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作者:赵乾乾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他成了爸爸,她成了妈妈

江辰扶额:“新生儿都长这样的。”
江辰想清出一块地方写论文,本来只打算把他书桌上多出来的东西堆回陈小希书桌上,哪知从纸堆中捡出了一包吃了一半的饼干,一包湿纸巾,一条没有使用过的纸尿裤,只好去翻陈小希书桌上的纸堆,果然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奶嘴,一只汤勺。
陈小希这会儿明白过来了,善解人意地建议:“啊,那你去书房睡吧,早点休息,别让我们吵着了。”
江辰的爸妈只催江辰快去买。
凌晨四点,陈小希突然喊肚子痛,陪床的江辰弹起来,按床头的呼叫器,然后开灯。
她觉得郁闷,江辰那么好看,自己长得也不差,怎么会生出这么个玩意儿来。
陈小希整个怀孕过程跟吃了常润茶一样顺畅,没有孕吐,各项指标非常健康,能吃,能睡,一点不累,连陪同整个过程的江医生都觉得顺利得不可思议,所以当陈小希预产期到了,准备住进医院待产的时候,陈小希还悠然地指挥江辰,别的可以不带,但是一定要帮她多带点漫画书,还有,如果《银魂》更新了,第一时间给她下载!
江可小朋友才刚刚学会爬,陈小希就决定了等她她大一点送她去学钢琴,江辰小时候被逼着学钢琴非常痛苦,逢年苦,逢年过节还得被家长拉出来表演,所以他觉得让她随便瞎玩着长大就好了。
江辰帮她把汗湿的头发顺好,“辛苦了。”他说。
“快哄她睡觉,十二点了。”江辰反手盖在眼睛上,有气无力地说。
几个月过去,江可小朋友终于脱胎换骨。是的,他们的女儿叫江可,江辰的爸爸给取的,老镇长说,以后•定是个可人儿大家都说好,陈小希只好忍住编“江可江可,快来讲课讲课”这种又白又烂的顺口溜儿的冲动,乖巧地说谢谢爸爸。好的,我们回过头来说江可终于长成了一个白白胖胖、跟奶粉广告一样可爱的小娃娃。

(四)

吵了一架后陈小希还是把妈妈叫来了,外婆对外孙女那—个叫宝贝啊,把感冒的夫妇当成头等大敌来对待,陈小希被她妈逼到想要摸一把自己女儿的脸,还得套个塑料手套才可以。
www.hetushu.com以前那个飞奔出来,摇着他手臂问“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累不累?饿不饿?给你找点东西吃?倒杯水给你?还是你要饮料?”的固定场景模式到底是被谁把代码给改了?
照理说,她应该可以洗刷掉长得很丑这样的评价了。这天,江辰和陈小希正围着摇篮参观江可小朋友睡觉。
陈小希没料到自己的女儿长成这样。
抽离了医生的身份,江辰突然觉得他们看上去很陌生。
书房里两张书桌都乱七八糟地丢满了一些纸稿,最近陈小希迷上了儿童绘画,正趁着休产假在画一本童话。以前陈小希可不敢把自己的东西丢到江辰的书桌上来,甚至以前陈小希的任务之一就是帮江辰整理他乱糟糟的桌子。真是今时不同往日。
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孩子都没有要生的迹象,陈小希倒是无所谓,吃好喝好睡好,见到江辰的次数还不好意思厂,本来就是医院照顾员工家属还比在家里多了9江医生才有的福利,医院床位这么紧张,陈小希单人病房•住就是好几天,每天吃着水果躺在床上看漫画看电视剧,还招呼清洁阿姨一起浑水摸鱼。但是从来不滥用工作职权的江医生这次还是硬着头皮让陈小希在医院里赖着了。
我才不要吃什么烂糊!江辰在心里掀桌。
“我回来了。”江辰推开家门习惯性地说了一句。
江辰快步走到医院的超市,走了一圈没找到有坚果的巧克力,抓了个超市员工问,硬让人家去库房里找了有坚果的巧克力给他,要付钱时才发现自己忘带钱包了,幸好人家认识他,—挥手说江医生你拿去吃,回头还钱就好。
只是陈小希看他带着白色橡胶手套面无表情地摸着孩子的脑袋,怎么看怎么觉得疹得慌。
江辰看着每天都胖―点的婴儿,若有所思地戳戳她鼓囊囊的胳膊答:“像一团肉正在发酵。”
江辰试图和她讲道理,比如江可不一定会对钢琴有兴趣,比如江可还小不用那么着急,比如江可的手指那么短……但陈小希就是铁了心要买钢琴!
陈小希推进产房之前还在强调,不要江辰陪产。
陈医生作为妇产科主任,此刻在产房里冷静地实施肩难产助产术。m.hetushu•com
陈小希愁死了,忍不住问江辰,“咱女儿这么丑,以后怎么嫁啊?”
陈小希为什么那么执着给女儿买钢琴,还得上溯到她和李薇的恩怨,其实哪里有什么恩怨,都只是她成长路上对别人家女儿的不忿而已。
江可毫不领情,咿咿呀呀地伸长了嘴巴去追陈小希手里的勺子。
两人不亦乐乎地就着―根勺子玩起了抢食游戏,江辰晾在―边,莫名觉得自己很多余。
刚出生的婴儿在爷爷奶奶、外外公外婆怀里轮流哇哇地哭。
事到如今,江辰终于意识到,他在这个家,彻底失宠了。

(三)

……
陈小希她妈正好进来,听到了全程对话,一巴掌抡过来就要去拍陈小希的头,江辰眼明手快地挡到两人中间,“妈,你是不是熬了汤?”
江辰的爸妈和陈小希的爸妈赶过来的时候,一排准爸爸,包括江辰靠在妇产科外面的走廊上等着发呆地盯着墙上的电子显示屏,他们也跟着抬头看,电子屏滚动着红字:某某某,宫口开六厘米;某某某,宫口开四厘米;陈小希,宫口开三厘米。
江辰轻轻地捂住沉睡中女儿的耳朵,大人的世界有太多的话不堪入耳,别听别听。
跟在后面的护士小姐很恼火,陈医生太过分,硬是抢走她邀功的机会,人家也要看江医生亮晶晶的眼睛跟她说谢谢。
江辰听完她的故事,这才恍然大悟,小时候从窗户窗户看过去常常看到她端坐在书桌前,双手—上—下,脑袋摇来晃去嘴里念念有词,有一阵子他还觉得背脊发凉,这人该不会在对他做什么奇怪的法术吧?
江可咯咯咯地笑着,陈小希小希也咯咯咯地笑着。
陈小希被逗得哈哈大笑,挖了一口送到她嘴边,等她张口吃,又把勺子缩走,江可气得哇哇叫。
“你不觉得我们女儿越长越可爱了吗?”陈小希终于从女儿很丑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你看她睡觉的样子,好像小天使啊。”
手术前的无菌清洁完毕后,护士替江辰穿好手术衣后拿来了无菌手套,江辰条件反射地接过来戴上。
“哪有你外孙女丑,红彤彤的还掉皮,像从滚开的馊水里捞http://m.hetushu.com出来的!”
“人家今天睡了一下午了,精神着呢。”陈小希咯吱着江可,“对吧?对吧对吧?”
皱皱的,红红的,还在蜕着白白的皮。
“就是过来叫你们出去喝汤。”陈小希她妈还在瞪她。
陈小希她妈一拍陈小希她爸,“哎呀不行啊,才开三厘米我们这小乖孙,输在了起跑线上啊!” 本来凝重的气氛一下子让人啼笑皆非了起来。
作为一个给别人传递过太多坏消息的医生,作为一个了解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的医生,江辰表现得比普通人冷静得多,他只用了几秒就给出了反应:“陈医生呢?”
家里静悄悄,没有任何回应,他稍微提高了音量:“我回来了。”
房间的门掩着,从门缝看进去,陈小希正靠着床头看漫画江小可在她身旁,沉沉地睡着。
他看到江辰的眼神从一开始的祈求变为感激,最后平静下来,恢复了一贯冷静的模样,起身握手说了声:“谢谢!”
没有影视作品里看到的那种在产房外面听到撕心裂肺的叫声,产房和家属等待区中间被玻璃门隔了一道长长的清洁区,什么都没有听到,只看到医生护士匆匆忙忙的身影。
江辰比她聪明,套上医用橡胶手套,手感较好。
回到妇产科外面的时候,陈小希她妈一脸欢欣鼓舞地报喜,“看,开了六厘米,奋起直追啊这孩子。”
陈小希隔着江辰对她妈得意洋洋地做鬼脸。
到了晚上,只吃了碗米糊的江辰又饿又困地躺在床上发呆:陈小希和江可可躺在床上玩飞高高的游戏。
“戴反了。”护士小声提醒,也是第一次看到江医生魂不守舍,还多确认了几眼才敢出声提醒。 “哦。”江辰回过神来。

(二)

陈小希无语,面无表情走出房间。
江辰只好说:“我明天一早排了一台手术。”
“那你吃什么?”
这么喜欢吃带坚果的巧克力啊。 江辰走出门口的时候听到那人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一)

走到阳台给她妈打电话:“妈,我突然想想吃馒头,刚蒸好白胖胖冒着热http://www.hetushu.com气的那种,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做?”
江可小宝宝在一个月零八天的时时候,她伟大的医生爸爸从院把流感带回家了,并迅速地传染给她那没她那没什么抵抗力的妈妈:陈小希愁死了,想打电话叫自己的妈妈来带宝宝,但但被江辰阻止了,他表示,初生婴儿抵抗力非常强,不容易感冒……
正想着要怎么把巧克力给她送进去呢,刚刚那个护士又出来了,把江辰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了三个字:“肩难产。”
陈小希把视线从漫画上移开两秒:“哦,听到了,你小声点!别吵到可可。”
当食物的香味开始在屋子里弥漫开来的时候,江辰放下手上的笔,打开了书房的门,看到陈小希正抱着江可在喂着—碗糊状的东西。
她的乐器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她在两根筷子中间绷上橡皮筋,再把筷子钉在一块木板上,学着电视上的人那样,翘着兰花指弹“古筝”。后来她又弹上了钢琴,课桌上随便画出来的键,标上1234567,弹得小脑袋摇摇晃晃,再后来画画变厉害了,照着音乐教室的钢琴画了一个琴键在素描本上,直到上了高中,没事的时候还会弹着玩儿。
“我再丑也是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你才是丑基因的起源!”
江辰看了一眼电子屏,陈小希,宫口开六厘米。
一下子刷刷站起来了好几个家属,江辰也是其中一个。
看到他出来,陈小希热情地招呼江可说:“看,是爸爸哦。”
九点多的时候,出来了一个护士:“家属给产妇买点巧克力什么的吧。”
护士见到江辰,乐了:“江医生,陈小希说她要吃有坚果的巧克力。”
陈小希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你小时候更丑,红彤彤的像从开水里捞出来的!”陈小希妈妈气不过,叉着腰骂她。
江辰表示,你存钱买钢琴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考虑一下我们家放不放得下钢琴?陈小希表示,你的书房空出来,放钢琴!
本来只是讨论,有天回来江辰发现陈小希拿了一个卷尺在书房里比画来比画去,而两人的书桌已经被移到门。
江辰扯了被子从脚盖到头,闷闷地说了句“算了”翻了身背对着她俩睡。
忍不住出声问了句可以吃饭了吗?
“不像话,还hetushu.com点菜呢!有什么买什么,别惯着她!”陈小希她妈又推了她爸一把。
没事就好。其实江辰一直在想的就是这四个字,没事就好。
那时候才上小学,看到李薇—头长直发地坐在钢琴前手指修长地飞跃着,随着身体的晃动,发丝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线条,陈小希摸摸自己齐肩的短发,想起妈妈说的,学什么乐器啊,太贵!留什么长发啊,费事费水还费洗发水!她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开始学会讨厌一个人了,因为羡慕。
干站了几分钟,发现陈小希已经重新回到她漫画的世界里了,江辰只好轻手轻脚地去书房。
……
时间一步拖着一步地走着。
陈医生心里嗤了一声:别以为我刚刚没看到你那小狗一样的眼神,哎呀我果然才是神医圣手,看看这小后辈多崇拜我!
陈小希耸肩:“我下午吃了东西,现在还不饿,饿了再煮个面吃。”
江辰推开房门:“我回来了。”
陈医生走出产房,拍拍江辰的肩膀:“母女平安。”
陈小希笑着回答:“你把锅里的米糊吃了吧,我煮多了,她吃不完。”
陈小希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当不好一个妈妈,现在的人当妈妈真是太夸张了,育儿书讲得养个婴儿跟培养史前生物似的,什么都要无菌,什么都要有机,什么都要消毒。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她自己的妈妈也当得很随便,她也照样快快乐乐地长大了,可是她很快地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轻松当妈妈”的心态,在江辰“科学当爸爸”的心态中,彻底败下阵来。
无奈地叹了口气,家有贤妻。
陈小希难得坚决一回,甚至已经开始在存钱买钢琴。
后来陈小希的钢琴还是没有买成,因为她想起江辰家里有架他小时候用的钢琴,可以传承给他女儿,后来那架钢琴的琴键被江可小朋友涂成彩虹颜色这种悲伤的故事咱们就别说了吧,毕竟,逼别人帮自己完成自己的梦想这件事本来就有风险。
江可当然不可能回答她,只是咯咯咯地大笑着。
他虽然刚成为爸爸,江辰下午还是被安排了一台手术,也亏得他同事做得出“一边说恭喜,一边说哎呀既然已经生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不如帮忙跟下午的手术,就这样定了啊”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