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三章 真怒

她倒也没添油加醋,只有些地方稍微夸张了些。
正这时,就听前面有婆子传话道:“老太太,王家舅老爷来了,说是要向老太太磕头请罪。”
又过一盏茶功夫后,北镇抚司镇抚使韩涛上前,躬身礼道:“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李氏是王家的媳妇,做出这等没面皮的混账事来,她们也“与有荣焉”。
此刻李氏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桀骜泼辣,整个人如同失了魂儿一般,满脸大汗,面色惨白。
虽说是天窗,但也不过几个不到一尺见方的通风口。
这会儿再度确认后,贾母恼极,一下把面前的茶盏拿起,狠狠掼在地上,骂道:“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娼妇!她也不撒泡尿看看她算什么阿物儿,也配对我贾家说三道四?!就是窑姐儿也比那贱妇贵三两!泥猪骚狗也比她贵重三分,再不要进我贾家门儿半步!”
崇康帝“嗯”了声,他还有极重的政务要处置,便道:“没其他事,你先下去罢,替朕好生盯着些。朕出京的日子,必有人翻浪,不可松懈慢怠了。”
但是孙绍祖,却正好和二人对了个正着。
既然他没做出反应,那行刑之人自然不会停下,只见那拿竹签之人,动作无比轻柔的,将手中削尖的竹签,一点点从孙绍祖的指甲盖下,穿刺了进去……
韩涛闻言,连忙应下,立刻打发人去开天窗透气。
贾家姊妹们原本都坐在堂下,可这会儿却被李纨领着从后面退了出去。
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王夫人一眼,贾母厉声骂赵氏道:“你也是个没用的,就让她在那满嘴放和_图_书屁?贾家的体面丢尽了,你这史家媳妇面上就荣光了不成?你是正经的武侯夫人,她算个什么东西?你不拿大耳刮子扇她,啐她一脸,她敢如何?真当自己尊贵起来了?”
贾琮摇摇头道:“心里多半对臣恨之入骨,臣离开后,他便往贾家去了。不知是想去告状,还是做什么……”
贾琮低垂着眼帘,对于孙绍祖的话无动于衷。
锦衣卫,北镇抚司。
大明宫,养心殿。
好在许是二人被警告过,没人往贾琮脸上去看。
贾琮看着满脸悲苦冤屈的孙绍祖,轻笑了声,道:“你也不必故作此态,到了这里,没人是清白的。康字号有没有私通蒙古,你心里比我清楚。至于钩吻是何物,你若说一点都不清楚,却是在羞辱我们锦衣卫的智慧了。也罢,既然你不肯说,就慢慢来罢。”
贾琮呵呵了声,转身离去。
说罢,竟起身往西暖阁碧莎橱去了。
“……”
赵氏自王家出来后,就被史鼎打发到了贾家通风报信儿。
诏狱内。
东暖阁内,听完贾琮之言,崇康帝冷笑一声,道:“果然只是个棋子,背后那些腌臜贼子们怎容得朕执掌军权?他们不敢在明面上反对,只会在背后用这等见不得人的手段!”
眼白远远多于眼瞳……
孙绍祖的惨嚎声,无比凄厉的回荡在诏狱内,令人不寒而栗。
贾琮用帕子掩了掩鼻子后,对韩涛道:“定期开开天窗透透风,让牢头定时打扫一下。这是诏狱,不是寻常牢房。”
打开后,一股股清新的空气涌入,总算好了和图书些。
也怨荣国公贾代善,非要将那孩子抱回家里养着。
贾琮目光冷漠的看着她,问道:“东市孙家康字号,果真在你名下?”
贾琮闻言点点头,缓缓道:“如今看来,王子腾应该是清白的。”
一股股腥臭味在这座几不透风的密闭地牢内回荡,纵是白日,大海碗油灯依旧点的通亮。
刑房内,一个火盆烧的炙热。
看到贾琮后,涕泪皆下,哀求道:“琮哥儿,看在我家姑奶奶的面上,你饶了我罢……”
崇康帝哼了声,道:“王子腾没那么蠢!他知道轻重缓急的,多半是上门请罪去了。贾琮,王子腾朕现在还有大用,既然东市门铺不在李氏名下,关上一晚,先放她出来,再将李家拿下。另外,孙绍祖之事,不要往王子腾身上攀扯。此事和他干系不大,若将他扯进去,你家里也难素净。”
赵氏忙赔笑道:“这里不是有太太的面子嘛,再说,也不用我动手,那李氏也是猪油蒙了心了,听说去了前面后,当着那么多侯伯的面,又说了句窑姐儿生的,嘿,琮哥儿是什么脾性,当场下令亲兵掌嘴。他手下亲兵一记耳光将李氏生生打倒在地,脸都肿的说不出话来了。这还不算完,又让人把她拿下,打入了诏狱。连那反叛贾家的孙绍祖,也一并打倒带走了。老太太宽心,外面美没人拿贾家说嘴,都说王家不地道……”
眼见一人上前,拿着一把竹签那人蹲下去,用一只冰凉绵软如蛇般的手,抚在了他的脚上,孙绍祖亡魂大冒,大声道:“冠军侯,小的愿归入贾家www•hetushu•com门下!小的转投王家,便是为了借王家再转投贾家门下啊!小的身在曹营心在汉哪……啊!!!”
两个锦衣卫好不容易寻来的行刑高手,其貌不扬,在整理着手中的刑具。
还有她小儿子贾政……
又对凤姐儿道:“让人去东府等着,等那个孽障回来,让他立刻过来。我倒问问他,祖宗留下的余荫,他还送不送人了!”
薛姨妈也是满脸的尴尬,她也是王家的女儿,王熙凤同样如此……
说完,贾琮站起身,不顾孙绍祖嘶吼喊冤,往一旁牢房走去。
……
二人都皱起了眉头,谁都看出来,这一回,贾母是动了真怒。
任谁听说李氏这般侮辱贾琮,都恨不得给她两巴掌。
……
贾琮:“……”
留下跪在地上的王夫人和坐在那里的薛姨妈,无比尴尬。
譬如她告诉贾母,王子腾夫人李氏当着满堂诰命的命,张口“窑姐儿生的”,闭口“窑姐儿生的”,本来对王家就没甚好感的贾母,听闻此言,差点没当场晕厥过去。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闻言却根本不解恨,这一刻她将贾赦恨个半死,生在这样的人家,什么样的清白女人花钱买不到?
若是平日里,自没人理会,但此刻,但凡出一点噪音的罪囚,都会被牢头狠狠用鞭子教训,直到闭嘴为止。
孙绍祖几乎晕厥,但听闻此言后,孙绍祖还是悲愤的怒吼一声:“额……额都不知你们在说甚!!”
此言一出,贾母明显冷哼一声,道:“不见,让他自去寻老爷罢,我一个糟老婆子有什么好见的?他多半是想http://www.hetushu.com求情放人,求我有什么用?”
贾琮领旨后,又请示道:“陛下,臣之大姐处,可用锦衣卫安排些密探暗中护卫?女护卫……”
孙绍祖虽然身材魁梧,熟知兵马,颇有勇武之气,但他连正经战场都没上过,对上这二人,岂有不唬的肝胆俱裂之礼?
只一墙之隔,便是关押女囚的牢房。
此言一出,本就满面愧色的王夫人再坐不住了,起身跪地。
李氏点了点头后,又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你舅舅……我家老爷说了,如今他在紧要时候,不准我收人家的礼。所以我就把那门市,先放在我娘家名下。”
探春、湘云等人早就气的面色涨红,宝钗亦是面色寡淡,黛玉小脸儿紧绷……
不时有诏狱内的犯人发出鬼怪一样的嚎叫声,阴森恐怖。
等行刑之人穿完大拇指后,贾琮对韩涛微微颔首,韩涛朝孙绍祖大声问道:“东市康字号里的钩吻是何时藏进去的?所为何用?”
崇康帝眉尖挑起,问道:“王子腾怎么说?”
女牢的气味,更甚男牢……
贾琮顿了顿,道:“陛下,臣以为此事还有深挖的余地。孙绍祖这些日子来,接触的人极广极杂,李氏不过一蠢妇,好在她没将东市门铺存在名下。不然……”
那两人面上带着最谦卑,甚至有些夸张的笑容,嘴巴始终咧的很大,但最让人注目的,还是二人的眼睛。
在另一具刑架上,贾琮看到了李氏。
孙绍祖咬牙切齿道:“是那婆娘自己要的,她看上了额家的门市,就说缺个能收梯己银子的门铺。额送给她门市,她就给王子腾吹风hetushu.com,封我一个参将的官儿,还……还许我一王家女。”
贾母面色震怒的看着忠靖侯夫人赵氏,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尤其是隔壁孙绍祖不断传来的凄厉惨叫声中,充满了痛苦,让李氏更是颤栗不已。
贾琮做在一方交椅上,面色淡漠的看着这二人的动作,而被挂在刑架上的孙绍祖,满头大汗一滴滴滚下,眼中的无赖光棍儿气散尽,恐惧之色渐深。
就是他们,让贾琮如今成了整个神京城的笑柄!
一人在缓缓的削着竹签,一人在火盆边,将一把铁刺烧的通红。
王家,该怎么办?
非要寻个窑姐儿,还生下孩子。
他看向贾琮,就听贾琮淡淡问道:“为何将康字号送给李氏?”
可这会儿贾家的脸都让王家人踩在地上摩擦了,贾母哪里还会在乎王夫人姊妹的脸面?
一来保全王夫人的体面,二来,这些话不是闺阁小姐们听的。
崇康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琮,道:“你倒是关心姊妹,不过不用了,朕从太后那里求来了小九儿,由她护着你姐姐,想来你当放心了罢?”
被这二人的目光盯上,会让人打心底深处生起一股寒意。
只想想以后大家都明着暗着拿贾琮的出身说事,贾母打心底里感到恐惧和厌烦。
见他如此,韩涛眉头微微皱起,以他多年老锦衣的经验来看,这孙绍祖所说,不像是假的。
韩涛会意,转身对那两个行刑高手一挥手。
贾琮没有言语,只轻轻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刑架上的孙绍祖。
若是平日里,贾母早就客气的宽慰起来,王家是王家,她们是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