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舟而复始

作者:赵乾乾
舟而复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古代的老公

“少夫人,大夫进来的时候你可别乱说话。”女孩说。
“好像也没有。”
“娘。”赵泛舟拉过周筱,把她藏在身后,“交给我处理。”
“说了不知道。”周筱也跟着提高音量。
“算了。”他这种反应就是北宋了。
他着装完毕后说:“你先把身上的奇装异服换下,免得待会儿让人看笑话。”讲完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我能。”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一定能。”
“怎么了?撞到哪里了?”赵泛舟心疼地揉着她的额头,“都多大的人了,睡个觉还能掉下床。”
“你也只会煮粥。”周筱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问什么问,好像自己多厉害似的。”
“我怎么知道啊,你就是不能。”
“有什么事进去说。”赵泛舟不着痕迹地把她护在身前,往屋子里带。
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卷住她的腰,她被拉回到椅子上。
“我躺在你隔壁,你还给我发春梦?”赵泛舟一脸愤慨。
“你说的啊。钱你付哦。”
“哎,相公相公,烦死了,跟你没法沟通。”周筱一肚子火,她是倒了什么霉啊?穿越就算了,还要穿成已婚妇女(你丫有什么资格嫌弃啊?你本来就是已婚妇女!),已婚妇女也就算了,老公还要是同一个!靠!真没新鲜劲儿,真没看头!等等……同一个?他不是也穿了吧?不会不会,他刚刚连结婚都听不懂,所以他真的就是古人。古人啊……要怎么沟通啊?好在他说的是普通话啊,她看穿越小说的时候最操心的就是古人说什么话,因为她记得古代汉语的老师说过,古人的语言跟现代差很多,所以上古音和现代音是完全没法沟通的。现在想想真是无聊,老天爷连穿越这种玩笑都跟她开了,还有什么事是它丫做不出来的,老天爷,你丫就是一牛哄哄的幽默大师!
“真的?”
“啊?”周筱瞪目结舌,消化了一会儿才听明白他在问什么,但她现在没空回答他的问题,她忙着打量周围的环境,圆红木桌、圆凳、油灯、纸窗,难道……难道……这是报应?在网上看霸王文看太久了,所以她得穿越一下?妈呀,曾经有给一堆文好好回复的机会放在她面前,她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了,她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好好留言,如果非得给留言加个数量,她希望是……一万条。
“结婚?”他反问了一句。
“谁啊?”赵泛舟一头雾水。
“我等下没问到药油味,你就给我试试看!”他带上门走了出去。
和图书周筱抖着个手指着他,他虽然被子盖了大半,她还可以猜到……他他他他……他丫没穿衣服啦……她下意识地看自己,还好还好,衣服都在。
“当初就不该让她进门。”赵泛舟她娘哼了一声,“两年了,连蛋都没下一颗!存心要我们家断子绝孙。”
好精彩啊。周筱坐在椅子上,兴高采烈地看他们吵架,尤其是那个紫心番薯小妹妹,脸红脖子粗的,都快成为红心番薯了。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叫小桃上碟花生米,看戏还是要吃点东西比较快乐的。
赵泛舟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捏紧:“我再问你一次,有没有?”
“好。”
周筱迅速转头,夕阳中,美丽的小桃姑娘踏着凌波微步,轻盈地朝她走来。在一群牛鬼蛇神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惊为天人。
“我才下米,你叫大呼小叫了啊。”
“大哥,这女人早就该好好管管了。”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周筱掉过头去看,哈!女版赵泛舟!不行了,她好想笑啊。
“为什么是我?”
“老公?”赵泛舟挑高眉毛,重复她最后一个词。
“等等!”周筱在门前停下,“小桃,少爷不打人的吧?”她总不能跑来古代被人打吧。
“我才没有大呼小叫呢,我真的不要睡那张床了。”
“你现在就给我休了她!”赵泛舟他娘恶狠狠地说,“满嘴的神神鬼鬼的东西,哪里像个大家闺秀?”
呃……问题是……她不认得回去的路了。这下好了,连问路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于是周筱小朋友就在马路上晃啊晃啊晃啊,不时避避人,躲躲马。
“神经病,去做早餐。”周筱懒得跟他讲。
“你坐下!”赵泛舟对着周筱呵斥。
她跟弹簧似的从床上弹起来,赵泛舟(姑且这么叫之)被她这么大的动静吵醒了,皱着眉头看她,“怎么了?”
纱帐?镂空木雕的床?
“毛病啊你,你叫我坐就坐?真以为你是我老公啊,告诉你,老娘不玩了,我要回去!”周筱说完就往外冲,靠!她要回家!
“你什么时候付过钱?”
“是真的啦。”周筱仰起头,“好恐怖。我要是突然不见了怎么办?”
“他让我撞茶几的。”周筱边哭边说。
“你古代老公也是我!”
“你要是不见了,天涯海角我都去找。”他笑着说。
“说了不是!”
“我就去另一个时空找你。”
“少爷温文尔雅,怎么会做如此不堪之事。”小桃义正言辞。
不护着我难道护着你啊,你又没陪他睡觉!周筱心里暗自想和图书着。
“打你?”赵泛舟拉起她,让她坐在床上,“为什么打你?”
“少夫人?”门外传来年轻女孩的声音。
周筱趁着小桃去端早餐,偷偷溜出了门,难得来古代一回,这么也得看个够本。老实说,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如果真的是在做梦就趁机长长见识也好。(没听过做梦也能长见识的。)
“少夫人,少爷说,大夫过会儿就来,让你别出门。”女孩边帮她梳头发边说。
“白痴,那手估计是我们昨晚太……呃……激情的时候弄到的。”他顺着她的头发轻抚。
周筱对着镜子轻轻搽着药油,突然觉得手有点不对劲。她停下手,仔细端详,手腕上有一圈淡淡的青紫,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回头看床,突然觉得床好像一个黑乎乎的时光黑洞,要把她卷进去似的,她突然大叫:“老公!”
“呃……那个,我是人,不会下蛋。”周筱唯恐天下不乱地说一句,反正她也不是她家媳妇,充其量只能算路过。
周筱瞥赵泛舟一眼,原来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啊?难怪看起来心情这么不好。
“不要。”他牵起她,“我们出去吧,煮粥去。”
“不是啦,我不管,我以后不要睡这张床。”她还是很害怕。
“不知道。”
“哦,十四很好。”她问出名字了就随便敷衍小桃。
“娘子,是为夫的让你不满意了?”他口气里带点嘲讽,但是周筱没听出来。
“……”
“你所着的是哪个地方的服饰?”赵泛舟顺着她的视线打量她的穿着。
大街上人不少,长得都挺惊天动地的。估计是还没进化好,毕竟跟猿人的时代靠得比较近,之前她不知道在哪看到光绪和溥仪的皇后妃子,那尊容真的是……啊!清朝的人尚且没长好,何况是宋朝的呢。当时她看到还大惊小怪地叫赵泛舟来看,赵泛舟还说了一句,“老婆,我发现你比皇后美。”唉……如果不是做梦,是真的穿越的话,她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她的贱嘴老公了?
“笨蛋,你能去,我为什么不能?”
“回少夫人,小桃今年十四。”
“你的额头上有红花油。”
啧啧啧啧啧,看看她老公,这眉,这眼,这鼻,这嘴,真好看啊,连留了个怪怪的长发都是帅的啊。唉,好想好好调戏一下的说,既然如此,心动不如行动!周筱色咪咪地靠近赵泛舟,在她和他的脸距离只剩下0.1厘米的时候,周筱总算找回了一点理智,赵泛舟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雷人的发型的和_图_书
“我对你不好吗?做噩梦还要让我当坏人。”赵泛舟没好气地说。
“进来。”周筱有气无力地说,少夫人应该指的是她吧?
“娘子,你先歇着,我派人去请大夫。”赵泛舟下床着装,淡淡地说。
“南宋北宋?”他总算是觉得她的问题古怪了。
周筱努力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哭了,“老公——”
“哦。”周筱随口应,又要往床上倒。
周筱不情不愿地从床上挣扎起来,到梳妆台那边去找药油。
“……”赵泛舟剜了她一眼,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跟她说,“刚刚撞到的地方搽点红花油。”
“好好好,不会就好。”周筱放心了。
“怎么了?”赵泛舟跑进房间。
“痛啦。”周筱叫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啦……”
“别惹恼我!”赵泛舟阴鸷地说。
“什么?再说一遍?”赵泛舟揉着她额头的手使了点劲儿。
“所以我和你躺在一起,我和你结婚了吗?”根据小说的经验,她可以从这个问题推出:她是穿越到青楼还是正常人家,反正看这房间的布置不像电视里演的皇宫,所以当深宫怨妇的可能性不大。
“嗯。”周筱应了一句,她现在心情很郁闷,想回家,想赵泛舟。
“这个……事情有点复杂,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总之,我不是你老婆……不对,我是说我不是你的妻,我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也不对,是很久很久以后,我……”周筱讲到一半就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赵泛舟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在街上晃了两圈,实在是无聊,跟古装剧上的差不了多少,除了人比较丑。她想回去了,回去床上躺躺,说不定一觉起来就回到赵泛舟身边了。
“夫人。”一清脆的女声从她身后传来。
周筱睁开眼的一霎那,靠!事情大条了!这里是哪里呀?
随着门的合上,远远传来对话声:
“你连米都没淘好啊。”
赵泛舟坐起身,被子从他身上滑下,露出精壮的胸膛,然后两手环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小桃……”周筱有种总算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紫欣?紫心番薯?
“靠!娘子?你丫真的是我老公?”周筱忍不住呻吟一声,所以穿越到古代她还是免除不了要嫁给赵泛舟的命运?
“那要是不在天涯海角呢?我在另一个时空呢?”
看来她不小心穿到的这个身体跟她家夫君的关系实在是糟糕啊,毕竟没有人发现自己的老婆一大清早胡言乱语之后还可以这么冷淡地离开的,还是说她本www•hetushu•com来就是精神有问题,所以他习惯了?她该不会穿到一个神经病的身体吧?讲到身体,她还不知道她现在长什么死样子呢,赶紧去照镜子!她很快地奔向梳妆台,她也不管那梳妆台长得妖里妖气了,先看看自己长成什么样再说。一看,还好,还是原来的样子,就是这铜镜把她照得皮肤蜡黄而已。她傻乎乎地在床沿坐下,也是哦,她连衣服都跟着穿了过来,当然长得还是原来的样了。
“宋。”他居然没有觉得她的问题奇怪?
“大哥,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早就该休了。”紫心番薯对着赵泛舟说。
“怎么弄到的?”他皱着眉头问。
“看她说的什么话!”赵泛舟他娘一拍桌子就要朝她冲过来,周筱赶紧从椅子上蹦起来,绕到椅子后面,大叫:“你丫有完没完!我可不是让你打着好玩的。”
周筱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人真的不是她的赵泛舟,是不能放肆的。她冷静下来,在椅子上坐好。
“要是你来不了呢?”
“我也不知道啦。都是你啦,长你这样的都没什么好东西。”迁怒也是周筱的拿手好戏。
“因为你打我了!”她推推他。
“都说了是我古代的老公!”
“你说是不说?”他提高音量。
她用力闭回眼睛,这是梦!一定就是梦!
“管你啊,你古代的老公也只能是我。”赵泛舟自己下了决定,“你的老公都只能是我。”
“放开我,很痛!”周筱都快哭了,她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表哥啊,这么恶心的剧情都有?她要回家啦……
“紫欣,你闭嘴!”赵泛舟的口气很严厉!
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突然,床单上紫色的小碎花纹扭曲了一下,出现一个模糊的漩涡状,一秒钟的时间,快到让人觉得是不是眼花了。
小桃骗人!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推门进来,进门就嚷嚷着:“少夫人,少爷让我来替你更衣。”那女孩看到周筱身上的衣服一愣,“少夫人,你身上的是?”
“我昨天还看到她和她那个表哥在后院卿卿我我。”紫心番薯在一旁添油加醋。
“长一样也不是你!性格不一样!”
“不是要换衣服麽,快点换吧。”周筱没好气地说。
“我在问你话。”赵泛舟加强了语气。
“我是说,我们是否成亲了?”周筱无奈地丢出一个文绉绉的词汇。
他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别胡思乱想,做梦而已。”
“你刚刚不是说只能是你。”
“我古代的老公。”她说。
一双手横过来,搭在她的腰上,紧闭着双眼的和-图-书周筱松了口气,真的是梦!她还没这么感激过赵泛舟那双毛茸茸的大手呢。她心情很好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赵泛舟那张帅得天理难容的脸。(情人眼里出西施,别跟她计较)
天亮了,鸡叫了。
她的头发被小桃盘来盘去的,盘成了一坨比较不雅的形状,近看像老树盘根,远看像……大便。
“这什么朝代?”周筱回过神来问。
“……算你狠!”赵泛舟把脚套进拖鞋,“吃什么?”
“夫人,总算找到你了,少爷都快把府里翻了过来,我们快点回去吧。”小桃扯着她的手就跑。周筱一手被扯,一手拎着裙摆,这衣服真不适合运动。
周筱一进门就一个巴掌朝她呼过来,幸好她闪得快,她转身抬头,哪来的老女人?她居然打人!
“梦里的那个老公,他用力捏我的手。”周筱搂住他的腰。
“南宋还是北宋?”她接着问。
“你自己说跟我长一样的,不是我是谁?”
“谁发春梦了?那人长得跟你一样,还打我。”周筱挣扎着坐起来。
“我的手。”她把手举到他面前,泫然欲泣。
啧啧啧啧,他这披头散发、酥胸半露的死样子还真是该死的好看,该死的妖孽啊。周筱看到有点闪神,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才清醒过来。
“你皱着个脸干嘛?”周筱捏捏他的脸。
“真的。”他皱着个脸说。
“哈哈,白痴。”周筱开心地笑起来,“再亲一个吧。”
赵泛舟黑着脸不讲话。
“今天我非好好教训她不可!”老女人大呼小叫。
周筱抬眼看她,看来女孩和她是同一国的,那就勉强问问名字吧,“呃……小﹠#……你几岁了?”她把后面那个字含糊了一下。
周筱被捆得严严实实的,这天气挺热的,她穿成这样不会汗流成河麽?
“好啊,我早就想换个地方了。”他笑得奸诈,周筱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捶了他一拳说:“我都快吓死了,你还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不见啊。”
“大哥,你跟这种女人废话这么多干嘛!”紫心番薯凑上前来,突然推了周筱一把,她重心不稳,赵泛舟居然就顺势放开她的手,她身子一偏,撞向茶几,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要就不要,待会让人来把它换了。”
“周筱,周筱,你没事吧?”赵泛舟的声音远远出来。
“你刚刚不是说不是我。”
“你表哥昨天来了?”赵泛舟阴沉地问。
周筱发现,这个古代老公好像不是很待见她?
“大哥!”紫欣用力跺了一下脚,跑到老女人面前,“娘,你看大哥还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