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作者:大江入海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六章 贵在交流

从古至今,被称之为逸品的书画作品也不是很多,一名书画大师,一生中能有十来幅逸品大作,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李松涛一愣:“您要自己办书画展吗?”
这四个品级中,光是第一个品级,能品这个层次,就堵死了很多人,因为能品的第一个要求便是“形象生动”,而纵观华夏历史,传统书画家能达到这四个字标准的人,也不是非常多。
世间书画能达到神品境界的书画家可谓是少之又少,一个画家一生中可能有很多神妙之作,但是神品层次的作品不会有很多,只有作品中极为精彩的几幅画,才会被人称之为神品。
华夏书画界里,将华夏传统绘画作品分为四个等级,即:能品、妙品、神品、逸品。
“哦哦哦!”
不过想到如今国民审美的普遍素质,李松涛一颗心又放了下来:“其实也用不着担心,现在大家的文化水平是集体提高了,可是审美水平并不怎么样!他们未必能看出郭大路的和-图-书作品与参赛画家有多大的不同!”
在郭大路的画室里,无论郭大路说什么,李松涛都是不住点头附和,连一个反对的词汇都说不出来。
李松涛脸色有点难看,心道:“我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我跟他说画展的事情干嘛?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搅屎棍子的脾气,现在他要是在同一时间举办书画展的话,那还有我们什么事儿?”
他对郭大路之前自吹自擂说自己是“华夏最后一个书画大师”的说法也不表示反对,反而觉得郭大路确实是实至名归。
他本来还对郭大路要举办书画展感到担心,生怕郭大路吊打国家这次的书画展,但是想到如今社会的审美现状,忽然就不担心了,反倒对郭大路产生了怜悯的情绪:
现代社会,以丑为美的事情数不胜数,不然也不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大师了,这些大师们受到了很大一批人的喜吹捧,不乏生存土壤。
他现在整个人的心神都沉浸在了郭大路画画和图书的技巧上面了,对于郭大路说的什么,早就听不到了,这老头此时眼中只有郭大路现场画出来的一些昆虫作品,这些画无一不精,无一不妙,虽然是画出来的死物,但却给人一种极大的动态感,似乎随时都能从花卷里跳出来一般。
妙品之后,便是神品。
李松涛:“……您该不会是想跟我们打擂台吧?”
郭大路的作品在李松涛看来,每一幅都是传统绘画史上的巅峰,但在普通人看来,却未必能欣赏到其中的美感与韵律。
“在这个时代,美与丑的边界已然被混淆,郭先生的作品还真不一定能干过普通书画人的作品……”
李松涛:“……您这样不太好吧?”
李松涛此时已经回过神来,激动的脸色有点发红,对郭大路道:“郭先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神乎其神的书画技巧!”
郭大路道:“不可以吗?”
“画得像”并不是华夏绘画中的要点,“传神”才是一个画家真正的追求,郭大路的m.hetushu.com这些画已经达到了“传神”的地步。
李松涛说到这里,生怕郭大路误会,急忙道:“您不要误会,您的作品只是单纯的展览,不参加评选活动。不过,您倒是可以进入评委席,做我们美协的一个评委。凭您在书画上的造诣,绝对有资格成为本届书画展的评委。”
李松涛在震惊之下,夸赞郭大路的作品是神品、逸品,这种评价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但震惊之之下脱口而出的话却是发自肺腑之言。
而能品之后的“妙品”则更难达到,必须是“笔墨精妙,技法娴熟”,用笔从心所欲,画东西的时候,顺手就画了出来,在用笔上已经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画东西基本上都是信手拈来。
“这……这足可称得上是神品啊!”
书画技巧能达到这个程度的人,每个朝代肯定都有不少,一般都是时代中的著名画家,这些人可能在同时代里,画技非凡,但是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影响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和图书大路眉毛一挑,道:“算了吧,你们的展览我可不敢参加,我丢不起那个人!”
而到了逸品这个书画作品的最高层次,就有点难以判断了,到现在也存在很多争议。
这东西就像是传世的几幅绝品书法一般,不经意的苛求,才会偶然出现一幅,若是刻意去做,反倒是着了痕迹,落于下层。
郭大路道:“肯定是要打擂台啊,不然我办这书画展还有什么意思?”
神品画作不多见,但要是放在历史长河中,历代名家画作加起来,却也有非常多。
他说到了这里,顿了顿,脸上露出很奇怪的神情:“至于书法作品……一塌糊涂!”
老头拿着郭大路刚刚画出来的一幅秋蝉图,激动的眼皮子直跳:“您这些画作,要是不办一个展览让大家看下一下,那真是太可惜了!”
郭大路将画了几幅昆虫花鸟之后,将画笔洗了洗,放在了笔架上,对李松涛道:“你是行内人,自然清楚如今美协里这些人的水平,总体来说,油画作品在进和图书步,国画也不是裹足不前,但是精品之作少之又少。”
也由此可以看出,他如今面对郭大路画作时是多么的震撼。
他对郭大路道:“京城最近就在举办全国书画展,分成两个大厅,一个大厅是西方油画水彩类型的,另一个大厅就是华夏传统书画作品,嗯,我们有几个评委,专门评定作品的优劣好坏,前十名的人都给予一些奖励。郭先生,要不我们给您专门设一个展厅怎么?”
李松涛看着眼前的画作,双目发直,嘴里喃喃自语:“这幅已经不是神品了,简直就是逸品了!”
他嘿嘿笑道:“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我的字画一般不卖钱,不过倒是可以让喜欢的同行都学习学习,嘿嘿,搞一个书画展倒是可以玩玩!”
“哪有什么不太好的?互相切磋,互相交流嘛!”
“现在的书画技巧其实总体上是在进步的,但进步最明显的是西方油画画作,以前的华夏著名油画家的作品,如果拿到现在,不说一文不值,但起码算不得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