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鸢鸢相报

作者:赵乾乾
鸢鸢相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入戏

我哼一声道:“你凭甚么?”
望着满地的蝉尸,我莫名地快感,有了快感我就喊,我仰天长啸,我觉得世间一点都不美妙。
她靠着亭柱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打着盹,膝头上反面倒放了《神雕侠侣》。春日暖阳洒在她身上,使她笼上了一圈柔光,仿佛下凡的仙子。我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不去做使浅儿恨我的事——我实在很想偷走那本《神雕侠侣》。
我们在屋顶听到了她爹准备把她许配给武状元之事,浅儿并无过多反应,她言嫁谁不是嫁,武状元挺好。我怒火攻心,气冲冲走了。
我一转头,萧子云掀帘从蒙古包内出来,她颐指气使道:“其其格家的母羊昨日生了两只小羊羔,你去给我都偷回来,还有,不准借机跟其其格那个小贱人攀谈。”
我跳上屋顶,我不是想去捡鞋底,我是不想与她讲话,我觉得她大概是看上我了,但我喜欢的是浅儿。
就这么放手了罢,给不了她幸福便成全她的幸福,如此我也算上是悲壮得很委婉。
她言她要与我一起协力拆散浅儿与范天涵,我并不想与她为伍。但与她为伍我似乎能为浅儿做些什么,于是我应承了,我要默默地保护浅儿,成为那种内心强大却不计较回报的人,我一想到就觉得自己很伟大,就连与萧子云假装相爱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我不吭声,希望她觉得无趣自行离去。但她却忽地与我动起手来,她的武功真的好,我应付得很艰难。后来我的揣于怀中的鞋底滑落下来,她捡起来看,冷冷一笑道:“这尺寸,送给小师妹的罢?看来有人春心荡漾了,若是我说,我不准你和-图-书们相爱呢?”
她把鞋垫用力一掷,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然后道:“不瞒你说,我就是见不到人好。若是你敢与那浅儿有个什么牵扯,我就像扭兔子脑袋一样,把她的脑袋扭下来。”
夜黑发情夜,风高思春天。
我又问她,若是最后她都拥有不了范天涵的爱呢?她言那么便毁了他爱的人,大家一拍两散,你害我爱不到我爱的人,我也害你爱不到你爱的人,公平。
我连声答应。
有日我发现我打猎时心里惦记着把猎物送去给萧子云拧掉脖子,我竟……欢喜上萧子云了。
我就是陪她演戏的,唯一的职责便是入戏,到头来,她还要怪我太入戏。
我们逃到蒙古后萧子云由于气候不适,生了场大病后眼睛看不见了,脾性也变得更古怪。在她看来,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我有什么错呢?我不过是陪她演戏的,唯一的职责便是入戏,到头来她还要怪我太入戏。
萧子云来找我时,我正在帮师父纳鞋底,我有时很困扰,为甚师父总让我做这些娘们的事儿。
我心一横想说拼了,剑尚未抽出便被师父打晕了拖走。我醒来时默默流泪,为我不被世人理解的爱。
只是浅儿拜堂时,我见着了萧子云,我尚未出手便输了。
浅儿善良单纯,萧子云恶毒阴损。她们十岁那年,萧子云徒手扭下一只兔子的脑袋,那本来是我与师父逮给浅儿当生辰贺礼的。最后无奈,我们把那只兔子炖了一锅兔肉给浅儿吃,浅儿吃得很欢畅,圆圆的眼睛扑闪扑闪,像……被扭掉脖子的那只兔子。
我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思虑了好几日,最终决定我愿意娶http://m.hetushu.com浅儿,她家家财万贯,我可以入赘,入赘后财产便都是我的了,我便可以给浅儿买漂亮的簪子了。
我一滞,的确,我若是发挥失常是绝对打不过她的,我若是发挥超常也应该是打不过她的。
——题记
蝉还在树头叫着知了,我却什么都不知了。于是一怒之下,我在每棵树之间飞奔抓蝉,一抓一个,捏死了掷于地上。
不知为何,我竟欣赏她的决绝。
我斥道:“萧子云,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
而就在我犹豫间,我瞧见了萧子云,便躲了起来,师父讲过,路上遇到萧子云,要装不认识。但她也瞧着了我,把我从屋顶上揪了下来,冷笑道:“怎么,在你那善良的小师妹面前想假装不认识我这个女魔头呀?”
像昨日,萧子云抓了一条水蛇放我包裹里,我去掏干粮时被那水蛇咬了一口,滴了几点血在干粮上,她很是高兴,但不久之后又哭丧着脸,因为她饿了想吃干粮,但又觉得那些干粮既被蛇爬过又有血迹,她觉得恶心。于是她怒气冲冲地跑去打猎,拧了一只兔子的脑袋,烤兔肉吃时她又把自己的头发给烧了。
萧子云跟着我风餐露宿,一饿肚子或睡不好觉便想法子折腾我,竟也能全然忘了当初是她死皮赖脸要跟着我,死皮赖脸要我与她一起棒打鸳鸯。
我将事情与他讲了,他立马拍胸口应承下来。
“段展修,我要吃烤全羊!”
我自信满满地等待浅儿成为嫁不出的老闺女,届时我武功练好了便不再怕萧子云对她不利了,届时我便能理直气壮地接手嫁不出的浅儿。
我这才发现我竟杀了如和图书此多的无辜小生命,我有罪。
我挑了个良辰吉时,到了王府上,拿石子扔了许久浅儿的窗都未曾得到回应,我很着急,吉时马上就要过了。
我甚么都不会,又没甚银子,于是便只好给浅儿纳了一双特结实的鞋底,她那么爱爬树翻墙的,有双好的鞋子也很重要。然而,我尚未把鞋底送给浅儿,她就先吓了我一吓,她说她喜欢我,要与我一起养只雕。
她妖媚一笑,道:“你打得过我麽?”
某次午间,我翻墙进王府找她,浅儿爹把王府建得比地府还大,我找了许久才在一个亭子里找到她。
最终我寻得一次机会逃了出去,我去寻浅儿,我跟她说我要带她走,她却不回应我,我快要发火之际才想起我点了她的穴。
后来发生了一些令我良心十分煎熬的事情,我也曾考虑过如果我不答应与萧子云演戏或者演戏不入戏,一切是否会不同,可惜没有如果,我就是如此敬业。
我不得已只好答应她。
我们使了点诡计将浅儿囚禁了起来,萧子云也如愿地与范天涵渐行渐近,我欣慰之余不免有点失落。
我常常在想,作为一名大侠,我的脑子似乎简单了点,不够百转千回。但自从与萧子云一起,我又常常在想,作为一个魔女,萧子云的脑子更是稻草做的,真是枉费上天给了她一颗恶毒的心。
后来,到了浅儿身边,萧子云想了很多破烂的机谋,像是给浅儿下□,让我跟她云雨一番后她带范天涵来抓奸,他俩同仇敌忾地谱出恋曲;像是将浅儿毒死或者一掌拍死,然后她陪伴在丧妻的范天涵身边,等他有天觉悟发现她的好;或是将浅儿囚禁起来,让他http://m.hetushu.com们俩永世不得相见……
浅儿一日一日在长大,以她的长相和家世,上她家提亲的人愈来愈多,我倒是一点都不焦急,因为那些人一旦深入了解浅儿后,都不愿娶她了。浅儿的好,只有我一人知道。
我啸得正得心应手,忽地传来一阵娇笑,随着那娇笑,萧子云缓缓从树上飘落,她道:“你看看你,比我好到哪里去?知道了杀戮的快意,你接下来便我欲罢不能的。”
浅儿新婚之夜我试图去抢亲,我把一切计划得天衣无缝,并且立下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毒誓。我觉得如果不成功,我至少享有悲壮。
浅儿及笄那年,我为她准备了一份贺礼,是我亲手纳的鞋底。除了武功,师父就只教了我纳鞋底,他言纳鞋底可以修养身心,习武之人最忌的就是燥进,我知道其实是他鞋底常破,身边又没个体己的女子帮他修补,于是便利用了我这近水楼台,师父说瞎话的本事是一流的,把浅儿也教得十分爱胡扯,但看浅儿在胡扯十分趣味,她眼睛骨碌碌地转,让你即使知道她在胡扯也不忍心揭穿她。
师父把我软禁在一个石室里,他每日来为我送一次饭,我很是不满,我总也吃不饱。
我仔细回忆了前因后果,主要是我这人有个毛病,容易入戏。以前与浅儿去听说书看折子戏时,我总是特别入戏,我一会儿会心一笑,一会儿义愤填膺,一会儿伤心欲绝。往往一场戏下来,我都十分之疲倦,人生跌宕起伏了好几回。
她抢过我手里的鞋底,手一挥丢到屋顶去了。她道:“我要与你商讨一件事。”
她向来不待见浅儿,我与师父都不明白个中道理,她们俩从未谋面m.hetushu.com,甚至浅儿连有她这号人都不晓得。
我正急得火烧眉毛,忽地想起,今日是元宵,浅儿定是与宝儿逛灯会去了。于是我匆匆赶往灯会,果不然见着了浅儿与宝儿,只是宝儿蹲在路上哭,我犹豫着是否要上去,因为见识过宝儿哭的人都知道,她的哭是鬼哭狼嚎到如入无人之境。
我让她选择,她却含情脉脉与范天涵对望,我心里烧起熊熊烈火,恨不得把他撕碎。我出手欲伤他,却误伤了浅儿,望着浅儿软软地晕厥,我只觉自己万恶不赦。
日子一天天过去,浅儿愈长愈是美丽。
萧子云还在我面前立着,我却已经追忆完我的似水年华。
我有时也会问她,为何对范天涵如此执着。她言她自幼便认定他是她未来的夫婿,如今拱手她人,她心有不甘。
我拒绝浅儿时,她红了眼眶,她道她原本准备送我《射雕英雄传》为定情之物的,但既然我不喜欢她,她就不送了。我很是心疼,她买的《射雕英雄传》是官印珍藏版,我想要很久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是一个宁静的夜,蝉在树头叫着知了,我忽然十分想念浅儿,便去王府寻她看星星。
我十三岁便认识萧子云了,那时她仅八岁,同年我认识了同样是八岁的浅儿,她们很不一样。
那个午后,我陪着浅儿在亭子里坐了大半日,她都没有醒来过,她真的很会睡。
我替她解了穴,却没能接住她,眼睁睁望着她倒入了别人的怀里。
最后我选择了帮她将浅儿囚禁起来。我行走江湖时认识一个好兄弟,他为人十分义气,以前我们一起行走江湖时,他对我的好简直无微不至,连我换下来的衣裳他都替我浆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