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鹂语记

作者:七和香
鹂语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恶搞番外

他有点艰难说:“皇上今后不再微服出巡就是了……”
沈容中不作声。
“我不会的!”沈容中突然跪下来,郑重的仿若发誓一般说:“就算皇上今后不愿意听,我也会一直说真话的。”
等他到的时候,却见皇帝坐在御案后,正在看奏折,看起来很是心平气和。
“皇上……”沈容中突然用力的拥抱了这个尊贵而遍体鳞伤的男人:“您还有我……”
皇帝突兀的嗮笑:“你这样说,是叫我无地自容吗?”
“娘娘不是这个意思,娘娘说,皇上还年轻,今后自然还有皇后,有了后娘就有后爹,现在看着就算好,时间长了也保不住,交给我替她看着,娘娘放心。”
走了。
“素华说话,就是这样的劲儿!”皇帝说。
皇帝一转眼就想到了这个,对沈容中说:“你加派人手详查武安侯府的人,此事只怕和府里的人无关呐。”
“朕知道了。”
“什么?”沈容中一头雾水。
“皇上,出什么事了?”
沈容中躬身领命,陈旭垣也躬身道:“皇上的意思,我明白了,既如此,皇上还要小心为上。”
啊?
在这两个人跟前,他再无秘密。
“臣想安排黑骑卫进两位殿下的起居之地看护。”
因为是无关紧要的人,虽说冒了风险,但也并不算太难。
皇帝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勤政殿大总管秦小年都找不到皇帝,急的一头汗,在那岔路上团团转了好几圈之后,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似的进了宴请群臣的太极殿,笑道:“圣上刚要动身,武安侯世子送了个要紧的奏报进来,这会子还没出来,许是要迟一步了。”
“那一日武安侯府就提醒过我了,是不是?”
“是!”
“都怪我!都怪我!”皇帝大哭。
先帝末年,和图书当今时为太子,而先帝宠爱庄妃及其所出的九皇子,当时的太子内忧外患,那一年,其中的一件大事就是太子党的中坚力量,驻兵西北的北望侯被告发谋反,意欲助太子逼宫而被召回帝都,随即下狱。
皇帝微一示意,勤政殿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皇帝说:“我猜想可能是素华不高兴。”
沈容中磕头道:“臣领内侍卫之责,却没有护的周全,有违值守,请皇上治罪。皇上……”
沈容中用力扶着他,免得他哭的软下去,上一次,小言被凌迟处死,身为太子的他就这样大哭了一场,哭他的无能,如今已经成了九五至尊,他却依然这样大哭。
沈容中会意,武安侯府家风清净的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没有夺嫡之事,这件事只怕还是冲着九五至尊之位来的。
“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的……君臣分际,你会害怕我,你就不会再对我说真话了。”皇帝现在处于极度的自我怀疑之中。
陈熙晴出生的时候,当今刚继位一个月,听了陈旭垣的禀报,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皇帝慢慢的说:“你不说点儿什么安慰我?”
沈容中知道,这个时候的皇帝,其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他确实需要一种荒诞的承诺,有个人和他一样,不管是什么因素的一样,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仿若救命稻草般的安慰。
一边拼命安排人手到处找去。
元嘉二年的万寿节,皇帝大宴群臣,自己却迟迟未出席。
万寿节上方皇后还精神奕奕,招待进宫众命妇,看不出丝毫有恙的样子,这才两个月,怎么就突然没了?
而床前一坐二立了三个男子,坐在床边凳子上的,赫然是本该出现在万寿节上接受群臣恭贺的皇帝http://m.hetushu•com
武安侯府的后院一个不起眼的偏僻小院子里,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陈设,螺钿黑漆大床上睡着一个脸烧的红通通的一两岁小姑娘,紧紧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还是迷糊,偶尔挣扎一下,显得很不安稳。
皇帝突然大哭起来。
皇帝有点儿安慰了,他走了两步,突然说:“你妻子去世一年半了?”
沈容中听的云里雾里,为此?那个微服出巡中毒事件吗?皇上不是经过两个月已经解毒了吗?御医都说好了呀。
皇帝很主动的解惑说:“今日我召幸许美人,发现我硬不起来了。”
陈旭垣道:“太医说,大约是误服毒物……昨日晴儿在我书桌上玩儿,我有点儿忙,就没顾着,让她自己玩,有一两次我好像看见她在抓桌子上的糕点吃。”
都怪我的疏忽!没及时赶过来拦住他们。沈容中想。
皇帝固执的站着,好像他固执一下,妻子就会回来似的:“我明知道现在有人会对我动手,还偷偷带着素华出去……你心里肯定骂我蠢。”
“嗯,做乳娘吧,品级可以高点儿。”皇帝没精打采的说,打击一个接着一个,妻子,兄弟都觉得他不堪所托。
沈容中十分疑惑的看着皇帝,娘娘去世的打击虽大,也不至于这么奇怪呀。
皇帝抬头看看陈旭垣,语气平静。
元嘉二年万寿节过后不久,宫中突然传出噩耗,方皇后急病去世,不说举国震惊,也是举帝都震惊的。
虽然有这样的身世,但陈熙晴在陈府看起来是个十分普通毫不起眼的庶女,而且当今已经继位,北望候的死是因为夺嫡,而非私人恩怨,就算有人心存利用,无非也是揭露陈熙晴的身世,可指当年陈旭垣窝藏钦犯之罪,当然也可暗指圣上身和_图_书为太子之时的抗旨。
皇帝见他来了,若无其事的说:“没事了,我想通了。”
“一直陪着我?”
“是!”
皇帝登基逾三年,虽说也做了七八年太子才登基,可如今看起来,根基并不算稳,秦小年是潜邸就在跟前服侍的,虽说并不参与政事,可也不是个简单人物,深知如今边关不稳,宗室、世家都有些尾大不掉,正是内忧外患之际,万寿节这样的要紧日子,皇上迟迟不出现,实在叫人猜测,秦小年深知此事要紧,只得乍着胆子撒个谎儿。
“无所谓。”皇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她不是怕我立后对澄儿不好么,不是不放心么?现在大概就是她的意思吧,素华为此没了命,我还算好。”
因这个小妾是在西北收入府中的,还未曾带回帝都给主母敬茶,还没有多少人知道,太子爷权衡再三,在自身也难保的情况下,还是做了个极其大胆的决定,又是陈旭垣出面,费了许多功夫,将这名侍妾报了自尽,将人改头换面,接到自己府里待产。
“听说你长辈给你选了郑家小姐续弦?”
陈旭垣手握的财权,对于当今来说,非同一般呢。
皇上又摸摸陈熙晴的小脸,见她睡的安稳了些,站起来叹气道:“晴儿大了,今后就不好来看她了,你好生教养她,她父亲枉死,一时间也不能翻案,今后小言的一份,只怕要都交给她了吧。”
陈旭垣的面色有点儿难看,沈容中却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皇帝伸手摸摸小姑娘的头:“太医怎么说?”
在场君臣三人,想到那一年的种种事故,此时也不由的有些心有余悸,互看一眼,都看得出眼中的复杂情绪。
“不行,你说了要陪着我的,我不要皇后了,你也不能续弦。”皇帝突然很任性的说http://www.hetushu.com
天下至尊也有至情至性。
“娘娘把大殿下和大公主托付给了我。”沈容中在皇帝跟前向来没有隐瞒,就算知道皇帝不高兴也会说。
“是!”
“素华果然在怪我!”皇帝又哭了。
“是。”
“嗯,你不敢骂出声来而已。”
后来才说:“也罢了,就留在你府里,好生抚养长大,今后朕亲自给她挑个好儿郎。”
“一直?”
只可惜,北望候留下的这唯一的血脉,生下来却是个姑娘。
“……是!”
有沈容中在,进出宫掖并不麻烦,只是没想到一语成谶,果然也有人把手伸向了九五至尊。
皇帝的脸色有点儿青白,站的久了就有点儿站不住,脚底发软,往前踉跄了一步,伸手按按沈容中的肩头,才稳住了,沈容中犹豫了一下,才起身扶着皇帝:“皇上还是坐下吧,您也是才苏醒,余毒未清。”
北望候不仅深得太子爷看重,与沈容中、陈旭垣也都相交莫逆,沈容中当时身份未曾公开,尚在暗处,只有陈旭垣为世家子弟,有人脉有钱财有脸面,想尽了办法见了北望候一面,得知北望候身边有个侍妾,刚刚有了身孕。
良久,皇帝伏在沈容中的肩头,对他说:“最后素华说了什么?”
“你答应了?”
他觉得他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得不到,他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身边的一切,都会慢慢的消逝。
皇帝点点头:“晴儿的身世就算现在叫人知道,也不会有人这样尽心竭力要害她,就算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晴儿活着也比死了有用,说到底,并没有人恨小言恨的连他的女儿都不肯放过,这件事不是冲着晴儿来的,只怕是为了要你的命。”
“混账!”皇帝反倒笑了,然后转身走了。
皇帝不见,自然沈统领也是不见和图书的,同时不见的,还有武安侯世子,是以秦小年才借他撒个谎儿。
秦小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皇帝,根本就不在宫中。
勤政殿里,皇帝与沈容中一跪一立,漠然相对,许久后,沈容中涩声道:“臣罪该万死。”
而站在一边的,便是向来随侍左右的沈容中大统领,和武安侯世子陈旭垣。
“我不会再有皇后的,绝不会!”皇帝喃喃的说:“澄儿今后要做太子,我也不会像父皇那样对他,他有自己的班底,兄弟,妻子,我只会乐见其成,我不会留给他一个不稳的局面,我要他慢慢的长大,我要教他怎么样成长,他的挫折都在我的许可之下,他会众望所归的接过江山,他不会什么都失去……什么都失去……”
又过了两个月,那个深夜,沈容中听说皇帝发了很大的脾气,只能连忙赶往勤政殿,这些日子来,皇帝喜怒无常,没有人有办法。
“是。”
陈熙晴并不是陈旭垣的女儿,在场的人都知道,自然也都知道这个秘密只能随着时间慢慢的减弱影响,此时揭开,对于根基未稳的皇帝来说,就算不致命,也是一件很难解决的事情。
那段时间,先帝对太子十分不满,命其在东宫读书,不许外出,也不肯召见,北望候此事,太子三次前往御书房求见,又连上数次奏本,先帝不听不看,只吩咐三司会审,不到半月,便定下了谋逆大罪,北望候凌迟处死,株连九族,而太子之位,在这个罪名定下之后,也岌岌可危。
而这个人,只能是自己。
陈旭垣忙应了,又道:“时辰已经过了,皇上要赶紧回宫去才是。”
“臣不敢。”
“是!”
沈容中犹豫了很久,终于说:“这个……我真不能陪你了……”
沈容中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大眼对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