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直播之工匠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6章 无所谓输赢,只在乎过程

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最合适的材料,而且要找几种将其巧妙融合。
明明那石头没有裂痕啊……
这种骚操作,他们真的学不来。
这些纹路沿着某种特定的方向延伸,看久了仿佛有了一种奇妙的图案。
“这不是瞎忙活了吗?油漆出来了不就白浇了。”很多人都在心里嘀咕着。
但是就算他们再怎么奇怪,这下边被雕成奇怪的形状的木头,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插了进去。
因此,那人虽然气得脸红脖子粗,最终却还是沉默着以手掩面,主动走了出去。
一起喝过酒泡过妞冲过浪拿过奖的朋友,转脸就不认识了?
“就和如今流行的你画我猜差不多。”阿默斯特说到自己热爱的行业,简直整个人都在发光:“我们各自做一件作品,让她们来猜它的意思和代表的意义?”
这是什么鬼操作?
阿默斯特一把揽住她,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亲了一口:“陆先生,你的未婚妻非常漂亮,听说你们……心有灵犀,不如我们今天的挑战就以她们为题如何?”
曾经出过几次颠覆人三观的事件,但最后阿默斯特依然故我,从此人们也都知道不能轻易惹他了。
“或许,这才是他创作的源泉吧。”黄大师若有所思。
三十厘米高的一块圆形的大石头,丑得令人无法直视,但他却偏偏像看见宝了一样。
因为像他这种性格偏执的人,敢挡他研究艺术的,通通都是敌人!
有人猝不及防,吓的杯子都掉了。
把最有用的木料全都扔掉,只留最外边那层根m.hetushu.com本没啥用的表皮……
他手臂上的肌肉全部绷紧,上半身的胸肌与腹肌清晰分明。
确定没问题了以后,他才将自己雕出来的另一块木料接着这块木料卡了上去。
贵的?买。
他只知道,他期待了好几个月的东西马上就要出现在他眼前了!
每件作品都代表着他在当时情境下的思想与心境,所以每件作品都独一无二。
这算是被赶出去了,能被邀请到这样的晚会上来,那人在镁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阿默斯特说赶就赶,丝毫不顾及情面。
被坑了还是被宰了他从不在乎,只要得手了就行。
难怪他们无法复制阿默斯特的作品,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明白他脑袋里的坑有多深。
不仅卡进去了,而且非常坚实,为了确定它是否坚固,阿默斯特甚至还用力拔了拔。
偏偏别人还拿他无可奈何。
“这位安德烈先生……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在场的大师们都是哭笑不得。
此时此刻,他全然忘了自己折腾的这些所谓情调。
“喔,对了对了。”阿默斯特打了个响指,朝人群中抛了个媚眼:“亲爱的,快过来。”
这么残忍的吗?简直怀疑人生。
这怎么可能?
一桶油漆,只浇了不到三勺,就溢出来了。
直到石头表面已经没有油漆了,他才拿了白色的毛巾细细将石头擦干净。
这般没有局限性的比试,其实反而更考究匠师的能力。
然而阿默斯特看都不看他,手一挥,立刻有人分开人群将他带走,一句申和_图_书辩的机会都没有。
不在乎价格,只在乎货品。
什么绅士什么古典,都去他的吧!
看似张牙舞爪,毫无顺序,但隐约又有一种自成规则的感觉。
说话间,阿默斯特已经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洞,石头表面看似完好无损,但内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些碎裂的纹路。
便宜的?买。
他每做出一件作品,就会拿去拍卖,赚了钱就到处搜刮。
对他这样的处理手法,陆子安甚为欣赏。
一直擦到白毛巾再无一丝黑灰色,怎么擦也保持着纯白,他才满意地收了手。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对着石头就是一铁锤!
只在装着它的木盒里摇了摇,又因为卡得很紧而停止了晃动。
然后他再挑了两块木料,拿着就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去了。
他舀了两勺水,哗啦淋了下去。
“恕我直言,这简直是野蛮,这叫什么创作,给个农民都会砸。”
“嘿!”他伸手抓住它,用力地搬了下来。
陆子安微微皱起眉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抱歉,你的这种说法有误。”
“嗯?”这人略微怔住,不解地看着他:“哪里错了?”
当阿默斯特把两块木料都削制过后,众人看着地上的一堆碎屑表示无语。
哪怕此时他手上全都是黑色的油漆,依然让人们移不开眼睛。
然后,他取来一桶黑色的油漆,慢慢地用勺子舀着,竟然朝着那石头上浇了下去。
阿默斯特把上面砸出来的一个浅坑刨掉一点,似乎不大满意,又锤了几锤子。
“奶茶分很多种,珍珠奶茶只http://www•hetushu.com是其中的一种,它在西方因为受到许多人的欢迎而被亲昵地称为‘东方的可口可乐’。”陆子安直视着他,声音略微提高了些:“珍珠奶茶诞生于一九八三年,刘寒且先生在台湾推出了粉圆,将粉圆加入奶茶,便成了著名的珍珠奶茶——所以珍珠奶茶是完完全全属于华夏的,它就是华夏的产物。”
那人瞪大了眼睛:“What?”
阿默斯特看了看,把上边的碎屑都清理掉,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拆下四周的挡板,圆石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前。
不是说心有灵犀吗?那就用事实来说话。
阿默斯特警告地瞪了那人一眼,利索地给陆子安道了歉:“抱歉陆先生,这人我不认识。”
“……这也太简单粗暴了。”
金、银、玉石、木料,各种各样的材料,满满铺了一桌。
虽然很多人都看不懂,但阿默斯特却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而阿默斯特搓了搓手,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光着膀子转了一圈,直接伸手拿起了一块大石头。
传说中的天才创作者,被称有创世之能的大师,究竟这一次会创作出怎样的奇迹?
但是不知道这石头是什么材质,这样巨大的攻击,它竟然没碎。
桌上的美食美酒早被撤下,光秃秃的桌板放着这几块材料,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阿默斯特兴奋地走回来拉着陆子安过去:“瞧,这都是我的收藏品!”
人群里走出一个妖艳的时髦女郎,落落大方地走过来站到他身边。
桌子从中间迅hetushu•com速打开,缓缓升上来许多东西。
阿默斯特也不着急,完整地用油漆将整块石头都淋了一遍,才满意地停了手。
他与陆子安的风格不一样,他个性又自我,骨血里全都是洒脱。
人们完全看不懂了,就连不少镁国的大师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张望。
陆子安看了她一眼,其实他心里也有些跃跃欲试,此时见她脸上写满了坚定,便愉快地点点头:“行。”
两节木料接紧,无一丝缝隙,因为材质相同,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整块木料做成的。
阿默斯特扬起头,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一般愉快地宣布:“我做好了。”
而阿默斯特却仿佛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甚至连护具都不带,直接伸手从水里捞出了那块石头。
“哐当!”巨大的响声,仿佛石头炸开了一般。
丁丁当当洒了一地,他根本不作理会,用力地在桌上一拍。
他兴冲冲地走上前,一把揪住晚会中间的一张圆桌上的桌布。
没有具体的内容,随心创作。
究竟这位美丽的东方女子,究竟是真有才华,才是只是一副绣花枕头,一试便能见分晓。
在一片疑惑的目光里,阿默斯特拿过来一个大锤子。
因为阿默斯特本身就是这种性格,所以他的作品也如他一般热情如火,个性明显。
这真的是有一点难度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子安哥,答应他!”沈曼歌轻轻推了下陆子安,眉眼里满满的都是自信:“相信我。”
虽说也有性情古怪的匠师,但肆意成这般模样全不在乎自己人设崩塌的m•hetushu•com,真是第一次见。
那种隐藏在作品里的气势与张扬,恐怕根本不是他赋予作品的,而是……那些作品全都是他的化身。
用力一掀!
不过这样的话,在场诸人都是不会说出来的,顶多眼里偶尔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所以阿默斯特的每件作品,个人风格都极重,外人根本模仿不来。
见他同意露一手,阿默斯特直接脱掉了衬衫:“喔,我简直热血沸腾!”
“具体一点?”如果是不尊重她们的方法,陆子安当然会直接拒绝。
然后,他拿起削制好的一块木料,慢慢地插了下去。
这算是彻底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两人都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性格,既然说好了便各自开始做准备。
无所谓输赢,只在乎过程。
而阿默斯特此时却在凿着木料,中间掏空,顶端被他削制成奇奇怪怪的形状。
有才华的人,永远都是有些小特权的,而如阿默斯特这种有极高才华的,背后自然多的是人支持他保护他。
然后等了几分钟,让人抬了一桶子水过来,把这石头沉了进去。
“我认为与其说是中西方的文化差异,倒不如说是某些特定因素所导致的差别。”旁边的一名镁国男子接过话来,侃侃而谈:“我研究过华夏的茶道,你们不喜欢放奶,你们管这种放了奶的茶叫奶茶,还有种奶茶叫珍珠奶茶,你们把它当饮料喝……但是珍珠奶茶也是茶啊,为什么很少见到有人拿奶茶来宴客?因为你们心里觉得,这东西上不得台面,又觉得它不完全是属于华夏的东西……”