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四章 送她上路

“老爷、舅老爷、侯爷到!”
再者,贾母知道贾琮这般是故意的,气她刚才的话。
可她若果真想将迎春嫁出去,还用等他来说话?
三人鱼贯而入后,就见高台上气氛微异。
贾母闷哼一声,眼泪也快气下来了。
贾琮看了他一眼,道:“立刻安排两拨人手,一拨去调查孙绍祖,一拨去晋西,调查孙家的底细。”
这人活在世道里,并不是一定要处处分个对错,难得糊涂才是最好的。
贾政却看起来颇为满意,他原本就深恶孙家,怎肯嫁贾家女过去?
贾母似还保留着恼火,瞪了贾琮一眼。
展鹏顿足,回身答道:“还是那样子,成国太夫人和尚道士喇嘛尼姑请了一院子念经,都中但凡有点名头的郎中都被他请了去。不过没劳什子用,蔡畅那小子快不行了,成国太夫人也快疯了……”
贾琮眼睛微眯,轻声道:“寻个机会,送她上路。”
连密室私语都不行,更何况王子腾还知道,这荣庆堂上,必有中车府的蛾子……
贾母气的脸色苍白,旁人没注意到,鸳鸯却含泪小声劝道:“老太太先消消气,等过了这会儿再理论,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偏他将最后一层窗纸捅破了,让亲家夫妇全下不来台,往后岂不生分?”
因王子腾为宝玉亲舅舅,亦是王熙凤之亲叔,也算李纨之舅舅,还是王夫人之弟,薛姨妈之兄,所以内眷竟都不用避讳。
话未尽,但意已明。
她虽满心不甘,却到底词穷。
此言一出,王子腾和李氏的脸色都变的难看起来。
李氏心里如何恨贾琮不说,这www.hetushu.com回面上却学聪明了许多,至少带上了笑脸,道:“哥儿不知,那孙绍祖……”
王夫人等人闻言愕然,不解其意,那贾母问她们的是什么?
贾政虽然听着有理,却摇头道:“此事实不好苛责琮儿。”
不过没走多远,就听贾琮又问:“成国公府现在如何了?”
贾琮看向王子腾,微笑道:“舅舅必然能明白外甥的苦心,我这个位置,实在太紧要。天子既然信重于我,我就要对得起这份信重,自觉避讳那些禁忌。尤其是不能与统兵大将走的太近,说实话,若非有太太的颜面在,外甥虽早已仰慕舅舅威名,也不好往来的。往后外甥若少了礼数,舅舅当体谅。不止如此,自琮承袭锦衣卫指挥使以来,从未与宁荣先祖的门生故旧联络过一次。所以,贾家女不能嫁武勋将门,是为存忠义,望舅太太体谅。”
薛姨妈闻言,“哎哟哟”笑道:“这才是真正活出来的智慧,这等老成持家之言,连我也受益匪浅。常听人说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原我倒不明白,这糊涂怎还成了好事?今日得闻老太太之言,这才清清白白的明了了。”
贾母叹息一声道:“这个孽障的手段之高明,简直骇人听闻。你那嫂子连句正经话都没说出来,他就猜到了你嫂子的意思,并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口。处处以皇帝老子为旗,让你那兄弟连句反话也说不出。其实若只到这一步,便是极好的了,连我也挑不出他的不是来。偏生,他仗着智高计深,反手给你那嫂子挖了一个坑,你那嫂子如何是http://m.hetushu.com他的对手,噗通一下就掉进坑里,弄了个灰头土脸。”
说完不说完,有区别吗?
论耍嘴上道理,十个李氏加起来都不是读书人的对手。
可是……
说罢,转身离去。
可她屈服了,王子腾却微微皱眉道:“琮哥儿不是与开国公世子交往亲密?”
却见贾琮微微躬身,对贾母、贾政、王夫人等人道了声:“贾琮告辞。”
连薛姨妈都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也要跟着起身赔不是,却被贾母一迭声的拦下,又叫起了王夫人,摇头笑道:“并不是在说你那嫂子,你那嫂子心里有那等心思,极正常。人嘛,总是自私些,谁不是这般?”
或许,贾琮也知道吧。
贾母不等他说完,就道:“我明白!可是,果真有必要做到这一步?何苦让人如此下不来台?你们瞧瞧,从南安郡王太妃起,这二三年来,和贾家断了关系的老亲世交有多少?就算他处处占理,可也不该不留后路。
李氏却仍不死心,不甘问道:“哥儿这又是什么道理?贾家本就是武勋将门,不该寻个门当户对的?”
贾母却叹息一声,道:“也是被逼出来的,谁不愿一切从心而行?可连宫里的天子都未必能如此。外面的大事我不懂,可亲戚之间的事,我还是明白些的。政儿,你去好生同那孽障说。这路啊,只能越走越宽,谁要是往窄里走,到头来,只有死路一条!”
这话贾政实在不爱听了,辩解道:“原是她……”
然而却不想,王子腾还未说什么,李氏却登时不高兴了,道:“这叫什么话?王家女和_图_书怎能嫁……”
见李氏蠢蠢欲动想开口,贾琮先一步堵住了漏洞,那李氏一噎,翻了个白眼。
处处以天子近臣为标榜,以天子利益为原则,在忠孝节义为天道的当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明着反对这样的大义。
我寻思着,这许是和他在东路院长大过程里,受到的苛待太甚有关。
“喏!”
不过到底不愿失了体面,强忍下来,听那孽障怎么说。
这个孽障,真真是好歹不分!
最擅杀人诛心。
贾母闻言气恼的瞪了眼,道:“哪个让你去打他了不成?只如今我的话他半句也听不下去,如今家里也只听你夫妻二人的。所以就劳你们去教教他,这难得糊涂的道理。得过且过,才是过日子的法子。慧极必伤,便是这个道理。让他以后少得罪些人,他不愿认那些亲旧故交老亲,我们还要认!”
李氏闻言,面色一滞,看了眼面上带着慈爱微笑的王夫人,王夫人微微颔首道:“那就让琮哥儿先说罢,这孩子最重孝道,我们也不好让他为难。”
今儿他后面那番话不说,有什么干碍没有?没有。
李氏眨了眨眼,寻思了下,孙绍祖每次登门都会送上大礼,这若都不算忠厚本分,什么还算?
各自见罢礼,贾母哼了声,道:“琮哥儿,你王家舅母来与你二姐姐说亲来了。太太说了,大房如今只你一个男丁,无论如何也绕不过你去。你倒是说说看,成不成?”
等王家夫妇走后,贾母满脸疲惫的看着贾政夫妇,道:“看到了么?”
只是碍于王子腾夫妇的面子,不好直言。
再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说不用www.hetushu.com去管那些避讳的话……
贾琮看在王夫人的面上不好拒绝王家,那他当日将史家骂成猪狗,就不曾想想她老婆子的体面?
展鹏虽然摸不着这孙绍祖到底是什么人,但他可以看出,这孙绍祖惹着贾琮了,没多言,便下去安排了。
贾琮又道:“这第二嘛,我家嫁女,不求男方功名富贵,但求人好,能真心实意的尊重发妻,能以礼相待。荣华富贵我贾家应有尽有,不会委屈任何一个姊妹的,陪嫁都够嚼用一辈子不尽。所以,人要本分忠厚。”
因此连连点头附和道:“理当如此!咱们这样的人家,又不希得攀人富贵,人是最主要的。”
李氏的话也没说完,是被王夫人又罕见凌厉的目光给瞪闭住了嘴。
虽然没长偏,心思没黑,还知道处处孝敬你们夫妇,可处世手段,到底还是忒偏激了些。
读书人,果然都没有好人。
没等说完,只起了个头,贾琮就微笑打断道:“舅太太且稍等,琮先将道理说明白,你再开口。你是宝玉的亲舅母,是长辈,若等你开了口,我若说个不字,实在不好看。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太太的体面在,我极难婉拒舅太太的要求。”
贾母怒声刚止,门外游廊下便有丫头大声往里通传。
这一下,却连王子腾都再也坐不住,面皮臊红的几番告罪后,带着李氏回了王家。
见贾琮面色不善,展鹏忙问道:“大人,出了何事?”
李氏反应过来后,一张脸登时红成了猴屁股,见贾母、贾政等人都面色极难看,就想赔不是。
贾琮呵呵笑道:“那舅舅当知,我与贞元勋臣一脉的关系和-图-书,差不多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李虎只是特例,因为我救过他的命。但也仅此而已,绝不会涉及到公事。而且,我其实也早已经开始避免和他过多来往。”
几乎没忍住破口大骂!
“我家虽是武勋将门,守孝不在三年期,但再怎么缩减,父丧在前母丧在后,合起来总要守个三年,不然忒不像了。当然,先订亲也是可以的……”
对上这样一个处处扛着大义给自己戴忠孝帽的人,王子腾觉得有些憋屈。
不是他这般容易就屈服,实在是贾琮举大义举的太溜了……
王子腾见贾琮如此滴水不漏,遗憾的朝李氏摇摇头道:“琮哥儿有其苦衷,贾家现在的确不适合与军中将门连亲。”
贾琮呵呵一笑,说到第三点,道:“最后一点嘛,男方不能是武勋或是将门,尤其不得为统兵大将。”
……
正当气氛有些沉寂时,贾琮忽然笑道:“对了,我记得,舅舅家有个表姐,也快到了出阁的年纪,那孙绍祖既然如此优秀,舅舅又正是急着手下用人时,何不……”
这话李氏有多恶心不提,反正贾母差点没怄死!
王夫人面皮臊红,起身请罪道:“媳妇娘家嫂子丢尽颜面,更……我代她同老太太请罪,赔不是。”
原也在头疼如何才能取得两全之策,没想到贾琮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婉拒。
贾琮自然如清风拂面,连根汗毛也未吹动……
他虽然智高计深,可有些道理却不明白。
回至东府后,贾琮在仪厅召见了展鹏。
所以王子腾连一句讨价还价的话都没再说,和忠义讨价还价,那关键时候,天子也会拿他的全家性命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