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何必珍珠慰寂寥

作者:戴帽子的鱼
何必珍珠慰寂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尾声

胡珀扭头就走,赵珍珠像导盲犬一样忠诚地陪着他,走出了酒店,走过了马路,走完了半个城市。
两人终于来到他发来的房间号前。
再也听不见了,我恨你,或我爱你。
她扶着他软软地坐下来,靠得紧紧的,就像两个疲惫的孩子,玩了一整天,游乐场的门已经悄然关上,他们相互依靠着沉沉睡去,梦www.hetushu.com里面只有单纯的童年。
“珍珠,你有地方可去吗?如果没有,来我身边,因为没有爱情,所以没有伤害。我因为邵瑶华而死掉的心,你因为周青盟而破碎的一颗心,在余生,相濡以沫。”
--全文完--
半晌,沙发上一前一后爬起了两个人。
最好不相爱,才能http://m•hetushu•com不伤害。
胡珀悬在空中的手僵住,因为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妩媚入骨的呻吟。
穿过人潮汹涌的商业街,直抵酒店,他们竟然如入无人之境,一路畅通无阻。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陪她去做处女膜修补手术。她听说楚峥嵘的妈妈是个善良老派的人,有个女孩子怀孕了,他妈妈就让楚www.hetushu.com峥嵘负责到底,可惜那个女孩子自己主动去做了手术。她说,她会让他妈妈逼他娶她……”
楚峥嵘还是那么爱炫耀,爱挑衅,爱和胡珀争风吃醋,直言不讳:“你的女人现在在我的浴室里洗澡。”
滴滴滴。手机响三声。
走路的胡珀平铺直叙,仿佛手机里的短信,是他早已预料到的。
胡珀和赵珍珠上街和_图_书,见着他们的人都慌张地躲远,仿佛怕沾上了病毒。
胡珀问:“为什么隔了这么远,好像还能听见瑶华和楚峥嵘的声音?”
久未逢阳光,阳光刺眼如刀锋。
睡醒一觉,天已黑,胡珀的唇微微恢复血色,赵珍珠也恢复一些力气。
沙发上慢吞吞地伸出一只手,长着长长的指甲,白得血管清晰可见。
他唯一能再为她做的一件事和*图*书,就是不要打扰她的计划。
赵珍珠拿出手机,放了震耳欲聋的音乐,把两个耳塞分别塞到自己和胡珀的耳朵里。
胡珀看着她,伸出一只冰凉的手。
此时此刻,他想起的依然是她素面朝天的面容,在父亲的病床前低眉顺目,美得让人心碎。
打量周围的世界,不远处是一个十字路口,各自通往不同的方向,有时候,走错了,再也不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