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一章 大朝争!

在崇康帝心中,最忌惮者,还是他们。
满朝文武皆附和道:“陛下若为失德之君,臣等死而应也!”
康亲王刘昌为宗人府左宗正,刘昌为天子兄王,康亲王世子刘骞当日在永寿宫内就坐在雍王身旁。
却让谁也想不到,他今日竟如此“飞扬跋扈”!
宗室诸王闻言,自然惊怒交加。
听闻此言,崇康帝眼中瞳孔一瞬间收缩如针。
“可。”
若是连军机阁都纳入内阁管辖之下,那这天下,到底何人为帝?
只是,他们也不会在这个关口反对什么,依旧静静的站在那。
虽说宁则臣口中还提到了勋贵和士绅,但有机会触及宫中和宗人府内者,谁还能比宗室王公更便利?
此言一出,宗室诸王无不面色骇然,他们万没有想到,宁则臣如此歹毒,开口就将刀子往他们腰眼里捅!
然而根本没给他们辩解的机会,就听宁则臣大声道:“陛下,臣请陛下彻查宗室!尤其是二十九夜出现在永寿宫的诸位亲王世子!天子血脉断绝,何人受益最深,便有最大嫌疑!”
虽然,分成开国公与宣国公两脉,彼此对立。
他声音森然道:“不知宁爱卿,又有何良法?”
军政大权皆操于上手,那岂不是天子想杀谁就杀谁,想罢免哪个就罢免哪个?
因为百官发现,原本只是两鬓斑白的崇康帝,此刻在平天冠下,头发如霜如银。
无数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宁则臣,这还是那个风骨刚正,敢于直言谏上的新党魁首么?
崇康帝的面色愈发阴沉,可心中却隐隐松了口和*图*书气。
最重要的是,雍王刘仁暴毙之时,康王世子与宁王世子也在……
大明宫,含元殿。
自旧党退出朝廷以来,曾经气势如凶虎的宁则臣就开始变得收敛起来。
这到底是佞臣还是幸臣?
康王、宁王皆为崇康帝同父异母之兄王、弟王,是近支。
大乾百万大军之权,皆在其手。
他宁愿看到狗咬狗的场面,也不愿看到殿下之人齐心合力。
宁则臣,莫非要图穷匕见了?
他想沾染军权?
康王和宁王闻言又惊又怒,他们简直觉得百口莫辩!
义忠亲王更是气急败坏,因为宗室为他所管,宗人府更是他的衙门,出了这样骇然听闻的泼天大案,对他而言本就是天降横灾,哪里还经得起被宁则臣如此捅刀?
论起嫌疑来,数他这一支最大。
目光恨不得将义忠亲王活活吃了……
“呵呵。”
义忠亲王刘孜面色一滞,犹疑了下,还是决定说实话,因为当初的确不止宁则臣一人,他道:“是两位皇子替他们的伴读求了情,压下此事……”
直接将刀口对准了宗室皇亲,口出此等诛心之言。
此言一出,群臣都已经麻木了,乱成一团。
政权好交,军权呢?
义忠亲王自然是面如死灰,他却不知搭错了哪根筋,辩解道:“当时康王世子刘骞、宁王世子刘永一同帮着求情,臣为长辈,不好推诿,所以……”
他们觉得无比冤枉,纵然有这份心,也没有这个胆量啊!
宗室诸王闻言,差点没叫出一声好来,纷纷附和起来。
和-图-书过,这权,又岂是这般好交的?
“陛下,为臣等做主哇!”
满朝死寂中,为首之宁则臣猛然抬头,大声道:“若陛下为失德之君,那古往今来,青史之上何帝敢称明君?若陛下为失德之君,则天下亿兆黎庶,民心不服!!新法大行于世,不知多少百姓因此而生,不知多少孤老老有所养。自三皇五帝至今,煌煌千百载,可还有一帝王,如此为民思虑者?若陛下为失德之君,臣等死而不应也!”
刘昌再忍不住了,抬头看向崇康帝,大声道:“陛下,宁则臣口出佞言,离间天家骨肉,其罪当诛!大乾祖制,宗室不得干政。但凡对朝政稍有言辞,必招来朝堂攻歼。故而我宗室诸王,贵则贵矣,实则远不如当朝大臣有实权。如今朝堂上,新党一家独大!宁则臣为新党魁首,权倾朝野,臣虽不学无术,也知道自古而今,再无有第二个臣子能有如此大的权力,天下督抚,大半出其门下。此獠身为人臣,却如此猖獗,必有不臣之心!陛下,当谨慎我刘氏江山,为奸人所误啊!”
等大乾崇康皇帝沿着丹陛一步步登上皇位时,整座含元殿内的气氛更是如凝固了般。
“陛下!!”
听闻此言,满朝哗然!
其中也有人宣誓效忠于他,但是……
他目光阴森的看向宁则臣,然而宁则臣却毫无愧色的抬头看着他,大声道:“回陛下,却有此事。但臣也当众提醒过大宗令,皇子伴读必要选择身家清白,可靠周全者。既然这两位伴读不再可靠,就该由宗人府出和_图_书面,禀奏天子,该给皇子换伴读了。”
只是不知,皇子暴毙案中,有无他们的手尾……
如今,他哪个都信不过!
“轰!”
崇康十四年,正旦。
就听龙庭最上方传来一道漠然之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是一阵干冷的冷笑,崇康帝布满血丝的眼眸有些木然的看着宁则臣,道:“朕的元辅说的好啊,可那就奇怪,朕若无失德之处,缘何朕的三个皇子,竟会这般暴毙而亡?你们,都是饱读史书之大才。朕想问问你们,历朝历代,可有哪个皇帝,受过此等奇耻大辱?!朕连自己的皇儿都保不住……你们如此看不惯朕,何不联合起来,废了朕,再立一个你们看得过眼的皇帝?何苦要害朕的皇儿?”
原本该是普天同庆的日子,然而今日的开年大朝会,自初始起,便犹如冰窟般寒冷彻骨。
“他们针对我宗室皇亲,便是针对刘氏江山!妥了,必是此獠下的毒手!”
听闻此言,崇康帝瞳孔一缩,再看向义忠亲王。
此言一出,含元殿内满朝寂静。
“呵呵呵。”
如此,连动机都有了……
沉默了好久,每个人都感到一阵阵寒意渗入五脏六腑,而后方听到上面传来崇康帝黯哑肃煞的声音:“朕这个皇帝,当的窝囊啊。殚精竭虑十三载,不兴土木,不修宫室,不纳美人,食不沾荤,不耽嬉戏。原本以为,纵然当不起贤明之帝,亦不该为桀纣之君。呵,不曾料到,竟有人如此愤恨于朕。三个皇子,两天之内,悉数不得好死,暴毙而终。朕和图书,绝了子嗣,呵,呵呵。看来,朕是失德之君啊。”
一夜白头!!
若是崇康帝绝嗣,待他驾崩后选择过继之子承嗣大统,多半便是从康王府或是宁王府中挑选。
宁则臣泣血哀呼,道:“陛下!此皆臣之过也!臣明知,推行新法必然会得罪既得利益者,断人财路,更胜杀人父母。新法断了他们寄居在朝廷和百姓身上吸血的道路,他们焉能不恨?尤其是臣近来推行宗室、勋贵、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之法,更是被无数人仇恨!他们痛了,他们怕了,他们狗急跳墙,行下此等骇人听闻之千古毒行!臣,恳请陛下彻查此案!此案涉及国本,幕后之人敢行此无君无父丧心病狂之恶事,若不查清除去,则国无宁日。若君父不稳,则社稷不安,新法难行,国将亡也!”
等崇康帝在龙椅上坐下后,戴权尖声宣道:“陛下上朝!”
六大贞元朝册封的国公,如六座山峰一样站在那。
疯了!
真是疯了!
满朝文武、宗室,在元辅宁则臣的带领下,行大礼参拜山呼:
个个面色肃穆沉痛。
殿内又是一阵骚动,文武百官看向义忠亲王的眼神,如同在看死人。
开国公李道林与宣国公赵崇二人对视一眼后,又一起瞥了眼宁则臣。
他就不怕日后有诛族之祸么?
幼稚。
崇康帝连眼皮都没动一下,眼神木然的看着殿下群臣像,目光的重点,其实落在一直沉默不言的勋贵行列。
那才是最糟糕的情形。
宗室王公、文武百官,无一人面露微笑。
然而接下来,却未等到天子和_图_书口中回应“平身”的叫起声。
“陛下!!”
崇康帝眼神幽深的看了宁则臣一眼后,终于吐出那两个字:
义忠亲王跪在殿内金砖上,大声道:“陛下,下毒谋害两位皇子者业已查清,正是两位皇子的二位伴读所为。只因他们的家人,因为新法之故,被抄家流放,家破人亡,因而怀恨在心所为。此事,臣曾亲自告之过宁大人,可宁大人却说,此事焉能阻挡新法大业?还阻止臣以此事打扰陛下,终酿成此等惨案!”
“养虎为患啊!陛下何等信任于他,言听计从,文王之遇姜尚也不过如此。结果,却纵容出了这么个黑了心的!”
宁则臣似未听出崇康帝言语中的忌惮和丝丝杀气,他正色道:“值此邪祟冲击帝星之时,陛下当设立军机处,总揽军政大权,不必再经内阁与军机阁转呈。唯有独掌乾坤之权,方能寻出此等骇人邪祟,光明天下!此案,不拘涉及哪一个,宫中后妃、宗室诸王、武勋亲贵、亦或是内阁阁臣,文武百官,皆需一查到底!皇子悉数暴毙,千古以降,再未闻此骇人之事。君忧臣辱,君辱臣死!若连此等灭绝天良无君无父之事都不能查出,臣等粉身碎骨也无颜见天下人。”
“平身!”
然而就在此时,崇康帝忽然听闻宁则臣声如洪钟道:“陛下,大乾祖制,内阁执政,军机掌军,二者分制,共辅天子!太祖之制,自然是万世良法。然而在此危难之际,臣以为,当做权变!”
“对,宁则臣就是黑了心了,近来一直针对连我宗室皇亲,其心何其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