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四章 相依相伴

这话倒没说错,让人知道贾琮命寡嫂和侄儿媳妇干粗活,那对他的名声着实有碍。
秦可卿闻言一滞……
贾琮眉头却愈发皱起,盯着秦可卿喝道:“敢情我前面说的话都成了耳旁风不成?我怕何人毁谤?口出腌臜之言,必是腌臜之人,这等小人乱言,何须在意?”
贾琮闻言,有些诧异看向平儿,平儿回过神来,俏脸腾的浮起一片绯红。
下面的奴才虽心里都不再恭顺,也绝没人对她明面上有半点不敬。
感受到腰间掌心微微用力,平儿没有再抵挡,顺势依偎进了贾琮怀中,提心吊胆的看着周遭空荡荡的宅院,要是被人看到真的不用活了。
平儿听他笑的如此爽朗,羞红的俏脸上,唇角微微弯起……
可此时她真的高兴。
见平儿羞愧的快走不动路,似做下了什么极坏的事,贾琮再次感慨这个时代……
偏贾琮似一不懂风情为何物的冰冷石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微微皱起眉头道:“赶紧将养好身子,我后日就要带着平儿姐姐南下,家里不能没人照看。已经和大嫂说好了,明日你便和她一起搬去宝茹院,每日负责照看宁安堂的清扫和后面花园的打理。人不能闲着,闲着就容易矫情多思。虽是些粗活,还是希望你们亲自动手带人去做……”
心里凄苦的日子过了太久,几乎就要难以为继,如今却忽地被这种特殊的关怀包绕,一时间秦可卿感动莫名,目光感激的看向贾琮……
前头提着灯笼一路小跑的小角儿听到后http://www.hetushu.com面的动静,又巴巴的跑了回来,却被贾琮一个瓜崩儿重新驱赶到前面。
或许也有些关心,但唯独不见曾经家里男子见她时的那种想要“吃人”的眼神……
换个骨头软的,此时怕是心都要化了。
尤氏一双美眸,看看床榻上的儿媳,又悄悄看了眼贾琮,眨了眨眼后,笑道:“三弟说的极是,你就是心思太多,担心完这个又愁怕那个,生生将自己的身子骨熬坏了。咱们妇道人家都是没能为的,难免如此,可你也不想想你三叔是何等英雄,还会怕那些嚼舌头的?他只是关心你……”
至此,尤氏、可卿等人焉能听不出贾琮是在说什么?
看着贾琮俊秀沉稳的脸,目光显得严厉,又有稍许怀疑。
可卿心里新奇一叹:
何时有人这样同她说话?
就算西府老太太、太太打发她们到这边来,面上也是好言好语的说话。
一旁秦可卿两个丫鬟宝珠和瑞珠,更是眼带怒色的瞪向贾琮。
说至此,贾琮转头看向身旁,正好与身边也瞧向他的平儿对视了眼,平儿目光温柔暖煦,轻轻一笑。
若非如此,贾珍也不会因此丧了性命,还累得贾家失了偌大一座国公基业。
“好了。”
他轻轻扶住平儿细腰,感觉到她霎时一颤,便温声道:“秦氏虽然生的极好,可不提她的身份,就是其人,在我眼里也没平儿姐姐好。”
秦可卿本是冰雪聪明之人,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陡然羞愧的满面通红,垂http://m.hetushu.com下眼帘,不安的用绣帕掩住半面俏脸,心里却愈发生起暖意……
世代相传的妇德中,也要求女子不可妒。
秦可卿被如此训斥,先是一懵,随后本已如灰烬般的心又泛起一抹不服,幽幽叹道:“侄儿媳妇素来愚鲁,怎当得起心思敏慧之赞?还请琮三叔教诲不足之处。”
秦可卿闻言,略略激动的咳嗽了几声,答道:“怎敢如此失礼?实在不曾。”
一个女人体贴不要紧,可一个世间极美的女人,这样贴心的着想,便是传说中最难消受的美人恩了……
平儿闻言生生气笑了,她虽自忖亦生的俏丽,可也有自知之明。
贾琮淡淡一笑,道:“我相信,只是你不是不敢,而是你根本未放在心上,你当时怕是连我是何许人都不会关心,对否?其实不止是你,除却一些下贱的仆役整日里无事生非嚼舌头外,正经主子里谁会真的当回事?”
更不用说当初贾珍、贾蓉父子还在世的时候……
这便是戏文中说的红颜祸水。
那时,也只有平儿这位王熙凤身旁的红人,因为过往的一点缘分细心关照他。
贾琮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在空旷的东府后宅里,回声阵阵。
听闻贾琮之言,秦可卿惨白而绝美的脸上多了抹血色,她轻轻咬了咬干涸的唇角,眼神凄然哀怨……
不妒,为女人的天命和本分。
秦可卿闻言,心思百转,各种滋味纷杂,眼中既有感激,又有幽怨,稍许后应道:“三叔有命,侄儿媳妇自然m.hetushu.com不敢不遵,亦知三叔好心。只是……怕外面不知情之辈,非议三叔清名……”
真真比不得秦氏那等祸国殃民。
几乎是平生头一回,有人这样对她说话。
平儿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明白人。”
平儿闻言,心花怒放之余,又忍不住替人小声辩解道:“琮儿,珍大爷之事……是强迫……”
好在这里无人,两人一起往宁安堂走去。
……
贾琮呵呵一笑,道:“这你就不知了,若是和旁人一样,好言好语的哄劝,必说不动她。长的太好了,受到的宠爱也太多了,就习惯了那样的劝言,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崭新体会和感觉,一种被托付,自己成了有用之身的体会。
又看着秦可卿,问道:“若做不到就早说,我再托付她人帮衬大嫂,免得过二年我带人回来,落一个飞鸡钻狗的荒宅。说话,能不能做到?”语气已有不耐。
却又见贾琮摇头道:“她年纪轻轻哪有什么重兵,不过是心病太重,存了轻世之心罢。”说着,又对泪流不止的秦可卿道:“秦氏,想来你心思敏慧,又素有争荣夸耀之心,非是如此也不至忧思成这般。只是到底是妇人之见,难免本末倒置。”
让他度过了那时难关……
归途中,平儿赞叹一声,又看着贾琮嗔怪道:“琮儿还是长辈哩,如此狠心。”
“蓉大奶奶真是好颜色!”
真的很不同啊。
秦可卿闻言都呆住了,再度怔怔的看着贾琮……
虽然贾琮言谈有些冷酷无情不温和-图-书柔,可也在秦可卿灰暗冰冷孤寂恍如一潭死水的内心,荡起一抹有生气的涟漪。
贾琮截断尤氏的话,道:“都在这座宅子里过活,便是一家人,相互关照原是本分,大嫂不必说这些。若果真谢我,就帮我照看我东府吧。这样大一座宅子,大嫂和秦氏若不用心照看,长久无人,很快就会破败下去。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们的家。”
她又如何能及?
与贾琮久不得回应仿佛渐渐不耐烦的目光对视了几个呼吸后,秦可卿缓缓点点头,应道:“三叔放心,侄儿媳妇记下了,必不负三叔所托呢。”
这大概是平儿今年听到的最好听的话了,这世上怕也没几个男人会这样甜言蜜语。
当然,贾琮能这样说,她心里还是高兴……
她们都未想到,贾琮会用这样的话来点醒人。
就算果真有什么,如今秦可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又何必口出恶言?
正室尚且如此,需要主动替夫纳妾,以显大度,更何况其她?
她以为贾琮是当面斥责秦可卿当初与贾珍做下的丑事,可当时的丑事分明是贾珍欲枉顾人伦,和秦氏何干?
相依相伴的感觉,真好。
到底不是什么雅事,有些说不出口。
贾琮先欣赏了眼平儿羞红如胭脂的脸,而后摇头轻笑道:“我说的不是如此,我知道她也是个可怜人,所以才会劝她一遭……我的意思是,纵然是女子,也不能以相貌为人生之全部。相比秦氏世间罕见的颜色,我更喜欢姐姐一颗善良仁顺的心。”
好妒,乃是七出之首。
和*图*书收回目光,贾琮继续摇头道:“说这些不是为了指摘怪罪你什么,只是想告诉你,谁也不要将自己看的太重,以为发生点什么,天下人都会笑话你。把这些莫名其妙的忧思看的太重,想的太杂,夜里连觉都睡不好,你不病才是怪事。这样所行没有一点益处,反倒将自己的性命都轻视了去,这样的糊涂人,又如何能让人尊重?你不是个蠢人,当明白我什么意思。”
尽管,平儿料想再过上几年,贾琮再长大些,真正知道男女之事后,许多事未必说的准……
所以平儿才为方才那句含酸之言羞愧,贾琮也为这个世道暗爽……
贾琮道:“你以外人目光为忧、以外人指点为耻,担心物议非非,忧虑旁人笑话,殊不知这等心思实是杞人忧天。我问你,当初我在东路院假山后那座耳房中受人辱骂鞭笞时,你可曾笑话过我?”
此时此刻再想起,早已忘记当日之难,却难忘当日情分。
尤氏目光复杂的看向贾琮,秦可卿更是泪光点点面色动容的看着贾琮。
贾琮见平儿气笑,也笑道:“不是为了哄你。就相貌而言,这世间能比得起秦氏的的确没几个,可那又如何?在我心里,十个秦氏加起来,也不及平儿姐姐重要。我非好色之辈,更重品性和感情。秦氏或许极美,平儿姐姐却是与我同甘共苦之人。”
那时,但凡这世间有的,无论她想要不想要,对她来说都是轻而易得。
尤氏不敢多言,平儿却心地最善,开口婉声劝道:“三爷如何这般说话?蓉大奶奶身子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