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谣传

贾琮笑道:“莫不是在这睡比在榻上睡舒服?去补觉吧。”
倪二大手抓了抓脑袋,道:“倒没问题,只是想不明白,公子为何做这样的好事……”
……
倪二闻言忙道:“是厉害!再没想到,竟有这等效果,一个状元郎都……”
秦氏闻言绽然一笑,好似百花齐放,让宁安堂都为之一亮,抿口笑道:“岂敢怪罪。”
贾琮闻言点点头,笑道:“好,有事叫你。”
许是感到了身前有人,香菱一个激灵坐直身子,大眼神困顿茫然的看向贾琮,嘴边有一抹晶莹剔透……
贾琮点头为止,又问道:“近来可有什么新事没有?”
贾珍哈哈一笑,对秦氏温声道:“你三叔虽是小叔叔,可还在进学读书,没个进项。这会儿来的也急,我并未说你们也在,所以实怪不得他。”
不过“正事”到底说完,夜宴开始。
贾琮上前,看着这张和昨夜东府所见之人七分相似的俏脸,心中有些感慨。
让秦氏心中微微纳罕,却愈觉盛名之下无虚士。
香菱已经发现了嘴角的口水,面红耳赤的低下头,用帕子赶紧拭去,还是倔强道:“我要服侍三爷哩。”
看到这一幕,尤氏倒吸一口冷气,对贾琮刮目相看,贾蓉也第一次对贾琮感到了敬服。
贾琮闻言,面色那叫一个精彩。
起身后,对身后一眉清目秀羞羞怯怯似女儿之态的少年道:“钟儿,快与三叔见礼。”
这个丫头,却发誓要做牛做马,一直服侍他的香菱。
别的不说,单看他老子那副德性,就知和*图*书道他那媳妇对男人的诱惑有多大。
那一颦一笑间的风情,连她们有时都吃不住,只觉得心跳的厉害。
香菱被贾琮的好心感动不已,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后眼泪连连,有些晕然的起身,道:“那……那我去歪一会儿,三爷有事可得叫我。”
……
秦钟含含糊糊腼腆见礼,一双眼睛躲躲闪闪的看了贾琮一眼,见贾琮目光淡淡的看着他,又赶紧躲开,模样娇羞……
贾珍咳嗽了两声后,正色道:“秋闱是一等一的大事,虽说三弟日后要袭爵,自可做官。不过多一个出身,到底更荣耀,不敢耽搁。左右也不差这几个月,是不是?”
倪二正色应道:“是,公子放心,老二记下了。”
倪二唬了一跳,忙住口,讪笑道:“忘形了,忘形了……公子放心,老二再不敢多言。老娘教训了几回,如今有了正经事业做,不敢像以前那样瞎混了。误了我自个儿不当紧,若是误了公子的大事,却要成了不忠不孝之辈。所以老二现在连酒也戒了。”
尤氏是再清楚不过,贾蓉媳妇秦氏相貌有多出众。
今日尤氏一见,也只觉得生的真好,其他的不甚清楚。
他又是贾族族长,小辈哪个敢逆他?
倪二忙回道:“正要给公子说呢,如今外面多说府上犯了事,才被锦衣缇骑给围了,怕是要坏事……”
要说贪恋杏花娘的美色,也不能啊,那是个孕妇……
偌大一宁国府,十数年来一直以贾珍唯我独尊。
倪二赔笑道:“只是这二年来公子攒hetushu.com下的银子,怕都要花尽了。公子又要强的紧,偏不要我和诚哥儿的银钱,公子的银钱都存在老娘那,老娘见银钱去的那样快,转眼就没了,只以为是我贪墨了去,今早好生一顿骂……”
贾琮闻言怔了下,过了一会儿才皱眉道:“可打听清楚,是何罪名?”
红颜者,莫非果真多薄命……
对其好大名头,只是听说,却没一个直观的了解。
“唔……三爷!”
只是贾琮这会儿眸光虽不似方才清冷,温润如玉,却依旧清明持正。
说罢,又看了贾琮一眼。
倪二小心的看着贾琮,道:“公子,现在外面都这样说,说叶家那位太后侄孙女儿相中了公子,想要让公子入赘呢。公子,老二多斗胆说一句,她家虽富贵,可公子家也不差啊,如今公子还承了世位。公子可千万别给人当赘婿啊,忒……忒委屈了!”
贾琮心里腻味,想了想,眼睛微微一眯,笑道:“珍大哥许是误会了,宝玉、环哥儿还有兰儿之前一直在墨竹院一起读书,但果真只是读书,并非小弟充大去当夫子。也正是这个缘故,所以宝玉现在并不来了。在哪儿都是自学,何须非要去墨竹院?”
说着,看向对面秦氏。
贾琮劝道:“已经派人去南省寻你母亲了,你再这样苦熬,熬坏了身子,等接了你娘来,只当我们虐待你。快点,你认我当主子,就该听我的,去睡吧。”
花了这么多银子,为一不相干的人。
见倪二面色为难,贾琮奇道:“有问题吗?”
如今习www.hetushu.com惯了贾琮的作息规律,连晴雯、春燕她们都不会再一直陪熬了。
不过没等贾珍说出撕破脸的话,就听贾琮又道:“秋闱之前怕是不得闲了,这会儿子过去,老爷那边许都不准,到时候珍大哥面上不好看。若是能等几个月,不妨到秋闱之后……”
可此刻,二人是真真见到了贾琮的不凡之处。
贾珍在一旁见了却大为满意,笑道:“三弟,这孩子生的腼腆,没见过大阵仗,却和他姐姐一样,是个好孩子。你看……”
见倪二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上,贾琮笑问道:“倪二哥,点翠楼那边的事可办妥了?”
贾琮点点头,满意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大娘是对的。倪二哥,咱们干的事情,都不是小事。你若想像以前那般,只做个寻常百姓,自然百无禁忌。只要你不杀人放火,其他做什么事,都出不了大事。就算惹些小事,我也能帮你一把。可如今既然咱们在做大事,唯有谨言慎行四个字最稳妥。”
对面尤氏和下手贾蓉二人,近来总听贾琮之名。
说着,从袖兜里取出纸契送上。
说着,贾琮好似才发现贾珍的不悦,“咦”了声,问道:“珍大哥这样急么?也罢,左右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打发他明日去也可。老爷问起来,就说我主动邀请的就好。”
见过那么多女子,她自己便是一等一的美人,还有西府的凤丫头,均是不俗。
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就见角落里,一个还留着头的丫头,正双手插于袖兜里坐在那,脑瓜一点一点m.hetushu•com的打盹儿。
餐桌旁,尤氏有些担忧的看了贾琮一眼,贾蓉更是慌忙低头,唯恐殃及自身。
一直干坐着陪熬,没什么用也无趣的很。
一番话讲完,眼见秦氏面上笑容变成了失望的幽怨,贾珍面色便霍然一变,阴沉起来。
倪二道:“还有一个……公子府上是看着唬人,动静怪大,但没什么事。可昨儿理藩院张侍郎府,也被锦衣缇骑给围了。他家就没那么走运了,被抄家拿人,那理藩院左侍郎这样的大老爷,都被下了诏狱。公子,那洋人高立良·法森,不就是同这个官儿告的状么?”
可这个正该通人事的半大少年,正对上秦氏,非但没有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目光中反而一片清明。
这一番话,一个“急”字,似是无意,却说的贾珍老脸一红,甚至有些进退失据的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没有,哪有那样急?”
倪二忙起身道:“办妥了,点翠楼的掌柜的收了五百两银子,给出了杏花娘的身契。”
贾琮看了秦氏一眼后,转头对贾珍歉意道:“来的匆忙,也没带见面礼,实在失礼了。”
香菱这才晕乎乎的往回走,只是心里有些纳闷:
倪二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小声道:“都说是,都说是张侍郎诬陷了公子府上,结果惹得叶家那位芙蓉公子不高兴了,到慈庆宫太后处狠狠告了一状,然后太后就让皇帝陛下把张侍郎家给抄了……”
只在他起床时起来服侍更衣洗漱,添了茶水,然后再去睡个回笼觉。
也不知这里有什么妙处,总之贾珍闻言后,目和-图-书光中很有几分失望……
倪二怕也是第一次,登上这等高门的门第做客。
天还未明时,贾琮已经读了一个多时辰的书了。
“诶……”
贾琮哈哈一笑,道:“跟大娘说,银钱的事不用担心,我这边马上要有大进项了。倪二哥那里不要想着省钱,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银子是来用的,不是用来藏的。星严那边说书先生还要再多些,卖菜的贩夫也再多寻些,可以往东城、南城去走卖。若是哪里有麻烦,如今却是可以打荣国府的招牌了。这些都是大事,要上心,倪二哥上回也见到厉害了?”
这是贾琮第一次在家里接待外客。
三爷怎地只说接我娘亲来,从不提父亲呢,奇怪……
可她们却都清楚,同是女子,她们也远不及秦氏出众。
贾琮呵呵一笑,道:“杏花娘之事,牵扯颇多,所以要收好尾,此事我自有计较。”
翌日清晨,墨竹院。
还是在佳人跟前……
又写罢一篇时文,润色之后,自觉满意。
秦氏忙笑道:“老爷说的是,不差这几个月呢。”
贾琮接过看了眼后收下,又道:“还要寻个宅子长租下来,好安置人。”
贾琮笑道:“这些不用理会,还有其他的么?”
贾琮闻言,目光清冷的看了他一眼。
东路院,前厅。
却不想贾琮能这样冷静。
贾琮闻言,面色骤变,沉声道:“不好!快,备车!!”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下面秦氏的俏脸上,也飞起了一抹晕红,面色复杂有羞愧之色。
却不想已经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得到的竟是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