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四章 歇息

贾政皱眉道:“老太太,宗亲之爵转亲贵武爵,是要去九边边塞熬年头,或者立下军功才行。琮儿还是个孩子,又这点子年纪,读书读的好好的,老太太……”
正因为那七名旧党子弟被贾琮检举而出,才将事态扩大出舞弊案范围,让新党难以招架,元气大伤。
听贾政这么说,贾母疲惫一叹,摆手打断了贾政的话,道:“这是你们前面爷们儿们要想的事,和我们里面没什么干系,我也就那么一说,往后也不会再说。你们这些荣国公的子孙都不着急,我又急什么?日后你们见了荣国公,他问的也是你们,不是我,你们去吧。”
贾琮闻言,心里再度微微愕然。
贾琮惊讶了下,这点上贾母倒是不糊涂……
科举的确是只对贾琮好处大,对贾家几乎没什么益处……
贾琮心里则是奇怪,这位老太太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她不是一心想着高乐么,怎么想起让贾家恢复往日的荣光了?
这话不是虚言,今日之事,虽然出于无奈,可他得罪的人真的海了去了。
贾琮笑着点点头,道:“不急着会试,要多读几年书,再研深一些火候再下场。”
对方真想对付贾琮,光弹劾都能将他弹劾到万劫不复!
在这等处境下,他自然不会拿自身的安危大意。
很有部分人在中二的年纪,怀恨在心之下,做出些疯狂的事并不意外。
阉党且不提,基本上死绝了,但宫里到底还有一个戴权。
贾琮确实感到身心疲倦,他活动了下脖颈,看着平儿笑了笑,道:“劳姐姐服侍一回。”
可若没机会,他也不会作死的强上。
这位老太太和-图-书,在家族利益得失上,拎的可真清楚啊!
……
贾琏则又去前面忙活贾府庶务去了,快到中秋了,往年有赖大、周瑞他们操持,如今这些老人都进了镇抚司,新管事接手一下子也没那样快,只能贾琏亲自去操劳。
他们认为贾琮身为旧党大佬弟子,理应出这份力。
贾政等人闻言,无不汗颜愧疚。
所以,对于贾政的话,他自然点点头应下。
只不过在这个敏感时刻,他们绝不敢轻举妄动就是。
她睡午觉时,难道梦到了贾代善?
贾琮苦笑一声,对贾政道:“完了,又要挨训了。”
春燕崇拜的看着贾琮,道:“三爷,你把卷儿都污了,一个字也没写,都能中举,成了举人老爷,真真了不得哩!”
贾政和贾琏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中午时候贾母才警告贾琮安分点,别再招灾惹难了,没想到还没到黑天,就又来了是非。
这还是贾琮第一次开口让哪个来服侍她,眼见贾琮笑吟吟的看着她,平儿心里又羞又恼,恼的是这样一个俊秀的公子,怎就不知羞呢?
一夜无话。
贾琏在一旁乐呵几声,四人一起往荣庆堂走去。
这个时代的主流话语权,依旧掌握在新党手里。
她不受用,自然不会让别人受用,索性就将压力和责任转移。
贾琮无视从四面八方各个角落偷瞄过来的目光,跟在平儿身后去歇息了。
“好了好了……”
正因为这个缘故,才让清醒后的贾母心里极不受用。
再加上新党……
贾琏自寻了个没趣,耷眉臊目的再不敢多言。
甚至,不惜牵扯出宁则臣爱女宁羽瑶。
www.hetushu.com她还真没说错,将贾琮科举的利益得失,分析的鞭辟入里。
除了新党、旧党和阉党外,还有些无辜之人。
刀枪无眼不说,九边那样苦寒,说不定一个头疼脑热就挂掉了,他和谁说理去……
新党是真正大势已成,尤其是在京里,除却兵权外,方方面面都是他们的人。
这些人有寒门子弟,有官宦子弟,还有世家子弟。
实在拿贾琮无法,平儿一跺脚,率先往里屋卧房走去。
若只如此,倒也罢,大家都罢考此科,谁也说不上什么。
但这他这样检举,却也彻底得罪了旧党一脉,自此必会被视若叛徒。
贾琮和贾政、贾琏出去后,在抄手游廊上,贾政轻轻一叹,看着贾琮道:“老太太的话不要往心里去,爵位之事再怎样也怪不到你头上。”
贾母恨的牙根儿疼:“什么好下流种子,你也有脸说这话?我也是奇了,你们爷仨儿倒是三种性子,你们老子一样人,你这个当哥哥的一样性子,这个小的又是一样性子。老的死命往家里窝着享福受用,大的也混账,脏的臭的没有不摸的,小的更好,一股脑的在外面折腾,没一刻清闲的。”
平儿笑骂道:“小蹄子看戏看魔怔了!你们三爷才多大点,中个举都累成什么了,再逼他去考进士,还不累坏了身子?”又对贾琮道:“可算中了试,往后总要轻快些吧。”
不过这样的提议都被宋岩不容妥协的抵挡了回去,自那时起,旧党中便有怪话说出。
虽然不识字……可一伙子人围着那文书翻来覆去的瞧,怎么也瞧不够。
咦?
平儿闻言,俏脸登时飞hetushu.com起一片晕红。尤其是当看到晴雯等人面色各异的各自寻事离开后,一双好看的眼睛里都快凝出水来。
香菱喜滋滋道:“要去要去,三爷考一个状元,中了状元,着大红袍,插上宫花,御街夸官,多风光啊!”
也不知是不是今日王子腾强大的气势压的贾政、贾琏无法抗衡的缘故,贾母午睡时,梦到了贾代善在梦里垂泪,哀叹子孙不肖,丢了祖宗传下来的亲贵武爵。
贾母瞥了眼手上的圣旨和举人文书,哼了声,阴着脸看着贾琮,道:“你若真有个上进心,就不该只顾着自己折腾,咱们这样的人家,就算考中个状元,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算不得什么,有好处也只是你一人得了去,有坏处倒是全家跟着受惊。有这样便宜的事?你若是有能为把家里的宗亲爵位重新转为亲贵武爵,能再传上百十年,我任你怎么折腾!不然只耗力气折腾这些,也值不当什么!还搅和的家里不能安宁,我再不依你!”
贾琮却不知,他这番猜测,竟是歪打正着。
再加上如今这出,可想而知,贾琮在旧党中人的形象,往后敌多过友人……
荣府前厅,贾琏笑着恭维道。
贾母冷笑一声,道:“你当我是老糊涂了的老废物不成?他若不是荣国公的孙子,宫里会认他是哪个?闯下这样的天祸来,非抓他丢进大狱不可!”
贾政闻言,激赞不已,道:“难得琮儿如此明白,我就放心了!”
看了眼低着眉头瞪眼看他的贾母,贾琮觉得应该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至于贾家祖上的荣耀……
一旁正在观摩贾琮举人文书的贾政闻www.hetushu.com言,忙抬起头来,也笑道:“是极不错,只是琮哥儿到底年幼,陛下虽有教诲之心,你却当有自知之明,遇事少开口,多听多看。”贾政虽不长于世事,但到底年长许多,有此见识。
别看杨养正执掌兰台寺,但兰台寺里的六道言官,有一大部分人,会听从新党的话。
贾琮点点头,他自然不会因为贾母一番话,就脑子发抽去九边当兵,为贾家争一个公候爵回来。
贾政、贾琏、贾琮三人正在说话,外面走进一丫鬟,正是贾母身边第一得用的丫头鸳鸯,福身说道。
穿越入红楼,就算不追求醉卧美人膝,却也不能跑去和一群大头兵挤帐篷吧?
圣旨是要供在宗祠里的,损毁不得,举人文书倒是可以让她们瞧瞧。
平儿念佛笑道:“阿弥陀佛,这样才好!总是绷着熬着,身子哪里受得住?瞧着都清减了不少,今儿也累坏了,快去歇息一会儿吧。”
若有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因为他如今才是荣国公的承爵人。
贾母:“……”
贾琏这会儿也帮着搭话道:“到底是三弟不俗,不然长安都中公候子弟那么多,怎就他得了这份荣耀去?”
平儿等人早已听说前厅之事,等贾琮回来,一个个眼巴巴的围上前来。
又说了两句后,贾政初见到荣国府子弟得了举人功名的激动兴致也散了,贾母的话令他心里也不大受用,便回梦坡斋小憩去了。
“老爷、琏二爷、琮三爷,老太太让奴婢来瞧瞧发生了何事?若是前面的事完了,请到荣庆堂说话。”
除了这些人外,还有就是旧党。
其实当初贾琮一阙《杏花词》打翻新科状元曹子昂hetushu.com时,就有旧党大佬提议,由贾琮出面,借杏花娘搞事,乘胜追击,打击新党。
贾琮点头笑了笑,道:“多谢二哥,我省得。”
晴雯则撇嘴道:“自己考的也没这个荣耀,不是说这一科乡试,几千人里就三爷一个有功名,就是了不得哩!三爷,来年春你还参加春闱不?”
贾政笑着安慰道:“不妨事,老太太如今也看好你了,走罢……”
在顺天府参加乡试的生员们,因为舞弊案会白白耽搁一年,尤其是那些自忖今科必中的生员,他们的怨恨,就算不全部集中到贾琮身上,也会分至少一半到他头上。
贾政赔笑道:“老太太,和琮哥儿不相干,是宫里皇帝以为他是好的,才托付他……”
若说戴权心里对他没有恶意,那纯属自欺欺人。
贾琏也反应过来,担忧道:“这一科只有三弟一人中举,虽说是好事,可得罪的人怕是海了去了。三弟,往后出门可不能不带长随了,马虎不得。”
贾琮呵呵一笑,一旁小红没好气道:“三爷虽没考,可历了多少险?比考十次都厉害!再说三爷日日勤学,难道还怕考不上?”
贾琮则回了墨竹院。
“三弟才十二岁,就开始办皇差了,了不得!”
偏崇康帝来了一记神助攻……
贾琮心里忧多于喜,不过一时还推测不出他一人中举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但今日之事,他自认为绝称不上大获成功,只能算是绝地求生罢。
荣庆堂。
贾琮忙躬身道:“老爷之言,实乃金玉良言!侄儿也是这般认为,侄儿自身算不得什么,只因侄儿姓贾,有先祖余荫庇佑,宫里许是只想为兰台寺左都御史杨大人添一份背景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