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八章 没有白疼

黛玉这次是真的红脸了,连耳朵甚至是露出一点点雪腻的脖颈都成羞红色,根本不敢再抬头看贾琮,低着头站在那里。
想起之前在前厅屏风后听到的话,黛玉也知道贾琮不是从都中直接到扬州来的,他好像用了一招瞒天过海的计策,哄过了天下人,然后纵横六省,清理了锦衣亲军的门户。
然而,他累成这样,还是来看她,为她出头,保护她……
岳姨娘笑道:“琮哥儿是我们姑娘的亲表哥,不是外客,千万别外道了……”说了两句后,又道:“我去后面厨房里瞧瞧,再让人准备热水,琮哥儿清洗一番正好吃午饭。”
他是一个好哥哥……
正想着如何挽回一二,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再做起一看,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不过她没落泪,因为她看到贾琮并没躺好。
不过到底还是将靴子再蹬上,收起了污染源。
贾琮坐在床榻上,感觉着榻上柔软的被褥,放松心神的躺了下去。
再问贾琮:“三哥哥吃吗?”
黛玉担忧的想到,犹豫了下,她缓缓向前。
她自然是从未伺候过人的,可是想到贾琮累成这样,又那样爱护她,她照顾他一点,又值当什么呢?
听他这般说,本也没什么怒意的林黛玉反而不好意思了,如葱的两只小手纠结着,小声道:“并未怪三哥哥呢,三哥哥这样辛苦劳累,还是再歇歇吧……”
忙活了半天,床榻上也堆起了一座小兵器库。
没了外人,黛玉似开朗了些,看着贾琮抿嘴笑道:“还要怎么招待呢?”
贾琮呵了声,道:“林和_图_书妹妹笑起来很好看,比哭的时候还好看。”
所以贾琮才会累成这样……
转眼间,就见紫鹃端着一个食盘进来,上面摆放着一个莲花碗,盛着参粥。
贾琮听着这娇娇软软的声音,觉得愈发轻松,也愈发困倦,勉力打起精神,他轻笑了声道:“对,林妹妹从不小气,大方极了,呵呵……”
一股股倦意冲击着他的神经,阻滞着他的思维,眼皮上也如挂了千斤巨石般,缓缓合了起来。
岳姨娘面上一直带着温婉的笑意,引着贾琮看了看三间屋子,道:“这处房虽一直没人住,但常有人打扫,很是干净。琮哥儿若是不嫌弃,就在此处歇息吧。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说。”
可她性子里也带有刚性,虽然颤抖着双手,还是坚持将事做完。
紫鹃连忙小跑出门。
她则同黛玉一起,引着贾琮往客房去看看。
黛玉忙瞪了紫鹃一眼,急道:“有的是!”又对已经往外走的紫鹃道:“前面一直给老爷准备参粥,你去端一碗来,那个更补。”
黛玉水亮的眸眼一直看着贾琮,听闻贾琮自嘲之言,她轻轻摇头,道:“三哥哥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是为了保家宅平安,保家人平安。三哥哥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怎会是俗人?”
只想到哥哥二字,黛玉又红了眼圈。
“噗嗤!”
犹豫了下,又问道:“三哥哥怎要这样奔波?何苦来哉?”
看到这一幕,也不知怎地,没来由黛玉就忍不住想落泪,或许是怜悯同情。
没了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的衬托,贾琮面上http://www.hetushu.com满满是遮挡不住的疲倦。
紫鹃明白后,咯咯笑出声来,往贾琮脚上看了眼,也不嫌弃了,端着托盘入内。
客房都是现成的,单独一套小院,与贾琏院相邻。
直到发现贾琮一直看着她微笑,才有些羞赧的停住了笑声,俏脸绯红的嗔道:“三哥哥看我做什么?”
又翻手从侧面、后面摸索出各种兵器。
贾琮:“……”
黛玉泪眼花花,简直快要窒息了。
紫鹃呵呵一笑,道:“三爷如今比先前能让人亲近了呢。”
长长的呼出口气,透不尽的疲惫……
她轻轻起身,连裙角的风声也不带起一点,踱步向前,看着床榻上已经沉沉睡着的贾琮。
黛玉坐在一边,还等着回话呢,却听到一阵均匀的打鼾声响起,让她睁大了眼。
这样睡,一定很不舒服吧……
听到一连串“阿嚏”、“阿嚏”的喷嚏声后,贾琮立刻醒来,睁开眼后目光凌厉而防备。
各式家俬古董也以精美但并不华丽的瓷器为主,如江南水色般看起来赏心悦目,很是舒适。
黛玉又不是傻子,尤其是最后那两声“呵呵”,充满了调笑气息,黛玉俏脸晕红,跺脚不依道:“三哥哥不是好人!”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是午时。
贾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黛玉正色道:“继续……”
只一只脚,就费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褪下。
黛玉又“噗嗤”一笑,给贾琮将手擦净后,明媚一笑道:“三哥哥快吃罢。”
黛玉说完,还是紧紧看着贾琮。
黛玉一张俏脸晕红,简直不知该www.hetushu.com说些什么。
虽显得有些失礼,但黛玉和紫鹃见之非但不见责,反而更高兴了些。
这下惨了,两只脚都脱了,那扑鼻的气息变成了刺鼻的气息,呛的黛玉打起了喷嚏,甚至还有些干呕……
等岳姨娘走后,贾琮看了看留在屋子里的黛玉和紫鹃,面上带点笑意,道:“林妹妹,我可是到了你的地盘,如今你是东道,你要招待好我呢。”
刚要将眼睛移开,却看到贾琮变戏法般,从腿间取出一把长长的兵器……
盐政衙门距离杏花坊张家老宅很有些路程,贾琏饭前必是赶不回来了。
“噗嗤!”
贾琮怔了怔,看到黛玉晶莹的耳际都成了瑰红色,手都有些抖,想来已在后悔。
紫鹃摇头道:“以前三爷只和环三爷亲近。”
似终于收拾利落,贾琮将床角的被褥掀起,将武器搁置在那里,复又铺盖好后,才再次躺下。
太熏人了!!
这等动静自然瞒不过贾琮,他虽然疲惫之极,可最起码的警惕心还有。
又担心惊醒了贾琮,所以动作轻柔缓慢。
不过紫鹃进来后却唬了一跳,不是因为待遇低着头站在那,而是皱起鼻子来,惊骇道:“什么味道?”
黛玉其实不大知道江南六省的概念,但她知道,那一定很远很远。
贾琮轻声呻吟了声,道:“终于能正经躺下歇一歇了,骨头都散了啊……去,哪位给寻一杯参茶来,得补补……”
他说他是她亲表兄,所以护着她。
贾琮也自觉失言,不过他是真没一点不敬之意。
不过在看到头顶上的帷帐时,又醒悟过来这是何处。
hetushu.com罢,不用贾琮相送,便带着两个丫鬟离去了。
作为天下第一等肥差,盐政衙门虽然受限于品级,在规格上不敢僭越。
林黛玉拿帕子抹泪,嗔道:“三哥哥忒多心了,我哪里是这样小气的?”
念及此,黛玉屈膝蹲下,不嫌贾琮脚上那双沾满灰的文靴脏烂,双手握住,轻轻往下褪……
可刚一脱下靴子,黛玉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紫鹃笑道:“三爷可真不客气哩!”
黛玉又忍不住喷笑出声,贾琮解释道:“刚林妹妹脱鞋了……”
他太累了……
贾琮不笑了,解释道:“这两个月来就没安生休息过,自都中南下,又自南而北,加起来纵横万里有余。虽也抽时间在路边湖泊江河里沐浴,可也只马虎而为之。常常三五日甚至更久,脸都不洗,更别提脚了。唐突林妹妹了,是我的不是。”
比起记忆中的模样,贾琮黑了许多,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不大不小的三间套房,陈设精致。
贾琮自然没什么不满,谢过岳姨娘。
贾琮奇道:“以前我端着身份么?”
紫鹃自然一万个不信,黛玉更是跺脚啐道:“呸!三哥哥不是好人!分明是你的脚……”
因为贾琮能这般自如,便是将此处当家里一样,也拿她们当亲人。
黛玉闻言怔了下,随即抿起薄唇,秀美的俏脸开始扭曲,消瘦的肩膀颤抖起来,忍的好辛苦,最终还是没忍住,不可抑制的咯咯咯乐了起来……
黛玉见贾琮大笑,又将她舍命取得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简直痛心疾首:“你还笑?”
贾琮这会儿自然不能再睡了,轻笑和图书道:“我不是宝玉,没有他那么淡泊名利,我心中还有功利心,所以愿意纵横天下,换一身荣华富贵,也保得家宅平安……俗人一个。”
又鼓足勇气,将另一只靴子也脱掉。
看到黛玉涕泪横流的狼狈样儿,竟还哈哈笑出声来。
所以岳姨娘就让人去准备饭菜,给贾琮接风。
由于没有脱靴,所以贾琮此刻是斜躺在床上,两条腿还垂在外面。
然后就见贾琮将衣襟前摆撩起,双腿岔开……
这还没完,他将袖兜挽起,贴着手臂还有一张小弩……
要不是还有自制力,她险些惨叫出声……
那她也是他的亲表妹,伺候他一回也是应该的……
贾琮莫名看她,就见黛玉取出绣帕,将他的双手擦了擦。
贾琮嗯了声,想再说些什么,可真的坚持不住了。
天呐……
见之贾琮起身去迎,却被黛玉喝住。
他反而大方一笑,对咬着下唇的紫鹃道:“我这个妹妹,没有白疼吧?”
似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贾琮头都没抬,只温声道:“在林妹妹前失礼了,实在抱歉。在马上折腾了两个多月,睡觉都在马上赶路,如今挨着床了,所以就恣意妄为了回。林妹妹你先回吧,回头我再跟妹妹赔不是。”
贾琮没开玩笑:“没有吗?”
贾琮疲惫的应道:“吃,越补越好,越快越好。”
但内中装饰,绝对远超同等品级的官宅。
等紫鹃出去后,黛玉犹豫着该说些什么,却见贾琮忽然坐起身来,唬了她一跳。
贾琮不是宝玉那等闺中少年,他也没将只十二岁的林黛玉视作高不可攀的女神,因而一点羞耻害臊的心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