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五章 离经叛道

贾琮似迷糊了:“女孩子还问我要花魁?”
老渔夫点点头,道:“他就是这么自负,也有自负的本钱。”
此类只等闲。
晴雯等人这才高兴起来,一点点挪步,往画舫中间的小花园走去,彼此间眼神神秘交流着。
贾琮对圆圆道:“让这位叶大爷,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雕梁画栋,苏锦作幔。
“护法,咱们重金收买了三个盐政衙门里的人,都说衙门里现在没多少人了。虽说还有不少盐狗子,但只要派人去举报,扬州城外发现有人运私盐,就能调走大半。凭咱们的身手,至少有八成把握救出教主!”
但在船上造山造水造花池,又以夜明珠为灯的奢靡做派,她们却是闻所未闻,头一回开眼,哪能不新奇?
叶清讥笑道:“但你就是这么想……行了,我管你喜欢不喜欢我,快将花魁请来,我还没见识过江南美色呢。”
一言说的黛玉面色羞红,却被叶清连连挥手赶开:“就准你们臭男人快活,还不准我和林妹妹见识一回?快去快去!”
贾琮先看了眼低下头的黛玉,无语对叶清道:“你好意思不好意思啊?瘦马是将女孩子圈养起来养成花魁,这般作践,你身为女子也顽笑?”
小花园内还有几个圆凳,几张矮几,几上皆是瓜果点心。
一婆子皱眉道:“那到底该怎么办?”
见叶清明亮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她,心里一慌,咬了咬唇角,轻轻坐在叶清腿上,幽怨哀婉的唤了声:“大……爷……啊。”
她是明香教内的地和-图-书位,仅次于教主和吴护法,是明香教内掌控财权的护法,被人称为幽姨。
贾琮摇头道:“我没这样说过。”
是与吴护法一个时代的老人。
剃头搓脚,贩夫游郎,戏子龟奴。
听闻此言,黛玉总算舒了口气,抬起眼帘看着贾琮抿嘴一笑。
贾琮寻一个这样的来,那就不相干了。
不过这会儿黛玉脸实在红的厉害,眼睛都不敢直视,打她记事起,就没做过这等离经叛道之事。
“噗!”
以明珠为灯,将绒毯铺地。
上有古琴,还有一白衣佳人抚乐。
并不宽敞的堂屋内,挤了十三四人,人员亦是五花八门。
不似人间……
虽然见识花魁确实刺激,可传出去到底与名声有碍。
“圆圆见过公子、小姐。”
圆圆早知道叶清是女儿身,所以也不顾忌什么,其实哪怕叶清果真是男人,只要贾琮开口,她也不会拒绝的,只是心里总会有些失落。
剪子巷内,原本住的都是戗菜刀磨剪子的手艺人,只是后来有一两户不做这行业搬走了,房子也就空了下来。
不过,空了几年的房屋,昨夜却忽然搬来了新人,人数还不少……
贾琮笑道:“想看什么就近前好生看,南省人常笑北人土,不懂风情,如今看来,的确是他们会顽。”
旁边一老渔夫苦笑一声,道:“谁还看不出这是计?可纵然这是请君入瓮之计,但他的确将盐政衙门内的大部分兵力都调离了。只剩下几十人,摆明了是给咱们一个机会和_图_书。若是能敌的过这数十人,就能救走教主护法他们,若是敌不过,本领不济,那活该死无葬身之地。”
西南一角,又有露台一方。
圆圆姑娘闻言感激一笑,福了福,道:“公子不必解释呢,能为公子略尽绵薄之力,本是圆圆日夜所盼。且,奴家自幼便学着如何服侍人,想来不会出差错的。”
黛玉闻言,绣帕掩口轻笑不已。
叶清挑眉警告:“太羞辱人了吧?我也是女孩子!”
当庭又有朱栏白石,绿树清溪。
圆圆姑娘见叶清书生打扮,便以公子相称,而黛玉自然是小姐。
叶清却不满:“喂,你给我打折扣啊!”
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好不热闹。
好似客人,有些疏远。
只是碍于某个气场强大的存在,她们只能巴巴的瞪眼看……
负责打探消息的人早已传回消息,教主等人就被羁押在盐政衙门内,而盐政衙门内除却一些盐丁外,锦衣卫反倒不多,听说大部分锦衣卫都护卫着那位天子鹰犬携家眷一起去游瘦西湖了。
贾琮登上赵家这艘画舫后,入目处极尽奢美。
……
“是!”
但是……真若是客人,也不会这般直白。
有隔间暖层,使得纵是冬日,画舫内依旧温暖如春。
老渔夫道:“这等大事,只能请幽姨来拿主意了,到底该怎么救?”
所谓的贱,指的是从事的行业。
贾琮无语,去了露台处,那抚琴美人忙起身见礼:“圆圆见过恩人。”
贾琮并不为这股幽情所动,他点点头,道:“那就好,和_图_书往后好好生活吧,你的日子还长,若有何难处,可往锦衣衙门求助。今日本不欲劳烦姑娘,只是我也不认得其她人,所以只好劳烦姑娘一回。不过姑娘放心,今日都是我家里的女孩子,唯一的客人亦是女子。她虽爱顽笑些,却并无坏心。”
一直居中沉默的幽姨,见满屋人都看向她,等她拿主意,便缓缓点了点头,用沙哑的声音道:“教主、护法为我圣教根本,不容有失。既然贾家竖子给了我们这次机会,我们就给他这个面子。此次出手,人数贵精不贵多。就按剑道人所言,先想法抽调开盐丁。待到夜里,再辅以火攻,乱其阵脚。你们率教众在外做佯攻,教内身手最好的二十人与老妇一起进去,营救教主护法!圣母明王保佑,务必趁贾家子回返前,救出教主、护法!”
若是被府里老太太、太太们知道了此事,哪怕她再受宠,怕都要受责问。
到了跟前,就听叶清正和黛玉嘀咕道:“外面都说他不好女色,谁能想到他养了这么多美婢?林妹妹你瞧他刚看的那个,啧啧啧,一看就是房里人!其她那几个,八成也都是。”
黛玉咯咯乐出声来,灵动的美眸,看看贾琮,又看看叶清。
贾琮穿过珠帘饶过插屏进来后,就见晴雯等人一个个眼睛滴溜溜转动着,打量着画舫内的各种陈设。
换做平常男子都未必能吃住这股劲,一旁黛玉只被余波波及,此刻眼睛里都是水汪汪的,叶清却哈哈高兴起来,还伸手捏起圆圆雪腻的下巴,细和-图-书细端详起来,直看的阅人无数的圆圆姑娘心里发毛,然后才听叶清问道:“好美人儿,可会吹箫否?”
一道人看起来颇为精明,手里握着一把拂尘,大声道。
昨夜得闻明香教教主、护法并两大舵主被擒的被擒,被杀的被杀,震惊之后,幽姨便召集了扬州附近的所有好手,前来议事,商讨如何拯救教内高层。
贾琮忙止住,道:“不要这样叫,没必要……你的东主没有为难你吧?”
贾琮这才不用管了,往里面走去。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贾琮用这种语气态度和人聊天。
叶清更好奇:“我不好意思?你们男人做得,我们女人说不得?”
这会儿却不妨事,她闻言后幽情一笑,然后碎步上前到叶清跟前。
圆圆姑娘目光盈盈的看着贾琮,轻轻摇头,道:“有恩……公子之言,扬州府没人为难奴家。”
好在这时贾琮解释道:“圆圆姑娘也已经脱了贱籍,今儿是最后一次出场。”
贾琮:“……”
有僧有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读书人有庄稼汉,有屠夫还有公门中人……
黛玉闻言一怔,看向贾琮。
打开格子花窗,可尽览湖光景色。
一旁一书生却迟疑道:“我怎么总觉得,这又是那贾清臣的一个毒计?”
贾琮警告红着脸但眼神活跃的黛玉:“你别跟她学,刺激的并非都是好的。”
奇石栅栏内,朵朵鲜花娇艳。
贾琮好奇问:“你也会聊这些?”
现在却是和传说中爷们儿做的风流事一样,乘画舫,招花魁。
贾琮笑着点点m.hetushu•com头,便邀请她一起往里面去。
贾琮刚坐下喝了口茶,听闻此言后,悉数喷出!
书生皱眉道:“吕老,此人这么自负?”
东城富贾西城官,南城贫民北城贱。
熏笼袅袅,暗香扑鼻。
叶清翘起二郎腿,潇洒不羁,扬了扬下巴,道:“说好的花魁呢?坐画舫游瘦西湖,若没扬州瘦马作陪,岂不缺憾?”
黛玉看着叶清崇拜道:“姐姐真厉害,头一回看到有人能辩赢三哥哥。”
小角儿带着方方元元,直达目的地……
叶清终于发话了:“我本来就不是金枝玉叶,我爹不过四品小官儿,还没你们主子的官儿大。不过今天不用论出身,忒俗气,想怎么顽就怎么顽,都是难得出门逛一回。”
不过坐于正中主事的,却是一个黑纱蒙面的妇人。
上面叶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贾琮指着她对晴雯等人道:“今儿在画舫上,不用当她是金枝玉叶,她也不在意这个。都拘束着,反而逛不痛快。”
虽然之前也见过青兮,可从良妓到底不同。
扬州府虽不似都中长安严谨的格局,但总体而言,还是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布局。
这就给了他们极大的机会!
虽说她们也是公府豪门长大的丫头,眼界并不算窄。
见晴雯几个低眉耷目,还是不敢动。
叶清自嘲一笑,道:“林妹妹可千万别学我,女人越逞强越不讨人喜,你这三哥哥心里快厌烦死我了。你若学我,却是自讨苦吃。”
偌大一座富贵城,有光鲜的一面,自然也就少不了下九流的行业。
扬州北城,剪子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