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你的温柔比光暖

作者:疯子三三
你的温柔比光暖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之萌萌VS知夏

她狐疑地回头瞧了眼沙发上低头工作的男人,开始自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刘菀笑着,俯身挨近他英俊的面容,小声嘀咕一句:“谢谢,是不是得有点实际表示?”
知夏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说话都不看路的,忍不住沉声提醒:“说了多少次,走路时看脚下。”
结婚?虽然一直都有这个打算,可是他从没认真把这事提上日程。
连着两周萌萌都没再出现,电话自然也没打过,知夏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可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总是又少了点什么。
知夏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两人一路沉默地进了电梯,彼此注视着电梯内壁上的倒影又是一阵漠然。知夏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脑子里过了无数个话题都被否决了,以前和她说话从没这么大的负担,现在到底怎么了?
这个冬天似乎尤为漫长,寒冷迟迟不肯驱散。终于到入春的时候,知夏的病情却开始有些不稳定,他之前接受过手术,其实这几年都控制的很好,最近却频频发热,偶尔还会有咳血的症状。
点单的时候着实苦恼了些,两人都不了解对方的口味,知夏又有些闷,几次之后还是刘菀拿的主意。
萌萌看了她几秒,轻轻摇头:“没关系。”
她就那么拉着男孩子离开了,知夏坐在车里一直目送他们进了校门,坐在车里慢慢点了支烟。
回去的时候萌萌竟然比他还开心:“咱们先拿去找人看看,要是方子没问题就去配药,对了,你家里没有熬中药的罐子,还得去买呢。”
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知夏细想了一下,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果然讲完之后刘菀便开心地笑:“不会觉得无聊吗?”
萌萌第二天来的时候气色的确不好,进门时带着非常夸张的hello Kitty口罩,一双大眼睛也不似平时那么水润机灵了,身上穿了艳丽的大红色羽绒服,却也没能将她苍白的肤色衬得好看一些。
找到了?
年轻女孩子白净的小脸上染了浅浅一层薄红,可她直率惯了,毫不避讳地笑着说:“你真该多笑笑的,很好看。”
萌萌黑白分明的大眼异常明亮,澄澈的瞳仁依旧一眨不眨地审视着:“和你们组那个刘菀?”
快到公寓楼下,刘菀不小心滑了一下,知夏伸手接住她,又忍不住皱起眉:“小心一点。”
萌萌忽然开口打破沉默,他侧目瞧她,她依旧直勾勾地目视前方,如果不是电梯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他怕是以为刚才那声音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关珩?只听小姑娘解释道:“就是那晚和我一起吃饭的同学。”
她年纪小可以不当回事,可他,不可以任她胡闹下去。
3、
萌萌气鼓鼓地瞪着面前的男人,知夏却拿了笔电径直朝沙发走过去,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知夏的眉心不易察觉地拢了拢,看着她眼底的不安,忽然就不想否认了:“我这个年纪,周末不约会在家带孩子才奇怪。”
4、
知夏没说话,只是将门打开,顺手提起她放在一旁的购物袋进屋。
刘菀看了他一会,忍不住叹气,手臂圈住他的颈项,小巧的下巴埋进他肩窝里:“知道的了解你是工作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心里有人呢?老这么冷冰冰的,林先生,这样冷落我非常不礼貌哦。”
她黑漆漆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面容,惊讶的、呆滞的……幸福的。
知夏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她脸上绽放的璀璨笑意,眯了眯眼角,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绷得骨节泛白。
知夏伸手拿过一旁的购物袋,取出她送来的那套保暖内衣,一看那颜色就不像林晚秋会选的,他唇角露出很浅的笑意,心里暗暗叹息:真是个笨丫头。
他寒着脸,一顿饭都没多说半个字。
可是现在有个女人,开始操心他的一切,这种感觉已经太久没有过了。
即使他找了过来,萌萌却坚持不肯走,不知道这丫头究竟遗传了谁的固执,始终坚信那位老中医就住在这里,还非常肯定地说:“他一定是隐居在这里了,所以隐姓埋名啊,我开始的方向就找错了。”
萌萌的脊背明显有些僵硬,缓慢地回过头来,看清是他之后愣了好半晌,嘴唇因为寒冷而冻得苍白,嗫嚅出一句:“你怎么会来?”
1、
知夏的眼神始终落在电脑屏幕上,唇角微微抿着,似乎对她带回来的推理小说兴趣缺缺,可以前他明明喜欢极了,现在却连碰都不想再碰一下。
当刘菀提着两大袋东西从超市门口出来,脸上红扑扑地两团,大概是之前受了冻,超市里的暖气又太足的关系。她看到忽然出现的知夏时,脸上的表情一时有些滑稽:“你怎么来了?”
刘菀发现他不对劲,也循着他的目光瞧过去:“熟人?”
萌萌逢人就打听,大家说和_图_书的都是当地的方言,费了不少劲才沟通成功。知夏一直耐心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专注认真的模样,心情就好像发胀的气球,有些轻飘飘的,又有些膨胀。
他指尖摩挲着屏幕,没怎么细想就准备回绝,谁知道又有一条讯息发了进来,还是刘菀:偶尔也要和组员多互动。
感动,或者惊喜。
她始终嘴角带笑地看着知夏,知夏便不好再坚持,难得心烦意乱地扯了扯领带,直接就朝驾座走了过去。
她端着玻璃碗走过去的时候,心里有几分哀怨,看着黑了一半的面条只觉得难以下咽,往依旧埋头工作的男人对面一坐:“林知夏,我妈要知道你这么虐待我,肯定跟你没完。”
萌萌摇头:“不行,必须找到。”
萌萌一点儿也没被打击到,反而抬了抬尖瘦的小下巴:“没关系,你送完刘小姐再送我们好了,刘小姐肯定不介意。”
她是笑着的,可是那语气听起来,居然让他心脏一阵发紧,似乎有什么飞快地蛰了胸口一下,非常疼,却很迅速。
那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一头黑发高高竖起,走路时都带着青春萌动的气息,她免不了暗自琢磨这两人的关系,却百思不得其解。
手机在桌上震动,他拿起来一看是林晚秋,接起来只听她微微焦虑地说着:“你最近身体是不是又不好了?”
知夏自然是听到了,黢黑的眼眸微微斜过来,却懒得理她。
知夏侧过脸想瞧她,脸颊居然轻轻滑过她柔软的双唇,那触感轻如羽毛,撩起心中一阵涟漪,他不由微微愣怔,颊边意外地闪过一丝薄红。
刘菀还是盯着他看,这次换他皱眉:“怎么?”
知夏安静地看了她一眼,非常平静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这见面的场景还真是让人愉快不起来,小丫头忸怩着,最后还是走了过来打招呼:“嗨,这么巧。”
知夏的手不知怎么的滑了一下,刘菀眼睁睁看着他刚刚完成的程序被弄乱,瞪了瞪眼,急忙收回手:“我不是故意的。”
小丫头似乎很满意这双鞋子,每次穿上都会笑眯眯地在玄关地毯上蹦几下。
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大伙儿速度都有些慢,中途就停下来休息了好几次。知夏还是寡言惯了,走到一旁俯瞰山下的景色。
刘菀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眼神逐渐暗淡。
知夏脱了身上的呢子大衣,只穿着烟灰色的针织衫站在餐桌前喝水,他的单身公寓很干净,布局简洁舒服,到处都透着一股清爽舒适的味道。
刘菀还想再说什么,被他抬手制止了,疲惫地闭上眼,朝她挥了挥手:“我睡会就好。”
那时候怎么觉得,爬山其实挺有趣的呢?
“你们要结婚了吗?”
知夏沉默着,眼神不知道该落往何处,电梯里四面都会反光,好像哪里都是她悲伤的面容。
萌萌也很快发现了他,所有笑意都僵在了眼角眉梢,目光梭巡到他对面的刘菀,连微扬的唇角也一点点垮了下来。
灯光下她一双眼亮的惊人,里边写满了期待。知夏又惯性地皱起眉头,骨节分明的手指也微微收拢,正好厨房传来水壶烧开的鸣笛声,他马上站起身:“我去厨房。”
知夏看了眼便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这才慢慢走过去。
知夏平时和刘菀的交流也仅限工作范围之内,忽然抛开公事谈别的,他瞬间变得嘴拙:“还好。”
“闷葫芦。”萌萌拉住背包带子,狠狠地磨了磨后槽牙,最后怏怏地踩着他的影子往里走。
他说着准备拿医药箱找药,萌萌出声拦住了他:“不用了,关珩给我买过药了。”
她揽着他的颈,脸颊离他也越来越近,知夏还是有些排斥,可是他心里还有一丝理智,没有推开怀里的人,只是非常快速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谢谢。”
那丫头说实话还真是他的开心果来着。
她对他的那点小心思,他是越来越瞧的分明了。
萌萌见他又不说话了,嘴里的东西越发地咽不下去,半天才咕哝一句:“你还真吃过她做的饭呀,看来进展不错。”
可今天似乎是个意外,小丫头非但没有微笑,反而跑到他跟前微微仰着头,两条细眉拧的很紧:“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去约会了?”
两人私下接触的机会渐渐多了,甚至还会约了一起吃饭,这次只有他们俩,大概已经有些约会的意思了。
萌萌显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一直皱眉盯着他,像是无声地抗议——如果知夏不回答,她就会一直这么盯着他。
刘菀忍不住低低笑出声:“哎,你真该多出来和大家交流一下。”
于是一路车厢里的气氛便很奇怪,知夏和男孩子都保持沉默,反而是萌萌和刘菀聊得起劲。刘菀下车的时候,小丫头俨然一副狎昵的姿态,趴在车窗上笑眯和图书眯地说:“刘菀姐姐,有空一起逛街。”
结果就这样还是被他追上了,一手覆住她后颈将人轻飘飘地就捉回来,眼底却满是笑意:“无赖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还是不叫人。
知夏还是礼貌地开车去接了对方,看得出来刘菀细心打扮过,化了非常适宜的淡妆,衣服也不再是平时的职业套装,倒是多了几分女人味。
她习惯性地弯腰找自己的拖鞋,直到刘菀站在她面前,视线落在对方的脚上。刘菀非常抱歉地说:“我不知道是你的,前几次已经穿了,给你买了双新的。”
知夏瞥了眼她身旁放着的购物袋,是新买的保暖内衣,林晚秋向来细心,总是冬天还不到就替他将一切都准备好,心里叹气,绕过那丫头输密码:“冷么,进来吧。”
知夏看着她焦急的样子,心里微微一酸,走上前伸手覆在她肩头:“傻丫头,都说了,网上的东西不可信。”
这里他和萌萌自然也是来过的,每次都比赛谁先到山顶,可是最后关头小家伙总是会耍赖,找各种理由拖住他。
那之后刘菀真的和萌萌走的很近,偶尔知夏总是会听她提起:“今天和萌萌去书店了,喏,这几本都是她介绍的,说你一定喜欢。我顺手带回来了。”
这模样,还真有几分晚秋小时候的样子。
同样的话,他也曾对一个人说过,那是哪年的冬天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小丫头身上的羽绒服,红的似火……
萌萌和她握手,似乎没有介绍身旁男孩子的打算,对知夏低声说了一句:“你们慢用。”
知夏回过去之后就关灯睡觉,黑暗中手机却再次亮了起来:明天有空吗?大家约了去爬山,可是不敢叫你,派我做代表。
刘菀了然地点点头:“正是好年纪。”
知夏没有通知林晚秋他们,自己换了冲锋衣就进山了。
小丫头显然是听到他的脚步声,飞快地抬起眼,随即扯着唇角笑了起来:“我妈让我给你送衣服过来。”
他马上就四十岁了,早就过了适婚的年纪,刘菀无论哪方面看起来都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性格温和大方、识大体,重要的是,他们性格也很互补。
知夏背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林间,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还混杂着淡淡的泥土芬芳,这都是城市里从来感受不到的。
知夏不会甜言蜜语,刘菀也不强求,凑过去小声暗示道:“这次,可以讨点奖励吗?”
那副做错事的小孩子模样让知夏心中有片刻的恍惚,他露出鲜少会有的温柔神情,转身看了她一眼:“不要紧,还有,谢谢。”
可是为什么,这么刺眼,这么让人不爽?
萌萌握了握拳头,还是马上站起身,两人互相瞪视着,空气里那些细小因子似乎都带了焦灼的气氛。她忍了又忍,还是说:“我做错什么,让你讨厌我了?”
那时候他真是又气又好笑,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轻快身影并没有马上追上去,等她领先一段距离才慢悠悠地活动筋骨迈开步子。
知夏踩着积雪走过去,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一手接过购物袋,一手却将自己的围巾取下给她带上,唇间淡淡吐出三个字:“来接你。”
知夏皱眉想了一会,最后欣然应允:好。
“超市很近。”她回头冲他笑了笑,清秀的五官都舒展开来,“你忙你的,我很快就回来。”
他除了工作之外其它地方似乎一直需要人打点,大概是以前依赖林晚秋惯了,现在也改不了这个坏毛病。刘菀是他的助手,在这方面十分擅长。
知夏也疑惑,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真的被那孩子可找到了网上盛传的那位老中医,可惜对方去年就离世了,但是他的家人给了他们一个方子,也算收获不小。
一天半之后才在山谷里找到那孩子,她还在为寻不到那位老中医而焦虑,彼时雾气正浓,山间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她身上穿着透明雨衣,一头长发却淋得濡湿地贴在脸颊上。
日子如流水,两人的约会越来越频繁,偶尔刘菀还会好奇地问他:“最近怎么不见萌萌,她也不约我逛街了,不是在S大吗?这么近,要不明天让她来吃饭?”
萌萌换上属于自己的毛绒拖鞋,自从大学报了他所在的城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蹭吃蹭喝,知夏也习惯了,只是实在无法忍受她总拖着自己大了好几码的鞋子在屋里走来走去,终于给她买了一双专属拖鞋放在公寓里。
萌萌趴在他背上开始还和他偶尔搭讪一句,没过多久居然呼吸渐沉,显然是就这么睡着了。
知夏将手中的玻璃杯放回原位,这才单手撑着桌沿仔细看着她:“她是我的助手,自然要一起加班,有问题?”
刘菀注视着他反常的举动,秀眉不由紧了紧:“怎么了?不舒服吗http://www.hetushu.com?”
知夏这才抽空瞧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碗里半焦的东西,嘴角缓缓上扬:“至少不会做成这样。”
刘菀给萌萌打电话,知夏的所有心思几乎都停在了那边,一直注意着两人的对话内容,等通话终止,却又执意不肯主动开口询问。
他说着,轻巧地先她一步到了顶端,萌萌气的哇哇大叫:“林知夏你实在太不绅士了!”
刘菀主动走过来,瞧了眼他身上的衣服不由笑的眉眼弯弯:“见惯了你穿西服,这样子还真不习惯。”
萌萌被他话里“孩子”两个字给气得不轻,藏在身后的双手指甲狠狠陷进掌心,须臾才倔强地故作平静地笑了笑:“不用送了,我自己坐地铁。”
知夏整颗心都开始狂跳,马上打开电脑将那个地址搜索出来,这丫头真是疯了,都怪他平时把她惯坏了!
萌萌看了他一会,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
知夏看着面前充满活力的这张脸,很快移开目光:“白一萌,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叫人的,没礼貌?”
刘菀走过来,舒展胳膊从后面搂住他,在他耳边非常轻地说:“答应了,不过她听起来好像生病了。”
有次都快到终点了,小丫头一直嚷嚷着太累要休息,结果他刚坐下,那丫头拔腿就跑,还咯咯地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单纯的林先生,我先走一步咯。”
知夏看了一眼,收好东西俯身蹲在她面前:“上来。”
刘菀敏锐地觉察到了他的改变,但是没有摊开来说,这个男人她从进公司第一天就喜欢,他愿意试着投入,这已经足够她窃喜了。她幸福地垂着眼眸,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脚印,亦步亦趋地样子。
期间刘菀时不时会发些逗闷子的短信给他,他会心一笑,但也极少回应。再后来那姑娘胆子大了,会主动约他,都是投其所好约他看些动漫展之类的,当然还有旁人在场。
“混蛋!”把面条扔进锅里,萌萌拿着筷子狠狠戳了几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知夏对她似乎没以前那么好了,越来越闷,还冷冰冰的。
知夏当时正在工作,闻言手指顿了顿,却是长久地沉默,末了才说:“随你。”
知夏见她裹了大衣准备出门,窗外还在下雪,起身喊住她:“刘菀。”
林知夏刚出电梯,脚下步子便微微滞住,又见那小丫头倚靠在门口低头玩手机了,初冬的夜晚寒气很重,一张尖瘦的小脸冻得通红,下巴也深深埋进围脖里取暖。
林晚秋再说什么知夏有些听不清了,耳边嗡嗡地响着,思绪回到了半年前,某个黄昏时分,那小丫头拿着平板递到他面前:“听说这个偏方很厉害,治好了好多人呢。我觉得还是咱们中药最靠谱了,要不咱们去找来试试?”
为什么有人在微笑,眼底却是这么矛盾的情绪?
她说完不等他回答,又意味深长地接了一句:“你该找个人陪着,至少两个人能做的事情更多。”
凡事有一,便会有二。
知夏头也没抬,幽蓝色的微光洒在他深刻立体的五官之上,看起来越发地英俊帅气,话却冷冷清清地:“我在培养你的生存能力,今年都大一了,居然连都不会做,晚秋知道只会感谢我。”
刘菀得体地微微笑着,只是这小姑娘看自己的眼神总是有些古怪,好像在挑剔什么。她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尽量笑的毫无瑕疵:“你好。”
知夏认真反思了一遍自己的行径,最后做出一个重要决定——认真和刘菀交往,以结婚为前提。
知夏微垂眼眸,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运作着:“吃东西别说话,很难看。”
两人都着急起身,知夏步子又大,准备往餐桌走时险些撞在一起,萌萌往后退开一步,低垂着头。从知夏的角度只能看到她密实的睫毛微微垂落着,这副样子不就是他要的恭敬?
萌萌咬紧小嘴,整齐的贝齿露出很小一角,明明是愤怒的样子,语气却刻意隐忍:“没问题,她应该连晚饭也帮你一起解决了吧。”
逛超市、看电影、爬山骑马,除却两人年龄上的差异,其实每天都过的非常开心。
以前周五都可以在他这留宿的,不一样了么?果然有的地方还是不一样了。
知夏看着她鼻头冒出的那层晶莹细汗,眉间一紧,倾身拿过面前的纸巾盒扔进她怀里。
“嗒”一声门板应声弹开,萌萌站在他高大的身形后悄悄吐了吐舌头,很快又绷紧神情:“你也知道冷啊,这么晚才回来。”
离开的时候,刘菀没想到萌萌他们居然也提早结束,并且要同他们搭车。
逼仄的空间,气温也低的可以,但他却觉得燥热难耐,什么时候和她待在一起居然也会变得这么……
知夏摇了摇头:“没关系,我自己的身体很清楚。”
直到餐厅传来刘菀的声音:“m•hetushu.com开饭了。”
知夏什么也没说,已经站在一旁带手套了,居高临下的姿态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微微的陌生。
知夏没再说话,伸到一半的手也慢慢收了回来,两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却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
拿着地图走了很久,遇到老乡可以搭车,他想象着那个几乎没怎么吃过苦头的小丫头也曾经历了这些,心里那异样无法用语言描述。
谢谢你,让我的生命不虚此行。
萌萌愣了下,知夏不耐烦地回过头,她马上就笑着趴上了他脊背,轻轻笑着,在他耳边非常小声地说:“谢谢。”
知夏直觉想否认,却觉得那里不对,果然很快就听林晚秋叹气:“萌萌那丫头不知道听谁说了个土方,非要去找回来。那地方离得太远了,我已经让沭北去找了。”
说谎!萌萌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不对,她克制着心跳的频率,抑制不住地问:“还是你周末约了谁,怕我影响你?”
“……”
“萌萌很漂亮。”刘菀等小丫头一走就发表自己的看法,还非常技巧性地状似无意道,“看起来很小。”
两人隔空对视,萌萌感觉到自己心跳狠狠漏掉一拍,她飞快地回过头,脸上仿佛被热气氤氲蒸腾着,居然觉得火辣辣地烧的慌。
回了家还是老样子,洗澡、看新闻,然后睡觉,一天便这么过了,只是临睡前床头的手机轻轻震了一下。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视线,男人也微蹙着眉心抬起头。
是的,悲伤。
知夏终是拗不过,淡淡吐出两个字:“加班。”
“真的没有这个人吗?可是网上有人说就在这里啊。”她还天真地同人争辩,那些淳朴的村民被她说的满头问号。
她将新的棉拖放在萌萌面前,又微笑着看向她:“不介意吧?”
“不顺路。”知夏竟然拒绝了,刘菀和那个男孩子面面相觑,就是再迟钝也发现这两位的关系似乎不太融洽。
他的小丫头长大了。
知夏双手插兜站在离玄关不远处,阴晴不定地看着她和刘菀寒暄:“不用管我,地铁站很近,我走过去就好。你们好好休息,外面很冷。”
知夏盯着她的手看了一会,抬头的瞬间,余光瞥见了车身后的那抹红色身影。他的心乱了,表情却越发沉静,反手牵住刘菀:“那我们走慢一点,这样你就不会再摔倒。”
他正晃神,忽然见那丫头回过头来,欣喜地冲他招手:“找到了!”
知夏看着一室的阳光,明晃晃的却有些孤寂的味道,思忖再三之后还是答应了刘菀的邀约。
她进门看到知夏坐在沙发里看电视,清俊的侧脸、表情专注,似乎压根没留意到她的到来一般。气氛有些尴尬,却只能粉饰太平,萌萌乖巧地打招呼,只是嗓子哑的厉害。
他话音刚落,那丫头就配合地摔倒了,山间路不好走,这一摔还把脚给崴了。
知夏懂她的意思,却不懂该如何回应,正好门口有人走进来,他余光很随意地瞄了一眼,视线便胶着在那人身上无法挪开了。
车子驶到学校门口,萌萌利落地打开车门,对着他非常礼貌地鞠了一躬:“谢谢,晚安。”
门板震天响之后,原本有些人气的屋子忽然变得静谧死寂下来,刚刚带上的羊绒手套又被他缓慢地摘了下来,指尖摩挲着那毛茸茸的触感,连这副手套也是小家伙买的呢。
刘菀只好打圆场:“当然,这个点也不好打车,你送送他们吧?”
信息是刘菀发来的,很简单地询问了一个工作细节。
萌萌撇了撇嘴:“没风度,都不知道给刘小姐开车门呐?”
“有希望总是好的。”当时她说这话时,语气里充满了坚定和果敢,可是那时他一点儿也没在意。
知夏之后便吃的很少,萌萌他们就坐在两人身后,只是沙发背有些高,所以彼此看不到对方的情形。可刘菀还是发现对面的男人心不在焉,他们之间的相处本就是她说得多,他偶尔答应两句,现在连那两句都省了。
刘菀只是笑,挽上他的胳膊就不松手了。
耳后是她浅浅的呼吸,他脚步顿了顿,却低声对沉睡中的女孩说了一句:“我才应该谢谢你,傻瓜。”
知夏会心一笑:“不放心你。”
萌萌恨恨看了他一会,忽然挑起一大筷子面条送进口中,温度有些高,烫的她眼泪都出来了,却还是含含糊糊地说:“糊了怎么了?我觉得味道挺好。”
大学选择他所在的城市,连专业也报了和他一模一样的,每周末都赖在他这不走。本来都是些再寻常不过的事儿,可是,少女注视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了,甚至开始对他直呼其名,连对他身边唯一一位关系不错的异性也是充满敌意……
知夏看了她一会,伸手指了指厨房:“冰箱里有食材,想吃什么自己弄。”
刘菀和图书回头看了眼知夏,说:“你不送她吗?今天雪很大。”
知夏的表情难得有些复杂,微蹙着眉心一直看着萌萌,她身边是他没见过的一个男孩子,看年纪,大约是她的同学。两人走在一起画面很和谐,男孩子一直低头和她说着什么,萌萌嘴角也带着矜持的笑。
知夏眉间的褶皱加深,难掩眼中的关切:“感冒了?”
小丫头是气急了吧?动作快的一阵风似的,换了鞋就摔门走了。
知夏也习惯了,对刘菀简单介绍:“白一萌。”
知夏侧身避开了她的视线,拧开矿泉水狠狠灌了一口,冰凉的水温流进喉管,这才让杂乱的心情稍稍安定一些:“没事。”
侍应生一走,气氛又变得僵硬起来。
知夏无奈地看着她,萌萌咬了咬唇,轻声道:“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知夏,我要你好好活着。”
渐渐地,刘菀来的次数没那么多了,在单位遇到似乎也有意避着他。年轻女孩子的心思他非常能理解,并没有因此生出怨恨或者难受,心情居然平静到了极点。
知夏盯着电视,却什么都没看进去,脑子不受控制一样,一会想那个关珩到底是什么人,要不要私下调查一下,会不会对萌萌不好?一会又想,她病成这样干嘛不带去医院,男朋友怎么当的?
萌萌咬着筷子,不知道为什么一口气堵在了胸口:“那个刘菀做饭是不是特好吃啊?”
知夏在走神,被她盯着看了许久才说:“十九。”
知夏看她满腔热忱,实在不忍心打断她,却还是说道:“你爸妈很担心你,我们先回去再说,嗯?”
刘菀还挺健谈,主动问他:“你平时都怎么打发时间?”
那个地方很偏远,还是个交通不便的山区,最近正逢雨季,随时都可能遇上危险。
这次之后,小丫头像是彻底闹上别扭了,周末没再过来。知夏加班回家,出了电梯居然惯性地先看门口。没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心情居然有些不妙,他忍不住暗笑自己,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太闷了?
“焦了。”低沉的男音淡淡传过来,萌萌迟钝地低下头,锅里的面条果然正冒着一阵黑烟。
生活又安宁下来,和以前没有多少区别,他常常看着落地窗外复苏的景色出神,心里有个地方空的厉害,好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
“想什么,这么开心?”刘菀递给他一瓶水,知夏却没第一时间接过,反而被她话里的意思微微怔住,直觉地摸了摸唇角位置,自己居然一直在笑。
知夏看着她出门,冰封太久的心还是有了一丝动容。其实他平时也下厨,仅限于那馋嘴小丫头过来蹭饭的周末,自从她不来了,他也就懒了。
2、
刘菀一愣,眼中有失望一闪而过,却还是满足地笑了笑。
刘菀眼底的担忧掩饰不住,在边上有些手足无措:“去做个全身检查吧?万一有什么……”
知夏微微颔首,面上依旧是那副疏离淡漠的样子。
萌萌刚吃完东西,知夏就放下手里的活准备送她回学校,她看了眼时间,眼神瞬间黯了下去:“今天周五。”
不得不说刘菀脾气非常好,隔天又没心没肺地跑家里来给他做饭。她打开冰箱看了眼,忍不住抱怨:“怎么全是速食品,好没营养,对身体不好的。”
刘菀认真地看着他,干脆侧身坐在他腿上,手臂软绵绵地勾着他颈项,那一刻,她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身下的男人有一瞬的僵硬,却还是笑眯眯地逗他:“你把我当佣人啦?”
刘菀和他自动搭档一组,一路上两人几乎不怎么交谈,身后几人倒是一直说说笑笑气氛融洽。知夏也看出来身边的人几次欲言又止,可他无心寒暄,垂着眼眸心无旁骛的架势。
爬山装备知夏一直都有,萌萌来水城上学之后其实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色彩,他性子闷又不善交际,所以大部分活动都是和那丫头一起的。
刘菀不断给萌萌夹菜,整个饭局也只有她在说话,才刚刚吃完饭那孩子就说要走,好像真的是来完成一个任务,单纯吃顿饭而已。
在山脚和大家汇合,全是自己的组员,见了他都有些不自在,连打招呼的语气都有些僵硬:“老大。”
知夏键盘上的手指慢慢收拢,又一点点松开:“是吗?那你明天做菜清淡一点。”
他帮着查看伤势,白白净净的脚腕马上肿了一圈,即使拿出包里的应急包简单处理了一下,还是不能落地走路。
他从没见那丫头露出过这种笑容,和他一起,每每笑的时候都张牙舞爪,实在算不得可爱。
萌萌将他的沉默当默认,眼眶还是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她紧紧咬着嘴唇,将下唇咬的充血,却努力笑着说:“刘菀挺好的。”
当时他正忙着新的企划案,听她叽叽喳喳完,顺手递给她一包薯片:“网上的东西你也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