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屋外风吹凉
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猴奋起千钧棒(一)

可哪里还能挣扎的开,两个锦衣番子当场扒了她的衣服,袒胸露乳的露了出来。
“不……不不,不清白!!”
一刽子手上前,先蒙住女犯的眼,方打开刀盒,从中取出尺许长的一把明亮小刀,面色淡漠的先从女犯胸口处,片下了一片血肉来……
女犯人,衣不蔽体,几乎赤身……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贾琮,目光里满是哀求,唯恐之前见到的刑责落到她身上。
贾琮苦笑一声,道:“这我也知道,清公子的人情,是不好欠啊……”
贾琮无奈,只能再看向韩涛,道:“韩大人,果真别无他法了吗?我实在不能将二嫂独留在此处,事关清白,也关生死,还望大人体谅。希望大人能再指条明路,事成之后,贾琮必不忘大人之义!”
贾琮则看向上面的韩涛,不知他又准备搞什么把戏。
贾琮笑了下,看着王熙凤道:“二嫂你不会死的……这样,劳你将赖家、周家、钱家、吴家这几家做下的枉法勾当说出来,如今老爷托我管家,正好交出他们,一来能替二嫂挡罪,二来,也好扫清家里的魑魅魍魉,剔除后患!”
不过韩涛却没看他,堂下又进来一行人,四名锦衣亲军番子,竟拖了一个女犯人进来。
王熙凤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一迭声道:“琮哥儿,他们没一个干净的,赖家、周家、吴家、钱家这几家,仗着是老太太、太太的陪房,在家里根基深厚,所以没少干歹事,但凡主子们有一份的,他们必然贪墨半份去。而且他http://m•hetushu•com们在外面,还打着贾家的旗号,没少干放印子钱,巧取豪夺的勾当。我放印子钱从未逼死过人,赖家他们几家,是真真逼死过人的,还是打着贾家的旗号!不然赖家如何置办的起那么大一分家当来?”
“啊!”
贾琮开门见山道:“韩大人,不知宫里到底什么意思?听闻龙颜震怒,可是真要治罪?”
韩涛语重心长道:“所以说嘛,公子何必非要掺和这桩事里?再者,公子虽与叶家那位交好,可人情到底有限,用一次少一次,这么珍贵的人情,随意消耗了,往后可要悔之不及也!本官也是见公子人才难得,想要交好一番,才多此一言。还望公子三思……”
贾琮道:“那玻璃屏风已经交出来了,先前的银子也都带来,还要什么说法呢?韩大人,有一事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我二嫂绝不是亲自为之,她一个内宅妇人,连面都未见过那洋人,都是下面人妄自为之!而后,才献宝于我二嫂面前。”
韩涛冷哼一声,道:“行下如此大罪,还想速死,痴心妄想!来人,剥了她的外衣,渔网伺候,判她三千六百刀,刽子手行刑!”
“啊!!”
“嗬……”
感觉到身边陡然紧绷起来的身体掩饰不住的颤栗,贾琮呵呵一笑,道:“大人说笑了,无论如何,她都是我亲嫂子,至亲之人。虽有小节,但总归还是一家人。我不管她,哪个去管?所以还请大人指点,此事到底该如何转圜?”http://www.hetushu.com
王熙凤苦笑道:“琮兄弟,如今你还看不清二嫂这幅牌面吗?在家里能做些事唬人,不过是仗着老太太、太太的腰子,她们若是不认我了,我就落到了这幅境地……除了琮兄弟和平儿,哪个还多看我一眼?那赖家是老太太的陪房,一家出了两府总管,周瑞家的是太太的陪房,在外面坑骗了多少地去……我虽都知道,可又能说什么?扫了她们的脸面,就是扫了老太太、太太的脸面,我也落不着好。”
“嗬……”
就听韩涛沉声道:“罪人周李氏,汝本为临安千峰郡人士,嫁与良善为妻,却不守妇道,勾结歹人,杀害亲夫,更纵火成灾。事后汝逃窜他省,竟干起了拐骗稚童,残其身体,逼其乞讨之事,丧尽天良,枉为一世人。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汝还有何话可说?”
不过却不敢放贾琮走,一来她极度恐惧这个“鬼门关”,二来,她也怕贾琮恍她,一去不复还……
镇抚使韩涛看到时都怔了怔,再看到后面面色古怪强忍笑意的向固、陶圩,心中便有了数。
不过这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点头道:“若果真如此,倒也是个法子。只是……”
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人犯闻言,发出一阵渗人的声音,拼命挣扎起来。
王熙凤惨笑一声,道:“琮兄弟又何必多此一问,我如今怕是连家也回不得,哪怕死也要清白的去死,绝不能死在这儿……”
堂下那个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女犯人,桀桀的笑了两声和-图-书,声音可怖,缓缓嘶哑道:“只求,速死。”
贾琮思量了番,问道:“那依大人之意,此事该如何处置?”
本来就心惊胆战的王熙凤,以为终于要带她过堂问罪了,唬的一个激灵,死死抓住贾琮胳膊,抓的他胳膊疼。
贾琮闻言,果真犹豫起来。
这时,靠在贾琮肩头的王熙凤终于“清醒”过来,惊恐万分的看着贾琮,颤声哀求道:“琮哥儿,救我一救……”
贾琮叹息一声,想了想,一咬牙道:“罢,人情虽贵,却贵不过亲情,二嫂你先别怕,在这儿待一会儿,我这就去叶宅,跟芙蓉公子讨个人情。”
“呼……”
韩涛瞥了眼晕在贾琮肩头的王熙凤,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笑意,正色道:“事涉国朝体面,总要给个说法。若非如此,本官也不敢惊动贵府。”
韩涛顿了顿,道:“清臣公子,说起来本官也有些不解,就本官所知,公子在贾家过的可并不算得意。听说,屡屡被人欺辱打压,尤其就是你这位二嫂。如今你又何苦来掺和这塘浑水?陛下都动怒了,要拿人问罪,你这时不落井下石都算是仁善了,还想救她,实在是……公子莫嫌本官说的难听,豪门无亲情,公子这样做,却是妇人之仁了。”
韩涛似有些讥讽的呵呵一笑,道:“要说路子,也不是没有,公子只要去叶家求求那位,让她去宫里撒个娇,凭多大的麻烦,也就解决了。这件事本来也说不上多大,主要看天意……只是据我所知,叶家那位的人情,可不好欠啊。和_图_书开国公府和宣国公府两位世子爷,每次若非万不得已,宁肯回家挨上几十军棍,都不敢随便欠那位的人情。哈哈哈!”
而后又有人取了渔网来,绷于女犯身上,露出一块一块的肉来。
贾琮说罢,就觉肩头之人微微动了一动。
因为今年贾琮还不到十三岁,就算每日都会锻炼,也还没强壮到能单手架着一个百十斤重的人轻松前行的地步。
说罢,一挥手,一众番子将女犯带了下去。
贾琮看着王熙凤道:“那二嫂现在……”
贾琮哭笑不得的看着王熙凤,道:“二嫂,你不放我离开,我如何去求人情?”
只看到第二个时,王熙凤已经全身瘫软了,根本站都站不住,更别提走了。
贾琮一个人架着体重在一百斤以上的王熙凤,走了小二百米远……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被打的皮开肉绽面目全非的犯人,看到了用烧红的烙铁烫在人身上的犯人,看到了用细铁钎往身上钻的犯人,看到了生生拔掉舌头的犯人……
王熙凤还是不肯放,泪流不止的哀求道:“琮哥儿……”
韩涛却似乎故意给下马威,忽然厉声喝道:“带人犯!!”
因而死死抱住贾琮的胳膊不放。
两道女声响起,女犯惨叫一声,王熙凤则唬的魂飞魄散,亦是惨叫一声,晕倒过去。
韩涛则呵呵一笑,满是不信道:“清臣公子,您与叶家那位是好友,所以凡事我都坦诚相告。可你也不能轻贱于本官,说这些话糊弄人吧?这番话传到宫里,圣人会信吗?那番邦之人告御状告进了宫和_图_书里,圣人龙颜震怒,若就这样不疼不痒的打发了,陛下怕要问罪于下官。”
韩涛闻言,苦笑起来,看着贾琮二人道:“公子你可真是为难本官了……”似内心挣扎犹豫了好一阵,韩涛才压低声音道:“倒也不算全无法子,公子若想保全你家二嫂,就需要交出几个极有分量的下人来挡罪。切记,一定是要有分量的!若是交出几个二门小厮之类的奴才,那可就是欺君大罪!到时候连本官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贾琮又为难起来,迟疑道:“家里有分量的奴才,都是管事管家之流,他们素来清白忠心,又如何拿他们来抵罪?”
贾琮虽也被这场面惊住,不过还是一把抱住了王熙凤,见其果真晕倒了,皱眉对韩涛道:“韩大人,差不多了吧?”
贾琮只能用肩扛着她的重心前行,一点都不暧昧,一点也都不美观。
贾琮闻言奇道:“二嫂,这等事若是果真存在,你怎么会容下他们?”
满头大汗!
贾琮闻言眼睛一亮,心里真真为韩涛点了个赞,也有些好奇,这厮到底有多了解贾家情况……
韩涛闻言,见贾琮面色居然并未怎么改变,赞许的竖起手指,道:“清臣公子果非常人也!了不起!罢了,就给你一个体面,你们下去继续行刑,莫要冲撞了贵人。”
王熙凤闻言,真正感激的泪流不止。
见到这一幕,贾琮与王熙凤均是一怔,随即面色大变。
这一幅场面换个地方,简直让人想入非非……
等到了正衙后,王熙凤几魂飞魄散不说,贾琮也面红耳赤,喘息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