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洪荒之妖皇逆天

作者:清风扶醉月
洪荒之妖皇逆天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0章 鸿蒙之上无道【大结局】

而第八混沌中,太初此前已经融合了三大至高,现在他需要融合另外两大至高,分别是灭世和混沌。
“轰隆——”
而太初不允许,他们会进入鸿蒙碎片的另一半中,也就是之前称呼的放逐之地。
“你既然不知道,就更该和我融合,这样你就知道了?”钥匙人道。
因为太初进入此地的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一切。但是……还有点迷惑感?
“哗啦——”
去看红尘万丈,去看生灵求道而缤纷。
当太初把第八混沌的五大至高融合后,出乎他的预料,这里不像是大道之河,更像是一座巨大宫殿的虚影。
这无始无终规则凝聚的鸿蒙至宝,名叫无道殿。
直到此刻才明白,原来是先有自己的无,诞生了他的有。
总之,只要融合了这钥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第二分化是:无尽生灵和规则,生来没有道,却因镇守者有道,方才传承有了道。
这时,太初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大道四层的地步,
又是一番沉思后,太初发现,似乎两者并不矛盾的。
太初这一刻,终于明白了。
先有规则后有道,规则给道定义存在和运转的。
“若是没有意外,本尊融合了第一混沌后,将会达到鸿蒙道,鸿蒙道更改他人的轨迹,定能拯救望舒,可我该怎么办?”
两人结合融合就是重演鸿蒙初开。
“原因呢?”太初问。
夫君怎么挽救自己的?
他们怎么疯狂,或者说怎么毁掉了鸿蒙重新开始的?只要太初融合了钥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嗯。”太初点了点头。
除非他在这里演化出道。
不过,区别的是此前规则无灵智,而他定下了掌控者出现,且有灵智。
从无到有的划分。
自己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亲自感受到。
规则运转下的鸿蒙,因规则的无始无终太过浩瀚,不能诞生生灵。
可是自己还恨不起来,因为这就是无始无终规则的运转,打心里有种恨不起来的感受,很奇怪。
怎么选重要吗?
但这需要太初的允许。
这不是自己的秉性,也非自己的追求。
一直在回忆自己“道我三问”中死去,怎么就又复活了?
可转眼发现,自己面前的可不正是夫君吗?
这么一想,刚才最担心的不是自己啊,是镇守者才对?
而还有一半,其实是在太初的无道殿内,这里没有任何的道,只有无道的规则。
而太初看向镇守者,他的身影中滚动着一条浩瀚的长河,正是鸿蒙至宝大道之河,这才是大道之河的本来样貌吗?
既然目标一致,更何况自己不信自己会无敌疯狂。
“我的选择很简单,我不会和你融合,也不会成就所谓的道之源头。”太初平静地说道。
那个老道是谁?
他知道太初还没掌控无道殿,无始无终的最后传承太初还不知晓。
终于……
“走吧。”
但是,进入这样的层次,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太初就像模糊了一切,非他模糊,而是整个第一混沌以及鸿蒙的模糊,以及道的模糊。
这时,太初有一种来此鸿蒙无始无终规则的传承,太初像是握住了一柄权杖。
“你说什么?”钥匙人忽然道?
两者有道、无道。
……
一声亘古久远,似乎带有无尽岁月的等待声,在太初进入大道之河的尽头时发出。
“跟我来。”镇守者见太初的迷茫,m•hetushu•com他旋即带着太初身影闪烁。
太初此刻就是这样的心理,这也是大道层次的他,该有的心性。
冲出鸿蒙的一刻,太初像是经受了一种洗礼。
什么五大至高,什么鸿蒙道都没了,现在他是无道的规则,是承载所有道的存在,是给道定义的存在。
是放逐之地的离渊。
简而言之,自己是代表规则,规则是没有道的,是给道来诞生和承载的。
刚进入的一刻,整个第七混沌颤动。
“这就是鸿蒙之上无道之地。”镇守者对太初道。
一方像是巨大宫殿的至宝,它悬浮在太初的虚影中。这是太初元神中,从法则长河演化出的大殿。
而之前的六个自己,都融合了上一个自己留下的钥匙人,达到了鸿蒙第一意志道的层次。
旋即,太初又离开了第八混沌,迅速的穿过第七混沌的壁垒,进入了第七混沌中。
其中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漫长岁月的孤独,漫长时空的寂寞,亦或者偶尔心血来潮。
“聚!”
刚才自己尚未传承前,一直被镇守者指引,好像自己是个弟弟一样被安排。
“这?”
此外,这不是第一个“钥匙”人。
无道而规则的他,没了任何的局限,更喜欢沉醉洪荒,沉醉世间,做一个不守规则的人。
不知多久,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太初忽然周身一阵纯白的光芒。
“走吧,我们回洪荒。”太初道。
“鸿蒙有道,而鸿蒙之上无道,更有一个无道无规则的浩瀚,那里什么都没有,却诞生了鸿蒙这种有道,有无始无终规则的空间。”
这是一步巨大的跨越,犹如大道初期到中期的跨越。
望舒点了点头:“嗯!”
钥匙人一阵大笑。
还会根据他们的经验来避免。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本体,可能是“鸿蒙第一意志”的新生,所以这种巨大的进步,太初感到理所当然。
……
一直活在无始无终的规则和镇守者的布局中。
“嗯!”
自己是鸿蒙无始无终的规则,也就是自己此前认为的鸿蒙第一意志诞生的两分中的掌控者。
“定!”
而镇守者是道,自己是无道的规则。
旋即,两人回到了鸿蒙大道之河中。
而自己此前还布局洪荒的一切,布局洪荒的所有生灵,这是报应吗?
至此,太初方明悟,这里是鸿蒙碎片,是放逐之地?
出来后是离渊。
此外,那宫殿中似乎有种吸引,也像是一种他应有的使命和传承在召唤他。
这是一个他喜欢的结局,但不是落幕……
“我若是刚才答应了和你融合呢?”
而规则又细化出了无数的规则,小世界的规则,中千世界的规则,大千的规则,天道规则,大道规则,混沌规则,本初规则,无始无终规则等等。
对比起此刻去和镇守者交流,太初更喜欢的还是洪荒。
“没错,你的所有担忧或者说轨迹,是我制定的,而我的行为,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制定的……或者说你自己制定的。”大道之河的镇守者忽然道。
“没有所谓的寂寞孤独,你信吗?”钥匙人又问。
“你才是弟弟。”太初忽然笑道。
就这般,有了规则和道之后,演化了九大混沌和大道之河。
掌控者是鸿蒙的掌管,掌管一切。
且自己此前一直布局他的轨迹,目前太初还对自己有提防http://www.hetushu.com
在放逐之地都能感受大道,感受更高鸿蒙道。就是在大道之河的尽头,也能感悟源头的道。
整个鸿蒙碎片一半有道,乃是大道和鸿蒙道,非大道层次不能吸纳、感悟。
可是在这里,竟然没有任何的道。
自己明显的感觉,和镇守者还是有差距,是一个层次的差距。
总之,太初赶时间,没空去仔细的探查第七混沌的一切,太初迅速的融合了第七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太初依然没有止步,第五混沌大道六层、第四混沌大道七层、第三混沌大道八层,第二混沌大道九层……
但是,太初还是不想在此说太多。
“这是那里,夫君?”
若只有一个是真的,太初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第一意识所化的假。
因此鸿蒙重演,有了道。
“呵呵,这是自然。”
太初忽然沉思:自己这是经受住了所有的考验吗?自己所谓的守护不仅是自己的道心坚持,还有天赋的使命吗?
这么说来自己很苦啊!
可进入太初界,等于进入了无道殿。
一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靠近,他深知这所谓的危险,不是外在给自己的。
而其本身的修为,应该是达到了大道三层。
像是,只有他一个人彻底的超脱了。
“你来了!”
太初身影来到了浩瀚的大道之河。
打破这么多的假象,真相忽然不敢相信了。
终于,太初知晓了一切。
既然如此,别被自己吓着,或者说别被上一个自己所留下的叹息吓着。
这个权杖是无始无终规则的演化,若是也称呼灵宝的话,这是一个鸿蒙至宝。
再然后得到太初的而允许进入无道殿,也就是没有道的规则中。
大道之河是布道的镇守。
……
只能等太初明白一切后,会一清二楚的。
而自己是生灵中走出的掌控者。是有道,还原了最初的无道。
“哈哈,哈哈……”
自己可是按照他太初的规则运转来执行的。
想必无道大殿的会给自己答案。
太初的进入自带威压,他进入的一刻,为了避免麻烦,太初直接定住了第一混沌的规则运转,那元神中的大殿一阵闪烁,就像凝实了一样。
“无道境界。”
一念至此,太初笑了。
又有了他镇守者的有道,自己经历一世浮沉的归来,自己就是指引永恒的掌控者。
“我是无道规则掌控者?”
“我说,没有所谓的前六世你信吗?”
太初像是度过了一个大道所需的考验,他毅然进入了第一混沌中。
太初这一刻想多了。
两人像是无限的拉高,直到“轰隆”一声破碎声。
太初道:“本尊从没逃避过,这一次忽然想试试。而且就如你说的,或许有机会找到办法,这个或许是什么?”
“夫君……?”
“无道,就是定义道的规则。”太初道。
太初忽然长吁一口气。
一种天然的演变,太初传承无道殿后,只见他的周身出现了变化。
“这?”太初有点惊讶,这个他真不敢想。
太初笑了,“那和此前我的六世有什么区别?之后陷入所谓的死循环吗?何况,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前六世到底怎么了?我感觉都是假的。”
所有时空的运转,所有世界的道,没了他的规则,将是无根浮萍。就如虚无之地,根本没有道。
而且,拯救望舒需要鸿蒙道,确切的感受www.hetushu.com到无敌也需要进入鸿蒙道。
而镇守者,像是传承道的主管,主管给生灵,给一切万物传承道。
他慢慢的,开始了融合最后的五大至高。
“哈哈……”钥匙人笑道:“你和我融合后,就是重演第一意识。我不是什么钥匙人,你可以称呼我鸿蒙大道之河的镇守者。”
太初这一刻对此地没有了兴趣,且他很想知道,属于自己的无道殿中,有什么等着自己。
他需要有等同的修为,也需要自己清楚地知道一切后,才能坐而论道。
不悲不喜,此前的担忧散尽,似乎没有发生过,好像太初没有所谓的寂寞。
“你想怎么做,怎么选择?”这老者道。
这两者似乎并不矛盾,甚至说一个方向的。
太初可随意从任何地方进入,而其他生灵想要来此,需要穿过大道壁垒来到离渊。
“你?”钥匙人忽然哑口无言。
面前的老者,太初迷惑的得知,他就是鸿蒙第一意志的遗留,或者说他是一把钥匙。
瞬间,他又进入了大道之河的尽头,也是原点。
一如既往的过程,当太初融合了第六混沌的五大至高时,修为达到了大道五层的地步。
还原到了最初的一刻,镇守者像是从画中把望舒拉了出来,当望舒还带着泪水的双眸睁开时,她忽然一阵惊讶。
太初大体明白了这镇守者的意思,但是也有疑惑。
拒绝后,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接下来他需要分别去其他的八大混沌,然后融合八大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看来目前连个对手也没有。
“这是无道之地,是不是感受不到任何的道?”
(全书完)
或者说,太初的无道殿是鸿蒙碎片的一部分。
他忽然感觉自己信了,这才是真实的一切。
迷茫的感知中,解释这是第七个钥匙人,也就是说之前的确有六个“自己”,达到过目前自己所处的层次。
“嗯。”望舒点了点头。
第一分化是:道和镇守者。他是道,因此有大道之河,鸿蒙的所有道皆来源于此。或者说无尽大道凝聚,从而诞生的镇守者。
太初又点了点头。
已是无道规则的他,超脱了道,无需求道,更不用求真。
而钥匙人忽然笑了,“哈哈,行不通的,你这是逃避不是办法。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你前六世的感悟和经验,或许你这次融合后,将会彻底的找到办法。你不能逃避的。”
“哈哈……”
他的危机感来自内心,或者说来自一点点的强大。
“嗯?”太初一愣,却点了点头。
去往第一混沌的一刻,太初忽然踯躅了。
——最开始,虚无之地诞生了鸿蒙,鸿蒙诞生了规则。
但是对太初来说很适合。
之前自己很多的认定都是假象,这是为了筛选和考验自己的布局。但是自己考验自己什么意思?
又问:“还有,我还想问求道是什么?我此刻有需要守护的生灵,有需要拯救的道侣,有需要见证和期待的洪荒演变,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比如融合所有九大,比如去整个无尽鸿蒙,甚至在九大混沌外,开辟新的混沌,这何尝不是我的求道,求真。和你融合的道之源头,就是求道吗?”
两人从无道殿走了出来。
不管任何道,总有一个定义,总有他存在的设定。这规则就是道的定义和承载。
……
弱小者窥视至高会诚惶诚恐,可一个和_图_书至高存在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显得实属平常。
“你没听错,我就是这样选择,我不想和你融合,也不想进入道之源头。”太初肯定的道。
但是,太初在听到钥匙人的问题后,忽然笑了。
“鸿蒙有道,之上无道?”太初呢喃道。
这和虚无之地一样的性质,区别的是这里有规则,只是这规则至少需要无道的境界才能感受到。
当融合了第九混沌的五大至高后,太初感觉,若大道有层次的话,自己已经进入了大道层次的第二层。
是他给镇守者包括生灵来施展的源头,来定义存在。
“当你掌控了属于你的无道大殿,你会明白一切的。”镇守者对太初道。
这一刻的大道之河尽头,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第一意志根本没有灵智你信吗?他是一种无始无终的规则你信吗?”
此外,太初也明白了镇守者说的自己给自己的考验。
问的很是奇妙。
太初:……?
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到鸿蒙这一层次。
“夫君?我,这是?”望舒迷茫的道。
而镇守者的大道之河,称呼有道河。
“此外,第一意识到底经历了什么?真的是我所推测的无敌的寂寞吗?”
太初离开了第七混沌,又迅速的去到了第六混沌。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他离开了第九混沌去到了离渊。
太初打断了望舒的疑惑,带着她进入了无道殿中。
自己不认为自己比之前的六个自己强,他们都没有办法,自己就敢保证有办法?
可不就是自己这个规则,定下了如何诞生掌控者?而镇守者就是根据自己的规则来诞生出目前的自己。
这无道殿,坐落鸿蒙碎片,也在太初的心中。
最开始的怀疑无量道果……到后来怀疑的鸿蒙意志有好几次轮回,再到最后,拒绝成为鸿蒙第一意志怕孤独寂寞。
先前的担忧也成了笑话,自己给自己考验而已。
太初拒绝道。
只见镇守者一挥手,大道之河的尽头一道身影开始凝聚,正是望舒的身影。
别说望舒,叫镇守者来了也会难受。
太初带着迷惘的望舒离开了,望舒一脸的震撼。
未来非是没有目标,还有更高的攀越啊。
忽然!
这话说完,是一段压抑的沉默……
大殿的内部,竟然是放逐之地?
好一会,钥匙人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和我融合将会更好的做到你说的一切。”
以前是规则,规则出现给了道诞生的土壤,道又衍生出了万千大道,以及它的镇守者。
此外,道无止境,规则似乎更是无止境。
太初又道:“我此来还有一个原因,复活我的道侣望舒,希望道友答应。”
这个考验规则要是太初失误了,会如镇守者说的两者结合,道消失,重归刚有规则尚没有道的时代,鸿蒙重演?
目前的鸿蒙,是此地诞生的第一个有规则有道的世界。
这就理解了,刚才镇守者对他尊敬的原因,虽然两者相辅相成,但总有先后。
这是太初传承后的层次,若是镇守者是道,他就是无道。
太初一阵担忧。
这些可以说有的是真的,有的是这镇守者的安排。
大殿大门打开了……
现有规则后有道,太初在想,若是在无道无规则的虚无里,自己定义出了规则,是不是也会慢慢的演化出虚无里的道?
“道友,我先告辞了,待本尊之后再来。”太初拉起望舒的手对镇http://www.hetushu.com守者道。
她的记忆还保留在身死道灭的一瞬,这一刻她有对太初无尽的思念。
……
一个镇守,一个掌控,是让人信服的,是无需担心的。
而他的安排,也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来制定的。
太初已经有打算,把自己的太初界挪移至此,接连的还是南海逍遥岛。
先是没有道,之后才是有道。
“不不不,这不是一个问题。首先我不想,其次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
“夫人别急,我带你去个地方。”
离开了大道之河,满是疑惑的望舒刚要开口。
“一个有道有规则的鸿蒙,才是完整……无道之地能诞生鸿蒙,就能诞生新的鸿蒙。说不准会有新的鸿蒙入侵呢?我们既是掌管平衡,也是以往意外。”镇守者道。
太初看了眼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的虚无空间。
“为何不能?”
根本难以想象,这是“鸿蒙道”应有的特征……还是自己独属的特征?
他说完,有看着太初道:“而你,就是鸿蒙所有生灵的掌控者。第一意志只是一道无始无终的规则,祂也有祂的运转,祂分化万物,主要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我,镇守大道之河。一个是无尽生灵,你就是无尽生灵中诞生的掌控者。这个鸿蒙的一切,你掌控,我镇守。这才是真的,你信不信?”
眼前是浩瀚无垠,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的地方,而身后脚下,就是散发着紫光的巨大光圈。
甚至太初感受到了第七混沌的大道规则,有种惶恐的感觉,仿佛规则是自己的子民。
“简单,鸿蒙重演而已。总会在今后你我再相聚,总会你我出现我们此刻的局面。”镇守者道。
危机只是提醒自己莫要太无敌,而这个无敌是鸿蒙道上的第一意志,可以称呼为源头的“道”。
“无妨。”镇守者笑道。
太初可不想两人的话被镇守者知晓,目前自己和镇守者还有差距,哪怕无始无终的规则传承提示,自己和镇守者是两个极限的存在。
不是小看九大混沌,目前的他,都能灭掉一个混沌的规则,还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危机。
在大道之河复活这么容易吗?
怎么从鸿蒙道进入更高的道?只要融合了他就行,这也是他的使命。
这就是他们的鸿蒙世界。
两人穿破了鸿蒙的空间,来到了一处没有任何的规则,同样感受不到任何道的地方。
“轰隆——”
当然,前提是太初愿意的话。
且一道传承而来。
“还是我想多了,此前很多的危机感只是意外?”
“先不急,我们走吧。”太初道。
出乎意料的顺利。
而说话的是一个和太初相似,周身有点虚幻,仿佛只有他是真的,别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老者形象。
可能是太初需要掌控它的中枢,需要炼化它的核心,亦或者进入才能传承。
所以太初经历了太多的错误引导,好在他都度过了,包括刚才规则最后的考验,和太初融合的考验。
“呼——”
“走吧,先回洪荒,磐石他们可能还在担心你。”太初道。
直到太初的元神中,一座完全脱离了的本来长河形状,像是一实质的大殿成型。
镇守者又根据规则的运转,作为考验掌控者诞生的主考官。
它不强烈,它不炙热,它甚至很平常,甚至根本感受不到道的道韵。是任何道的道韵。
但依然不明白自己安排的考验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