萧二公子?”
难不成他打算用这东西对付巨型壁虎?是不是疯了?如此恐怖的生物,就算用火箭筒也未必能对其产生伤害,何况小小一对冷战兵器。
“可这对双锏是在赶尸客栈的箱子中?”我有些不解。
麻衣人笑道:“那当然,像这些夺天之功的生物哪里会随处可见,但接下来的这场斗争才是真正可怕的,所以你担心的西塔化工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何必还要萧二公子亲自过问此事。”
麻衣人从树丛里站了起来,只见浑身被划出无数伤痕,看来就像被鞭子抽的体无完肤一般,直到现在我们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似航空母舰一般的巨型山壁虎怎么就忽然间没气了。
瞬间接二连三的大树腾空景象消失,出现了暂时的宁静,可没过十几秒钟一阵摄人心魄的巨吼声出现在深夜的清溪山中,那具有穿透苍穹的巨响根本不是山外之人所能体会之万一。
我们也曾http://www•hetushu•com听凌风说过这箱子里有一对镇妖双锏,看来他没有瞎说,而在古代双锏除了用作兵器,也是法器,所以赶尸客栈里有这样的东西也不算奇怪,寥行天道:“他让我们取这东西有什么意思?”
白蟒因为吞食了过于巨大的生物体,已经被撑破了身体,头部以下十几米的位置都已被撑破,虽然尾巴部位还在微微颤抖,但眼见是不能活了。
只见白色海岸线忽然扬起脑袋张开硕大的嘴巴,一口兜住了大壁虎的嘴巴,接着开始蠕动身体慢慢吞噬对方的身体,这下大壁虎顿时停住了脚步。
蟒蛇开始加速自己的吞食速度,没一会儿功夫便将对方的脑袋活活吞进了身体里,它自己的身子也应为膨胀变的巨大,我们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忽然一身闷响而巨蟒紧裹在壁虎头上的身体就像气球一样忽然被吹大起来。
不过很快又恢复原状,这一下似乎让巨蟒感觉到非常不舒服,它颈部下受伤的部位鲜血急速流淌,简直犹如瀑布一般哗哗流淌瞬间便淌满了周边的泥地,而泥土无法快速吸干血液,蛇血便蔓延而过那片灰褐色的土地流淌而至泥坑之中。
没等我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巨型壁虎忽然张嘴发出了类似于猫叫般微弱的声音,接着就如喝醉酒一般身体摇晃着朝左边跌撞而去,也不知摧毁了多少棵大树,接着咕咚一下四肢跪地。
小六子接过去也试了试笑道:“赶尸匠也出产假冒伪劣产品,万一真要遇见妖怪,用力一下说不定就断了,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水。”
“我们是八大宗族之一,消息是可以共享的,否则萧二公子如何知道西塔化工在此地隐匿,这里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如果真的需要剿灭西塔化工,即便萧二公子亲来只怕都不易办到,你们四人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