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票房毒药

作者:忆锦
票房毒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chapter32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当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已经在他怀里哭成了泪人儿。
“很久没见这个花瓶,突然觉得以前看过的她演的那些烂片都是幻觉。”
或许我们曾有过争吵和猜忌,但是这都已经不重要了,此时此刻,我心中只有他的誓言、他的承诺,和他微笑的眼神。
“放心!”沈林奇第一时间过来稳住我,伸手抚上我的肚子,“你看,他还在,我们的孩子没事。”
但他却抱着我不肯松手:“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一开始是我骗了你,但是和你在一起的这些年,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你的执著、你的乐观、你的勇气……你一切的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我。我知道我现在说多少个对不起,都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但是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让我心疼你、保护你,用一生来补偿自己犯下的错!求你了,行吗?”
“什么足球队?”沈公子突然春风满面地进来。
我想回答他,刚张口,就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让黄妈去煮。”沈公子站起来。
那声音听在耳朵里有些空灵,一瞬间让我想起了许多事情,曾经我们在一起的画面,像电影胶片般在我的脑海中一幕幕闪过,从相识到相知,原来我们已经走过了那么多分分秒秒。
“不用了。”他匆匆下楼,忍着十二月的严寒,到楼下帮我把热气腾腾的红豆粥给买了上来。
回去的车上,我向他示威:“如果你再欺负我,我就改嫁,把你儿子卖了当嫁妆。”
就算再心硬如铁,也无法不为他这番话所动容,那些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幕幕闪过我的脑海。我的心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或许我和他已经注定了这辈子要纠缠在一起,我离不开他,而他也离不开我。
“你啊,上辈子一定是个妖精。”他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又要往外走。
竟然是阿哲!
今天是十月三号,我离开的第六个月,天气开始转凉,我好像有点儿感冒,便躲在房里睡觉。
我忽然觉得自己就像经历了暴风雨后猛地见到彩虹,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我此刻的激动,简直像做梦一样。
我摇摇头:“我不想吃黄妈煮的,我想吃对街张记粥铺买的那种。”
直到我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两眼发花,四肢发软,直往他怀里倒,他才心满意足地放开我,眯着眼问:“还改嫁吗?”
小帅哥大概也感觉到好事降临到了自己头上,所以在我准备婚礼的这段时间里,他乖了许多,至少晚上没再又哭又闹,不让我睡觉了。
“演技虽不成熟,但却有大家风范。”
我试图推开他:“你还来干什么?骗得我还不够吗?你知不知道你错得有多离谱,这不是欺骗,是背叛你懂吗?是背叛!”说着说我,我哭得更厉害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在我不肯见他的这五个月里,县卫生所妇产科的条件越来越好,不仅配备了最先进的诊疗仪器,还引进了国外著名的妇产科专家坐诊,听到老外医生满嘴的鸟语,我觉得有点儿头晕。
我没想到在沉寂了半年之后,自己竟会因为这部片子又火了一把。许多人早已经忘了半年前我引起的那些风风雨雨,我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媒体和网络上,许多人问我究竟去了哪里,也有人猜测我和沈林奇为了避开媒体,去国外举办婚礼之类云云。
hetushu.com许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就像以前,打死我也不信他会为了我在阳光暴晒的院子里站上一天。我还记得那天的阳光很猛烈,我倚在窗口,隔着窗帘的缝隙还被灼疼了眼,但是他却那样坚定地站着,任日晒雨淋,不挪半步。
“怎么可能!”我咬着牙道,“我那么辛辛苦苦把他生下来养大,谁要敢折腾我儿子,我第一个折腾死他!”
我不知道安娜姐最后有没有知道真相,但是当我回去的时候,她对我离家出走的事情绝口不提,依旧热情地对我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由于安娜姐信仰上帝,所以我和沈林奇的婚礼走的是西式流程,西方不要求伴娘是否未婚,所以我请了三个伴娘:琳达、乃昔和姜穗。
说起娱乐圈,这五个月来,我偶尔看电视的时候也会瞄几眼娱乐新闻,一开始媒体对我的报道还算勤快,渐渐地有关我的报道越来越少,最后终于销声匿迹了。不得不感叹这圈子的瞬息万变,娱乐娱乐,娱人娱己,不能娱人,谁还来管你的死活?
究竟是沈林奇完美地圆了谎,还是安娜姐不愿提起,我无从知晓,但是我想事情既然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过去的是是非非就让它随风而逝吧,谁都不可能带着仇恨过一生,未来就好像我肚子里的新生命一样,有着无限可能。
我本来还想跟他顶几句,没想到他突然这样,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我说:“你想干吗?先说好了,今天晚上我可没力气被你折腾。”
一想到这个冷静的男人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疯狂过时,我忽然觉得心底从未有过的欣慰。
沈林奇冲过来,欣喜若狂地捧住我的脸,隔着口罩亲吻我的额头:“蓦然,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
不远处,安娜姐替我守着小帅哥,我看到他系着小领结,坐在推车里咯咯地笑。
“我要送给我的姐姐、姐夫一首我自己写的歌,这首歌的名字叫《执手》,谢谢你们对我的坚持,让我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希望你们能够执手一生,永远幸福。”阿哲说完,开始拨动他手中的吉他,优美的旋律瞬间蔓延开来。
要知道,由于之前的不告而别,我落下了许多工作,光违约金,沈公子就替我赔了不少。虽然心里想着这是他活该,但是说到底他的钱就是我的钱,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子掏出去,我心疼啊!
医生在旁边一直鼓励我:“用力,用力!”
分别六个月后的突然亲密,让我有些无所适从,我怕伤到肚子里的宝宝,空着手没有挣扎。于是他便吻得越发放肆。
乃昔不停地扯着自己超短的裙子,乔铭阳在一旁脱下西装,替女壮士把她的玉腿盖上。
有吃有喝又睡眠充足,我的精神状态很快得到了调整,婚礼前穿婚纱的时候,琳达在一旁直夸我生了孩子以后气色好,丰乳细腰,事业线够深,复出之后一定红得发紫。
但是,此刻逃婚显然是没有机会的,因为沈公子向我伸出手,道:“走吧,带你去见见伴郎。”
“我也爱你。”他低下头,亲吻我的额头。
结果,话还没说完,他就把车停到了路旁的树下。
带着这样的好奇,我跟着他走了出去,看到婚礼现场的草坪上搭起了个小舞台,一支乐队正在上面演奏,穿着时尚的主唱背http://www•hetushu•com对着舞台正在调麦克风,背影看上去让人觉得很熟悉。
神志模糊间,我看到房间的门被猛地踹开了,那个我曾经恨之入骨又朝思暮想的身影朝我冲过来。他抱起我,嘴里急切地喊着我的名字:“蓦然!蓦然!”
喂!我差点儿暴走,一个沈折腾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再来个沈倒腾、沈扑腾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想逃婚的冲动。
“老公。”我这几天待产,在医院的病床上睡不着,眼巴巴地看着沈公子,“我忽然很想喝红豆粥。”
我很狗腿地在后面叮嘱他:“要不你多买点儿吧,免得再跑第三次。”
就连最苛刻的影评家都这样评价我:
几个小花童捺不住寂寞,手拿鲜花四处乱跑,草地上留下了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我和沈公子商量着,给小帅哥起了个名字叫沈星辰,希望他将来的征途像星辰大海一样宽阔。当然,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考虑他将来会干什么,我只希望他能健康快乐地长大,所以我还是更喜欢叫他小帅哥。
“好。”他二话不说,穿好鞋就要往外头赶。
“蓦然说要给你生个足球队!”
这五个月来,我没见过沈林奇一次,或许有人觉得奇怪,沈公子竟然绝情寡义到这地步?事实上,他一共来找过我五次,固定在每个月的三号,我们认识的日子。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我听到太婆在叫我:“蓦然,醒着吗?”
“很不错的演员,退出影坛实属可惜。”
在小帅哥卖力的折腾下,我的身材迅速恢复,六个月足足瘦了二十斤,就连偷拍我的狗仔们都在八卦周刊上死命想挖我的减肥秘诀。
“我看给他改名字算了。”我在一夜没睡,终于把小帅哥哄入睡之后,对着躺在身旁的沈公子抱怨,“叫什么沈星辰,干脆叫沈折腾算了,你瞧他出生以后,哪一天没折腾过我?”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踮起脚,在沈林奇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低声说:“我爱你。”
六个月的等待,足以让我理清思绪,抛下种种欺骗与仇恨,看清自己的心。我依旧是爱着他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其实我觉得这样也蛮清净的,至少我现在不用担心在和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里忽然蹦出我的一张大脸,然后一个整得快成蛇精的主持人开始分析,这脸哪里是假的,哪里是真的,哪里垫过,哪里切过……我只能说,普通人真的没办法理解这种想把主持人胸前的硅胶从电视机里拽出来,然后甩她一脸的感觉。
“你笑什么?”我皱眉看他。
“蓦然,坚持住!”
我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沈林奇坐在我身边,紧紧握着我的手。我忽然感到很怕,不顾身体的虚弱,叫起来:“孩子,我的孩子!”
他没事?他真的没事!我高兴地哭了出来,紧紧抱住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过去我以为自己是个被世界抛弃的人,直到我认识了沈林奇,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我,要不是这个孩子一直支撑着我、鼓励着我,我早就被压垮了。
我“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伸手去替他拿,伸出的手却突然停在了半空。
“蓦然,孩子还在,别哭了。”沈林奇过来抱住我,用手擦我脸上的和_图_书泪。
所以,当他说要带我去见见伴郎时,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这个神秘的Lucas,沈公子一向喜欢出其不意,这位神秘来宾的身份一定非同寻常。
这个可耻的浑蛋,每次就只会用这一招。但是更可耻的是,我偏偏每次都被这招吃得死死的,实在太没有面子了。
三天后,我告别了陪伴我六个月的太婆,跟着沈林奇离开了。分别时,八十多岁高龄但依旧精力旺盛的太婆抓着我的手依依不舍:“他要是再欺负你,你就找太婆,太婆拿铁锹敲他的头,把他敲得像隔壁的王麻子一样矮!”
“你放心吧。”他捧着我的脸亲了一会儿,然后把我搂进怀里,“这几天,让你好好地休息,养精蓄锐。”
“你敢!”他从嘴里蹦出这句话后,我本还想回击,但他却突然俯身,封住了我的唇。
由于怀孕产子,这一年半来,我只能通过网络视频与阿哲见面,即便是这样,我也能看到詹姆斯教授的治疗在他身上所起到的作用。他的行为逐渐趋向于一个正常的年轻人,失控发狂的次数越来越少,特别是最近这半年,他可以说已经和一个正常人无异了。
醒目的标题在一夜间传遍网络:《女星白蓦然身怀六甲低调现身前往医院产检》。
孩子嘹亮的哭声在产房里炸了开来,我吊着的心终于松懈了下来,觉得自己的下身疼得都已经麻木了,脸上全是虚脱的汗水。
我想,大概是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其实已经再一次原谅他了吧。
究竟是他太聪明,还是我太贱了?明知他骗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我仍忍不住在脑海中胡思乱想,想他会不会已经厌倦我了?又会不会仅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才没跟我翻脸?
我喊住他:“外面冷,你倒是穿件外套啊!”
而伴郎的人选就比较让人头痛了,从我们着手准备婚礼开始,伴郎的名单上就写着薛临、孙晟,还有一个Lucas。孙晟我认得,是IT界巨头之子,青年才俊,跟沈公子的关系一向很好。但是另一位就陌生了,说实话跟着沈公子那么久,我还真没听过他在美国有个叫Lucas的朋友,关系好到可以来做他的伴郎。
“不管如何,妈妈是最伟大的,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琳达这个死没良心的,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反咬我一口,我气得牙痒痒,正想反驳,却见沈公子扬起嘴角,平静地道:“别着急,一个个来。”
“知道了,麻烦精。”他回过头揉了揉我刚剪短的头发,嘴角扬着温暖的笑。
“哇!”
沈公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的声音,将我从晕厥的边缘拉回现实,我紧握住他的手,拼死咬住牙一用力。
我红着脸,不再去理他,但是见他打开音响发动车子,却又忍不住透过后视镜去观察他 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他和半年前那个沈林奇有些不太一样了,不仅人瘦了,气质也改变了不少,不再像过去那样锋芒毕露,眼角总噙着一丝温暖的笑。
小帅哥出生的时候把我折腾得心力交瘁,出生了以后也没让我多好过。除了要给他喂奶、换尿布……之外,他还有个特别坏的习惯,就是日夜颠倒,大白天眼睛都不肯睁一下,三更半夜却又生龙活虎。
……
这次等得有点儿久,等他终于上来的时候,我发现他手里拎着十几种粥,活像个外卖小弟。
我以为沈hetushu.com林奇又会厚着脸皮再来,但出人意料的是,直到我睡得昏昏沉沉的,他也一直没有出现。
想通了这一切,我开始在沈家安心地养胎,不久之后,我离开前拍摄的《残剑江湖》在进行了半年漫长的后期制作后,终于隆重上映。
我的嘴角抽了抽,哆哆嗦嗦地朝他笑:“那个……又让你白跑一趟了……我羊水好像破了……”
琳达被我说急了,道:“你才生足球队呢,你当我母猪啊!”
琳达紧靠着小韩,抹眼泪的时候,弄花了刚化的妆。
其实我有个屁秘诀啊,我就是生了个儿子会折腾而已。
切,我哪里管不好自己了?我现在可好得很,能吃能睡,简直跟猪有得一拼。
他这话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养猪的对猪说“你多吃点儿,过几天要宰你”一般,我警觉起来,问:“你有什么阴谋?”
“乖。”沈公子拍拍我的脑袋,“等他长大了,你再折腾回来。”
这些想法一直折磨着我,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头疼得厉害,浑身无力,呼吸都有些困难。
第一次,我让他在门外等了一天;第二次,我去县卫生所做妇检,又让他白来了一趟;第三次,我让太婆说我不在,在房里睡了一天;第四次,我知道他要来,躲到了邻村的大舅老爷家;第五次,同上。
正如之前我们所期许的那样,《残剑江湖》一经上映就引起了媒体和观众极大的好评,各路影评人士不仅大加赞许了这部影片的剧情与制作,更是将参加拍摄的演员一个个拿出来圈点,说到我时,他们用得最多的是“惊喜”这个词。
沈公子被我的反应逗乐了,眯着眼问:“那你想怎样?要不我们请个保姆?”
詹姆斯教授原本的治疗计划为期三年,而阿哲仅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大部分治疗,这已经让我惊喜不已了。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更惊喜的还在后面,阿哲竟然被允许回国了,还出现在了我的婚礼上!
“虽然9527没和咱们家大阳修成正果,但还是祝福她。”
我说:“你马屁拍得再好也没用,就算我真要复出,你也别想当我的经纪人,好好地在家给小韩生个足球队再说。”对了,琳达和小韩在我离家出走的这段时间里登记结婚了,目前正在新婚甜蜜期。
尽管这些日子,我不停地试图躲开他,但我也发现,无论我多想离开他,他的影子始终在我的生活中无孔不入。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有他在我身边,天冷时为我披上外套,闯祸后为我打点一切,落难时出来英雄救美……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了我赖以生存的空气,让我一旦离开就无法呼吸。
“谁说他俩婚变的?看上去多幸福啊!姐也要嫁人!姐也要好男人!”
……
“我觉得还是你比较会折腾。”他含着笑说完,突然凑过来吻我。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想去开门,哪知脚下一软,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疼得我几乎晕厥。
尽管我的羊水破得很淡定,但是真到生产的时候,我还是疼得差点儿骂娘。要命啊,生孩子怎么会这么痛!
漫漫长路,有爱相伴,我心足矣。
“没什么。”他把我搂得更紧了些,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只是想补给你一个婚礼。”
可是我才喝了两口,就没胃口了,拿着勺子可怜巴巴地戳着碗,喃喃http://www.hetushu.com道:“早知道让你给我买瘦肉粥了……”
但我还是虚脱得差点儿死过去,幸亏沈林奇一直握着我的手,迷迷糊糊间,我听到他叫我的名字。
但是很快,这些猜测都得到了否定,因为《大嘴爆报》强大的狗仔队拍到了我大着肚子和沈林奇一起去医院产检的照片。
薛临和姜穗避开众人,远远站着,彼此的眼神温柔交会。
未来的路,有他和孩子的陪伴,这就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儿失落。
“下面有请伴郎Lucas为新郎新娘献上他的祝福。”
歌词很简单,但每一句都充满了真诚,听着听着,我忍不住落下泪来,沈林奇在身边,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我生了个儿子,白白胖胖,眼睛长得像我,鼻子长得像他爸,其余部分平均分配,总之是个小帅哥。
这几天,我突然觉得小帅哥简直是这世界上最幸运的孩子了,因为很少有孩子以后可以理直气壮地跟小朋友炫耀:“我参加了我爸爸妈妈的婚礼!”但是他可以。
前方灿烂的彩虹/是你温柔的笑容/你说要陪着我走/看日出日落……执你的手/牵着我走/这不是梦/是相守一生的承诺……
“不行!”我再一次拒绝了他的建议,“他是我儿子,怎么可以让别人养,我要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养大,将来才能很自豪地跟他说,做你妈有多伟大啊!”
因为胃口好,我胖了一大圈,都有点儿看不下去镜子里的自己,但是我还是自得其乐。毕竟作为一个曾经混迹于娱乐圈的女艺人,能这样大吃大喝还无须顾忌的日子不多,或许哪天我重回银幕,又要开始每天被琳达计算卡路里的日子。
不是我难伺候,而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就像现在这样,明明已经晚上8点了,可食欲说来就来,挡也挡不住。
“他是……”我正想问,台上的主持人的说话声就盖过了我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很想抱着肚子幸福地在病床上打滚,但是鉴于这个动作难度太高,我放弃了,于是耐心等着沈公子回来。
其实我要的爱情真的很简单,并不需要什么海誓山盟、至死不渝,只要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就已胜过世间的万语千言。
沈林奇把粥放好,回头见我僵着一张脸,问我怎么了。
说话间,背对着我的主唱缓缓转过身来,我捂住嘴,差点儿失声叫出来。
但是,沈公子却对我产后复出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放下话:“你先把自己管好再说!”
由于人气的一路高涨,许多制片方和广告商都瞄准了我,如今琳达每天都能接到好几个奶粉、纸尿裤之类的广告邀约,高涨的片酬看得我蠢蠢欲动。
我去了乡下的太婆家,一住就是五个月。妊娠反应在第四个月的时候停止,我逐渐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动静,一开始很微弱,渐渐地,我发现只要我一吃饭,小家伙就动得比较欢,我想他出生后一定是个小吃货。于是我努力地让自己多吃一点,免得小家伙在我的肚子里饿着。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幸福的,只要信任彼此,永不放弃,总有一个人,会牵着你的手,把你拖上幸福的天梯。
我点头,看着沈公子的脸色由白到青,不知为什么,心情突然很好。
除了文字报道之外,我那张胖得有点儿变形的脸被贴得满网络都是,除了个别恶意中伤之外,更多的还是祝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