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1章 弱体花枝颤,娇颜汗颗融

没有露出一丝底胎,甚至连白色也非常纯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说话的样子,总让他想到曾经的自己。
本是一件参赛作品,而且当时是在阿默斯特的宴会上做的,并不如其他作品那般名气大,没想到竟然也有人知道并记得!
见他们都发现了这个问题,应轩便放松了些,他经过老师傅的同意之后,拿起笔在这些地方做好记号,然后再次对瓶身进行加涂。
“这样吧,我先给大家解疑,等晚点我再去找厂长谈一谈孟老的事情。”应轩当机立断,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太久。
釉面被重新打磨光滑平整,因为沾了水,甚至连一丝杂质都没有。
应轩含笑望去,有些想笑,却又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喟叹。
以应轩如今的身份名望来说,某种层面上,他也算是一位燃灯人了。
应轩连忙道:“我也已经吃完了,这就走吧!”
尤其这花,明明底胎未变,怎么这花枝却多了一分弱不胜力的娇艳感?
直到快到天黑的时候,老厂长匆匆而来,身后跟着两个风尘仆仆的男子,面上难掩倦色,却在看到应轩的时候,俩人同时眼睛一亮。
什么课题组?难道是师父的那套书加入教科书出什么问题了?
弱体花枝颤,娇颜汗颗融。笋抽纎玉软,莲衬朵颐丰。笑吐丁香舌,轻摇扬柳躬。未酬前恨足,www.hetushu.com肯放此情松。
应轩憨厚一笑,倒也坦荡:“这其实是利用了颜色的反差原理……”
废话嘛,他要知道能不闻不问的?
“这是怎么做到的?”众老师傅顿时来了兴致。
主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比较纠结地道:“就,孟老这人,你知道的,他脾气比较倔,我们……咳,也说不动他……”
谢先生热情地迎上来与他握了握手,笑着道:“其实蔡组长的头衔是比较长,容我详细地陈述一遍:这位是国家‘张衡地动仪科学复原’课题组的蔡组长。”
那种,渴望中带着强烈的向往,却又强忍着期待而拒绝的样子,像极了曾经胆怯的自己。
的确,本应提亮的地方,因为是用毛笔蘸的釉料,所以没有特别厚,而这种浅色,不厚一点,遮不住下方的铜色。
看着应轩一脸不认同,众人面面相觑。
“好,好像是《魂灯》吧?”有人眼中迸发出惊喜。
应轩就感到很费解了,他看着车间主任,一脸狐疑:“当时厂长递过去的信,我亲自回的啊,而且我也都很认真地分析了,这件事和孟老没关系,让他不要放心上,而且我师父也有做出相应的反应,他怎么就,唉!”
陆子安是艺高人胆大,但是他们却只是观摩了一次,就上手自己尝试,这样做其实是非常冒险的。
和图书师傅神色凝重,仔细盯着看了许久,认同地点点头:“的确……”
在过渡色中,那种白中带着浅浅淡淡的蓝最为吸睛。
应轩尽量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与他握了握手,但心里还是很纳闷的:“地,地动仪?”
有听懂了这诗的人面色赧然,不懂的则一脸崇敬。
“是的,应大师。”蔡组长神情非常严肃,右手伸过来与他握了握,也没考究这桌上的一片狼籍,眼睛发出炽热的光芒:“您请坐,我这事一时半会说不完,您先吃,没关系的,我们可以等!”
老厂长与他虚虚一握,也没来得及说什么别的,急忙侧身给他引见:“这位是人教社的领导谢先生,这位是国家……课题组蔡组长。”
不行了,越想越歪,应轩连忙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釉色的厚度上来:“大家且看……”
应轩点点头,很自然地接过他递来的景泰蓝。
他挺直脊背,温和地,平静地道:“我师父曾经做过一件作品,给予我很大的人生启示,他说,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他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一行人刚走到餐厅外,厂长已经迎了上来,热情地将他们带到了厂长办公室。
因此,也就知道应轩说的这些内容,究竟有多大的冲击力。
一整天的时间,应轩一直在泰霄厂里面教授,连饭都是hetushu.com跟着一道在食堂吃的。
免得影响了其他人的就餐。
这个度极难掌握,老师傅又是用惯了老方法的,贸然换了方法,颜色自然就不对了。
并不刻意在意釉料的薄厚与否,只关注于颜色渐变是否自然。
众人越听,神色越凝重。
蔡组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略带苦涩地道:“实不相瞒,应大师,我这次来,是找您帮忙的。”
一位老师傅更是激动得唇瓣微微颤抖,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像是掩饰一般迅速垂下头:“那,那应大师能不能指点一下,我新做的一件景泰蓝……”
从釉料的搭配,到加水几何,色泽的深浅,娓娓道来。
众人不明,纷纷苦思这是说的陆大师的哪一件作品。
颜色逐渐变得瑰丽,但是因为应轩这配色是深一层浅一层,再深一层,浅一层的涂抹方式,所以烧制过后,整体除了有些微的凹凸不平之外,颜色竟然比最初的还显得通透一些。
应轩挺高兴的,忍不住看着那人点点头,微笑着道:“你看,与师父比起来,我做的不算什么,他是燃灯者,而我,不过是举灯人。”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还吃得下啊?
蓝色的地方或许更美了一些,但这白色和淡蓝却微微透出了底胎的色泽,显得有点脏。
“应大师,这,你不知道?”
他们都是浸淫景泰蓝行m.hetushu.com业数年的人,有些人甚至在这厂里耗尽了大半生,对颜色,每个人都非常敏感。
用小铲子铲上来的釉料,和用笔涂上来的釉色,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薄厚。
他指腹在打磨得非常光滑的瓶身轻轻摩挲了一下,指着一处暗色花纹道:“您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颜色都太深了一些,平时咱们用小铲放的釉料,釉面较厚,经过打磨之后,薄厚均匀,所以看上去非常精美,但是用毛笔涂上去的釉料比较薄,烧制再打磨,就更薄了,有些透。”
一听来头这么大,应轩都有点懵。
有陆子安在前,又有应轩在后,华夏传统文化光复,指日可待啊!
老师傅们心中颇为动容,既感激,又感慨。
应轩客气地放下碗筷,站起来与老厂长打了声招呼。
……
因为,这正是陆子安那百合花枝中,最让他们心动也最感兴趣的!
这种说法,明显太过自谦了。
最糟糕的是,如果是釉粉,可能烧制成功后,会更厚重,但沾了水的釉料,烧出来的颜色浅了一些。
他们调了很多次,总是调不出这种恰到好处的月白!
热茶袅袅,谈起事来也就更加方便。
倒也是……
既然老师傅追求的是薄,那么他自然不会一层层涂刷,遮盖住了铜胎便收了手。
一次,两次。
见他看得很认真,老师傅难得的有些赧然,搓着手和图书笑道:“不瞒您说,点蓝的工序,我也是照着陆大师的做法来的,当然,釉料我没用他的,我就是想着,这样的话釉料薄一些,颜色会不会自然一点,但是……”
应轩说到兴起,甚至亲自演示如何打磨到刚刚好的位置。
应轩反反复复,仔细地看了一遍,大概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了。
见他准备接手,原本一直默默关注着这事的老师傅们总算是放下了心。
应轩听得有些微的尴尬,虽然很有这意境,但这诗,还是略有些不妥当的,毕竟,它整句诗是……
说起自己熟悉的领域,应轩侃侃而谈。
看着挺美的,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甚至连陆子安上次的釉色,他也拿着细细分析一番,竟无一丝隐瞒。
原以为越薄越好,却原来涂得这么厚,也能调出这种色调?
应轩想了想,忽然明白了当初师父为什么让他来处理回信。
入手微沉,流光溢彩的瓶身,却因颜色比平时的景泰蓝要浅上三分而显得有些内敛。
有个小学徒比较有意思,他轻抚瓶身,有心卖弄一下自身才学,轻声呢喃着:“弱体花枝颤……”
一层一层地涂,再一次一次地烧制。
可是这样做,带来的后果就是釉料无法掌控到合适的厚度。
有人终于忍不住低呼:“应,应大师,这真的没关系吗?这么重要的……”
顺着他的手指,众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