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海贼盖伦

作者:河流之汪
海贼盖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桃之助未来游记(完)

就这样,年轻官员将桃之助送进了大山。
问题问的不是谁先反抗世界贵族,而是着重于向世界贵族挥出的“第一拳”。
“哦?”
桃之助点了点头,又突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
桃之助想到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心中就是一阵心悸。
世界因此而改变,这座名不见经传的东海小岛也就因此声名鹊起,成了无数游客的旅游目的地。
不过,人一静下来,难免会想太多:
“小子,你可能不知道。”
“碰上它也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就是……”
“既然毕业考核已经过了,那组织上给我分配的工作岗位是……?”
虽然每天在大山和丛林中巡视也绝对不会轻松到哪里去,但他至少不用像那天见到的酒天丸一样,每天在劳改营里搬一座小山大的砖。
他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正派而刻板的年轻人,在岛上担任着派出所所长的职务,接管劳改犯并不在他平时的工作范围之内。
最终,桃之助来到了萨姆威尔岛。
“没什么……”
念在犯罪嫌疑人的主观过失,被主犯光月桃之助以封建人身关系奴役的锦卫门、堪十郎、雷藏和小菊四位家臣都得到了轻判,仅仅需要劳改三年就能重获自由。
他的话还未说完,桃之助却是已经放心地笑了起来:
这位本地官员根本就不是什么劳改营的负责人,因为如他所说,萨姆威尔岛上就没有设立劳改营。
但是,和少管所里的其他同学一样,桃之助想的也是早点通过教育考核,争取早日进入劳改营干活。
考试内容涵盖德邦的政治历史,试卷上的问题都十分刁钻,比如说:
“哦……”
……
“我就是突然想到,那山里时常有野兽出没。”
接下来,就是等待审核结果。
“你已经通过了考核,可以成为一个正式的劳改犯了!”
“真是悠闲的生活啊……”
联盟的减刑政策目前还比较宽松,但只有劳改营里在工作岗位上展现态度、创造价值的犯人才能享受。
“按联盟法律……”
“原来只是一条恶犬啊……”
不然的话……
桃之助微微一愣:“怎么会这么远?”
桃之助微微有些感动。
桃之助毕竟是劳改犯,他能送一把猎刀就是仁至义尽,也不方便给予过多的照顾。
年轻官员的脸上浮现出了回忆的神色,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引以为傲的自豪感:
而年轻官员见到桃之助变得服服帖帖,态度倒是也温和了下来。
“一个人在这,未免也太寂寞了点。”
要是监狱里的生活质量搞得太“人权”,http://m.hetushu.com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犯罪成本低下、罪犯不惧惩罚的恶劣情况。
“不过……”
“这样吧……我再送你一把猎刀。”
当然,这和桃之助没有多大关系。
“倒也不是什么吃人的恶兽,不过是条大狗罢了。”
而桃之助虽然勇力远不及路飞,但毕竟也有家传武学傍身,对付一条小狗绝对是绰绰有余。
几天后……
“这两年经济发展得不错,山里住的人都在城里安了家。”
桃之助战战兢兢地低下了头,心中再也不敢想什么歪念头。
“像你这样被直接分配到另一个海域的少年犯,还从未有过。”
“组织上给你分配的这个工作不是在和之国,而是在东海。”
在知道桃之助未来的工作岗位后,主管自己都有些疑惑:
而年轻官员说得兴起,倒是也没注意到桃之助那并不怎么真诚的脸色:
他似乎是一个刻板的人,对罪犯有着极大的警惕和天然的抵触,一点都没有因为桃之助八岁孩童的外表而心生同情。
“怎么了,长官?”
“好吧……”
几天适应下来,他觉得这护林员的生活还是挺轻松的。
他的刑期,是四位家臣的十倍。
“你今年才只有八岁,年纪这么小的罪犯在我们和之国少管所里也是前所未见。”
在办好交接手续后,年轻官员就雷厉风行地带着桃之助离开了派出所:
要是没有减刑,等到三十年后出狱的时候,他可就是一个三十八岁的中年大叔了。
主管轻轻地笑了起来,展现出的温和态度让桃之助心中的紧张稍稍一缓:
“在下生自武士之家,必然不会被这区区恶兽伤到。”
“那我去当护林员,岂不是要一个人住?”
“我会定时派人过去给你送补给,你这个护林员也必须每周向我上交巡林报告。”
桃之助满脸热切地附和着,心中却是并没有多少触动。
年轻官员送的补给很足、管制也很松,甚至还很人性化地为桃之助准备了书籍、报纸、乃至是如今已经很便宜的影像虫电视机。
“组织上考虑到你的年纪还干不了什么重活,所以就给你分配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护林员。”
在少管所里经过思想改造、顺利学习毕业的少年犯并不会直接释放,而是会被分配到各地需要人手的劳改营中,继续完成他们未完的刑期。
“放心!”
只是根据各个劳改岗位的不同,在劳动强度上存在一定区别。
桃之助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桃之助一辈子没出和之http://www.hetushu.com国,对东海的印象基本都来自于这两个月在少管所教科书上看到的信息。
岛上没有正规的劳改营,负责监视他的官员还是派出所干部兼职,而他又一个人住在无人之地,那……
所以,向世界贵族挥出第一拳的大英雄,当然是如今白胡子海贼特区的二把手,英雄协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江湖人称“仁义无双黑胡子”的屠龙勇士,马歇尔·D·蒂奇。
他不仅治好了自己的少爷毛病,还努力学习德玛西亚理论。
“不用去工地扛砖、码头扛包,只需要每天认真巡查辖区森林,负责巡查并报告管护区内火灾隐患、乱砍乱伐、森林虫病等情况就行了。”
想要人权,那就别去犯罪。
除了建筑工地,还有各种农场、渔场、牧场、纺织工厂等劳改生产部门。
少管所的主管亲切地摸着桃之助的半秃脑袋,将考核合格的证明递到了他的手上:
所以,为了早日争取到减刑的机会,桃之助在少管所里的学习态度十分认真。
“虽然不知道组织为什么会安排你来这劳改,但是你既然到了这里,那就得好好劳动改造。”
“哈哈哈……”
桃之助有些慌了:
桃之助在山里吃喝不愁、无拘无束,还有各种娱乐手段,过得自由而充实。
“额……”
这座岛上原本仅仅只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镇,得益于贸易航线的便利而有几分繁华景象,实在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
“A.费舍泰格 B.金狮子 C.蒂奇 D.盖伦。”
组织能单独为他的情况考虑,横跨一个大洋为他这个少年犯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的确是足够照顾他了。
“要不是盖伦大人和娜美夫人仗义出手相救,我现在肯定已经在地下化作了白骨,哪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
“而且,还是来这当护林员?”
但是,这座东海的平凡小岛却在这两年间名声鹊起,成为了世人皆知的“传奇开始之地”,还有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故事流传在外。
原因很简单:
“野、野兽?”
……
“原、原来如此……”
“看到这条街了吗?”
“如果你不在,我们很快就能察觉到。”
现在桃之助连漂亮小姐姐都没力气去想,心心念念的就是“减刑”二字,天天幻想着自己劳改的时候也能碰到一群送上门来的恐怖分子。
但如今的桃之助熟读德邦历史,自然不会被这样的陷阱迷惑。
“你放心吧!”
桃之助漫步在山野之间,神情很是放松。
“谢谢!”
少管所的和*图*书考核通过了,接下来需要担心的就是工作分配的问题。
组织上给他分配的劳改岗位,就是东海萨姆威尔岛群山之中茂盛丛林的护林员。
他不仅在路上为桃之助买了不少居住在山里用得着的补给和装备,还一路有说有效地为桃之助这个从遥远和之国来的外地人讲解着萨姆威尔岛的各处景致:
主管却是顿了一顿,有些迟疑地说道:
“山里都没人住了?”
经过思想改造的少年犯们会被上级按各地的人员需求以及犯人本身的素质分配到不同的劳改营里,从事的工作也不尽相同。
“我明白了。”
“别想着跑!”
“说到盖伦大人和娜美夫人,他们两个也是在这座岛上认识的。”
虽然好色的本性改不掉,但桃之助至少认清楚了现状,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是什么贵族少爷、只是一个没有人权的少年罪犯。
灾厄是最好的老师,他现在已经长了不少记性。
主管又摸了摸桃之助的半秃脑袋,语重心长地鼓励道:
桃之助照例在山里巡逻。
这个世界小孩子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路飞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山里玩荒野求生了。
合法公民交的税,凭什么拿去养不守法的人渣?
“汪汪汪!”
所以,桃之助现在既在期待着能在劳改中争取到减刑,又担心自己被分配到一个劳动强度极大的岗位,自己的八岁小身板撑不住。
年轻官员最终从押运人员手中接管了桃之助,并且答应为他安排好护林员的工作。
“他那时身披铠甲、手持大剑,骑着一头从山里跑出来的……”
“是!”
要是一般不懂得仔细分析问题的考生,估计会不假思索地写上最早和天龙人做斗争的费舍泰格,或者是名气最大的领袖盖伦。
桃之助热泪盈眶地说道:
比起劳改营,少管所的生活要轻松不少。
“组织上这么照顾你,你可要好好在岗位上努力改造、争取早日重新做人啊!”
据说领袖盖伦也是在亲眼目睹了蒂奇同志那勇敢无畏的革命意志之后,才决心提前展开和世界政府的正面斗争,加速了世界贵族控制的旧朝廷的灭亡。
“恭喜你,桃之助!”
因为桃之助年岁尚小,所以他并没有被直接扔进劳改营,而是被暂时送进了少年犯管教所。
在和上级打过电话确认、又再三检查押运人员带来的公函之后,这位年轻官员终于接受了这个奇怪的任务:
年轻官员却是一语道破了桃之助内心深处的小心思:
年轻官员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脸色一滞。
“所以组织上为了照顾hetushu•com你的特殊情况,特地在外海为你找了个合适的劳改岗位。”
“现在可不是那些海贼流寇能生存下去的时代,你要是想挑战联盟法律的话,大可以去试上一试。”
在盖伦这种“犯罪分子没人权”的理念指导下,劳改营绝对不是一个好呆的地方。
但是,这些杂音根本改变不了盖伦的理念:
“就是……”
“桃之助。”
毕业考核除了思想审查,还有书面考试。
“我当初也是和盖伦大人并肩作战过的人。”
“长官说的是。”
桃之助的眼睛亮了。
负责接管桃之助的本地官员,不由对此心生疑惑:
年轻官员轻轻一叹,也不再多说:“你自己小心就好。”
几天后。
桃之助正这么想着,草丛外突然响起一阵犬吠:
“那时我还是镇上治安队的一个小兵,因为忍受不了海贼钢刀的压迫而奋起反抗,以至于受了重伤、奄奄一息。”
“我们这座岛上原来就没有劳改营,也没有设立护林员的职位,组织上怎么会大老远地安排这么一个八岁的劳改犯过来当护林员呢?”
他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来上岗的。
“他们见面的那家餐厅,现在已经成了热门的旅游景点。”
和其他劳改岗位相比,这个护林员听起来明显是一个较为轻松的工作。
“是、是……我不会跑的。”
因为现代日益成熟的交通网络,这段以往要走半年以上的遥远路程,如今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走完。
“以前倒是也有少年犯被分配出和之国的例子,但他们也都是在和之国附近的几个岛屿劳动改造。”
“好吧……”
“走吧!”
不算上减刑机会的话,他大概还得在这座岛上生活、工作三十年时间。
“主管?”
主管思忖片刻,终于猜出了上级组织的用意:
“和之国来的劳改犯?”
虽然有些砖家学者公知才从封建旧社会里解放出来没两年,刚在新时代吃上几顿饱饭就撑得没事干,四处呼吁着“维护人权”,还吵吵嚷嚷地说这劳改制度是新时代的“奴隶制度”。
“长官放心。”
“对了,我听说盖伦大人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也是在那家餐厅。”
当然,以后的路还很远。
他当年从这座岛屿的群山中走出,斩杀海贼、平定东海、征服航道、推翻政府,将德玛西亚正义理论传播到了整个世界。
“里面废弃的屋子不少,正好可以给你这个护林员当住所。”
他当年一拳轰杀天龙人的丰功伟绩,至今被世人铭记。
“东海?”
“还只有八岁?”
“对桃之助的监视审查工http://www.hetushu.com作,以后就由我们萨姆威尔岛的派出所负责吧!”
年轻官员顿了一顿,有些古怪地说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八岁就知道利用自己的年纪优势博取同情、骗取美色,桃之助的脑子自然不差,心志也远比同龄人成熟。
在一番刻苦学习后,他甚至能将盖伦编写的《德玛西亚正义理论》和历史学家妮可罗宾主持编撰的《英雄联盟近代史》、《德玛西亚古代史》等大部头的教学书籍都倒背如流。
“那就是盖伦大人四年前出道第一战的战场,是他斩杀钢刀海贼团船长的地方。”
在押运人员的监视陪同下,桃之助从和之国乘民航空艇直达东海的哥亚王国国际航空中心,又通过哥亚王国的交通枢纽转乘海上列车直达萨姆威尔岛。
“长官,是什么野兽?”
但是,主犯光月桃之助却难逃罪责惩罚。
桃之助鼓起勇气,紧张无比地问道:
“劳改逃犯,一律枪毙。”
就连那头传说中的恶犬,桃之助这几天也始终没有碰见。
年轻官员用安慰的语气解释道:
和看守所和少管所的生活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你记得巡山的时候带上,注意自身安全。”
他背德理只是为了尽快出少管所,思想上其实并未有多大的改变,说到底还是个惯于趋利避害的好色小鬼。
“历史上,是谁挥出了正面反抗世界贵族的第一拳?”
说不定,社会上还会冒出一些诸如“在看守所里的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里面”的犯罪金句。
两个月后,和之国少年管教所。
反正拖到一定年岁迟早也会被少管所送出去,还不如早点走进劳改营,争取一些减刑机会。
“我一定好好干,绝不辜负组织期待!”
他那方方正正的脸冷冷地板了起来:
联盟让桃之助先在少管所里接受德玛西亚理论的学习教育,争取能早日洗净脑中的封建思想余毒,争取早日改造成为有利于社会的新人。
“我看,这可能是因为你年纪太小,适合干的工作太少。”
桃之助深深地鞠躬致谢,心里隐隐有些激动。
三十年,整整三十年。
桃之助信心满满地填下正确答案,小心翼翼地检查试卷之后,终于将考核试卷交了上去。
终于,在进入少管所一个多月后,桃之助提前申请了毕业考核。
因为,这座岛屿是盖伦传奇的开始。
东海,萨姆威尔岛。
虽然劳改犯也不是什么光荣的职业,但是他至少成功拿到了能争取减刑机会的机会,往自由的世界稍稍迈出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