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心意萌龙

作者:扣子依依
心意萌龙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七章 感情磕磕绊绊 第一节

第七章 感情磕磕绊绊

第一节

邹凯见她不再反对,便点了点头,对卓飞鞠了一躬,说道:“臣已经将殿下您遇袭的消息传达到了皇宫,王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非常担心,但……您也知道,她不方便出宫,所以她想让您回宫去看看。”
一看自己的演技被拆穿,卓飞赶忙从床上蹦了下来,把何薇拉了回来,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劝道:“好了好了,是老子不好,你别跑,再在这儿陪老子一会儿。”
“亚伦,请进来一下。”宿舍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邹凯队长探出半个身子,对站在角落等待的亚伦说道。
卓飞一听说她要走,顿时笑不出来了,眼珠一转,一条良策涌上心头,顿时抱住自己的脑袋开始乱叫:“哎哟!好疼啊!你把老子打成脑震荡了!”
“啊——什么?”
“臣说过了,但是您也知道,王后一直非常关心爱护您。”
于是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趁着卓飞傻笑的空当,悄悄用手臂搂住了他的腰——
卓飞立刻伸手将她拽了回来:“给老子坐回来!”
“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啦!”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何薇还是伸出手盖上了卓飞两边的太阳穴,开始给他揉,“这样揉有用吗?我觉得还是去叫医生来看看比较好吧?”
卓飞点了点头,也不怪罪邹凯,想来那伙人的进攻如此缜密有序,背后主使必定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来训练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人查出线索?若不是他从小便和亚伦一起接受训练,配合默契,只怕他一个人带着何薇,还真的无法从包围中安全脱身。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亚伦问道:“亚伦,那你呢,你怎么看?”
“不行,你走了老子就要死了!”卓飞惨烈地大喊,“你这是要害死老子吗?快点回来!”
听闻邹凯这么讲,卓飞不由得打了www.hetushu.com.com个寒战,心想她才不是关心老子呢!她是手痒了想揍老子了!想到这儿,他只好咳了一声,说道:“咳,这件事儿容后再议。你先挑重点的说,到底查出来没有,那伙黑衣人是受了谁的指使?”
“……我就是拍了你一下啊?”何薇不太相信,“以前我打你那么多次,也没见你脑震荡啊?”
想到这里,卓飞不由得轻声“噗”地笑了一声,但很快就用手捂住了嘴,生怕把她吵醒了。不过好在梦里的何薇忙着吃烤翅,根本没工夫搭理外界的声音。卓飞总算放下一颗心来,索性就这么趴着,伸出手臂让她咬着。
然而就在她刚刚圈住卓飞的瞬间,宿舍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邹凯带着焦急的神色破门而入,何薇“呀”的喊了一声,就把卓飞给推了出去,王子没有丝毫防备,朝后倒去,脑袋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床脚上,不由得痛得“唔”了一声。
何薇的脸不由得更红了:“谁吃……吃干抹净了,你不要胡说八道!”
“傻笑什么呀!放开我,这样贴着很奇怪啊!”何薇挣扎不出来,只能不断地叫唤。
卓飞不由得困惑地掀开了沉重的眼皮,待他渐渐能看清楚眼前的情景之时,不由得吓呆了——妈呀!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个笨女人会乖乖地睡在自己的床边,还把头搁在自己的手臂上啊?要知道往常他哪怕碰她一下,都会被她大呼小叫地踢几脚的!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是他还在做梦,还是他眼神出问题了?
“走开啦!”何薇回身去推他的胸膛,却忽然被卓飞顺势搂进了怀里。他的手臂有力地圈住何薇的后背,何薇的半张脸被迫贴在卓飞光裸的胸膛上,脸不由得涨红了起来,急得大喊,“放手www.hetushu.com.com放手,你干什么啊!”
“是。”亚伦立刻站直了身子,跟着邹凯队长走进屋子里去。
亚伦微微鞠了一躬,脸上带着恭敬的表情:“……我个人认为,这件事恐怕和冰龙帝国有些关系。”
他有力的心跳不断透过胸膛传入她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何薇竟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一想到那天在森林里,卓飞想也不想就扑过来替自己挡住了那些毒箭,她的心就支撑不住地渐渐软了下来。
他只见小王子卓飞正坐在床边,他的另一侧则坐着何薇。一见亚伦进来了,何薇便想要离开:“你们……你们要商量大事,我就不打扰了。”
看着看着,卓飞渐渐觉得有点手痒,就伸手过去捏了一下何薇的鼻子,但她只是动了动鼻翼,依旧咬着他的手臂没有醒来。于是王子大人玩心大起,再次去捏她的鼻子,这回动作就比上次重了一些,还故意捏了好几秒不让她呼吸。何薇总算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见卓飞正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笑,不由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打了他脑袋一下:“笑什么啊!”
“不用不用,这样就挺好的,老子似乎没那么难受了,你再用力点。”卓飞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对何薇说道。
何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那好吧。”
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和何薇安静地相处一段时间,现在全被邹凯这个家伙给打断了,卓飞不由得十分恼火。
“没没没没事,你们聊,我先走了!”
他怔了两秒,脑袋中忽然冒出一个很可怕的念头——该不会,该不会她死了吧!不然怎么可能愿意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呢!卓飞颤悠悠地伸出手指,想去探一下她的鼻息,但谁知他才刚刚举起手来,枕在他手臂上的何薇就和_图_书忽然咂吧了一下嘴,然后一边说着:“啊,好想吃烤鸡翅。”一边张开口咬住了卓飞的手臂。
他也趁这个机会可以好好地看看她。
何薇有着一头及肩的黑色中长发,小脸圆圆的,眼睛也是圆圆的,不过很可惜她现在闭着眼睛,卓飞看不见。不过那小巧鼻子下面的一张嘴正咬着自己的手臂肌肤,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来,倒……倒还是蛮可爱的。
“谁陪着你了,不要自作多情了好不好!”被拆穿了的何薇顿感没面子,嘴硬地说着。卓飞却不在乎,只是用力地抱着她。
邹凯点点头:“臣也这么认为。在顾雷王子到来之前,一切都风平浪静,自从他开始在学校里举办文化节后,学校秩序大乱,学生们可以随意变身,便有了许多机会让他在其中做手脚。”
自父母逝去之后,她已经很少有什么机会觉得安心了。
卓飞不敢移动自己被她压住的左胳膊,只能悄悄地、一点一点地挪动右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来回开合了几次眼睛,可是何薇依旧安安稳稳地枕在他的手臂上!
嗯?这不是那个笨女人身上的味道吗?
邹凯顿时面有愧色地低下头:“臣办事不力,黑衣人当场便全部毙命,且他们全都是‘哑巴龙’,死后查不出种族线索,因此,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
“嘿嘿。”卓飞也不回答,只是傻乎乎地笑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下巴靠在了何薇的头顶上。
“不用医生,你过来给老子揉一揉就好了。”听她这么说,卓飞忽然抬手抓住何薇的手腕,把她拉着坐到床边,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重复道,“揉一揉就行——哎哟!又开始疼了!”
邹凯开门见到那一幕之后就很后悔,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抱歉,王子殿下,但您已经昏迷了一天,臣实在是和图书放心不下,所以就……”又抬首看了眼一旁脸红成番茄的何薇,说了声,“何小姐,打搅了,对不起。”
害羞的何薇说着就要夺门而逃,但脚还没迈出去,就被卓飞叫住了:“站住!往哪儿跑?你把老子弄成这个样子了,吃干抹净就想走人啊?”
“唉,我妈又瞎操心了!”卓飞无奈地挠了挠自己的金毛脑袋,“你难道没跟她说老子已经没事了?”
“我……我是去叫医生啊!”何薇不知所措,但还是走回床边,“你不是头疼吗?我让医生给你看看啊!”
何薇红着脸就往墙上撞过去:“我是无辜的啊!”
可是卓飞不停地在床上扭动,一张脸因为之前失血过多也显得很惨白,看起来倒真像那么一回事儿。何薇不由得有点害怕了,心想他之前受伤那么严重,现在该不会真被她打出什么毛病了吧?赶忙说:“那你等着,我去叫医生!”
邹凯也说:“何小姐,之前遇袭的时候你也在场,我们需要你的协助,所以请您先稍候片刻。”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如果想和王子吵架的话,我和亚伦离开之后你就可以开始了。”
卓飞顿时叫得更惨烈了:“你刚刚那一巴掌打过去,现在老子头很疼啊,哎哟!”
卓飞可是有凭有据:“你吃了老子一整天呢!还想抵赖!”说着,就扬起自己布满了深浅牙印的左手臂,委屈地盯着何薇看。
她这一口小碎牙根本不具有丝毫杀伤力,但是持久力却是非常好。卓飞抬头看过去,只见自己的左手臂上深深浅浅尽是这笨女人留下的牙印,也不知道她在这里待了多久,在梦里吃了多少只鸡翅了?
“王子殿下,邹凯求见!”
“哎哟——”卓飞吃痛地捂着后脑勺,“你不知道要先敲个门啊!”
鬼使神差地,她竟然缓缓地伸出了手hetushu.com.com——卓飞的身材很健壮,身上很暖和——何薇忽然想去抱住他试试。贴在他身上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心,她想知道如果自己抱住他的话,会不会觉得更安心一点?
卓飞还是不回答,只是加重了抱着她的力道,把下巴在她脑袋上蹭了蹭,喃喃地说:“你陪着老子,老子好高兴啊,嘿嘿。”
“真的?”天真的何薇不由得按他说的加重了力道,果然卓飞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不少,也不嚷嚷着头疼了。她给他揉了好一会儿,看他状况似乎好了很多,但还是放心不下,于是便松开手想去外面叫医生来看看。但怎知何薇才刚刚站起身,卓飞就忽然抬起了他那颗金色的大脑袋,说:“揉啊揉啊!怎么不揉了!”
邹凯见到那一串牙印,也颇为惊讶,但还是很快定下神来,对卓飞说道:“殿下,虽然春宵美好,但您的伤势还没有复原,以后还是多加小心的好。”说完又转身看向何薇,“何小姐,请你以后多多顾忌王子殿下的身体状况,王子殿下还年轻……这种事……不急于一时,更不用咬人啊。”
卓飞挨了揍,但却一点也不生气,一想到小薇在这里陪了他那么久,他脸上的笑容就止都止不住。何薇看他笑得傻乎乎,也渐渐回过味儿来,不由得红了脸,起身就走:“你醒了就成,我去叫医生,再见!”
卓飞渐渐从沉睡当中恢复过来,意识在脑海中缓缓流动,他似乎能隐约感觉到后背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还有……还有一种熟悉的清香气味。
这一声喊得可是底气十足,何薇再仔细一瞧,只见这家伙的脸色早就由白转红,精神满满,看起来哪像是在头疼的样子?!她不由得黑了脸:“耍我很好玩吗?疼疼疼,那就疼死你吧!”亏她刚刚那一会儿还真的以为他很难受!说罢就要转身朝外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