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卖菜……

贾琮见众人怜悯于他,甚至连贾母都不例外,他轻笑一声,正色道:“老爷,侄儿习《易》,首学乾卦,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侄儿知道当时若向老爷求助,必能得到相助,但侄儿想先自强自助试试,若不成,再向老爷求助。这并没什么的,只是一个自强的过程。若无当日之磨砺,许也无侄儿今日之所得也。”
若你只对我一人下手,念在我家老太太、老爷替你求情的面上,我可从轻发落。
贾政闻言,缓缓点头,目光渐渐欣慰,忽地,又若有所思的转头看向了贾母身旁的宝玉,卖菜……
王夫人等人也纷纷一脸动容,红了眼圈。
那时,你可思曾及两家之交情否?
荣庆堂上一片静谧,高台软榻上,贾母怔怔的看着贾琮,眼睛却渐渐模糊。
待婆子走后,墨竹院内亦是一片宁寂,平儿担忧的看着贾琮,却不知该怎么劝。
出大事了……
贾母却缓缓摆手,接过鸳鸯递来的锦帕,拭尽眼泪后,问贾琮道:“你方才说裘良忘恩负义,什么意思?他夺了你何基业?”
贾母:“……”
贾琮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进了荣庆堂。
贾琮却不慌忙,奇道:“老太太这是何话?琮怎敢如此?具体缘由,琮不是已经让嬷嬷转告了么?往后像今日这般之事,实不知凡几,若每家都来人叨扰老太太,老太太怕没一日安宁时。”
“二奶奶怎么来了?”
王夫人对面的年老妇人听贾母没了动静,又呜咽哭了起来。
但若你还有枉顾国法之恶行,当知举头三尺有神明,锦衣亲军为天子亲军,自要维护国法昭昭!”
其父又得第和图书二代荣国公相救,贾家于其全家都有救命之恩,因而年年拜礼上门,也自诩与贾赦、贾政平辈。
贾琮又哪里是她能拉的动的,贾琮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回头与平儿等人道:“你们先过去,我回头就去,今晚咱们先吃一顿乔迁宴,明儿再请二嫂和姊妹们。”
裘家母子走后,贾琮又恢复了垂眼请安的姿态,静静跪在那,好似方才一番惊雷,与他毫不相关……
王熙凤对贾琮使了个眼色:瞧见了吧?
贾琮虽依旧保持着与贾母请礼姿态,但却沉下脸来,冷肃的看着这中年男子,声音清冷的喝了声。
在他看来,贾琮不过一晚辈,怎敢在他面前如此拿大,竟直呼其名?
现在,立刻回家闭门,等待锦衣军调查发落。
一入内,就听到堂上有人哭泣落泪。
他见贾琮半点情面也不通,拿虚言敷衍他,胆战心惊下,又想向贾政求援,却听耳边传来贾琮忽然严厉的威胁:
去岁你见我出征黑辽,料我九死一生,故而勾结运漕帮,夺我产业,还将我手下之人关押囚禁,严刑拷问。
看着头戴紫金冠,衣着飞鱼服,一身蟒纹贵不可言的贾琮,再被他毫不留情面的当面斥“滚”,裘良也是近五十的人,满面惨白,失魂落魄,却在贾琮的逼视下,当真多一言不敢发。
“不害臊的小东西!”
“小蹄子有你什么事?”
若连你这等负心悖逆,贪婪狡诈之徒都能放过,日后世人只当荣国无人!
此言一出,荣庆堂内一片肃穆。
意为贾母震怒了,让贾琮自求多福……
贾母闻言又是一滞,差点没一口气憋过去。
http://m.hetushu•com
这突然之音,连贾母等人都怔了下。
外面婆子之言,让墨竹院小院内众人一怔,齐齐看向贾琮。
那中年男子闻言,老脸一怔后,随即满面愧怒之色。
那年,先荣国亦是如此意气风发,与她傲言,视万千强敌若等闲,谈笑间,强敌即可灰飞烟灭……
进了贾母院子,就感到气氛不大安宁。
小角儿却一点不害怕,养着头“咯咯”的笑的欢实。
平儿见王熙凤使劲气力也拉不动,脸色都涨红了,贾琮这边还在谈吃请,忙笑道:“好了我的爷,快去罢!”
正当气氛再次热闹欢庆起来时,就见一道苗条身影进来……
见她顿下不说,贾琮奇道:“日后如何?”
平儿闻言,见贾琮面色不似作伪,这才海松了口气,婉言劝道:“虽然琮儿这些年比不得宝玉他们,可当初毕竟是老太太开口,亲自将你要到这边抚育的。若不然,纵然是老爷,也不能强和大老爷要了你到这边。若是仍在大老爷那里,你还不知要受多少苦和罪哩。所以……”
平儿欣喜问道。
她们自忖都不是小气之人,哪怕为了体面,也不会如此苛待贾琮,哪里就到了这个地步?
继而就见晴雯等人纷纷羞笑啐骂起来:
贾琮却没有立即答应,他想了想,道:“去告诉裘家的人,寻我就往东府去,不要扰了我家老太太的清静。”
她又怎能劝他大度?
她好似看到了,五十年前,她初见先荣国贾代善时,代善公的影子……
你还敢狡辩?
自觉颜面尽失,心中等贾母贾政等回圜补救,至少要喝斥贾琮无礼吧……
在贾府内,她m•hetushu.com亲眼目睹了贾琮当初的孱弱可怜,受人欺负凌辱,吃了多少罪,咽下多少苦……
故而实非琮不念祖上交情,因此等小利,裘家就敢夺我产业,害我友人。
贾母却没叫起,直接沉声问道:“方才叫你,你也不来,我这老太婆请不动你了不成?如今你也大了,又为官做宰,成了伯爷,便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贾政、王熙凤、李纨、尤氏等闻言,也纷纷上前问安。
可是……
贾琮却没给这个机会,他直视裘良,目光中渐起煞气,只听他声音清寒道:“你裘家受吾祖父大恩,连你这五城兵马司之职,亦有我家出力,虽我家不会行挟恩图报之事,却更容不得中山之狼!
虽然,底下之人还比不得代善公举重若轻,但是……已经极相似了。她那样厚爱宝玉,除却衔玉而生外,不就是因为后辈子孙中,唯有宝玉相貌最似先荣国么……
贾母闻言,震惊的看着贾琮,有些不敢置信颤声道:“你……你为了读书的嚼用花费,竟去……卖菜?”
这过程中,琮曾与运漕帮合作过,运漕帮背后靠着的便是裘良,先前双方均安然无事,只是自琮出征瑷珲城后第二天,裘良就让运漕帮将倪二打伤抓了起来,挑贩尽归其有。
如今,你见我大功而回,得封伯爵,更得陛下钦点锦衣指挥,又上门来攀交情,求体谅……
开天辟地头一遭,贾府还有老太太、老爷请不动的人。
其母虽爱儿心切,心中悲苦,但怕惹恼贾琮,连累裘良,也是一言不敢发。
这时,坐于贾政下手的中年男子起身,行至贾琮侧面,微微躬身拜下,满面惭愧道:“因我m.hetushu.com治下不严,万万没想到手下人竟做下那等事,抓了与伯爷相熟之人。实是我……”
“老太太?”
因我们日日从城外农庄运菜,十分鲜美,所以后来渐渐做大,不止在南集市胡同处卖,还召集了许多城外农庄农户,挑着蔬菜在各处贩卖,赚了不少银钱,足够琮读书之用,甚至还稍有富余。
贾母见之叹息一声,道:“人家上门来,说是跟你请罪,我倒不知,你哪来这么大的威风做派……”
贾琮想解释,王熙凤却上前一把拉着他的胳膊,往外拽道:“可别解释了,好端端的又闹出是非来,快与我走罢!”
“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所以……琮绝容不得他。”
廊下几个小丫头都没人敢说笑逗鸟了,静静的侍立在那里。
若有十倍利,裘良必敢出卖贾家,坏我性命。
见平儿担忧的模样,贾琮好笑道:“平儿姐姐在想什么呢?果真是不愿让这些人扰了老太太清静。往后这等事不知凡几,若都来这边闹,那老太太、老爷怕再无一日宁日。”
裘良被贾琮毫不留情面的揭底,呵斥的满头大汗,心中慌乱。
贾琮上前,瞥了眼坐在贾政下手的中年人后,心中冷笑一声,先拜见贾母等亲长。
外面婆子和平儿等人又是一怔,不过外面的事,平儿等人自然不会插口,那婆子也只是愣了会儿,就赶紧往荣庆堂去了。
贾母话音刚落,就听贾琮接道:“老太太此言差异,琮如今为荣国传入,肩负祖宗余威,另外,又为锦衣亲军指挥使,身负皇命,实不敢妄自菲薄,坠了祖宗威名,天子体面。”
贾琮呵呵笑道:“平儿姐姐放心,你当我还是小孩子hetushu•com么?总不能和宝玉去比谁受宠吧?你放心,贫贱使人成长,我虽年不满志学,但心地早已成熟。怎会因为这些,就和老太太置气,没的让人笑话,也会让人说我不孝。”
高台旁王夫人忽见贾母老泪纵横泪流满面,不由大吃一惊,惊呼道。
其祖景田侯原为第一代荣国公麾下重将,相交莫逆。
“裘良!”
又有王夫人等人的劝说声……
平儿俏脸一红,抿口不言。
平儿闻言,双手合十笑道:“阿弥陀佛!怪道二奶奶总夸赞说,我们爷是个有大气魄大志向的,日后……”
好个没面皮的东西。
贾琮还待再问,就听一旁小角儿咯咯乐道:“二奶奶说日后我们都是有福气哒!”
母子二人失魂落魄的草草给贾母行了个礼后,悲戚而归。
贾琮答道:“读书时,因好买书,虽费尽月钱而不足。琮就想了法子,与南集市胡同一名唤倪二者,合伙做起了贩卖蔬菜的勾当。
“裘良,你再敢多言半句,本座即刻传锦衣亲军,将你拿入诏狱,严刑拷问!迷了心的腌臜东西,也敢欺吾家老人宽厚仁善,真当荣国无人耶?!日后胆敢再来惊扰吾家者,一律罪加一等,严惩不贷。滚!!”
贾政更是落下泪来,悲声叹怪道:“痴儿痴儿,吾家纵然再短吃用,焉能缺你读书之用?汝如此,又置吾等亲长于何地也?”
她们还从未见过贾琮这般姿态……
王熙凤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对贾琮道:“我的好三弟,你可没把老太太气毁了!如今又外客在,你怎也敢这么不给体面?”
众人不料贾母还在关心这个,纷纷看向下面贾琮。
贾琮这才在王熙凤的“搀扶”下,往荣庆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