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八章 归来

沈浪见他们闭上了口,冷冷看了眼后,操着马缰,骑马往城内驶去。
韩涛、姚元二人心底一颤,不过又海松了口气。
门前锦衣卫众武官大礼拜下,贾琮没有应声,目光落在那三名中官面上。
不过大半月未见,贾琮却消瘦了许多,也黑了不少。
原本就要搬离自幼生长在此的故居,携昏迷不醒的老父至都中落脚生活,黛玉心中难免生出漂泊凄苦之心。
三人心里虽愤恨不已,却也认为惹不起这等蛮横之辈,只拿定主意,待回去后,好生给贾琮和这劳什子千户上上眼药!
……
一双星辰点墨般的眼睛,明亮锐利。
贾琮:“……”
魏晨自然知道贾琮是为他好,嘿嘿一笑,拱手道:“卑职谢大人体恤!”
等大喘着气儿回过神,见小角儿喜滋滋的躺在地上看她,又气又恼又有些感动,伸手将她圆脸一阵蹂罹,骂道:“一天到晚喜滋滋,也不知你喜滋滋个甚!三爷到哪儿了?”
如今凤凰岛大营内的兵,理论上来说,皆为金陵千户所所有。
可此刻看到贾琮,看到他明亮自信的目光和嘴角那抹微笑,她心中难安的一颗心,忽然就踏实了。
当日韩涛、姚元要是决定带锦衣卫回京,沈浪怕会直接动手杀了那二人。
“嗯,我回来了。”
小角儿咯咯笑着道:“在中堂哩,前面那些人正给三爷磕头,想来磕完头三爷就回来了。”
展鹏面色凝重,道:“大人,京里来了三个公公传旨,招大人立刻回京!”
“喏!”
http://www•hetushu.com……
沈浪沉声一应。
那他们就真的要考虑活路了……
他们最怕的,是贾琮根本理也不理他们,又或是轻描淡写嘻呵说笑间避谈此事。
沈浪没有看此二人,翻身上马就要离去,却听路边那三个中官正嘴巴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
翌日清晨。
众人沉声一应后,展鹏、王亚龙领命而去。
然而只睡至辰时,他便被展鹏给唤醒来。
不过也没功夫同她理会了,和春燕等人一起,跟着黛玉出了抱厦,在游廊月台前候着。
三个中官何曾见过这般无礼之人,可他们早先就见识过沈浪的蛮横,不负“南蛮子”之名。
晴雯闻言,这才从地上起来,见襦裙角沾了灰,又没好气的瞪了小角儿一眼。
背后,韩涛、姚元二人起身后,面上都带着苦涩的微笑。
自昨夜,贾琮碰到枕头后,就昏昏睡去。
内宅,小角儿一边迈着短腿儿奔跑,一边欢天喜地地叫道。
另有三个中官装扮的人,亦是翘首以盼,面色焦急。
沈浪则未动,因为韩涛、姚元二人未动。
他们是为贾琮之前的无礼而气恼……
展鹏刚一转身又顿住脚,回头道:“大人,听他们说,京里出了大事,皇帝的三个皇子,全被人毒死了。”
虽面上难免带着一丝倦色,但嘴角的微笑,却格外暖人。
头脑尚未清明,起床气不小的贾琮眯着眼目光森冷的看着展鹏,低声问道:“什么事?”
锦衣卫与中车府本是天生的http://m.hetushu.com对头,任何企图化敌为友的想法,都愚不可及。
见他不出去,韩涛、姚元二人也无法,看了眼准备起身离开的贾琮,二人一咬牙,上前一步跪下,沉声道:“卑职向大人请罪!”
贾琮微微皱眉,过了许久后,方问道:“何罪之有?”
原本计划睡过午时,吃点午饭,就去香江那座小渔村上看看。
贾琮点点头,对魏晨道:“你不用同我们赶路,坐船护送我的亲眷慢慢折返吧。你一向惫赖惯了,奔波数千里,怕不用到京城,你先下地府了。”
黛玉笑道:“好了,快起来吧,别压坏了。”
扬州城南门外官道,一队轻骑自南而来,狂飙突进。
贾琮脸色愈发阴沉,轻轻呼出口气后,压下心中的惊悸,问道:“让他们进来……可知出了何事?”
贾琮并不意外韩涛能将姿态摆的这么卑微甚至下贱,官场中人,其实就算后世,这样的人也不少见。
自“红鸡子风波”之后,黛玉明显愈发宠溺这个福娃娃一样的喜庆丫头了。
待二人离去后,贾琮问魏晨:“我的座船回来否?”
魏晨忙道:“已经停靠在码头,林御史家的家当大多数已经装上船了。”
“卑职等参见大人!”
盐政衙门,中堂。
好在临倒地时,小角儿一个骨碌,自己给滚到下面,晴雯惊呼一声,吓的花容失色,可倒地后却觉得身下软绵绵的。
为首黄门见之,干咳了声,劝道:“贾大人回来何其迟也?快莫多礼了,赶紧随咱家们m.hetushu.com回京吧,再迟点,陛下等急了要怪罪的……大人好端端的扬州府繁华昌盛之地不待,跑南边去做什么?这趟差使……”
唯有身上的精气神,看起来似乎更旺盛了。
贾琮开门见山道:“现在未时初刻,一个时辰后,申时初刻,锦衣卫立刻回京。展鹏,自凤凰岛大营调五百校尉随返神京。”
贾琮打马而去,展鹏、郭郧率领亲兵紧随其后,大队往扬州城内开进。
展鹏抽了抽嘴角,道:“三个太监跑到扬州府就再跑不动了,想着调南北镇抚司回去算了,是沈浪拿刀压了下来,魏晨居中转圜,让咱们的弟兄八百里加急将圣旨送来,就在门外。”
显然,他二人在贾琮心中已经被打上了叛徒的符号。
待他们离去后,贾琮往后宅走去。
因为天子不会喜欢……
“驾!”
贾琮眯着眼,看了姚元片刻,而后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不让嬷嬷和池玉拘着她的性儿,随她顽闹。
他们为宫中中官,天子家奴,对他们不敬,岂不是就是对天子不敬?
贾琮又对沈浪道:“宪卫全部带回京,还要再继续训练,直至完全成熟后,再分派去各省。”
贾琮先瞪了眼躲在堂内帷帐后面,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的小角儿,等她满脸笑意的消失后,贾琮眼中的柔和也敛了去,坐在主座上,看着随后入内的沈浪、魏晨、韩涛、姚元、王亚龙等人。
“回来啦!回来啦!”
眼看着锦衣卫就要回京大用了,贾琮也就要成为崇康帝身边http://m.hetushu.com一等一的大红人,他二人前面跟着吃了那么多苦,这会儿只犹豫了下站队,就落到这个地步,唉……
魏晨、韩涛、姚元忙跟上,谁也顾不得这些日子小心伺候的三个黄门太监了……
贾琮言罢,沈浪就走到二人面前,韩涛、姚元无法,只能一起离开。
粤省香山,望海酒楼。
魏晨一礼后,转身离开。
南城门处,锦衣卫佥事魏晨、北镇抚司镇抚使韩涛、南镇抚司镇抚使姚元、宪卫千户沈浪、金陵千户王亚龙领百余缇骑恭候在城门前。
姚元走的另一条路数,他苦笑道:“大人,卑职糊涂,根本没问清天子旨意到底是给大人的,还是给卑职等的,以为传旨天使所言,便是圣旨,险些犯下大错。此为卑职失职,愿受大人惩罚。”
如此,大家反倒更加喜爱她了。
听她喧闹声,廊下抱厦里的诸人纷纷面露喜色,站了起来。
韩涛一个头磕在地上,道:“卑职自都中时就与大人相识,原本更应该勤业忠守,却不想因为心思油滑,差点坏了大人的大事,亦险些将自己置于死地。原本无颜面见大人,合该自戕谢罪。只留有一双儿女在世,女儿性子秉弱,儿子更是……痴愚之人,卑职若死,他二人也必活不长久……”说着,韩涛伏地大哭出声,磕头祈求道:“只盼大人能看在卑职之前忠心耿耿,从不敢有惫赖疏懒之时的份上,再给卑职一将功赎罪的机会。”
“三爷回来啦!”
崇康十四年,正月二十九。
“驾驾!”
晴雯腿长,一步迎上前,准备和-图-书问小角儿话,不想小角儿跑的太快,莽头莽脑的冲了进来,停不住脚,结果整个人冲撞进了晴雯怀里,两人一起滚倒在地上。
现在,还不是计较的时候。
也不恃宠而骄,在晴雯等大丫头跟前,还是守着小丫头受气包的份位。
小角儿却是个伶俐的,知道分寸在哪儿,顽闹归顽闹,却从不闯祸。
虽然他的确有权利做些什么,但一来现在还不是时候,二来,韩涛那里他的确亏欠些人情,尽管当初主要是叶清的面子。
灵秀的美眸深深的凝望着,嘴角弯出一抹动人的笑意,屈膝福下问候道:“三哥哥回来了!”
好在没一会儿,就看到一风尘仆仆的身影,自前面而来。
既然贾琮愿意正视这件事,就说明还念着他们过往的一些功劳,或是情分。
“吁!”
再者,姚元背后之人,多半就是宫中那位……
百余骑自南城门前勒马而止,为首一相貌俊秀不俗的少年,骑在马上,目光清冷如霜,依次在众人面上扫过。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看向了姚元。
认干爹认干妈认祖宗的还少了?
贾琮点点头,道:“都去准备吧。”
“喏!”
沈浪骑在马上,冷冷的看着此三人,手扶在了刀柄上。
贾琮闻言,思维延滞了几个呼吸后,才猛然睁开眼,看着展鹏,拧眉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展鹏,你要是敢拿这样的事顽笑,我揭了你的皮。”
没听这黄门用公鸭子嗓子说完,贾琮朝地上还在扎礼之人淡淡道了句“起来吧”,而后一提马缰,纵马驶入城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