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7章 吉卜而纳之

前来主持的是陆家人,一众老人都亲自来了。
“这……选址……”他抬起头看向卓鹏。
吴羽生性自在,骨子里带着风,做自己爱做的事情,不受任何外力拘束。
“笑什么笑!”瞿哚哚拿着卷成筒的文件拍了他一记,凶巴巴地道:“你这边的摄影什么的准备好了没,这次一定得拍好一点!以后他们成婚的时候要拿来用的!”
虽然先前因为他爷爷的问题,陆子安和他们关系并不亲近,但是他们如今这么重视这次纳吉,他心里还是领情的。
陆子安摇着头笑笑:“你真是……”
纳吉,便是得吉卜而纳之。
连系统都存在的话,这些祖宗,菩萨,或许,也真的是存在的?
“我这边妥了。”
“嗯,没关系的。”陆子安拿起其他的文件,一边签字一边问道:“他一直在各地找材料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些学校,正是之前他游艺悟道时在地图上标注过的。
“……”
“得……吉兆!大吉!”
直到这一刻,陆子安才总算有了一丝紧张感。
没想到是他亲自主持占卜,陆子安倒是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老爷子只是来过过场子的……
卜卦,最重要的便是心诚。
郑玄注:“归卜于庙,得吉兆,复使使者往告,婚姻之事于是定。”
她实在是气狠了,话说得有点重了,邹凯听了这话,面色有些扭曲。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邹凯笑,真以为他要疯了。
念了长长的一段,最后才道:“请第三卦,给出胜卦,三和-图-书卦大吉,龙凤呈祥!”
“怎么可能要你送,我上月才拿了栋江景别墅。”卓鹏挑了挑眉:“我就是……一时感慨,或许我真是老了吧。”
这种事情,真的是全凭运气。
被众人簇拥着走出来,陆子安上车前忍不住回望了一眼。
古时纳吉是要去祖庙进行占卜的,但因为如今这边已经没有祖庙,所以在经过商议之后,他们决定把这个程序简化,就在附近的一家寺庙里进行纳吉。
这几天陆子安也是忙得不行,因为曼曼的假快到时间了,他想赶在这之前把纳吉给过了,所以没时间过问这件事情。
一众人纷纷回应,唯独邹凯瞅着瞿哚哚直乐。
而他呢,总是考虑得太多,一时受家庭的局限,一时又留恋权势地位。
其他人也围了上来,或安慰或同情。
要不是隔得远,他当场就要拔刀了!
方毅正在接电话,暂停一秒扬声道:“他们已经到了博物馆门口!”
其他人想打不敢打,默默在心里骂:凯哥你就是死,也是贱死哒!
听说陆子安下楼了,任奇奇飞奔进去:“哚哚姐姐!陆叔叔下来了!”
签完所有文件,外头已经热闹起来了,陆子安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好了,我得出发了。”
不都那么说吗,说人一旦开始回忆,就说明他已经开始老了。
众人说着吉祥的话,纷纷上前和陆子安打招呼。
其实瞿哚哚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了,但周围人太多,她也拉不下脸来道歉,哼一声就走www•hetushu.com了。
“那也没什么关系,生活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己觉得过得好就好了,每个人生活方式不一样,比不得的。”陆子安一笔挥就,很豪气地道:“怎么,看上哪套房子了?我送你?”
坐在他对面的卓鹏笑了笑,神情温软:“是,你不是给我看了你的心得?我当时就留意了一下,后来选址的时候,公司的人实地考察了,觉得这几处不错就开会敲定了。”
“布置好了。”
“好!我知道了!”瞿哚哚一边应了声,一边催他们:“都快点快点,对了,粉丝团那边安排妥当没?他们到了没有?”
这是订婚的主要手续,也就是俗称的文定。
“是啊。”卓鹏颇为神往地笑叹了口气:“他每次进行投资的时候,眼光都准得吓人,那时候我们还在读书,他就拿零花钱买了房子,还劝我也买,哎,当时我觉得房子什么的离我太遥远了,还是先玩着,结果没想到,一转眼,房价都涨成这样了……”
“哈哈,抱歉抱歉,我实在是,看着你这副样子,特别有意思。”邹凯忍不住扫了一眼,拿起旁边的一根棍子递给她:“可惜这是棍子,这要是鞭子就更合适了哈哈哈哈,活脱脱的女王陛下啊!”
屋子里,全都是陆家人。
然后,邹凯捂着肚子,笑得打滚:“我,我没生气,哈哈哈,我就是想着,她说我是搅屎棍,我是棍子……你们是哈哈哈哈……你们居然都不生气,哈哈哈哈……”
应轩:“……和_图_书”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
“阳卦!大吉!”老爷子声音都有些抖,但还是稳稳地捡起了卦,双手合十:“谢祖宗保佑,第二卦请阴卦,保陆家子安婚姻顺顺利利,和和美美……”
真是被他闹的没脾气,瞿哚哚瞪着他:“……”
陆子安看了他爸一眼,陆爸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他虽然不大相信有什么祖宗菩萨的,但是在这一刹那,他忽然也有了一丝紧张。
这一瞬间,所有人忽然都理解了瞿哚哚总是动不动想砍死他的原因。
应轩犹豫了一秒,过去劝他:“凯哥,你别往心里去,哚哚……”
发生了啥子?
“你们这边都没问题吧?都赶紧检查一下!”瞿哚哚穿着小裙子,一脸凶神恶煞,大有他们出岔子当场砍杀的感觉:“等陆大师纳吉回来,你们还没弄好的话,就都等着咔嚓吧!”
更何况……
陆家最年长的老爷子颤巍巍地看看他,满心欢喜地接过他双手捧起的红帖,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转身缓缓放到香案上。
“我要是女王,我第一个砍了你!”瞿哚哚拿棍子抽了他一下:“大家都在好好做,就你不正常,你,你真是根搅屎棍!”
仔细翻阅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陆子安慎重地看着卓鹏:“多谢,辛苦了。”
“我这也没问题。”
要不是吴羽鼎力相助,子安集团也不可能这么快地建立起来。
所以他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却不能做并肩的战友,他们的战壕,始终和图书不在一处。
“哈哈哈哈哈哈!”邹凯疯狂地大笑,指着他乐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个穿戴得很是齐整,陆子安看着他们这样,怕是把准备过年穿的衣裳都穿出来了。
卓鹏一说起吴羽,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当陆子安仔细翻阅着文件细则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了一个小细节。
纳吉是有时辰的考究的,陆子安他们开车过去后,寺庙这边也都准备好了。
话音未落,清脆的声音响起。
纳吉过后,陆子安回了家,便准备出发。
本来是想凶他一顿,让他收敛一点的,没成想,越凶邹凯笑得越欢。
不过邹凯总算还知道正事要紧,在他联系好的人各就各位后,也终于敛住了笑,回到了岗位上。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牛角卦落地,竟真的是一个朝上一个朝下,确确切切的胜卦。
牛角卦落于地,干干脆脆就是一个阴卦。
想起当初,也是吴羽最先看中的这块地。
那一刹那,原本肃穆的气氛一扫而空,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应轩立刻收起了他心里的那丝同情,面无表情地走了。
“打的好!”老爷子红光满面,兴奋地点点头,伸手捡起来:“谢谢祖宗的祝福啊,子安是个好孩子,沈氏曼歌也是一个很好的女子,两人……”
陆子安今天穿着的,正是沈曼歌亲手为他新做的靛蓝长袍。
“妥。”
他要结婚,他们如何会不重视?
陆子安笑了笑,也是颇为叹服吴羽的眼光:“他其实如果能进军商界的话,绝对是匹黑马。”
而这,都是他带m.hetushu.com来的荣耀。
他们出去,秘书便进来收拾文件。
纳吉和纳征,是同一天进行的。
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转了一下,便迅速被其他词充满了:富强,民主,和谐……
陆家子孙无论在哪个行业,外出都受人尊敬,长者受人敬重,别人谈起陆家,那都是要竖大拇指的!
纳征,他终于,要送聘礼了。
“没有呢,听他那语气,这一趟怕是得很久,过年都不一定能回来。”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端起茶喝了一口:“我发现我真是个劳碌命,这公司最初是你俩开起来的,但现在你俩都成了甩手掌柜!嘿!我昨天不是跟他说,让他好歹回来参加一下董事会嘛,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就这公司的收入,还抵不上他卖块石头的价格,就随我玩玩!”
邹凯一直维持着那个狰狞的神情,没动静,不知道在酝酿什么。
他所不知道的是,如今因为他的缘故,陆家在长偃已经重振旗鼓。
在陆子安恍神间,第一卦已出。
集团的元老里面,卓鹏拿的股份是最多的,陆子安和吴羽只挂了个名,实权都在卓鹏手里。
这或许,就是他和吴羽的区别吧。
陆子安依着指示,跪在香案前。
“哈哈。”卓鹏爽朗地笑了,也就是在熟人面前,他才会收敛平时在公司里那副生人勿近的德行,重新露出原本的性情:“你忙嘛,你这婚礼太复杂了,我使不上劲,就只能帮帮后勤了,对了,羽哥打了电话给我,让我跟你道个歉,他最近遇着批新材料,要进深山,赶不回来你这典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