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三章 为难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两人谁也不服谁。
越有才,越该死。
不用多问,他就知道面前之人为何人。
许是见贾琮不言,一旁韩涛看着魏晨继续问道:“听说刘昭待你不薄,你就这样把他卖了?”
念及此,贾琮目光再深沉一分。
他从不妄自尊大,也自忖为当世人杰,自信并不愚笨。
似有些天凉,贾琮双手怀抱在胸前,目光淡淡的看了眼被展鹏锁拿之人,问道:“什么大鱼?”
在他刻意奉承讨好,又卖弄了些才华和小手段后,原本以为能够逃过一劫,却没想到,情形竟急转而下!
从一开始,魏晨就不断的表明立场、划清界限、伏低做小和扮蠢,又适度的显露才华,为的就是能够活命。
魏晨到底是用脑子的出身,相比起来,年纪相差不了多少的展鹏就单纯的太多。
贾琮依旧没开口,只是打量着魏晨,倒是展鹏摸不着头脑,问了句:“猜什么?”
金陵千户所皆为其不共戴天之敌,福海镖局从上到下都还被关在大牢。
魏晨也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向贾琮,两人目光接触后,魏晨先是一怔,随即摇了摇头,苦笑道:“猜错了……”
贾琮没有理会二人炸刺,审视的目光重新变成淡漠,对魏晨道:“你知道我会来?”
话没说完,就见魏晨早已瞠目结舌,面色骇然的看着贾琮。
他如此,魏晨却唬的魂飞魄散。
贾琮闻言冷笑一声,这个消息只有内阁几位重臣才知道,看来是有人不想他太轻松……
就听贾琮道:“其和图书实我听说过你,你手下没有直接带兵马,所以刘昭一伙许多罪恶与你没有直接相干的关系,论罪,未必当死,你又有绝顶之才,原该是一有用之人。
魏晨摇头苦笑道:“在大人面前,如何敢提智谋二字?只是……”迟疑了下,魏晨道:“大人,卑职不知当问不当问,大人奇袭此处,卑职的确一万个想不到。可是只拿下此处又有何用?卑职愚鲁,看不出此中真意。江南锦衣千户所的主力始终在金陵城内,由刘昭和其他三个副千户亲自掌控。就算大人将扬州和苏州等地的百户所都拔掉,也难伤其根基。更何况,还有其他各省的千户所……”
贾琮只提了一个粤州城,就足够魏晨想明白许多事。
好端端的,魏晨还未活够,还未享受过世间繁华,他还有老母亲要他养老送终,家中还有娇妻幼子……
贾琮方才说的极对,越是聪明绝顶之人,越是惜命。
一瞬间,魏晨几乎想要跪拜!
看一眼就能看出斤两,吹牛皮都不是这样吹的吧?
魏晨惨笑道:“待我不薄?四大副千户里只有我没有手下人马,他最防的就是我,只想我给他当个幕僚,等他儿子接了他的职务,再继续给他儿子卖命。要不是他儿子惨死,呵呵……”
天上雨水渐渐停了下来,贾琮让韩涛撤下油纸伞,他抬头望了眼还被阴云遮蔽的天空。
聪明绝顶之人就这点好,一点就透。
展鹏只能看向贾琮……
再加上年纪相近,一个性格跳脱好动,一个却如冰和_图_书山般不苟言笑,所以和冤家差不多。
可越是这般,魏晨就越惊恐……
魏晨犹豫了下才道:“卑职听说,大人南下并未得到军饷,只能从盐政衙门筹措,所以……”
只可惜,我答应过展鹏……
可无论如何,他的目光始终拘束在江南省内,他从未想过,贾琮会直接南下粤州,再自南向北。
魏晨苦笑道:“只猜到了会落脚扬州,八成可能出现在盐政衙门……”
本座麾下弟兄的死敌,便是本座之死敌。
见此,魏晨心里一沉……
此时,或许贾琮命他直接提着刀往长安杀去,他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说罢,转身往外行去,郭郧、沈浪连忙护从左右。
展鹏似乎比较感性,尽管贾琮目光已经有些责怪了,他还是激动到热泪盈眶。
似感觉到陡然巨增的压力甚至是杀气,魏晨忙叫道:“大人,卑职绝没有惊扰船上贵客,正巧甄家大公子在镇江府,所以卑职就想了个法子让他知道大人的楼船靠在码头,让他去拜见了番。因为船上说大人过了病气不能见人,甄頫没有强求,只要了两幅大人墨宝……原本刘千户是准备安排水鬼摸船的,不过卑职确定后就没有让人攀船。”
再想想今日贾琮的作为,以及他身上的大义优势,很顺畅的他就想到了沿途其他各省锦衣千户所的下场……
韩涛则带着五人留了下来,帮助展鹏处理此局。
他用不加掩饰的仰慕眼神看着贾琮,如见天人。
魏晨干笑了声,点点头道:“卑职见过www.hetushu.com展少侠的画像……”
他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两人打的什么哑谜。
展鹏在他身后冷哼一声,虽恨不能立刻撕碎了这个刘昭的帮凶,可到底知道规矩。
然而,得到的却是贾琮冷淡到淡漠的目光回应。
竟被这一番话说的动摇了起来……
贾琮面无表情道:“那你如何得知我不在船上的?”
似乎感到了身后的杀气,再看看一旁被沈浪扔在地上的人头……魏晨冷汗直冒,他忽然大声道:“展兄弟,福海镖局的事当真与我没有一丝一毫相干。我巴不得刘越完蛋,不然我这辈子都要被刘家父子困死!刚才展兄弟杀的那两人,名为保护我,实则是刘昭派到我身边监视我之人。展兄弟也是知道我魏晨的,你想想,若是当日捉拿你由我亲自调兵遣将,你可有机会逃没有?再者,我若果真想害你家人,一个金陵府衙能拦得住?展兄弟也是应天府老人,可曾听闻我魏某人做过一件恶事?”
魏晨被骂的打了个激灵,一下就清醒过来。
展鹏自然闻声大怒,不过碍于贾琮在场,不好发作,只以目光仇视之……
贾琮眉尖轻挑,微微眯起眼,道:“你怎么猜想的?”
展鹏兴奋的有些难耐,激动道:“大人,此人就是刘昭麾下四大副千户之一魏晨,也是刘昭的军师,最是诡计多端,平日里神出鬼没,原本以为就他最难捉,没想到他会在这里,没想到啊……”
说罢,贾琮对已经感激激动到颤栗的展鹏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可以动手了。www.hetushu.com
总之,魏晨绝不想死。
魏晨道:“正是那两幅大人亲笔书写的墨宝泄露的消息,卑职粗通字画,能根据墨色推断出落笔时间。卑职看了大人那两幅墨宝后,立刻就能断定,那两首词作成于……”
贾琮淡淡道:“你认得这个捉你之人么?”
魏晨道:“近来江南大雨,道路不通,我确定后,没有回金陵,便直接来到此处……”
好在,一旁沈浪冷冷的哼了声,言简意赅道了句:“蠢货!刘昭能坐大,他居功至伟,想想你老子娘。”
念及此,展鹏杀意复生。
想起还被关在牢里的祖母、爹娘,也不知他们是生是死……
这已经不是展鹏一人之仇的事了。
沈浪是在嘲笑他不自量力,东施效颦,哼他看个锤子。
魏晨,下辈子好好投胎,重新做人吧。”
贾琮倒没多激动,他目光淡漠的俯视着狼狈不堪的魏晨,没有说话。
可魏晨又大声道:“展兄弟,当时是各为其主……展兄弟,我可以帮你将你家人早点救出来,我不知道你们原本准备怎么救人,但我可以告诉你,应天府大牢里有刘昭的人,专门等着你去劫狱呢!而且刘昭下过死命令,只要你一现身,就当着你的面先动手杀人……我可以帮你救人!咱们无冤无仇,我能帮你。而且我还知道许多刘昭的秘密,知道如何破金陵之局,还知道许多江南豪族的秘事,我对指挥使大人有用啊!大人,卑职愿意效忠……”
就在他怀疑时,却听到一旁传来沈浪冷冰冰的哼声,不掩讥讽之意。
展鹏http://www.hetushu.com闻言,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低头看了看魏晨,又抬头看了看贾琮,脑袋快成了浆糊。
贾琮瞥了眼展鹏点点头后,继续道:“我是在粤州城外遇到的他,当时他正在被一个叫狄功的人带人追杀……”
魏晨道:“很简单,早就怀疑大人不在那艘船上,船走的太慢了……直到上月下旬,想了个法子探了探船……”
韩涛帮忙解惑:“就和你说的高手相对,一招见高低一个道理,聪明绝顶的人,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对方的斤两。魏晨猜错了大人的高低,所以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声音展鹏就瞬间领悟了:
过了不知多久,贾琮俯下视线,目光再落到展鹏面上,道:“这件事就由你自己决定吧,是杀是活,你可以自己做主。既然答应了要救你家人,要让你报仇,那么到底该如何做,你都有主动权。我并非收买人心,只是在我眼里,你并不只是一个打手。尽快处理好此事,然后去盐政衙门寻我。”
贾琮打断了魏晨之言,沉声问道:“此事还有谁知?”
展鹏闻言,又犹豫起来,一旁的沈浪也不理他了。
贾琮奇道:“你为何能断定我会来扬州?”
贾琮又开口,声音淡漠道:“也许是这个缘由,也许不是。你是聪明绝顶之人,聪明人却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惜命,或者叫怕死。你魏晨智谋高绝,就这样死去多半是不甘的。”
如今,他愈发敬服贾琮,所以愿意遵守他的规矩。
此二人都是好武之人,比起来展鹏刀法远胜沈浪,但沈浪拳脚功夫又超过展鹏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