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4章 扑朔迷离

但是人家怎么样呢?该红照样红。
同时傀国那位母亲亲口说出的这栋小房子来自华夏的言论也被大肆转发,其中夸赞者多,但质疑者也不少。
你的意思是陆大师早在几个月前就预料到了傀国的地震,在事发前把房子塞进去,等着这一幕来做大新闻吗?
【仿佛是在逗我?这就是废墟中的那栋房子?】
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就这么被糊弄过去,虽然跟着笑,言行间却并没有退让的意思。
她在镜头前,再没了之前的平静态度,整个人有些畏缩,犹豫地回忆道:“我不确定,只记得当时是托人帮我采买的……当时也有其他人一起买了……要不你们去问他们,我真的记不清……”
事实也确实如此,很多明星都是毁誉参半,想找出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的明星,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连不少曾经采访过沈曼歌的记者,都忍不住私下感慨:“没想到沈小姐看着文文弱弱的,说起话来那可真是完全不留情面。”
【不过,我觉着这好像又不是《月魄》,它比《月魄》简单多了……】
沈曼歌果断地摇了摇头:“不删,我性格就这样,这篇发言就是我真正想说的,他们就是脑子有坑,而且——如果我会成功,那一定是因为我自身的才华加努力,才不是因为外人对我的赞美。”
天气很热,在炽热的太阳下等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这不废话嘛!
有人觉得她粗鲁,但更多的人觉得她率真有趣,不少人掉转枪头,直将那些质疑陆子安的人怼和*图*书到怀疑人生。
我不相信。
“卓总,请问您有了解傀国地震事宜吗?”
“我要的就是这效果!”沈曼歌一扬眉,满眼的傲然凛冽:“子安就是太顾着自己的身份了,总是想着君子之风,我类个去,跟这种人讲什么君子啊,这明显就是个小人,啧啧啧,小人就得用小人的法子!”
众人这才想起,好像,陆子安是很久没有出现了呢……
这整体的轮廓,以及那看似中规中矩,却在其内部一些不起眼的细节中体现出其特色的设计,分明就是《月魄》的翻版啊!
【我也是!结果竟然是我们陆大师的《月魄》???】
子安集团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网上的说法更加扑朔迷离。
之前站错队的人被喷了个狗血淋头,到了此时,已经没有人敢轻易表明自己的态度。
对于设计师来说,只要是他的设计,就算被损毁得面目全非,仅凭着某些小细节,他依然能够肯定,这就是他的孩子!
如果能预测得这么准,要国家地震监测局何用?
仿佛是要应和她的想法一般,网上的舆论,竟然随着她的这篇文章的发布而转变了风向。
一番官方言辞过后,他终于说到了被挖掘出来的那栋房子,众记者瞬间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但是自始至终,陆子安都没有出过面,仿佛整个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话传到沈曼歌耳朵里,她连个眼神都懒得施予。
到了会议室里,空调一吹,冰水一喝,整个人都放松了,言语便也没了火气,提问和_图_书也全然没了之前的咄咄逼人。
文中直指这种言辞简直其心可诛,在傀国发生如此不幸的时候,满脑子只想着利益!
“卧槽我错了……”最让邹凯痛苦的是,这一次,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错了!!
一连串的反问下来,直怼得人无话可说。
但即使是这样,依然没有人肯退却,不得到确切的答复前,他们绝对不会离开。
里织并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一句话,竟然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响。
她言辞锋锐,毫不客气地发了篇通稿。
“关于挖掘出来的那栋小房子,是否是陆大师出品?卓总请回答一下!”
人都指着脑门子骂了,还斯文给谁看?
关于这栋房子的事情,网上众说纷纭,各种想法都有。
在这样的情况下,华夏方的媒体自然也派出了相对的记者,围在子安集团楼下守株待兔。
眼下的情景,对他们可不算有利。
这个卓鹏,真是一只该死的老狐狸!
“但是,曼歌,你这样……”卓鹏虽然也觉得颇为解气,但也不得不担忧:“树大招风啊,而且也和子安一贯的行事风格完全相反……”
更何况,沈曼歌觉得她完全没必要担心啊,她又不是靠舆论吃饭的!
等他们的提问告一段落,卓鹏才清了清嗓子,微笑着将一个几乎抵到他脸上的话筒用一根手指轻轻往后推了推:“请大家稍安勿躁,大家想提问我不会拒绝的,但是今天外面真的太热了,你看咱们人也这么多,要是晕倒一两个,让我英雄救美我也一下子抱不住呀hetushu.com!”
“好事。”卓鹏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你别说我凉薄,但这件事对我、对子安集团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利用得好了,甚至能让我们公司的威望更上一层楼。”
长偃素来有火炉之称,下午两三点更是热得人发晕,更何况记者们还穿着正装等着采访,一个个后背都湿透了。
卓鹏会在首位,微笑着道:“关于傀国的地震,子安集团也……”
沈曼歌嗯了一声,但面容依然没有舒展:“虽然我不想泼你冷水,但我想提醒你的是,你说的这些好处,前提是利用得好。”
卓鹏微笑,四两拨千金地道:“当然,如果设计师本人在的话,问题是,现在《月魄》的设计师本人,并不在长偃呀。”
越来越多人在转发,在讨论。
于是他们竞相追问陆子安的下落,对这个卓鹏自然是无可奉告。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到底还是走了进去。
里织在短短的一天内,经历了各种情绪,此时已经疲惫不堪,但想着这些人曾帮助她救出家人,还是勉强打起精神看了看,却还是摇了摇头:“都不是……这都不是我们买的房子……”
“那栋建筑我有把照片拿给公司的设计师分析过,看形状和结构,和《月魄》确实有相似之处。”卓鹏侃侃而谈,神情从容而自信:“但是到底只是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我们并不能确定,目前而言,仅仅只是猜测。”
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哪怕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完美的职业素养,问题一个hetushu.com比一个尖锐。
子安集团这边没有任何发现,众媒体的目光不禁重新转回到了傀国现场,里织一家人更是被各国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
邹凯一拍桌子大声叫好:“对!不有句话那么说的来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依我看,这种小人就得女人来治!”
这种议论声一出,沈曼歌第一个按捺不住了。
更何况——陆子安如今名利双收,他需要这种名气吗?】
【看新闻说明,我特么以为是那家人弄的个跟地窖类似的设计!】
看着他们打打闹闹,卓鹏摇头叹了口气,眉宇间带着丝纠结:“不是,我就是担心你啊……你现在公司刚参加了比赛,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我怕影响你的前途……要不你删了这篇,重新写篇措词委婉一点的?”
有人开始将这栋房子与《月魄》进行比对,让人惊讶的是,内里的布置和整体的结构,比对起来,竟然与《月魄》有异曲同工之妙。
事实上,很多人也不信。
照她看呐,这些人就是欠收拾!
而真要有这种预测的本事,干点什么不好?
记者们纷纷帮助她回忆,有的更是直接拿着《月魄》和《无双楼》的照片给她看:“里织女士,请问这个您有印象吗?是这个,还是这个?”
“卓总,请问傀国挖出来的建筑是否就是《月魄》原型?”
“当然,我也不能说就让大家空手而回,我的意思是呢,有什么话,我们进会议室慢慢问,行吗?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卓鹏彬彬有礼地让开一步:“请进。”
有些缩着尾巴和_图_书做人的,照样十八线徘徊。
他这话实在说的幽默又处处为他们着想,众记者都不禁会心一笑,心里倒也有了一丝赧然。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
【事实上,不管是视频还是文字,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栋房子的确是从废墟中被挖掘出来的,阴谋论的那些人能不能带点脑子?
甚至有人暗指子安集团为了出名不择手段,这种花招也敢使出来。
他堂堂一个老总,做出如此态度,他们如果再不顺梯子下,也未免太不识相了。
“你怕是找死吧你!”瞿哚哚捋袖子。
虽然这房子外表被磨损得厉害,几乎看不出原来的精巧式样,但是……
众记者离开子安集团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得到了答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问到。
等回到办公室,回想起来才发现,根本啥都没问出来嘛!
“卓总,这对子安集团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您为什么不承认呢?”某位记者当场提出疑问:“如果是旁观者分不清有可能,但设计师本人也无法确定吗?”
就在他们等得一个个怨气冲天的时候,卓鹏的身影出现在了楼下。
众人怔了一秒,迅速冲了过去。
“嗯,我下去看看。”卓鹏从来不是被动挨打的人,把烟摁熄后,整整衣领,气宇轩昂地下了楼。
“他们守了很久了,看样子不得到准确的答案不会走。”沈曼歌拉上窗帘,看向卓鹏:“你怎么看?”
如果说初时只是针对子安集团的话,后来更是有人暗挫挫发评论说陆子安为了出名简直是丧心病狂,发灾难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