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四章 善良

平儿叹息一声,红了眼圈道:“打我记事起,就在奶奶身边服侍着,这么些年过来,何曾见过她这样?”
而后红着眼疾步离去。
“诶!”
在厢房内简便锻炼了回后,就出去寻洗漱水洗漱。
今日,也是平儿的生日。
平儿闻言,俏脸登时飞起云霞,垂下头去。
又一起劝林之孝家的。
平儿叹息一声,不多说什么,劝道:“琮儿快出门吧,还要先去尚书府,不近哩,不好误了时辰。”
贾琮还未说话,身后的晴雯实在听不下去,提醒道:“姑娘虽是好心,可也记得现在是我们三爷的人了……”
晴雯还从未见贾琮说过重话,见他如此,虽是辣椒一样的性子,却也不敢顶嘴,难得乖巧的对平儿赔了不是。
晴雯等人闻言,这才转嗔为喜,又都有些不好意思。
说罢,却又福下与贾琮祝福,正要跪下磕头,却被贾琮一个箭步上前搀住。
她没有怪罪晴雯,还帮她说话道:“晴雯也是向着你说话,只该赞才是。”
听他这样说,平儿笑道:“你跪什么,我哪里禁当的起?”
王熙凤闻言,想起自己那段污点历史,面色一阵青白不定,咬牙道:“都是平儿多事,我多咱说想去了?”
贾琮则在晴雯、春燕的服侍下,更换了衣裳,在二门换了车轿,往东路院而去。
贾琮看向王熙凤,见她眼中带着一抹期待,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现在不是好时候,再过些日子,二哥从宗祠那边出来后,风平浪静了再去吧。如今二嫂出面,怕会落入有hetushu.com心人眼里。昨儿镇抚司里周瑞家的受刑不过,还把宝玉奶嬷嬷给攀咬了出来。现在……着实不是好时机。”
贾琮多看了两眼,小红和春燕就发现了,不乐意的拿眼瞪他。
贾琮呵呵一笑后,回头对平儿道:“家里以后都不用买醋了,四个小醋缸,泡酸菜都够了。”
……
没一会儿又小声的叽叽咕咕起来。
昨夜宝玉抵足而眠的提议被他果断拒绝后,袭人就让他睡在了西厢客房。
贾琮笑道:“姐姐这一跪,我也要跪,自家人还是免了吧。”
平儿苦笑道:“奶奶的性子……怕连理也不会理。”
贾琮笑道:“他倒睡的好,也好……那我就不去扰他清梦,回来再与他说罢。等他醒来,劳烦姐姐与宝玉说一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也谢谢姐姐的招待,今日身边没带什么,回头打发人给姐姐送份礼来。”
“奶奶……”
福罢,又要跪下磕头。
芒种。
平儿先见贾琮领着这么多人进来,还有些讶然。
贾琮不是啰嗦的性子,笑着应后,便带着晴雯等人出了东路院。
贾琮见之一笑,也登上马车,与送至门前的平儿招了招手后,放下车帘,马车起行。
二门处,四人挤在一架马车里,叽叽呱呱说笑个不停,外面的婆子提醒了几回才安静下来。
小红忙上前接过后,林之孝家的万福礼道:“给三爷道喜,祝三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当老娘是透明人么?这会儿才看着!
林之孝家的笑罢,道:和*图*书“却是我思虑不周,不该如此。只是这一碗长寿面是将将才煮好的,厨房里张才家的最会下长寿面,一根便是一碗。”
晴雯、春燕、小红、香菱都是难得出一次门,岂有不高兴的?
晴雯等人却又跪下一起磕了头,全了礼后,才起身。
贾琮却没先回答,好似脑后长眼般,回头对后面四个都撅起嘴的丫头道:“刚才没拦你们跪,是你们人太多,我冲上去连脚一起用上都扶不及。”
这里本是袭人的睡房,只是她大半功夫都在宝玉房里陪床,鲜少睡这边。
贾琮领着一众丫头去了东路院,入了西厢后,对正与王熙凤说话的平儿作揖礼道。
贾琮道:“也就闹一回罢了,回头还是一样。”
贾琮呵呵一笑,道:“我就不跟着宝玉沾光了……好了,我还得去尚书府那边,就不多说了,姐姐再见。”
贾琮甫一进门,就见晴雯、小红、春燕、香菱并觅儿、娟儿、小竹和秋珠四大四小丫鬟,满满一庭院丫头福下,齐齐脆声笑道:“给三爷拜寿道喜,三爷纳福!”
贾琮笑道:“平儿姐姐先别急,这个时候二嫂出门露面,不止外面会有怪话,连里头老太太、太太都不喜欢,反而成了坏事。你素来精明,这会儿怎么想不明白?”
王熙凤冷笑一声没说话,平儿却小声道:“琮儿,今日奶奶能不能一起去大慈恩寺?奶奶也想去上一炷香,瞧一瞧西院浮屠……”
贾琮又对冷眼旁观了一阵儿的王熙凤道:“二嫂也在?二嫂安,怎起这样早hetushu•com?”
“给姐姐道喜,姐姐生日快乐。”
又道:“琮儿,今日原该陪你们一起去大慈恩寺。可奶奶这样,我实在走不开,去了也安不下心来。对不起……”
平儿听贾琮这般说,心里的愧疚感减弱了许多,又凭添了许多感动。
听此言,晴雯等人唬了一跳,忙道:“今儿可不能乱说。”
平儿一笑,道:“她们都是极好的呢。”
吃罢,林之孝家的就带着托盘走了。
贾琮也不忸怩,接过碗后,见里面其实只一口的量,不过图个吉祥如意的意儿,便笑着用筷子裹起,一口填入口中。
不过路过贾琮时,到底顿住了脚,从袖兜里掏出一双丝织的鞋,往贾琮怀里一塞,道:“给你的!”
贾琮一笑谢过,便出了宝玉小院,往墨竹院而去。
一动一静,一风发一内敛,构成鲜明的两种风景。
见平儿俏脸霎时涨红,羞愧不已,贾琮回头一瞪,沉声道:“当初平儿姐姐还是二嫂的人,又和我什么相干?她还不是处处帮我,若没她,你以为能有我今日?姐姐就是好心肠,总不能只许她当初怜我助我,如今倒不能心疼二嫂了,人岂能这等自私?”
就这样被贾琮明亮又有些锐利的眼光直视着,麝月有些心跳加速,不敢对视,忙垂下羞红的脸来,小声道:“宝二爷还要再睡一个时辰才起……”
本要亲自服侍贾琮洗漱,被笑着婉拒后,就在一旁看着贾琮洗漱。
贾琮闻言,却细细打量起平儿来,道:“怪道姐姐气色看起来不好,二嫂睡不好,和*图*书你也陪着不睡?你也是傻,二嫂初逢巨变,如今尚处在余波中,难免情绪起伏难平,本是情理中的事。姐姐怎也搭了进去?”
麝月抬头见贾琮爽朗干净又好看的笑脸,羞赧一笑,福下礼道:“奴婢先给三爷道喜。”
晴雯明快艳丽,外向中带着一抹锐利。
再听他之言,温婉可亲的面上登时一红,盈盈杏眼中却满是喜色,嗔道:“哪有主子先给奴婢倒喜的理儿?也不怕让人笑了去。”
晴雯今日打扮之后,愈发显得好看了,香菱也极养眼,不过两人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说罢,起身就走。
平儿急的想去挽留,却被贾琮伸手拦住。
贾琮正疑惑,就见后面院门又打开,小红母亲,林之孝家的亲自端了一托盘,上置一带着盖儿的玉白瓷碗,边角儿还冒着热气。
麝月素来与袭人一样稳当,可被一个“陌生”且又俊秀成这样的男孩子感谢,她还是不断的红了脸,连忙摆手道:“本是奴婢的本分,哪里要谢?对了,今儿是三爷和宝二爷的生儿,三爷何不再坐坐,一会儿老太太、太太许是要送东西过来。”
崇康十二年,己巳日。
王熙凤:“……”
平儿闻言,这才静了下来,歉意道:“这几天奶奶一空闲就坐在那出神,有时还落泪,夜里也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三更天才能迷糊过去……”
贾琮柔声笑道:“这也值当道歉?姐姐一直都是这样好心,我只有更敬服喜欢的份,怎会怪罪?”
贾琮刚起,外面麝月就打发小丫头子去取水和青盐,还www•hetushu.com有干净的帕子。
一身桃花裙裳的平儿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目送着车马远行,俏脸上神情温柔娴静,便似一株静静绽放的桃花。
贾琮忙让晴雯、春燕拦住,笑道:“嬷嬷有心就好,我还年轻,怎禁当的起你们有年纪人磕头?怕折了福寿。”
晴雯等人闻言登时欢笑着拍手道:“三爷可不许咬断,要一口吃罢。”
……
墨竹院里的丫头也都早起了,知道今日要出门,因此一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
香菱却是懵懂秀美,静好中随着一份守拙。
小红忙道:“先等等!”
贾琮笑道:“姐姐跟二嫂说,等回来后,明儿我就去东府,问问珍大哥何时将二哥放回来,我寻思着应该也差不多了。二嫂如今就是没个主心骨,心里不安定,慌的很才如此。等二哥回来后,多半就好了。”
今日一早,刚过了卯时,贾琮便起了身。
也不知有什么可乐的,别说晴雯等人,连觅儿、娟儿、小竹和秋珠四个小丫头,都笑的面红耳赤,激动不已。
贾琮都忍不住乐出声来,揖礼还道:“谢谢诸位,心领了心领了。”
洗刷罢,麝月要帮贾琮梳头,又被婉拒了,贾琮笑道:“姐姐不必忙活,回去还要重新拾掇。今日要去尚书府陪师娘去大慈恩寺上香还愿,要回去重新更衣。对了,宝玉什么时候起?”
赏心悦目……
贾琮哈哈一笑,道:“现在就出发吧?师娘多半已经在候着了。我们要先去东路院接上平儿姐姐。”
袭人果然是个心思周全的,早早就安排了麝月带了两个小丫头守在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