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十月十五(三)

这会儿贾琮再度提起,此刻屋里还就两人在,晴雯羞臊的身子都颤栗了起来……
方方元元手牵着手,仰着两张小脸儿笑嘻嘻的看着贾琮,异口同声道:“听到了,老爷!”
晴雯被贾琮的忽然牵手弄的心头小鹿直跳,嗅着身边人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男子气息,不由的往近里靠了靠,道:“都好呢,就是三爷将那样大一艘船托付给她,宝姑娘那样好强的人,自不愿让你失望,所以每日里都提心吊胆的。莺儿说,她姑娘以前都是早早睡下,可上船了后,每日她都睡的很晚,要让嬷嬷们下去交代船夫们务必仔细,她又怕人嫌她多事,就总是花些银子请船夫和亲兵们吃茶吃酒。再加上她那兄长不素净,自养好伤后整日里闹腾。几次想下船都让宝姑娘命亲兵给拦住了,可也闹的宝姑娘掉泪,她那样好强的人,真是给她丢脸了!这样熬了两个多月,哪能不瘦?又不是小角儿,没心没肺的胖成圆球了!!”
最后这一句朴实无华的话,不知何处触动了晴雯,她闻言后,一双泛桃花的眼睛痴痴的看着贾琮,然后鼓起勇气一把抱住了贾琮,将脸紧紧的贴在贾琮肩头,哽咽道:“三爷,我……我也好想你,好想再见你!好想好想!”
晴雯“噗嗤”一笑,白了贾琮一眼道:“哪有这个道理?让老太太她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
晴雯一双似桃花的美眸愈发亮晶晶的看着贾琮,声音好轻柔地回道:“和_图_书都好呢。”
“老爷回来啦!”
也不知师娘吴氏从哪儿寻来的这样的小丫头,居然还是一对双胞胎。
听闻晴雯之言,贾琮笑道:“我身边的事都是你们在管,真让别人来插手,那不知要怎么和我闹……尤其是你。”
若这世间果有冤魂厉鬼,这会儿怕是都来寻贾琮了。
“噗!”
贾琮点点头,温声道:“去吧。”
鼓起勇气抱住贾琮后,就不愿再放开。
不愧是红楼中最好看的丫鬟,如今身量已成,“削肩膀,水蛇腰”,身姿婀娜。
直到感觉到贾琮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
听着贾琮用极平淡无华的语气说着这样私密让人害羞又甜蜜动人的话,晴雯感到刺激羞愤的同时,又如同中了迷魂咒般,鬼使神差的就上了拔步床,跪坐在贾琮身上,满面红晕的替他按着肩背,绝美的脸色笑容甜蜜……
贾琮牵起晴雯有些冰冰凉凉的手,带她回屋,边走边问道:“宝姐姐怎么了?是船上伙食不好么?我记得柳嫂子和封大娘都上船了吧?”
贾琮怔了下后,实在忍不住喷笑而出。
开始根本劝不住,自觉再没脸见人的晴雯,铁了心的一心寻死,最后还是贾琮在平儿的劝说下,早早许了她一个姨娘的位子,才算了了这段公案。
晴雯噎了一下后,又哼哼了两声,不过到底舍不得摆脱贾琮的手。
在月光和挂在廊下灯笼的火光照耀下,一身浅绿色裙裳的晴雯笑吟吟http://m.hetushu.com的走过来道。
目送着二小回房后,贾琮就见一道身影从他卧房门内走出,顺着抄手游廊迎了过来。
贾琮却不大识趣,大声笑道:“我就说奇怪,你越来越像林妹妹了,跟谁学的这么娇弱?”
贾琮一人走在深宅大院内,虽有灯笼照明,但也显得空旷寂寥。
原本被打量的面颊发烫的晴雯闻言后顾不得羞涩,惊喜问道:“三爷怎知是我,不是小红?”
晴雯都不忿了:“三爷就不为宝姑娘说句好话?”
不过小红她们不知道的是,那夜若非平儿帮贾琮连哄带劝了大半夜,晴雯当时是要用铰头发的剪子自杀的。
“三爷回来了!”
夜色渐深,已过子时。
晴雯真是又喜又羞又气,按捺不住的侧着脸大声道:“怎么尤其是我了?”
发现她按里面的肩膀吃力时,贾琮就笑道:“你也上来,可以坐到我身上。”
等贾琮翻身趴在床上后,晴雯开始用纤细修长的双手小心的替他揉按着肌肉。
晴雯气个半死,咬牙切齿道:“我还想问三爷呢,这才见了两面,三爷说了几句林妹妹了?也不怕宝姑娘心里吃酸枣!”
贾琮说的是他自黑辽回京后的一天夜里,他和平儿说些悄悄话,做些亲密事时,却听到门口有奇怪的声音。
贾琮似完全不知羞为何物,还笑道:“这怨不得我,爷们儿和漂亮姨娘在一起的时候都这样。”
贾琮对两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子说道。
若非http://m.hetushu.com贾琮前世学医出身,这会儿许会更不自在。
晴雯闻言,简直感觉快醉了,软绵绵的靠在贾琮身上。
说着,还蹲在地上替贾琮去了鞋袜,抱着他的腿放在床上。
等她发现了贾琮出现后,那声惊叫简直能吓鬼神。
使唤她们,总让贾琮有一种黑心资本家的罪恶感。
贾琮轻声笑道:“小红虽也大方勇敢,可还没胆大到一个人跟着百余缇骑走的地步。旁人都说你性子泼辣娇蛮,我瞧着却挺好,勇敢也识大体。这两个多月,在船上可还好?”
灯火月夜中,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两个小丫头乖乖的应了声后,又手拉手的顺着抄手游廊往她们自己的房间去了。
贾琮看的赏心悦目,笑道:“我就料到必是你来。”
贾琮动手,捏起晴雯雪腻的下巴,笑道:“你胆子最大,连墙角都敢偷听,还不敢和我闹?”
江南的建筑与关中并不类同,江南房屋最鲜明的特点,就是那锋锐到狰狞的飞檐。
两人进了屋,贾琮坐到床榻边,晴雯也默默的跟着坐下,小声道:“我听池玉说,三爷不准丫头进屋服侍?”
若是其她人都在,她多半没这样的勇气和胆量,可此刻就她一个人在,好似大胆了许多。
贾琮呵呵笑着反手揽住晴雯纤细的腰,感受着她剧烈的情感波动,温声笑道:“往后去哪里都尽量带着你们,就算带不上,也不分开太久了。我就你们这些亲人,也舍不得再分开太久。”
因为和-图-书是个懂事的,所以贾琮也客气相待。
也就有了第二天小红等人的调笑……
看着晴雯羞容满面如欲滴血般从他怀里起身,头也不敢抬。
贾琮呵呵笑道:“咱们在闺房里行乐事,怎会让老太太知道了去?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打我的女人,谁都不行……快点,你虽瘦,但屁股那样翘,肉多坐着舒服,也当按摩呢。”
池玉是宋岩妻吴氏为贾琮培养的大丫鬟,很是知书达理,本是书香门第的庶出小姐,只是遇逢天灾人祸,家道中落又父母双亡后,被嫡兄卖身为奴,只因相貌平平一直没卖到好价钱,备受屈辱,好在遇到了吴氏……
“方方元元,快去睡觉吧。以后到了亥时就必须上床睡觉,这是命令,听到了么?”
五六岁的年纪,正是最可爱之时。
许是被“姨娘”两字给刺激到了,晴雯猛然抬起头,看着贾琮,面色简直悲壮,声音都嘶哑了,道:“三爷,我陪你睡!”
“……”
等他轻悄悄的去打开门,就看到晴雯坐在地上靠在门边,最了不得的,是一只手似乎放在两腿间……
听他这样说,晴雯立刻就信了,赶紧让贾琮趴下,她要好好按按。
贾琮摇头道:“见面再说。”
窗外,一轮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洒落人间,透过窗子照在一双相依相偎的小儿女身上,夜色微熏……
晴雯听到贾琮提起去过扬州见过林黛玉时就吃惊的抬头看向贾琮,听他问话后才回过神,道:“哦,宝姑娘和和图书平姑娘都还好,就是宝姑娘瘦了许多。”
贾琮有些不客气的伸手捏了捏晴雯好看的鼻尖,待捏掉她的嚣张气焰,见她再次羞赧的低头后才笑道:“还别说,我前几天才从扬州赶来,见过林妹妹了。宝姐姐和平儿姐姐都还好?”
见她如此,贾琮见好就收,狠狠伸了个懒腰,叹道:“哎哟喂,这两个月骨头都要散架了,睡了几天还是骨头缝里酸痛,不过总算熬了过来,也把你们盼到了……晴雯,今日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很想你们呢。”
后宅庭院内两个才总角的小丫头,操着一口浓浓江南口音的官话,坐在门檐上打着盹儿,听到脚步声后恍惚了下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齐齐欢呼叫道。
深秋的夜风拂过,飞檐下挂哨的银制铃铛,叮叮当当清脆悦耳。
因为就在短短几日前,这里不知杀过多少人……
晴雯闻言,一张脸“唰”的一下通红。
贾琮呵呵一笑,道:“她是无忧无虑,也好。”
不过当看到晴雯惨白的脸上流下泪来,又赶紧止住,将她都僵硬了的身子重新拉入怀中,柔声道:“你可别多想,我说了要你当姨娘,你想跑都跑不了。现在不能要你,是因为我正在长身体长身高,若是泄了元阳,就长不高了。你生的这样好,我又那么喜欢你爽快率真的性子,你可不许胡思乱想。我这几个月真是累坏了,坐着骨头都疼,你要是心疼我,就给我按按?”
初一看或许觉得有些突兀,但看久了,也能看出一种另类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