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作者:大江入海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二章 通话

郭大路在出席天禧电视台开启仪式之后,第二天便飞到影视城进行拍摄《终结者》的准备活动,这天刚准备开机,便接了一个电话,“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寿宁。”
现在随着国家法制的日益完善,政府对个人权益的保障也越来越关心,像京都话剧团这种以高压姿态侵权的情况正是如今司法所面对的代表性问题,如果把这件事解决好,就会对整个文娱界起了一个巨大的震慑作用。
余柏树心中一片冰凉,呆愣愣的点了点头,“老领导,那我先出去了!”
余柏树的老领导白寿宁指着余柏树的鼻子破口大骂,“郭大炮你也敢惹?别说是你,就连我都要让他三分!你现在这样,你活该!”
文化部门对这件事也极为重视,已经派专人对此事展开调查。
两人闲聊几句之后,白寿宁终于说到正题,“大路啊,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已经到了你想要的结果了,这件事咱们是不是要告一段落?你也是文娱界的人,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京都话剧团就这么倒下吧?”
破鼓万人捶,落井下石,一向是某些人和_图_书的优良传统,如今见风头大变,自然要做一波顺风车,秀一下存在感,于是在雷雨等人的带领下,上千名作家签署了请愿书,交给了华夏文化部。
“白寿宁?这老头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
出了这种事情,相关部门不可能不出面解决,所有人都知道余柏树大势已去,那还有什么客气的?
事情闹得这么大,总得要给民众一个说法,处理问题也必须要快速处理,但处理完余柏树之后,留下的问题却不怎么好解决。
以往有的作者即便是知道了自己的作品被话剧团改编,他们也是无可奈何,最多收个几十块钱的稿费补偿而已,甚至连补偿都没有,直接就被拿走用了。
对于让谁来接替余柏树的位置,白寿宁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白寿宁哈哈大笑,“郭大路竟然开始奉承人了,这跟我想象中不一样啊!”
无论是给了补偿的,还是没有给的,对于这件事都极为不爽,给了补偿的觉得钱给的少了,没给的就更不用说了,都不知在私下里骂了余柏树多少遍。
“郭先生,你和*图*书可是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啊!”
如今的文化圈也是如此。
“哎哟,白老爷子,您这大神怎么亲自给我这小鬼打电话来啦?”
“有点钱?他要是光有钱能蹦跶的这么欢?早就被人摁死了!小余啊,你年龄也不小了,听说你最近身体也不好,这样吧,咱们京都图书馆里还缺了一个人,你去帮忙打理一下吧。”
郭大路想了想,“这样吧,话剧团重组之后,我去演一场吧。”
作家杀人不用刀,作协中的作者尤为擅长这一点,圈几个重点,扣几顶大帽子,那都是手熟的事情,而且这余柏树做的确实是不地道,仇人多了去了,这一下集体发力,别说是余柏树了,就是余柏树的上级也招架不住。
余柏树狼狈不堪,“他一个文娱圈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点钱吗?”
郭大路到底是什么人?这个疑问不但余柏树感到疑惑,他的老上级白寿宁也感到疑惑,不知道向郭大路这么猖狂的家伙,怎么还能一直顺风顺水的活得这么滋润?现在竟然连电视台都给搞了起来。而且国家竟然还同m.hetushu.com意他来搞!
与此同时,很多作家更是在自己的微博上或者是在论坛上亦或是在杂志文摘里,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写了关于这件事的看法,一时间《关于著作权益的思考》《所谓的拿来主义》《话剧界之怪现状》《论话剧今不如昔的原因》《余柏树这个人》等等文章相继出世,将这件事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前到后,都给细细剖析了一遍,顺便把余柏树也给黑了一下。
如今因为郭大路在电视台曝光的原因,搞的整个社会都对京都话剧团充满了负面的看法,就连一些著名作家,如雷雨、乔路、秦俑、霍福成等人都对此事发表了看法,无一不是对话剧团的指责。
当一个弱小者被欺凌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他是不敢反抗的,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联合起来进行抗争的时候,这些弱小者的心思便会活络起来,然后便加入了反抗者的大军,因为人多给了他们勇气。
“这件事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现在竟然主动打电话给郭大路,可见郭大路搞的连他也坐不住了。
而且如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http://www.hetushu.com,国人对京都话剧团的印象已经到了史上最差,怎么扭转形象,也成了一个摆在面前的难题。
上面的态度是如此的鲜明,所有人都知道,余柏树要完了!
余柏树踉踉跄跄离开白寿宁的办公室,一脸的迷惘不信,“我就这么被闲置了?演了一场话剧,就成了这个样子?这郭大路到底是什么人啊?”
主管文化产业的白二爷,圈子里那个人不知道?就连华影的董事曲三爷见了白寿宁也得低眉顺眼的称小而不敢做大。
以京都话剧团的演出场次与受众群体,他们即便是将别人的作品改编成话剧,其实也卖不了多少票去,真要说是赚钱,也赚不了多少钱。主要是他们这种侵权行为,已经触动了所有文艺工作者的敏感神经,以前或许没人敢说出来,如今经过郭大路的这么大张旗鼓的一宣传,搞的全国皆知,甚至都已经传到国外去了,给华夏话剧行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作为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华夏话剧行业,京都话剧团便是其中的领头羊,别的话剧团可以散,可以倒,唯独这个京都话剧团这个标杆性的团体和-图-书不能倒。
郭大路也笑道:“面对白老爷子,谁敢不奉承?起码我不敢!”
余柏树大吃一惊,“老领导,我……我身体好着呢,我还能再干二十年没问题!”
于是搞不清来头,就越是令人惊心,白寿宁根本就不敢打听,反正就算是郭大路没有大背景,就凭他如今的成就,白寿宁就不能拿人家怎么样。
郭大路对于白寿宁的名字还是知道的,其实从事影视这一行业的人,鲜少不知道白寿宁的。
打电话的是一名老者,“京都话剧团的问题我们已经展开了处理,保证给您以及全体作者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郭先生啊,京都话剧团毕竟是咱们国家标杆性的话剧团体,负责人犯了错误,并不代表整个团体都有问题啊。”
白寿宁瞪了他一眼,淡淡道:“人啊,就得服老!这是自然规律,谁都逃不过,你就不要逞强了!好了,我还有事,关于你的调派文件,明天就会送到你手里。你也是老同志了,思想工作不用我来做了吧?”
“你看你做的这是什么事儿!”
郭大路嘿嘿笑道:“我说今天怎么有喜鹊叫啊,敢情是应在您老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