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顾道长生

作者:睡觉会变白
顾道长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

顾玙摇摇头,叹道:“仙路漫漫,踏过一关又一关,竟似总也看不到尽头。”
“孽畜,愧为天地灵物,今日必将你拿下!”
那玄龟与凤凰一样,也是天地所生,造化之灵,实力不算太强,怎奈一身龟甲防御奇高。
顾玙只微微抬头,看着那紫蛇狂舞,雷光闪烁的洞天之外,听那雷音愈发狂烈,似要将整个玉虚宫轰塌。
清明,雨丝如帘。
“奶奶,我们刚才看的是谁呀?”
正此时,那飞舟也缓缓移动。
小秋沉吟,既然见过,那我就应该出了位面,到了真正的宇宙中了。
此乃隔壁绿石谷的最新产品,那竹叶非木是蛊,可化各种骑乘灵兽,名青竹追风蛊。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很快普及了整个夏国。
二人抱着孩子翻身上马,青驹嘶鸣,踏着微风细雨一溜烟的奔到山下,速度竟不亚于一件优质的飞行法器。
“哇,老祖宗!”
一道流光飞出了星源,产生的强大力量使得星云翻腾流转,吸附于身后,好似一颗璀璨的流星。
漆暗茫茫的宇宙,虽然无光,却不显得诡秘阴森,反而呈现出一种浓墨般的通透质感。
毕竟施展法器要消耗灵力,但追风蛊不需要,使用期限与寿元相等,容易培养价格低廉,死后再买新的便是。
据《太玄宝典》记载:“北方有沧海,沧海生玄龟,玄龟吐真气,真气化神水,神水生肾。”
“这屋子的主人是她哥哥,在很多年前就离开了,这算是人间……哦不,这是她唯一的念想。”
星源内含大道三千,而他修炼过赤阳剑决,唯独对火之规则亲近。他不知在里面呆了多久,但总算没有白费。
她隐匿身形,飞了一会忽听一阵打斗声传来,伏在暗处一看,却是两伙人形生物正在拼死肉搏。
二人赶到最东面的一个港口,又继续往海上探寻,飞了数十里便见一艘中型飞舟停在空中,上面印着凤凰山的标志。
后人们点燃特制的白纸钱,不畏雨水的燃烧起来和图书,淡淡青烟升起,与幽冥沟通,仿佛真的传递到了亲人那边。
“法术……你是地球人?”章鱼哥显然见多识广。
九如一干人自是欢喜异常,而老顾方才得知,自己这一去,竟过了整整百年!也就是说,从打飞升开始算,已经过了一百二十年。
因为九如、唐伯乐等人经过二百多年的研究尝试,总算摸到了突破门槛。再假以时日,必能参悟剑之规则,成就地仙。
“哦!”
那飞舟忽地一闪,如幽灵般消失,再出现时已停在玄龟头顶,跟着探出一根粗大的炮管。
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拿着抹布,莫名其妙但非常听话的用力擦着一张桌子。
“嗯?”
“是我的奶奶呀。”杜韫笑道。
哦,应该说整个星球就是一棵巨树。
(全书完)
一个女子忽然鬼魅般出现在虚空,左顾右盼,面带疑惑。
“就像我跟你们的关系一样,她也是我最亲近的亲人,等你们长大了,也要记着给她扫墓,然后来擦一擦桌子。”
而得益于夏国政府最初制定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坚决将各种灵矿列为战略储备资源,使得一百年后的今天,夏国物产丰富,修行昌盛,是当之无愧的气运之国。
日子过的很慢,也过的很快。星源、星墟可遇不可求,他更多的是靠自行参悟,经常一坐便是数年。而随着玉虚宫众人的逐渐成长,个个可独当一面,自己也慢慢少理俗事。
这是门派内部的公墓,一方方石碑整齐排列足有上万块,刻着不少熟悉的名字:水尧、郭飞、李冬、闫涵……其中又有一处不同,墓主人并非弟子,算是唯一的特例。
这五人去探索万界,经历并不相同。另三人皆已走散,唯长生和小师姐幸运,一起进入了一方位面。
“俗话说大道三千,我才领悟了两种。天仙号称无限接近于道,那得领悟多少种规则才能达到天仙境界。”
他们很快到了凤凰集,先回方家老屋打扫了一遍,和-图-书又转到另一座院子细心打扫。
嗖!
“莱,莱茵特城……”
那些人愈发震惊,小心翼翼道:“您是哪位大人?”
主体思路就是,运用科学的思维,来开发修仙产品。
虚空之中,长生和顾小飞齐齐拱手,对着一位身穿魔法袍的老外致谢。老外点点头,迈进一道光环消失不见。
她在外面观察了半天,看不出什么东西,索性飞入其中。一路竟然没遇到任何障碍,突破气层后,发现里面浓密参天,郁郁葱葱,巨树身上又生满了许多巨树,一棵便似一座城大小。
“顾玙,出来打一架吧!”
就在对方要赶尽杀绝时,忽然钉在原地不动,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足下生根,仿佛长在了树上,跟着一层层叶片向上包裹,瞬间成了数十只粽子。
“轰!”
龙秋刚从一个全是巨蛇的位面出来,又看到了一个全是巨树的奇异星球。
“轰隆隆!”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只见飞舟慢慢飞到上空,玄龟虽不能动,神通却还有,张嘴喷出一道黑色水柱,又急又快。
女人的神情忽然变得很难以描述,见飞船停在跟前一动不动,也似在思考这只生物的来历。又过了一会,才有一只金属球飞了出来,然后裂开数瓣,活像个喇叭花。
这团火的构成,便是最原始的炁。
……
“呼!”
众人更惊奇的发现,祖师居然笑了笑,也缓缓站起身。而紧跟着,从天外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女子冷然道:“本座乃拉莱耶之主,伟大的旧日支配者,格兰世界的大破坏神,江小堇!”
就是说,这种龟吐的口水,可以补肾……
轰!
话说方叔和方婶早已故去,方晴晚年回白城独住,活了一百零三岁无疾而终。儿子在京城居住,孙子孙女却拜进了凤凰山,而现如今,连他们都有自己的儿孙了……
到此刻,时间对顾玙真正丧失了意义。而他回来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修行和-图-书、教授弟子、查看三界或外出访友……
那些人死里逃生,又惊又奇,龙秋遂显出身形,更惹得一番躁动。
而海面上,已是浊浪滔天,轰鸣如闷雷滚滚,一只硕大的玄龟翻江倒海,凶威凛凛。
“也好。”
“轰!”
“卧槽,外星人!”
“不知师父她们到了何处,我们不如先立洞天,有个立足之地再说。”小师姐道。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定志思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
“……”
……
龙秋顿了顿,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与我相仿的生命体?”
……
“警告!警告!立即停止目前行为……警告无效,攻击程序启动!”
“多谢前辈!”
“我……”
转眼又是百年过去。
流光化形,正是顾玙。他见到茫茫宇宙,一时竟有恍惚之感,缓了片刻才恢复清明。
许是见她黑发黑瞳,面貌独特,居然传出了纯正的夏国语。
也罢,先在此停留一段好了。
火,是燃烧时产生的光和焰,所以它的前提便是燃烧。
他们没有回后山,而是抛出两片细长竹叶,竹叶落地化成两匹青驹,神峻不凡,活灵活现,只是蹄下不着尘土,似御风而立。
“那我们叫什么啊?”
“可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擦桌子?”
“嗯。”
待他走后,长生方道:“我们运气倒好,那人虽是西方贤者,却也是地球飞升而来。听他所言,这里便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只是空间无穷大,不知坐标,无法联络。”
这一日,顾玙难得出关,正在玉虚宫第一层为众弟子讲法。
哎呀厉害了!
“这是哪儿?我已征服万国,一统神界,莫非还在格兰大陆?”
……
杜韫、杜晦姐弟俩带着各自的后人,站在这方墓碑前默默出神,待纸钱燃烧干hetushu.com净,才抹身离开。
小球见她不应,又换了种听不懂的语言。
“这是何处?”她直接用神念发问。
打了不多时,弱势的一方愈发支撑不住,不禁面露绝望,幼崽也吓得发出如象鸣般的哭声。
还不应,正想再换一种……忽见女子一把抓住金属球,道:“这东西不错啊,还能自己翻译。”
一束光毫不犹豫的射出,但那女子早已消失,不知用什么方法钻进驾驶室,正坐在一只目瞪口呆的章鱼怪旁边。
玄龟四周围了一圈人仙,现任掌门游乐天亲自坐镇,他乃神仙修为,与其正面斗了一会,慢慢引到埋伏圈。
如今却是晋升地仙,寻父寻母寻师弟来了。
杜韫放出追风蛊,自行送孩子回山,跟着双双施展遁法,急速赶往渤海。
不多时,外面的杜晦和孙子打扫好了院子,进来道:“差不多了,走吧。”
小姑娘惊叹,也不知懂没懂这个概念,反正很厉害的样子。
仙历一百五十年,距顾真人飞升,整整过了百年!
玄龟,其状如龟,鸟首虺尾。虺,是一种毒蛇。
所以近年来,玉虚宫众人的心气格外高涨,恨不能立刻傲视群仙,屹立长生之巅。
刷!
“东方……”
大部分弟子面露惊疑,不知是何方神仙到访。九如却全身一颤,蹭的站了起来。
一伙较多,一伙较少。少的那边拼命抵挡,似护着最里面的一个雌雄,怀里还抱着幼崽。
“地球?哼!”
皮肤呈淡青色,或草绿色,或淡蓝色,双耳尖尖,眼睛硕大,体高皆过两米,大手大脚,后有长尾。兵器相当原始,粗糙的矛、枪、斧头,战斗方式也很野蛮,只在少数几人中散出一丝超凡能量的气息。
女子漫无目的的兜兜转转,飞了不多时,忽见前方有一点光亮,正诧异间,那光亮越来越近,居然是一艘超科技感的飞船。
这飞舟便是用近百只异化猛禽的骨骼炼化为骨架,以珍稀灵矿为各种部件构造,最终研制出的一种大杀器。
一向飞扬http://www.hetushu•com无双,无所匹敌的九如居然有些慌乱,看看天空看看地面,最后将目光停在父亲身上。
“好,这次绝不能让它跑了!”
一方势力的大小,从某种程度上就是看地仙的多少,待九如等人晋升,顾玙便可以摆脱底层位置,真正的形成一股小势力。
但现在完全违背了这种常理,没有任何的产生方式,就一团最纯净的火焰立在他的手掌上。
它不知是计,见游乐天频露败相,连忙追杀上前。而骤然间,四方海域升腾,如煮沸了一般,法阵开启,气息翻腾,将其牢牢困住中间。
他正讲着,众人耳边忽响起了一声雷音,初时细如蚊呐,似有似无,但不过两三息时间,就变得清晰可闻,蕴含的浩然刚大之气就跟锤凿斧劈一样,直接掀开头皮,震颤着众人的神魂。
灵气复苏的前五十年,是大变革期,之后社会稳定,修仙文明飞速发展。在众多大佬的努力下,科技与修仙虽未完全融合,但已经破解了不少难题。
在地球时,修士只争朝夕,因为生怕在自己寿元耗尽时,还没有突破境界。但在长生界,完全没有这种顾虑,寿命近乎无限,有大把的时间用来修行。
他慨叹一番,身形一晃便回到自家洞天。
四人关了门,刚出胡同没几步,杜晦就接到一张传讯符,喜道:“找到玄龟了,在渤海口!”
凤凰山西麓的一座墓园里,挤满了前来扫墓的弟子。
杜韫忽然变得很严肃,蹲下身道:“你要记住,不管以后在哪里,每年一定要回来看看。”
体积不大,可能是日常巡逻用的单人飞船。
对方十几人叽里咕噜交流了一番,最后推出一位老者,恭敬道:“百年前曾见过一次,与您一样是黑发黑瞳,在很远很远的东方。”
轰!
“那辈分可大了,你们得叫老祖宗。”
顾玙摊开手掌,一团仿佛透明的火焰立在掌心,带着一股神奇幽秘的气息。
小姑娘懵懂的点点头,看着自己的人仙奶奶提水扫地,抹坑洗灶,忙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