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所有深爱的都是秘密

作者:沐清雨
所有深爱的都是秘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草木之遇,钻石之缘

第十一节

故事最完美的落幕,是他们成就了钻石之缘,让我们开始——相信爱。
被她闹到无奈,他以宠爱的语气轻责:“就作吧啊。”
“再次去到古城,我们一起躺在床上透过观景窗看满天繁星,你说让我等你,等你毕业就嫁给我。如果在此期间我敢拈花惹草给你招来情敌,一定要我好看。珩珩,今天我想告诉你:那一晚,没有一颗星入我的眼,我的眼里,只有比星星更亮的你。”
萧语珩细细回味,温柔笑起。
婚礼仪式准时开始,身穿婚纱的萧语珩挽着顾南亭的胳膊出场。伴娘楼意琳一袭宝蓝色礼服娇美俏丽,伴郎陆成远全程微笑。
“你独自一人来到我工作的城市,守在门外两天,只为给我送一块生日蛋糕。没多久,你拿着录取通知来兑现我的承诺,因为我的敷衍回避,你泫然欲泣的样子,至今为止,我心疼了六年。”
冯晋骁用手轻轻磨挲她的脸,“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话虽如此,保持的单膝跪地的姿势却是静待她回答的姿态。
分手后得知她要退学,他连夜从A城赶回来,面对她的固执的坚持,他终是恼了:“萧语珩,你最好见好就收,我不是非你不行。”
那些妥贴地存放在记忆深处的与面前的男人有关的痕迹,如同地面上班驳的墙面,在似水流年里静静驻立。
品尝过思念后,他哑着嗓子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很想你。”
她在音乐火塘被人骚扰,他以最直接也最暴力的方式惩戒www.hetushu.com对方的无礼。
那只短手短脚才会走路的小厉先生歪着脑袋看看他,扭脸抱住爸爸的腿,什么女儿,什么娶的,不懂。
浸湿掌心的,是她的泪,温暖心口的,是她的爱。
时光不老,只余美好。
眼眶里太酸,似乎只要一眨就会有泪流下来,冯晋骁缓了缓,才把代表对爱情的永恒追求和忠贞的钻戒缓慢而坚定地戴在她无名指上。
小家伙很懂事地没有太折腾妈妈,萧语珩被推进产房不久,响亮的啼哭声就传了出来。可生孩子实在是太疼了,年轻的妈妈连看女儿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就疼得昏了过去。
冯晋骁蹲下身,摸摸厉行脚边那只默默无语的小家伙,“确实需要谨慎,我的女儿,可不好娶。”
得知她小产,他那么后悔地说:“你不原谅我,应该。”
三年后再见,他终于放下身段:“如果现在,你还没遇到另一个誓言会永远喜欢的人,就再给我一次机会。”
把萧语珩的手交出去时,顾南亭说:“我宠了她十几年,是希望她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而不是为了爱在你身边委曲求全。冯晋骁,善待她。”
赫饶忍住笑意,对着耳麦说:“头儿有令,强攻!”
萧语珩笑中带泪,她说:“好啊,成交。”
调去古城前夜,他愤怒地警告:“萧语珩,你敢再离开我一次,看我还要不要你!”
接过萧语珩的手,冯晋骁承诺:“她是爱情对我最好的馈赠,我定会,视若珍宝m•hetushu.com。”
贺熹,那个曾被萧熠爱过六年,又与冯晋骁毕业于同一所警校的女子,应邀携夫厉行出席婚礼。然后,特种兵出身,现已是陆军上校的厉行,为表达夺萧熠所爱的“歉意”,负责——堵门。
“我当然没能如愿娶到你。当你把那串爱不释手的吉祥铃作为分手礼物还给我,那一刻,我真恨你,恨你给我的是温柔的开始,却用绝情的分手抹杀了全部过程,不留半分余地。面对你的误解,我非旦解释不清,反而打了你。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浑蛋,最后悔的一件事。”
萧语珩转身,面对面地和他拥抱:“成为省台当家主持和嫁给你,是对曾经的我而言,最艰难的梦想。三年前分手时,我以为它们都破灭了。之后重新在一起,我知道了得与失之间一步之差的距离。没能完成学业,我并不觉遗憾,因为古城一遇,我把最好的自己给了你,已是梦想成真。冯晋骁,我不想太多,也不要太多,在你身边安稳生活,岁月便得以静好。”
温柔地以指腹抹去萧语珩脸上汹涌而下的泪,冯晋骁喉间几番上下,才平稳了语气:“萧语珩,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然后,不只是门,窗外也得算他的,因为顾家别墅快被给力的特别突击队伴郎团拆了。
孤军作战的厉行见好就收,在贺熹为他介绍师兄新郎时,笑言:“冯队,这你要是生个女儿,我儿子都不敢下手了。”
冯晋骁俯身轻吻妻子苍白汗湿的脸颊,从护hetushu.com士手中接过才称了体重五斤六两的小家伙,低沉的嗓音沙哑不已:“欢迎你,我的小公主。”
同年底,冯晋骁迎娶他的新娘。
点点滴滴,零零碎碎,无论甜蜜,或是忧伤,都是我和你在一起。
冯晋骁自身后把她搂在怀里,下巴搭在她肩膀上,面不改色地答:“它比百合便宜。”
他们的初吻,是她主动,正当她笨拙地不知所措,他已用风衣将她裹紧,加深了那个吻。明明他也动了情,却还取笑:“女孩子不是该表现得矜持一点吗?”
萧语珩无语,目光中的指责之意十分明显,像是在说:你好小气。
偏头看看身旁熟睡的小脸,萧语珩好想哭,幸福太满,满到控制不住地要溢出来。
“没有你的三年,我的生活只剩下训练和回忆。每次累躺在床上,我总能想起你曾带着几分羞意地问我:我们会结婚的吧?我说服不了自己接受你以外的任何女人,可我却没有机会再回答一遍。”
萧语珩的眼泪噼哩叭啦的掉,紧紧抓着冯晋骁的手,泣不成声。
以心换心。
还有至今为止,他唯一一次说爱:“我生命的悲剧就是爱上你这么个能作的女人。”
冯晋骁行至她身前,单膝跪下:“三年,一千一百天的空白,我失去了以往的自信,我再不敢说:你不会离开我。但我很确定:我再离不开你。六年,我终于明白:这世上,对我真心以待的你,不可辜负。以后,我可能还是做不到每年都记得你的生日,或是在情人节送你花http://www•hetushu.com,但我愿意在每一个雨雪天送接你上下班;在你累了倦了时,背你上十二楼;在你遇到危险的一刻,以生命护你。”
“我在任务中受伤回家休养,本想瞒着你,结果你竟在一个早晨忽然跑来说梦到我生病。当时我没告诉你,你头脸是汗的样子,很美。那时候,十九岁的你,是我女朋友。”
这世上,最公平又最诱惑的交易。
接亲受阻是意料中事,却没想到阻碍与萧熠有关。
话至此,机舱里安静得能听清每一个人的心跳和呼吸声。然后,冯晋骁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现身。萧语珩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觉得此刻身穿白衬衫的他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
时光如流水蔓延,小冯小姐出生时,正值春暖花开。
十七岁那年遇见,他好脾气地告诉她:“偷东西不对,犯法。”
萧语珩醒过来时,小冯小姐正躺在她身边呼呼大睡,冯晋骁轻轻抚着她的脸,语气愈发温柔:“活泼好动,像你。”
“我要的不是十七岁阳光灿烂的你,也不是二十三岁明媚动人的你,我要的只是对我深情不悔的——你的心。作为回报,”执起她的手覆在他左胸口,伴随着有力的心跳,他承诺:“我这里的位置,一并给你。从过去到未来,只属于你。”
飞机抵达古城,每位从FX1366次航班下机的人都得到了一枝象征爱情的玫瑰。次日清晨,在六年前住过的古城客栈的家庭套房里,萧语珩在缓缓东升的太阳下问冯晋骁:“你干嘛给大家发玫瑰和*图*书啊?”
萧语珩的目光从手上的戒指移到桌上放着的C大播音主持专业的入学通知书上:“这辈子,我有过两个梦想,冯晋骁,你知道都是什么吗?”
冯晋骁眼底也是湿的,他把女儿软软的小手放在萧语珩手里,然后用自己的大手握住她们娘俩的:“有你们,我已拥有了这世间最好的。宝贝,我爱你们。”
持续不断的掌声中,他把心爱的女孩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柔许诺:“有我在,你永远都不必长大。就依仗我的爱,随心所欲地生活。”
冯晋骁弯唇笑起:“其中一个肯定是嫁给我。”
爱情最圆满的结局,是我和你在一起,不分不离。
在她迷迷糊糊走光时,他忍笑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终于,萧语珩开口:“我现在二十三岁,可以拿年轻当资本,我是空姐,从事着别人眼中光鲜亮丽的职业,可我的皮肤会因为工作需要全妆上岗衰老的比同龄人快,我的脾气会因为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乘客变得越来越坏,”她努力抑制住眼泪,哽咽继续:“现在的我或许已经是最好的,不可能更好。冯晋骁,你要的,是这个任性能作的我吗?”
小别之后,他邀请她参加婚礼,语带笑意:“不用准备礼物,你人来了就行。”
本不想在大喜之日大动干戈的冯晋骁在持续进不了门的情况下,无奈地对徒弟表示:“看着办吧,门算我的。”
冯晋骁挑眉:“没办法,谁让我要供老婆上大学呢。”
恋爱时,他说得最多的话是:“好好的,别让我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