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顾盼生辉

作者:夜蔓
顾盼生辉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一辈子,好好的

顾念知道他心疼女儿,“生孩子都是这样,拼上半条命了。”
《顾盼》再一次让我重温了校园时光,在他们身上追忆青春。《顾盼》初稿完成后,我去了北京,去了清华,不巧那日正值清华新生入校,学校开始限制游客进入,在那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失落,徘徊在清华大门口久久无法离去。我很不好意思地向一位正要进去的男同学打了声招呼“你好——”话都没有说完,那位男生热情地向我们挥挥手,就这样跟着他进去了。一路上那位同学还向我们介绍了清华的景点。当时我心中有个想法,嘿,你看,这就是清华,热情的绅士。陈绍宸肯定也是这样的。
陈绍宸走过来,顾盼转眼看着他。他轻笑着抱起儿子,“会喊妈妈了,真棒。”他把小嘉沐举高,小家伙在空中蹬着腿。
后记
这以hetushu•com后,一家三口出门,小嘉沐总要拉着顾盼的手。
顾念牵挂着女儿,又顾忌着宋怀承。宋怀承神经绷得太紧,这会儿心口疼。“你别太担心了,绍宸在里面呢。”
过马路时,他会说:“妈妈小心。”
“有的人要生一两天呢。没事没事,再等一会儿。”
2015年的六月,我坐在新街口那家星巴克的角落里,正在给手机充电,抬首间突然看见前方一对年轻的男女,二十多岁的年纪,他们正用手语交谈。周围不乏小心翼翼打量的目光。那一刻,确实带给我很大的震撼。时隔《顾盼》网络完稿一个月的时间,我自然地想到了顾盼和陈绍宸,仿佛是他们坐在我的身旁一般,曾经书中出现的画面在现实中重现。那一刻,我的眼角莫名地湿润了,喉咙微涩,很http://m•hetushu.com奇妙的感觉。男孩对女孩很好,和女孩交谈时嘴角一直是带着笑的。
两家人感慨,小嘉沐将来一定是个大暖男。
宋怀承轻轻地说道:“先前我还想着盼盼可以再生一个,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手术室内,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家伙终于出来了。护士抱着孩子,“陈先生陈太太,恭喜你们。”孩子响亮地啼哭着。
顾盼生产那日,陈绍宸一直陪着她。两家人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外等待着,心都悬在嗓子口了。
顾盼狠狠地亲着他。
宋怀承握着顾念的手,“我没事,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
我去了经管学院和美术学院,在美术学院的大楼下,留下一张纪念照。站在那里我想着小橙子和小面包。
陈绍宸匆忙看了儿子一眼,皱巴巴的小家伙也看不出像谁http://m•hetushu.com。“好了,你先睡一会儿。”
小嘉沐五岁时做了哥哥,他有了一个可爱的妹妹。陈绍宸和顾盼给女儿取名——宋嘉澜。
九个月后,陈嘉沐会喊“妈”了,顾盼抱着他眼泪哗哗地流下来。陈绍宸每天都要和孩子说上很久的话。
现在家里每天热热闹闹的,小嘉沐咿咿呀呀,似乎每天都在变化。顾盼和陈绍宸都学会了抱孩子。小嘉沐喜欢听爸爸说话,陈绍宸回来,只要他一开口,小家伙听见声音准要去找他。
顾盼感谢,她现在很幸福。这辈子不能开口也无妨了,只要小嘉沐和他,他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就好。
陈绍宸凉凉地说道:“妈妈有爸爸保护就好了。”
顾盼望着陈绍宸终于舒了一口气,多好听的声音啊。
“爸,我们现在很好,盼盼很快乐。”陈绍宸说道。
故事终结了,和*图*书可是幸福没有,你我的相识也才刚刚开始。我可爱的读者们,祝福你们,也能遇到那个人,许下一个美丽的约定——清华见。
《顾盼》开文前,我一直很犹豫,小面包不会说话,我该怎么写。一本小说,没有对话,该怎么推进情节发展呢?我忐忑不安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直在犹豫。当读者们一次又一次问我什么时候写《顾盼》时,终于我下定决心,写吧!
夜蔓
宋怀承看着小嘉澜,怔怔地出神,“好!好!”他轻轻地吻了吻小嘉澜。
小嘉沐的语言能力很强,能说会道。上了幼儿园之后,每天回来都要和妈妈汇报,而且他也开始学手语了。
有些遗憾无法挽回了,活在当下,幸福安好,足矣。
吃饭时,要给妈妈夹菜,“妈妈吃。”
不去打扰,便是最好的祝福。
“妈——”小嘉沐挥着小拳头,咧着嘴角笑呵http://www•hetushu•com呵的。
每每顾盼从外面回来,小家伙总是第一时间给妈妈拿拖鞋,“妈妈,工作辛苦了。”
我默默地看着,直到他们离开。
就这样,《顾盼》开更了。我很感激各位,一路的支持,你们给了我七千多条的留言,陪着我写下去。很多读者都说喜欢《顾盼》,喜欢小面包和小橙子,因为他们的感情纯粹而美好。
小家伙的名字早就取好了,大名叫陈嘉沐,小名叫小辉。陈嘉沐小朋友从小就很听话,只要吃饱了就不会太哭闹。
2016.3于南京。
怀孕是件非常辛苦的事,九个多月的时间,两位准爸妈做了很多功课,等待着他们宝宝的到来。
小嘉沐挺着小腰板,“我是妈妈的儿子,我也要保护妈妈。”
“妈妈,我是男子汉,我会保护你的。”
宋怀承看着外孙女老泪纵横。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放下对女儿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