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二章 恩威

贾琮微笑道:“只施恩,不凌威,他们哪里知道好歹?今日给他们一个教训,往后他们愈发感激林妹妹,林妹妹管家也方便些,不敢有人阳奉阴违。”
在黛玉娇嗔不依中,贾琮微笑解释道:“我下次再来时,需要用到姑丈的招牌。崔义久跟姑丈多年,在外面就是姑丈的象征,所以留着他还有用。所以这次先借林妹妹的名义施恩……”
待他们走后,贾琮就见黛玉眯着眼,目光不善的瞄着他,嗔道:“三哥哥不是好人!我何曾说过要放他们一回,怎就成了我藏污纳垢?”
毕竟,只要林如海还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谁也不愿轻慢得罪林家。
黛玉话出口,自己也后悔了,贾琏毕竟行长为兄,又不远千里送她回家探父,没功劳也有苦劳,这般说就太失礼了。
崔义家的也是见识过贾琮厉害的,哪里敢耽搁,赶紧出门而去。
正要岔开话题,再交代些别的事时,就听林如海卧房的房门被打开。
可这种情绪时间长了,也就变成了抗拒和怨怒。
紫鹃同样高兴,连贾琏也笑道:“到底是三弟寻的名医,果然不凡!扬州城里那些沽名钓誉之辈,个个都说神仙难救,就这一两天了,害得我连寿材都准备好了……如今可好,又没事了,真真是天大的喜事!三弟,怎就你一个人出来了?”
许是真有人撑腰了,平日里半年加起来也没说过十句话的林黛玉,这会儿都敢冷嘲热讽了:“琏二哥之前过的不也舒坦?”
许是崔义家m.hetushu.com的说了什么,崔义倒也乖觉,甫一进门就跪倒在地,砰砰砰的磕起头来。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性格不合。
所以感觉身家性命都在人的掌控中,崔义畏惧的心脏几乎都攥在了一起。
“崔义,你可知罪?”
算不上仇人,只是漠视。
贾琮正色道:“借林妹妹的虎威一用……”
正尴尬难堪之际,却听贾琮笑道:“林妹妹慧眼识人,没有说错。琏二哥和宝玉差不多,都是富贵闲人,哪里肯委屈自己?”
此刻崔义脑门上已经一片红肿,隐隐见血。
可此刻,在林如海面前都未这般行大礼的崔义,却磕头如捣蒜。
黛玉闻言面色微变,神情低落下来,眼圈渐渐泛红。
紫鹃闻言唬了一跳,忙在一旁悄悄拉了拉黛玉的袖角。
心里感叹着到底是读过书见过世面的,不似林家父子那般蠢货,识时务,贾琮声音淡漠的问道。
贾琏在一旁捧哏道:“林妹妹,二哥我没能为,护不了你周全。如今可好了,三弟能为大,来了不过半日就将那些混账玩意儿压服,往后日子可就舒坦喽!”
黛玉闻言,咬了咬唇角,眼神幽幽的看着贾琮道:“我哪里懂这些,既然三哥哥以为他不好,凭三哥哥处置便是。”
黛玉激动的不敢置信,淡淡的眷烟眉曲起,一手用绣帕轻掩雪腻的下巴,一手抓住贾琮的袖角,问道:“三哥哥,你说的可是真的?我爹爹他,他真的能……”
黛玉没好气道:“这还叫施恩http://www.hetushu.com?快吓死他们了。”
贾琏闻言奇道:“三弟要见老崔?哦,就是崔管家?”
“三哥哥啊!”
崔义自忖他的脸没林家父子大,人家收拾林家主子都这样辣手无情,更何况他一个林家的奴才?
黛玉、岳姨娘等忙躲进屏风后暂避,贾琮和贾琏迎了上去……
或许贾琏开始并不厌恶王熙凤,他是害怕她,愧对她。
崔义虽为管家,却也熟读经义,再加上相貌不俗,这便是林如海信重他的缘由。
林家正堂,外间。
贾琮呵了声,道:“你也知道藏污纳垢?那就赶紧把身上的泥洗干净了,下去吧。”
贾琮闻言,看了过去,打量了这中年嬷嬷一眼,旁边紫鹃介绍道:“三爷,这位嬷嬷是内宅管事媳妇,人称崔义家的,他男人崔义便是咱家的管家,跟了老爷三十多年了。”
这等情况,贾琮又有什么法子?
可谁曾想,这样风光的两人,转眼间就被丢进了锦衣百户所大牢里,生死不知。
一旁站着之前去叫黛玉、岳姨娘的那位中年嬷嬷面色有些不自然,似有些紧张起来,赔笑道:“三爷要见外子?不如奴婢去叫人……”
崔义闻言面色霎时一白,张开嘴就想辩驳什么,却见贾琮一伸手,止住他开口的意图。
说前面之言时,贾琏还笑着连连点头,可贾琮说到最后一句,贾琏登时不笑了。
生冷的气息,连黛玉都吃惊的看着他。
可让她道歉,却也说不出口。
作为林如海信任甚至信重的人和图书,崔义自身就极有儒雅之气,否则也难入林如海之眼。
崔义闻言,唬了一跳,忙又磕头道:“不敢不敢,奴才算哪个位份上的,敢发这份善心去藏污纳垢?”
贾琮沉默了稍许,崔义脸上冷汗直往下冒。
就是在外面,也有许多达官贵人给他们爷俩一个面子。
贾琮点点头,对崔义家的道:“那你去叫他来吧,就说我有事吩咐。”
不过就听贾琮又道:“最多一个月,我会从金陵回返扬州,宝姐姐、平儿姐姐、晴雯她们也会一并跟来,林妹妹也就有人作陪了。到时候二哥就可以回都中长安,回去后刚好过年。老爷年纪大了,宝玉又是个吃现成的……虽现在有芸哥儿在管着事,可他到底还年纪小,林之孝他们未必服他。再者,二嫂一个人也快撑不住了……”
都不是糊涂人,哪里看不出他在心虚?
崔义又带着他老婆磕头,再给黛玉感激不尽的道谢罢,带着一身冷汗出去了。
之前崔管家坐视林家父子猖狂却不发一言,甚至助纣为虐,黛玉也讨厌他的很,怎会替他说话。
这一幕让黛玉、紫鹃和岳姨娘等人都有些吃惊,她们都是知道崔管家的。
贾琮见之心里也是一叹,这一对,还真是难啊。
林辽、林原父子这些日子来何等得意,尤其是林如海每日里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直至完全不醒后,林家爷俩已经以林家主人的身份自居了。
贾琏性子软和,也不在意,呵呵笑道:“其实之前和那些人打交道也费心,如今却hetushu.com是好了,三弟来了,不用再和那些人打交道了。”
贾琮闻言一笑,道:“好。我很快就会离开,走之前总要帮林妹妹把家里给理顺了才是。”
贾琮摇头道:“我很快要去金陵,这里还是要二哥多看顾些。”
黛玉闻言,喜的几乎难以自持,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不过眼泪到底还是流了下来。
贾琮眯着眼,轻描淡写的说着诛心之言。
贾琮又淡淡道:“原本以我的脾气,定是要将尔等背义欺主之辈丢入锦衣大牢里,好生炮烙一番,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忠义本分。可是……林妹妹却跟我求了情,说你崔家是林家家生子,几辈子都在林家做事。她心慈仁善,为你们夫妇说了好话,所以,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动了手脚的,都自觉还回去。下面哪个人不安分,你就给外面我带来的锦衣校尉说,将他们送入百户所大牢……别以为我在随便说说,我给你三个名额,今日酉时末刻前抄家拿人。要是你也心存仁善不忍动手,那就用你全家性命去补名额吧。”
等她走后,贾琮对黛玉、贾琏等人道:“之前听说,林辽林原在时,这位崔管家很是往那边亲近。姑丈身子重病未愈,家里难免人心惶惶。危难之际,最见本心。虽然林家爷俩是姑丈请来的,崔义靠向那边原无可厚非,可林家爷俩飞扬跋扈鸠占鹊巢甚至胆大包天敢欺负林妹妹时,崔义还袖手旁观,纵容无视,就很说明此人有问题了。不过到底如何处置,且看他自己如何把握吧。到底http://m.hetushu.com是林家老人,跟了姑丈多年,若是他能诚恳认罪,不是不能给他一次机会。若是他连我也敢欺,自作聪明以为能浑水摸鱼,那这个人就留不得了……林妹妹,你怎么说?”
离家五六年,她连林如海的印象都不深了,更何况一个管家?
若没做亏心事,怎会怕成这般?
一旁岳姨娘也在拼命念佛道:“真真是菩萨保佑!”温婉的面上满是惊喜。
等到王熙凤又因为放印子钱惹出祸事,往锦衣卫诏狱中走了一遭后,贾琏干脆借此机会,彻底和她割裂开来,相敬如冰,互不往来。
看着黛玉杏眼中的泪花,贾琮点点头道:“张老先生说了,虽然姑丈病入肺腑,却可维持住心脉不断,日后再慢慢寻良法医治。若是服侍照顾妥当,再辅以补药,纵然延寿一二年也不算难事。”
归根到底,王熙凤太过好强,给贾琏的压力太大,贾琏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贾琏的性子好,讨厌的人不多,可偏对王熙凤,简直是发自心底的抗拒和厌烦。
自从当初贾琏偷贾赦姨娘,闯下大祸,丢了爵位后,两人就开始彼此厌恶。
正说着,崔义家的带着一个身着管家服的中年男子进来。
“姑丈病重这些日子,你们也撒欢了吧?林家银库没被你们搬空?”
崔义闻言,忙抬头答道:“奴才迷了心了,忘了老爷这些年的礼遇之恩,只顾着讨好林辽、林原父子,不配为人……”
贾琮道:“张老先生还在里面施针,不能被人打扰。琏二哥去吩咐管家……算了,把管家叫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