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作者:大江入海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四章 请听相声

郭大路扫视台下观众,“笑神马?笑神马?你们也别笑,你们知道我是干啥的不?我就是养王八的!”
他一脸好奇的看向郭大路:“您养那玩意儿干嘛?”
台上田忠池吓了一跳,上上下下打量了郭大路几眼,“确实有点像!”
“哈哈哈,都别刷屏了,咱们继续往下看!”
郭大路脖子一梗,双手掐腰,“不错,我就是养王八的!你常听人家说,哎吆,王八大王来了,王八大王来啦,那说的就是我!”
郭大路:“那还有假啊?你上我家看看去,没有外人,全是王八!”
周末。
见到竟然来了这么多人,窝头县当地也极为紧张,生怕出现突发问题,不得不组织警力在现场维持秩序。
田忠池:“赚钱?你这光顾赚钱了,名声可不怎么好听啊!”
这中年男子叫做田忠池,是京都文艺学院幽默领域的老师,此人是个杂家,早年学过相声,演过双簧,搞过小品,也演过滑稽戏,出了不少好作品,有些作品一直到现在都被人津津乐道。
比如你去清真教朋友那里进行演出,字里行间里就要把“猪”“狗”“驴”这些犯忌讳的字眼给去掉,否则容易闹出矛盾,反而不美。又比如有些段子事关残疾人、病人,这点更要慎重对待,绝不能有侮辱性词汇,也绝不能以嘲讽残疾人的缺点来进行所谓的搞笑,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众人基本上都看了范志红骚扰王小璐的视频,此时见郭大路腆着肚子的架势,跟范志红简直如出一辙,立时就知道郭大路这是故http://m•hetushu.com意为之,顿时哈哈大笑。
田忠池这个人很有性格,这两天因为王小璐的事情对窝头县地方政府极为恼怒,见到郭大路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人家老婆随团演出,现在出现了这种事情,非但是他,整个剧团的人见了郭大路都有点不好意思。
郭大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说的不是普通话,竟然是窝头县的地方方言,关键是说的还很地道,本地人如果闭上眼睛来听,绝不会听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如今成了这一次的文艺演出的现场。
郭大路:“干什么好听啊?干乡长好听,有空还可以调戏调戏良家妇女,可我上哪当去?”
只是听到这个相声的名字,台下观众便乐不可支,真的是掌声雷动,不断有人叫好,吹口哨的也不在少数。
轰!
台下又是一阵大笑,特意过来观看演出的王玉河等人听到这里,脸色都有点变了。
这一次王小璐竟然在表演现场被当地警局抓了进去,郭大路恼怒之情可想而知。
田忠池打断郭大路的话,“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不就是个养王八的吗?”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网上看直播的网友也是忍不住喷饭,尼玛,这名字叫的,令人不想笑都不行。
他胆大包天,偏又心细如发,既然暴力手段行不通,那就从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来。
慰问演出大都是歌舞为主,偶尔穿插点语言节目,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非常的今天的演出因为有王小璐事情的和*图*书影响,又有郭大路的噱头,非但整个窝头县的民众齐聚县城,就连外县市的很多人也都纷纷驱车赶往窝头县。
田忠池:“你怎么称呼?”
窝头县本来是一个贫困县,交通也差,汽车也少,但今天却史无前例的发生了堵车事件。
郭大路哈哈大笑:“过奖,过奖,您这是捧我!”
这次演出团的成员是京都各地的文艺学校的学生,带队的是京都文艺学院的副院长赵昌盛,见到竟然来了这么多的观众,赵昌盛一个劲儿的对郭大路感叹,“人比人气死人啊!前几天我们演出的时候,虽然看的人不少,但大都是本地老百姓,你看看现在,外面这些人西装革履,无论是穿者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与本地人有着很明显的差别,精神面貌可比本地老百姓强得多了,一看就是从外地赶来的!”
地方方言从本地人说出来并不令人感到好笑,可从腆着肚子的郭大路嘴里说出来,那笑果立马就出来了。
郭大路:“吆喝,来了这么多人捧场啊,感谢,感谢,一会儿大家都别走,我代表我们公司一人送你们一件礼品,不成敬意,表达一份心意!”
既然是文艺表演,那就少不了相声小品,郭大路想了想,决定这一次在台上说一段相声过过瘾。
郭大路:“我姓范,叫范王八!”
郭大路:“我准备呐,一人送给大家两只大王八!”
台上的田忠池问道:“哦?送礼品?准备送大家什么礼品?”
台下正在喝水的一名观众,一口水猛的喷了出来,差点给呛死hetushu•com,“啊哈哈,哎吆,笑死人了……”
田忠池:“啊?是吗?”
他此时身份太过于敏感,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采取暴力手段并不可取,反倒授人以柄,惹人反感。
因为是对口相声,必须要有一个搭档,碰巧田忠池就在这个临时剧团里,郭大路便找到了田忠池来商量表演的事情。
这次演出是在下午两点开始的,但在一点钟的时候,整个广场便已经挤满了人。
由此可见郭大路与王小璐的影响力现在有多大。
田忠池“一脸惊愕”,“王八?你看你看,大家伙儿都笑话你呢,送什么不好,你送王八?这也太难听了吧?”
这一次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了,轰然大笑。
可别小看这个工作,若非对当地民俗基层有深刻了解之人,绝不能胜任这件事。
田忠池:“养王八的?”
对于这种情况,田忠池极为沮丧。后来干脆认命了,老老实实的在学校里教书育人培养学生,再也不想着出头露面了。
台下众人轰然大笑,其实这句话并没有抖什么包袱,但郭大路说话语调可笑,再加上方言的效果,令人不自禁的就想笑。
演出团的一群演员依照次序开始去前台表演节目。
郭大路:“赚钱啊!”
“尼玛,那个乡长范志红不就是姓范吗?郭爷这就开始怼起来了?这骂人果然是毫不含糊啊!”
台下一阵哄笑,有人叫道:“赶紧着啊,郭爷什么时候出来?”
郭大路腆着肚子与田忠池走动台前的时候,掌声愈发热烈。
田忠池一脸惊讶,“你家里全是王八和*图*书?”
他转身看向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爷们,准备好了没有?等上场之后,你可别泄气!”
赵昌盛道:“这可都是因为你们夫妻俩的原因,才有这么多的观众,单凭我们演出团的几十号人,绝没这么大的号召力。”
台下观众又惊又喜,“卧槽,郭爷竟然开始说相声了?”
现场。
赵昌盛团长道:“行了,真出事儿都由我担着,你们两个就别贫了!”
“卧槽,郭爷这表演能力,真尼玛绝了!方言口语竟然学的这么像!”
而这些事情,都需要田忠池事先进行审核作品并提前做好交待。
郭大路瞪大了眼睛,提高了嗓门,“难听?有什么难听的?王八有什么难听的?这王八大补啊,滋阴补阳,好东西啊!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这次他随团下乡,主要是为几个表演相声、小品的学生因地制宜的调整小品相声的段子,根据不同地方的民俗风情,将段子进行增删,以免出现意外状况。
郭大路:“没错!大王八,小王八,中不溜的王八,老王八,嗯,这么跟你说吧,你看见我,就算是看到王八咧!”
郭大路毕竟也搞了两年文娱,对圈子里的事情也稍微了解这么一点,也知道田忠池的本事。
可是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此人身上似乎自带“不能火”特性,同一个小品,同一段相声,甚至同一场滑稽戏,与他搭档的演员都火了,偏偏就他成了一位透明人,一直都没被观众记住。
郭大路双手连摇,“口误,口误,其实我是说啊,我是王八,不是,你是王m.hetushu.com八,也不对,那个……”
现在见郭大路拿话激自己,田忠池笑道:“放心,你都能豁出去,我怎么可能会泄气?”
所有人都想起了被王小璐打伤的范志红。
就在这时,台前报幕员的声音传来:“今天来了这么多的观众,实在是让我们激动万分,当然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谁而来。”
自己的老婆不计报酬的下乡慰问演出,结果却被抓进了看守所,这对郭大路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要是不报此仇,枉自为人!
郭大路,“观众来的多,那才有成就感啊,您应该高兴才是。”
“这尼玛一看就是模仿的范志红啊!郭爷这段相声的名字也有意思啊!”
“噗!”
现在看到郭大路操着一口窝头县标准的地方方言,煞有介事的跟观众打招呼,一群网友都乐的不行。
此时已经有好几个搞直播的家伙都已经开始了直播,很多网友都在网上好奇的观看,不知道郭大路要搞什么花样。
因此在听到郭大路想要说的相声段子后,田忠池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小郭,这个段子好!必须要演出来!”
王小璐既然是在表演的时候被抓进去,那么郭大路也要从表演上下手。
窝头县的转盘路广场。
但即便是不用暴力,他也有的是法子,心道:“不把你们弄进去,如何显得了我的手段?”
他演了十来年相声小品,创作了几十段优质的段子,可每次都是把别人捧红了,自己连绿叶都算不上,堪称一桩奇事。
报幕员不紧不慢道:“现在请欣赏相声《贩王八》,表演者郭大路、田忠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